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丹桂同伙,云墨的害怕

轩辕云墨骨子里继承了父亲轩辕玄霄的与生俱来的高贵和骄傲还有母亲上官雪妍的疾恶如仇和护短,他不会容忍一个下人随便的挑衅他和伤害他在乎的人。这是他不允许的,所以一向看着无害的他,才会突然爆发变了脾气。

其实他没发现在很多时候他真的和他的母亲上官雪妍很像,在自己信任的亲人面前他们就是一个看着无害的人,没什么心机的人。可是遇到伤害他们,伤害他们亲人的的人。他们就立刻伸出利爪,把自己变为强者,以一种保护着的姿态出现。

轩辕云墨起初也没打算拿那丹桂怎么样,只是想着把她交给上官雪妍处置,可是丹桂不该挑拨他和外婆的关系,还拿娘亲威胁他,她触及了他的底线。

“是,少爷。”随墨端着药碗上前,掰开丹桂的嘴,就往她嘴里倒进去一点汤药,他知道少爷不想让丹桂死,他也没多倒。

“不要,不要,不要……。”丹桂听到轩辕云墨的话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他,嘴里一直说着不要。她不明白那天天看着可爱单纯的孩子怎么会想着让她死。他明明知道那药有问题,竟然还让自己喝,他是如何想的,而且说得毫不迟疑,太可怕了。

那药碗里她自己当然知道是什么,虽说不是她亲自放进去的,可是她当时在跟前,那里面是毒药,剧毒的毒药。那人说只要一点就会死人的,但是不会立刻发作。自己也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了,也接受被发现之后的结果。可是那都是在自己看着夫人喝下药之后,她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现在她不但被发现了,那下了毒药的汤药却让她自己喝了。

她不想喝,可是却躲不开随墨那用力的手,感受到下巴传来的力道,她知道就是没被点穴,她也躲不开那小厮的手,只能感觉汤药顺着喉咙滑下肠胃。

“怎么样,好喝吗?你自己应该知道里面有什么吧,这可是你自作最受。喂她吃下去。”轩辕云墨看也没看她现在的样子,就又拿出一粒药丸递给随墨,让随墨喂了一粒药丸在她的嘴里。他不会让她死的,所以喂了她一粒可以压制毒性的药丸。

“你给我吃了什么,你不是人,是恶魔。小小年纪就如此心思恶毒,真不像是上官家的人。”丹桂被逼喝下汤药,还有吞下轩辕云墨给的药丸,心中惊恐无限扩大。可是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等着她的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死。

“这话你可说错了,小爷我还偏偏就流有上官家的血脉,这可是如假包换的。我是不是心思恶毒不需要你来说,你现在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不要以为上官家的人仁慈、心善,就可以让你们随意伤害,随墨……。”轩辕云墨站直身子双手背过去,淡笑着说,一点也不介意她给自己的称呼。恶魔倒是个新鲜的叫法,他要不要为这个称呼再做些什么?

轩辕云墨和丹桂说话的时候,也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当他发现那矮松下有人窥探的时候,就对随墨使了一个颜色。

随墨从小和轩辕云墨一起长大,那默契程度可想而知,轩辕云墨只是一个瞥眼的动作他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以得到轩辕云墨的示意,他突然提气窜到矮松那里。

矮松那里是藏有一个人,可以说他才是下药的人,他之所以留在这里一是想看看丹桂是否能得手,二是想着丹桂要是不得手他还可以偷袭,无论怎样,一定要完成主子交给的任务才行。可是他眼看着丹桂失败,伺机找寻下手的机会。他刚找到下手的机会,眼前就出现一个人。他的第一想法当然是逃命,可是轩辕云墨他们怎么会如他所愿。

那躲在暗处的人,可不是一个平常的小厮下人,竟然会功夫,随墨一时还拿不下他。就在随墨和那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轩辕云墨没出手,出手的是轩辕少泉和小峰,这下三打一,那人慢慢不敌,被轩辕少泉一剑刺中腿部,又被随墨的鞭子缠着手腕,失手被擒。

“你们是一起的,一个下毒另一个观望或者兼顾杀人灭口。”轩辕云墨看着他被随墨他们推到自己身边的人,看似问话,实则语气肯定。

丹桂看着那个被抓住的人,惊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在听到轩辕云墨后面的“杀人灭口”,被定住的身子好像都在抖动。她想到了主子的手段,也明白轩辕云墨说的是对的,可是她还是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那人只是看了丹桂一眼,什么也不说,他也不打算说什么。

“把他们一起带下去看管了,晚一点交给娘亲他们处置。”轩辕云墨看他不说什么也没强求,只是让随墨他们带着这两人下去,看好了。

上官夫人和上官二夫人一直看着轩辕云墨做事情,她们好像清楚了发生了什么事,又好像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事情来得太快,她们还来不及反应,也许是没见过这样的事,或者是没想到轩辕云墨突然转变发号施令就解决了一场危机。

“颂嬷嬷,你去书房让舅舅给外婆应该熬一副药,外婆的药还是要喝的。只不过晚了一会儿没事,都是一些补身子的药。”轩辕云墨看着被带走的两人,走到上官夫人面前对站在她身后的颂嬷嬷说。

“是,小少爷。”颂嬷嬷看着一眼上官夫人离开,她还在刚才的震惊中,没缓过来。那丹桂在府中也有好多年了,就是照顾夫人也照顾了五年,一直看着都是勤快尽心忠厚的丫头。她怎么会突然在夫人的汤药里下毒,大小姐早就说了,凡是夫人要用的东西最近要对注意一点。夫人的药自己不放心其他人,才会让她去端药,那是因为信任她。没想到自己的这份信任差一点害了夫人,要不是小少爷,那夫人……,颂嬷嬷不敢继续想下去,可是她实在想不通丹桂什么要坐下那种恶事。

“墨儿,你……?”上官夫人看着眼前的外孙,想问他是怎么知道那汤药里有毒的。身为医谷里的人,多少都会一点医术,即使不会医术,也应该明白一点药理,身为谷主夫人的她当然也懂一点点。那药端到嘴边她都没发现问题,他隔那么远是怎么发现的?

