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一百一十七章 莫向北,你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晚饭的时候,莫小宝特意将安夕颜给他买的衣服穿上了,白色的卡通T恤加牛仔背带短裤,再加上他可爱的蘑菇头,白皙的皮肤和胖胖的小脸蛋,看起来别提有多可爱。

他故意一遍又一遍地在莫向北眼前晃悠,但某人只顾吃饭,根本没看他一眼询。

小家伙郁闷了,拿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安夕颜,小嘴噘着,“我有的时候真是怀疑,我根本是他捡回来的!”

安夕颜忍不住抿嘴轻笑,小声安慰着他,“他肯定是觉得你比他帅,嫉妒了。”

莫小宝一听,两眼一亮,颇为认同地点点头,“安安,你说得太对了,他就是嫉妒我比他年轻,长得比他帅。”

“嗯。”安夕颜夹了块排骨放在他碗里,“这话你心里清楚就好,就别在他面前提了,会伤他自尊的。霰”

“放心,这事我懂。”

两人在对面窃窃私语,莫向北突然抬眸,朝她们看过去。

见两人的的脑袋凑在一起,正兴奋地说着什么,便开了口,“食不言寝不语,你俩给我好好吃饭!”

正说得兴奋的两人,突然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立马停止了私语,抬起头来一致看向莫向北。

见她们看过来,莫向北这才缓缓收回视线,也不说话,继续吃着饭。

安夕颜看着他,在心底忍不住腹诽一句,“食不言寝不语?他脸皮够厚的,是谁在她困得要死的时候,一直在她耳边说着那些让她面红耳赤的话的?”

莫小宝更郁闷,在老宅吃饭,爷爷不让说话;在这边吃饭,爸爸不让说话。

他天生小话唠,就喜欢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轻松又愉悦,吃起饭来,也带劲。

一顿饭,最终是在沉默中安静吃完。

因为,安夕颜和莫小宝的胆子都还没肥到敢挑衅某个男人的权威性的地步。

吃过晚饭,莫小宝麻溜地去找隔壁家小姑娘玩去了,临走的时候还特别嘱咐安夕颜,“我找笑笑玩的事,你可千万不能让糖糖知道。”

安夕颜明知故问,“为什么呀?”

莫小宝丢给她一记‘你是白痴么连这么浅显的意思都不明白’的大白眼,“你们女人都小心眼,她要是知道我去找另外一个女孩,还不得和我闹啊。”

被鄙视又遭躺枪的安夕颜默默满头黑线。

她什么时候小心眼过?

目送小宝出了门,进了隔壁的院子,这才放下心来。

傍晚的夕阳已经落了下去,但天色依旧很亮,也是炎炎夏日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

本想回屋的安夕颜,打算在院子里转转,顺便消消食。

而此刻,二楼的一扇窗户前,一抹高大的身影挺拔而立,深邃的眸子一直落在安夕颜身上。

此刻,见她送走了小宝,却没有回屋的意思,沉思了一下,便将窗户打开,薄唇微启,“上来!”

正准备在院子里溜达几圈的安夕颜,突然听到莫向北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莫向北正站在二楼房间的窗户前看着她。

被他这样看着,即便是隔了很远的距离,但安夕颜还是能想象得出,他那双眸子,是怎样的深邃似海。

她仰头看着他,用商量的语气说,“今晚吃得好饱,我想再走一会儿。”

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莫向北就严格控制她熬夜的次数,除了上次熬了一次之后,几乎都没熬过;再加上李婶厨艺很好,特别是煲的汤,更是美味。

每一顿饭,安夕颜都得喝上一大碗,所以,不知不自觉间,她一直平坦精致的小腹,竟然有了肉肉的感觉。

不光如此,今早上,她对着镜子,意外地发现,原本巴掌大的瓜子脸,也有了婴儿肥的趋势。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估计过不了多久,她就要变成土肥圆了!

