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言以对的长老,雪鸢现身

下午的武堂依旧是很多人,甚至可以说下午的人,比上午的还要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武堂的空地上都快站不下了,他们要来见证他们医谷百年的盛事。他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可是今天的盛会从没在哪个长辈的嘴里听说过,说明以前从没有过,他们是该说他们是比先祖幸运吗?

上官雪妍他们的出现赚了不少的眼光,在场的人都知道医谷那是很早以前他们上官一族建立的,经过上官一族几百年的世代经营,才有如今的规模。医谷曾经是上官一族独大,现在的医谷谁也说不上还是不是上官家做主,要是还是他们一家独大,就不会有这次的比赛了。这是曾经荣耀无限的上官一族的悲哀,可是这也是注定的。在历史演变的过程中,无论哪个家族只要面世,就要做好被“吞噬”的危险。上官一族现在的境遇他们这些外人只会觉得惋惜,现在能不能守住上官一族荣耀就看他们上官一族自己的了。

医谷的地位在四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求医问诊的上到皇亲贵胄,下到贩夫走卒,他们从不嫌弃来问诊者,一视同仁。但是那都是曾经的医谷,现在的医谷他们医病救人也分了三六九等,虽说那些人不一定是上官一族的人,可是他们都是打着医谷的旗号做事。外界也只会认为是医谷的人,都是那样的,所以现在医谷在外面的名声已经不如以前那么让人称颂了。

比赛的时间还没到,上官雪妍送完父亲之后,也就坐在了父亲身后自己的位置上,她要看着那些势在必得,胜券在握人的脸,还有那些等着看他们上官一族笑话人的脸,是不是都乐的五官都扭曲了。

比赛的时间还没到,可是那些长老都慢慢出现在评委台上。

“上官谷主,怎么又是您们先到?不知道上官谷主对于下面的比赛您有什么想法?听说这最后一场比赛不是您亲自上场而是大小姐上场?”水长老刚走到台上,看见上官博在于是抱拳笑着问,不过笑的十分虚假。称呼上官博不是谷主而是上官谷主,不知道他是把自己排除在医谷之外,还是把上官博排除在医谷之外?

“下一局是丫头上场,我也老了,就不掺和了。也免得有人说我为老不尊,欺负小孩子。这些事,就放手给他们那些年轻人去做了。”上官博叹着气说,好像是真的老的不行了一样,不愿意参与这些事。再说谷主府参赛的人,确实很小,小到只有十来岁的年纪。

上官博的话,让台上的其他几姓长老他们真的没话说。这谷主府参加比赛的人,三人的年龄加起来,才有他们家族一位其中参赛者的年纪大。照上官谷主话的意思,他们家族的参赛者真是为老不尊,欺负孩子了。况且那些“孩子”中还有一个才十岁的真正的小孩子,他们这些成年人、老人,竟然还输给了一个孩子,这不是明晃晃的打他们的脸吗?

“看来上官谷主那是对大小姐很有信心了,那就预祝大小姐能赢得比赛。就是不知道大小姐会不会让着三老爷,怎么说那三老爷也是大小姐的叔叔不是?你们谁赢那族长不都是上官家的,其实没必要争斗。”水长老看着台下的一个座位意味深长的说。他是在说他们上官家为了谷主之位不念亲情,手足相残。

“这就不劳水长老担心了,我会不会让,你一会看比赛就知道了。反正这谷主之位和你们宋家是没什么关系了,你还是想着怎么讨好下一任的谷主吧,说不定还能得到一点甜头。”此时的上官雪妍慵懒的倚靠在身下的椅子上,笑意浅浅的说着那些让水长老受不了的话。

“你……好一个医谷的大小姐,这话未免有点让人为难了吧?我无论怎么说还是医谷的长老吧,大小姐你觉得说这话妥当吗?”水长老气的脸都绿了,不过还是压着火气和上官雪妍说。

“水长老,我是不是医谷的大小姐,这不用你提醒。再说你们做都做了,我还不能说句实话吗?你还知道你是医谷的长老,可是你又为医谷做过什么?嗯?”上官雪妍继续说着无情的话,最后一个嗯字她拖了很长的调子。

上官雪妍的话不但是说给水长老的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其他长老听的。他们谁敢说他们为医谷做过什么,哪一家不是在拉帮结派勾结外人动摇医谷的根基。自己现在说的话还是好听的,要是现在的这几句话就受不了了,那自己一会儿要说的话,那他们还是不要听了就好了。

“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大小姐,我们等着瞧你接任医谷的那天。”水长老气呼呼的坐下。

“你恐怕是看不到了!”上官雪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上官雪妍也不在说什么,只是看着下面。人群中突然骚动了起来,好像是来了什么“大人物”一样。

上官雪妍依旧坐着,目光穿过人群看着那走下软轿的,一身华丽衣裙,为了不拖沓,需要侍女抬着衣摆的的人。上官雪妍笑了,是她呀,她终于肯出现了。这是不虚心了,还是有了什么了不起的依仗?