“是不是墨儿刚才吓着外婆了,那外婆会不会害怕墨儿,墨儿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他们太可恶了,竟然敢在外婆的汤药里下毒。娘亲和舅舅他们不在,那墨儿是一定要保护好外婆的,外婆不要生墨儿的气好不好?”轩辕云墨听到上官夫人那那欲言又止的问话,他以为是自己刚才的突然“变脸”让外婆生厌了,给外婆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有点害怕外婆不理他,于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哭丧着脸道歉。他不想外婆不理他,那样娘亲会不开,他也会不开心。

“老夫人,少爷,那是为您好,要不是少爷您就……。”站在一边充当护卫的朱雀可看不得轩辕云墨受委屈,于是开口替他说话。在他们看来,只有这样的轩辕云墨才是他们华夏宗的少主,才能让他们信服。要是轩辕云墨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遇到危险自己还要傻傻的等人去救,那样的人,他们即使是表面上承认,心里也不会认可他的。

“你们想哪里去了,我知道墨儿是为我好,我怎么会责怪他。他做的很好,要不是他机灵,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只是没想到墨儿小小年纪就这么厉害,我开心还来不急呢!墨儿,外婆没生你的气,外婆还要谢谢你,救了外婆一命,墨儿很厉害。”上官夫人伸手拉过那正在低着头的孩子柔声说,这孩子还真敏感,自己起初是有点被他吓到了,可是想想也就能想通了,他那个身份和他生活的环境,也不允许他个性单纯了。想来,他娘亲也不想他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只是这孩子平时隐藏的很好,自己也一直以为他是单纯乖巧的,猛然看到凌厉的他,有点不适应吧了,或者是自己太久不经世了。

“不用外婆道谢,只要外婆不是生墨儿的气就好。再说这是墨儿应该做的,娘亲他们不在的时候,墨儿就应该保护外婆,墨儿也一定可以保护外婆的。”轩辕云墨听完外婆的话,知道外婆不是生自己的气,于是笑逐颜开的。

“外婆知道了,墨儿是个小大人了,以后有你们在我也就什么都不怕了。”上官夫人握着轩辕云墨的手,抬头看着轩辕少泉还有上官雪洛他们说。可是他也知道这两个外孙不会在身边太久,自己想见他们也不是容易的事,上京离这里很远,他们要学的,要做的事很多,自己也没时间出谷。

经过刚才的事,轩辕云墨他们也就全围在上官夫人眼前,也没敢走远,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有其他的意外发生。

上官雪妍她们做好饭走过来的时候,就看着她们祖孙几人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还聊得很开心,上官二夫人也陪在一边笑着。

“娘,您们在说什么,鸿儿没闹您吧?”秋简怡走到上官二夫人眼前问,她看见自己那儿子也不知道笑什么,看那样子很开心。

“没闹我,他只顾着和小叔叔和表哥玩了,哪还记得我这老婆子呀。”上官二夫人摆着手,有点吃味的说。

轩辕云墨看见娘亲过来,于是上前和她说了刚刚发生的事。

“娘亲知道了,墨儿做的很好。你先去和外婆他们去饭厅吧,娘亲去看看他们。”上官雪妍摸着儿子的头上,她还是比较欣慰的。

其实这边的事,宸已经告诉她了,她信任儿子的能力,朱雀也在这里,不会有事的。再说母亲也没事,所以她当时就没过来。

“好的,娘亲。”轩辕云墨点着头,他知道娘亲要去做什么,那就没他什么事了。

“娘,二婶,您们和墨儿他们先去饭厅吧,我去书房通知爹他们。”上官雪妍走上前扶起自己的母亲,说着自己的借口。

“好,我们在那边等你们。”上官夫人微笑着回答她。

上官雪妍看着离开的母亲和儿子,她没去书房而是拐去了关押丹桂和那人的柴房,路途中遇到从药庐出来的上官雪枫和轩辕玄霄他们。

花园里发生的事,轩辕玄霄他们已经从颂嬷嬷哪里知道了,于是想等上官雪枫送完药的时候,他们去见见那两人,看看能不能知道背后之人是谁。

“大姐,你说是谁敢下药毒害母亲,今天要不是墨儿发现,后果真是……。”上官雪枫一想到那后果就浑身发颤,他是后怕呀。

“还能有谁,不外乎是不想让我参加下午的比赛,你想要是母亲出了一点什么事,我下午的比赛能去吗?走,我们不去见他们了,我们去吃饭,然后参加下午的比赛,下午和他们比赛场上见。”上官雪妍似乎有点知道这幕后之人是谁了,那她也就没有必要见那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了,下午的那场比赛自己是去定了,也许还会给他们一个惊喜呢,希望他们不要太吃惊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