她天生爱吃,所以要想在饮食上控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宁愿胖点,也不愿少吃点。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多运动运动,将吃进去的尽快地消化掉。

只是,她这么一丁点要求也被

某个男人冷冷地拒绝,“给你一分钟,上来。”

安夕颜气得瞪他,倔脾气也上来了,“我就不!”

莫向北一听,一张脸就冷了下来,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还剩五十秒!”

他的霸道,让安夕颜有点生气。

她不过是想在院子里走一走,又不是干坏事,怎么就不行呢?

她又不是他圈养的金丝雀,凭什么都要听他的?

生气的安夕颜不想再理他,索性转身,朝一边走去。

楼上的莫向北见她不理会他转身就走,紧抿的唇角扯了扯,不急不缓地再次开了口,“还有四十秒,你要是不听话,我可以辛苦一点,给你写的稿子检查下错别字。”

原本打算抗争到底的安夕颜,一听他这句话,立马扭头大叫,“莫向北,你敢!”

苍天啊大地啊,她写的稿子怎么能让他看?

那里头,尽是狗血的言情小剧情,更重要的事,那些让人看了血脉喷张的那些男女之间的情意绵绵……

她的威胁,让莫向北只是挑挑眉头,什么也不说,转身离开了窗户。

安夕颜一看他走了,急得立马朝屋里冲去,那速度,绝对是百米冲刺。

别说四十秒,安夕颜觉得,这是她有史以来速度最快的一次,就连当初考体育的时候,也没这么拼过。

当她气喘吁吁地推开、房门,就见到莫向北正站在她电脑面前,修长的手指已经摁下了开机键。

“不要!”

嗷嚎一声,她直接冲了过去,然后抱住了她的电脑。

抬头,看着身边淡定自若的男人,气得瞪眼,“你怎么能这样?不是说好的,你不能动我电脑!”

莫向北勾勾唇,“那也要分时候。”

莫大Boss的意思很明显,安夕颜要是乖呢,他就遵守承诺;但她要是不乖的话,他就想怎样就怎样。

安夕颜抱着电脑,咬着唇儿,满眼幽怨地控诉他,“莫向北,你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莫向北也不理他,直接一把抽去她手里抱着的笔记本,然后牵了她的手朝换衣间走去。

“去换衣间做什么?”

莫向北头也不回,“白痴,当然是换衣服!”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莫向北没再理她,而是径直将她带到衣橱前,从挑出运动装来递给她,“穿上。”

安夕颜伸手接过,忍不住问,“大晚上的穿它干嘛?”

莫向北抬手解着衬衫衣扣,“我倒喜欢你什么都不穿。”

安夕颜,“……懒得理你!”

转身拿着衣服出了换衣间,虽然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她还是不习惯在他面前做类似换衣服这样的私密事。

莫向北看她一眼,也没阻拦她,随她走了出去。

房间里,当安夕颜刚换好衣服,莫向北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径直走到她面前,牵住了她的手,然后带着她出了房间。

“去哪儿?”

莫向北低头睨着她,“你不是说我不懂怜香惜玉?”

“嗯?”

莫向北收回视线,牵着她下楼,“从今天开始,每天晚饭后,跟着我一起跑步!”

安夕颜,“啊!”

跑步?

那不是要了她的命么!

她天生头脑不发达,四肢更不发达。

以前上学时,体育课是能逃则逃,实在逃不脱,也不过是浑水摸鱼,能休息尽量躲在一旁休息。

现在,他却要带着她一起跑步?

那还不得累死她啊!

坚决不干!

这样想着,安夕颜赖在原地死活不走了,莫向北回头看着她,“怎么?不想跑?”

安夕颜立马点头,“我跑不了几步,会拖你后腿的。”

“我无所谓。”

安夕颜泪,“……我不想跑。”

莫向北一听,拧眉看着她,黑眸微沉,“你刚刚在院子里又是在做什么?”