上官雪鸢你怎么隆重的出来,是为了给我压迫感吗?是在像我展示你的身份,还是说其实你是在为自己打气,壮胆子。不过你的注意可要落空了,你也打错算盘了,我上官雪妍可不怕你这一身行头,今天就是东篱的皇帝来,也不能阻止我想做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彼此水火不容的原因,刚下轿子的上官雪鸢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上官雪妍。她看到上官雪妍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的低头,可是她又忽然挺着胸膛看着她,还故意弹一下身上的衣服。

那天她看见活着回来的上官雪妍她害怕了,回到母亲的院子里先是发了一会呆,然后收拾东西急忙的离开,她怕上官雪妍找她的麻烦。她知道上官雪妍什么都知道,而且现在的上官雪妍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所以她害怕了、胆怯了,只能在上官雪妍没时间搭理她的时候离开医谷。可是回到府中这几天她没闲着,也倾尽一切力量去打听上官雪妍在谷主的事情。可是关于她的传言谷主的消息很少,唯一让她放心的就是她嫁了一个低贱的商人为妻。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自己可是东篱堂堂的郡王妃。在想想她的身份,不过是个低贱的商妇而已,那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所以今天她来了,她现在不是医谷的大小姐,她是郡王妃,比她上官雪妍医谷大小姐的身份不知道高贵多少。今天的自己一点要让上官雪妍跪在自己脚下不可,告诉她医谷大小姐的身份自己看不起,她在乎给她就是了。

上官雪鸢看了身边侍卫一眼,那侍卫会意。

“东篱礼郡王妃到。”那侍卫走出来站在她身后用内力高喊。

带着内力高喊的声音回荡在武堂里,也回荡在很多人的心中。武堂里那些外来看热闹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东篱的郡王妃会出现在这里,又是谁?医谷里人的倒是知道那郡王妃是谁,可是她如此隆重的出现这还是第一次,让他们还是有点不适应。但是那些不明白的还有那些不适应的人,他们现在至少有一件事是明白的,那就是他们要行礼了,要不然就是对东篱皇室的不敬,这罪他们担不起。

坐在主位的上官博也明白这个道理,于是起身打算行礼接待。他的反应还是慢的,地上已经跪了一地了。

“爹,您坐好吧,不用给她行礼。”上官雪妍伸手按住父亲要起来的身子,她看向台下的一个地方,母亲那里也被轩辕玄霄给拦着了。

上官雪妍眼带寒意的看着下面那站着的人,你是在等我给你行礼吗?那你就慢慢等吧,不但我不会行礼,和我有关的人都不会行礼。

“台上何人,为什么见了郡王妃还不行礼?”那侍卫发现在场的人,并不是听到自己的高喊就都跪了下去。他知道高台上的人,才是医谷的重要的人,于是他没问坐在下面的轩辕玄霄他们,以为那是微不足道的人。他想镇住了台上的人,就能镇住下面的人,于是他就问上官雪妍他们。

“谁,问我们吗?我们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只是你家郡王妃的堂姐,和伯父而已。对了,还有那边坐的是她的爹娘和大哥,都是她的亲人长辈。你问她我们都要跪吗?”上官雪妍看着那上官雪鸢一一介绍,眼里多了让上官雪鸢难受的讽刺。上官雪妍知道那上官益是假的,所以利用起来也什么压力。再说他们没行礼的时候,就顺便带上了他们,虽然他们也没在第一时间行礼。

按理来说,以上官雪鸢现在亮出来的身份,上官博他们是要行礼的。天地君亲师,现在对于上官博他们来说那上官雪鸢是“君”至少代表了“君”,他们无论是她的什么长辈,哪怕是亲生父母,那也是要跪的。可是上官雪妍不会给她行礼,她一时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用道德去捆绑她。

她上官雪鸢要是现在强硬的让上官益和上官博还有上官腾他们全跪了下去,那她的名声也就毁了,连带的毁的还有东篱皇室的名声。上官雪妍在赌她不会,至少当着这众人的面她不会也不敢这么做。当她顶着“东篱”两字的时候她代表的就不是她自己了,做起事来就会身不由己了。

“大姐说笑了,雪鸢怎么能让长辈行礼,那不是显得小妹浅薄了吗?你们也都起来吧。”上官雪鸢差不多是咬着牙说的这一句话,上官雪妍能想到的事,她怎么会想不到。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她现在都不能接受他们的跪拜。更何况她是东篱的的郡王妃,不是西越的,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大姐就知道,三叔和三婶的家教不错,你看这鸢妹妹即使出嫁了,还是记得自己是吃哪里的水长大的。鸢妹妹来的倒是时候,一会儿大姐就要和三叔比赛了,那鸢妹妹也可以指教一下大姐的医术有哪里不对的,毕竟大姐没鸢妹妹在医谷待的时间长,难免会有错漏的地方。”上官雪妍收起眼里的寒意,换上笑脸,不过笑意不打眼底。

“大姐有命,小妹不敢不从,那小妹一会儿一定擦亮眼好好看看。”上官雪鸢也同样笑着客气的说。

在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对感情很深的姐妹,也只有少数人知道她们恨不得对方去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