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9 渣渣间的互撕(有萌物)

而佟秋练这边,因为几天没有去军区了,下午就到了军区一趟儿,白少言还在搞研究,“老师,怎么过来了?小易没事了吧?”

“他是没事了,你这个……扭到了?”佟秋练还是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就想问了,白少言这脖子上面的护颈,是怎么回事啊?白少言直接将护颈拿了下来,“大哥太紧张了,就是被那个变态弄破了一点而已,两片创口贴就行了,这弄得好像我是个残疾人一样,开车今天还被交警拦住了!”

白少言想起今天的事情就觉得很郁闷,本来好好地红灯停车,这刚刚停车就看见了交警冲着自己招手,白少言立刻将车子开过去了,“这位小同志,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啊?”

同志?你们全家都是同志!白少言最近对这个词貌似有点敏感,但是只是轻轻咳嗽了一下,“只不过是伤了一下,不影响开车的,同志你放心吧!”这交警怎么觉得这个小同志对自己貌似有点敌意呢!

“是这样的,你的脖子这样不好观察周围的车辆,很容易出事故的,我建议你找个朋友接你,或者直接找个代驾的,也安全,小同志你看怎么样!”交警完全是一片好意啊,但是小白同志瞬间怒了,尼玛,老子又不是残疾了!还有啊,这一口一个同志的又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是白少言想多了,人家就一个称呼而已,自己老是往别的地方想,别人也没有办法啊!

“交警同志,你看看……”白少言说着就开始扭动脖子了,但是这护颈卡在那里,也不好动啊,这交警连忙阻止白少言,“行了小同志,你要去哪里啊?我送你好了,你也别扭了,真的出什么事情我也担不起,正好我同事要来换岗了,我送你过去!”

“那个我真的没事……”白少言说着就要把护颈拿下来,这交警急了,严肃的将白少言拉到了一边!

“小同志,你不能拿你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走吧,我送你!”说着交警直接骑上了自己的摩托车,“小同志,坐上来吧!”白少言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词穷了,只能乖乖的坐到了交警的后面,“小同志别担心,你的车子要不我就帮你开到交警大队,要不你等会儿打电话让你朋友开走也行!”

白少言什么都不想说,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走完这段路,为嘛别人都把他当成了残疾人啊!

佟秋练这边在解剖室摆弄尸体,那边的萧寒也没有闲着,送小易去了幼儿园之后,就直接到了医院,车子一直开到了地下的停车场,电梯直接到了医院的顶层,刚刚到顶层,就让人心里面有些发寒。

因为电梯的门一打开就有一股寒气袭来,而他们也注意到了,这医院的最顶层几乎是没有人的,因为到了这一层,完全听不见一点的人声,安静的有些恐怖,只有他们几个人的脚步声音!

就算是白天都让人觉得有些诡异,因为这个楼层的所有窗户都是被遮起来的,而且一点的光都透不进来,整个楼层就亮着几盏白炽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楼道上面的那晾着红灯的三个字“停尸房”!

“少爷,就在里面!”季远走在萧寒的边上,萧寒顺着季远手指所指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整个楼道都是皮鞋的声音,听着分外的诡异。

他们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住了,季远推开门,里面一张病床,孙学初正躺在床上面,四肢都被绑在了床的四角,呈现出了一个大字的形状,孙学初一看到萧寒就使劲的挣脱,胸口的伤口开始渗出了血,孙学初咬咬牙:“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萧寒坐到了房间的唯一的一张凳子上面,季远立刻送上了几张照片,居然是孙学初一开始从牢里面被人送到医院的照片,那个时候孙学初的来呢几乎可以再上面下棋了,交错纵横的刀口,加上伤口感染浮肿,哪里看得出来他的五官在哪里啊?

“整容了?”萧寒活音未落,季远就送上了一个文件夹,上面就是一个整形医院的名称,里面罗列着大大小小的整形手术很多项,“裴子彤倒是在你的身上面花了不少钱嘛!”