“消食。”

“如其在院子里做一些无用功,不如来点最实际有效的,走!”说着,莫向北就拽着安夕颜下楼,安夕颜实在不愿意跟着他出去跑步,但听他的语气,今天是逃不脱了。

如其别他拖着出去丢人,倒不如乖乖地跟着他走。

‘国山墅’附近有一个很大的体育运动场,莫向北直接带着她去了那里,一进去,莫向北就指着长长的跑道,“去吧,先慢跑一圈热热身。”

“你不跑?”

“我看着你跑就行!”

安夕颜,“…….”

既来之,则跑之。

安夕颜只好绕着跑道,慢慢地跑着。

原以为莫向北说话算数,说让她跑一圈肯定只有一圈,但那个腹黑的男人,竟然一圈一圈地给她加,直到安夕颜浑身

衣服被汗水湿透,两条腿跟灌了铅似得抬不起来,莫向北这才放过她。

将水递到她面前,看着她原本白皙的脸颊累得通红一片,忍不住开了口,“你智商低也就算了,连体力都这么差劲,

真不知道这二十几年,你是怎么长的?”

此刻的安夕颜口渴得厉害,接过水就喝了起来,哪还有力气和他斗嘴。

喝完后,她作势要做下去,莫向北却一把拎住了她,然后带着她慢慢地在跑道上走着,“刚跑完,不能立马坐下来,得慢慢走动一下。”

安夕颜索性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他的臂弯上,气喘吁吁地说,“我再也不想跑了。”

“明天加跑一圈!”

“莫向北,你……”

“别跟我讨价还价,再多说一句,就给我加跑两圈!”

安夕颜立马泪奔。

回去的路上,莫向北几乎是半拖半拽着,才将浑身没劲的女人给带回了别墅。

一进客厅,莫小宝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安安,你和爸爸去哪儿?”

安夕颜有气无力地,“小宝,你爸虐待我,你管不管?”

莫向北睨她一眼,随即放开她,然后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拿过遥控器,调到了财经频道。

原本还想可怜一下安夕颜的莫小宝,一见自己最喜欢的动画片给调没了,立马想去抢莫向北手里的遥控器,“爸爸,还我动画片。”

莫向北也没看他,只是说,“洗澡睡觉,明天要早起。”

莫小宝不愿意,“明天周末,我不用早起。”

“明天一早,我让小黑送你回老宅。”

“送我?”莫小宝有些不解,“你和安安不去吗?”

“嗯。”

“那我也不去!”

“你确定?”

“我十分确定以及十分肯定!”

“很好。”莫向北点点头,“我一会儿给老头回个电、话,就说你不想去辛村。”

“去辛村?”莫小宝一听,立马激动起来,“是去辛爷爷家吗?哎呀爸爸,你怎么不早说,我这就回房间洗澡睡觉,晚安,么么哒。”

……

在父子俩争遥控器的时候,安夕颜就上了二楼,正想着洗澡睡觉呢,莫小宝就走了进来,一脸的高兴。

“安安,我要洗澡睡觉了。”

安夕颜有些意外,“今天怎么这么乖?”

要知道以往每次让他洗澡,都得是莫向北逼着才会乖乖的洗。

莫小宝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明天我要去见一个人,得干净点。”

“哦。”安夕颜好奇地问,“糖糖吗?”

“不是啦。”莫小宝的脸颊有些红,“只是一个小伙伴而已。”

见他不愿意说,安夕颜也没再勉强,带着他洗了澡,又将他哄睡着,这才拖着酸疼的腿回了房间。

浑身都是汗!

原本不喜欢夜晚洗头发的安夕颜,在面对汗啧啧的头发时,也没得选择,从头到脚一通洗。

当她裹着头巾走出来的时候,莫向北恰好推门而入。

“小宝明天要去哪儿?”

之前莫小宝没跟她说明白,她还是有点担心,害怕是小宝自己要出去见一个人。

莫向北一边脱衣服一边朝浴室走去,“老头和老太太带他去,不用担心。”

安夕颜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莫向北去了浴室,安夕颜也上了床。

头发没干,她也不能躺下睡,只能坐在床上翻着一本杂志。

翻了几页,她突然想起今天给莫向北买的衣服,于是,就从衣橱里拿了出来。

将衣服刚从包装盒里拆出来,莫向北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今天没穿睡衣,只是用大浴巾裹住了他的下半身,上身完全裸露着,肌肉紧致,特别是象征着男人阳刚力量的胸肌和胳膊上的肌肉,是那么的结实又健壮。

虽然早就看过,但安夕颜还是忍不住红了脸,赶紧调转视线,默默地看着手里的衣服。

莫向北的视线在她通红的脸颊上扫过,然后落在她手里拿着的衣服上,“给我买的?”

“嗯。”安夕颜抬头看着他,“这个颜色你喜欢吗?”

虽然深蓝色也属于深色系,但毕竟不是他喜欢的黑色,安夕颜还是有些担心他会不喜欢。

更何况,还有一件淡蓝色的衬衫……

莫向北看了一眼,没点头亦没摇头,“嗯,我试试。”

“好。”

安夕颜将衣服递给他,原本以为他去换衣间试,她在卧室等他,谁知,莫向北接过衣服的同时也抓住了她的手,“一起。”

安夕颜没拒绝,跟着他去了换衣间。

进去之后,她也不等他说,很自觉地替他穿起来,从衬衫到西裤,再到外套,连腰带都是她替他系上的。

替他穿好后,安夕颜退后几步,看着眼前的男人,安夕颜忍不住犯起了花痴。

虽然比不上他衣橱里那些纯手工制作的超大牌,但这身衣服就像是特意为他量身定做一般,很完美的包裹着他的上半身。

深蓝色外套搭配淡蓝色衬衫,如果是放在之前,安夕颜绝对不敢这么搭,毕竟都是蓝颜色,虽然一个深一个浅,但一

般人真的事很难驾驭。

只是,穿它们的对象是莫向北。

就像苏叶说的一样,“就算是给我家Boss披条麻袋,也能穿出高贵逼人的气质!”

不同于黑白配带给她的视觉冲击,如果让安夕颜选,她更愿意莫向北就像现在这样穿,少了黑白配的严肃和冷硬,多了一分温和清雅的气质。

见安夕颜直勾勾盯着他看,莫向北忍不住勾了勾唇,嗓音低沉磁性,“好看?”

他的声音,让安夕颜瞬间回神。

对上他有些戏谑的目光,安夕颜微微有些脸红,“嗯,至少我很喜欢!”

她推着他走到全身镜前,“怎么样?喜不喜欢?”

莫向北看了一眼,点点头,“喜欢。”

只要是她买的,什么都他都喜欢。

更何况,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第一次觉得,除了黑白之外,蓝色也很适合他。

他的肯定,让安夕颜很高兴,立马说,“那后天上班就穿这身好不好?”

莫向北没拒绝,“可以。”

“那先脱下来,我去给你再配条领带。”安夕颜说着,就想去拿领带,却被莫向北的大手握住了胳膊。

回头,她看着他,“怎么了?”

莫向北牵着她往卧室走,“明天还有时间,先睡觉。”

安夕颜任由他牵着,“我头发还没干,现

在还不能睡。”

莫向北回头看她一眼,深邃的眸子带着无奈,“不是有吹风机?”

安夕颜一听,立马抱住他的胳膊,笑嘻嘻地问,“那你帮我把头发吹干好不好?”

ps:关于领证的问题,茶花只想说两字:快了。

其实,小宝被老头老太太带走,是莫老三的预谋,因为明天,他想和安安来一次单独的约会。

干点什么好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