“都是佟秋练,要不然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炸死她真是可惜了……”孙学初的话音未落,萧寒就走过去,一巴掌呼过去,孙学初感觉自己嘴巴里面满是鲜血的腥味,感觉到自己的牙齿都开始松动了,“噗——”孙学初吐了口血出来!

“开始给他做手术吧,帮他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孙学初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一身银灰色西装的男人,幽蓝色的眸子里面虽然满是笑意,但是嘴角扯起的弧度却让他心里面忍不住发寒,孙学初使劲的挣扎,小床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被束缚住的双手手腕都磨破了皮,但是还是不能阻止正在朝着自己靠近的一群人!

“等一会儿,我没说要用麻醉药!”萧寒看着一个手下居然想要给他注射麻醉剂,孙学初的瞳孔不断放大,“不要,我不要,放过我,放过我……”

为了这张脸,孙学初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仅仅是因为这张脸曾经被破坏,更是因为之后的修复手术他也是受了很多的苦,这张脸现在虽然有的时候,有些不自然,但是对他来说还是很满意的,他想起了在医院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自己整张脸都是缠着纱布的,突然在一天晚上裴子彤就出现在了病房:“我能带你出去,但是你必须帮我杀个人!”他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裴子彤给出的条件很有诱惑力,而自己也迫切想要逃离现在的一切!自己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再者说,孙学初一直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都是佟秋练一手造成的,所以爽快的就答应了。

而之后裴子彤果然也做到了,因为自己安全被转移出了医院,而之后居然被安排做了面部的整形和修复的手术,效果还是很好的,这张脸不仅比以前更好看了,而且正常看上去完全看不出一点的问题,难道今天……

孙学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刀已经划了上去,萧寒点了点头,指了指照片:“怎么都没有和照片一摸一样啊?还原度不够高啊?”所有人默然,这要怎么还原啊,况且这张脸和以前也是不一样的吧!

整个楼层都是空荡荡的,就是摆设都很少,这声音传出去了就是能够阻隔的东西都没有,接过整个楼层都是孙学初的尖叫声音,萧寒则是慢悠悠的坐在那里喝茶看风景了,脸上面的表情完全是一种享受,季远和别的人则是纷纷扭头不看这场面,真是太血腥太暴力了!

“少爷已经好了!”这拿刀的人也是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累的一件事情了,这开刀做手术什么的,真的没问题,不止血也没有问题,只是这不麻醉完全是第一次啊!这尖叫声音都要把自己的鼓膜给震破了。

还好到了后面,这孙学初完全是处于一种昏死的状态,这人也是十分干净利落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了。

萧寒示意了一下季远,季远立刻让人拿水将孙学初泼醒,水只是普通的水,但是孙学初脸上面的血迹被冲刷的干干净净,但是很快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了,而且因为刚刚挣扎的很厉害,孙学初的四肢也都磨破了皮,整张脸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人是鬼了!

“送给裴子彤做礼物吧!”萧寒冷冷一笑,“对了,忘了和你说了,监狱里面那群人是裴子彤找人揍你的,这原因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所谓的借刀杀人……她做还是不错的!”萧寒说着直接走了出去,季远示意下面的人处理好这里也跟着走了出去。

“少爷,这监狱里面的人真的是……”季远调查了那么多,怎么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啊!

“当然不是啊,裴子彤那段时间忙的要死,哪有空管这种闲事啊,再说了,这个人就是一把枪而已,完全没什么脑子,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才好!”季远这才知道什么叫做借刀杀人,这孙学初现在也知道是不能再找佟秋练了,这双方实力差距悬殊啊!

但是若是他已经相信了这件事情是裴子彤做的话,那么自己这一切都是裴子彤造成的,自己当了恶人之后又想要当好人,孙学初想想就觉得脊背发寒,而很快的孙学初就被带上了一辆车子……而那间房间,马上就恢复了原样,就像是从来不曾有人来过一样。

佟秋练刚刚出了军区,以为是萧晨来接自己,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萧寒,佟秋练快步走过去,萧寒则是搂着佟秋练就在佟秋练的侧脸亲了一下,“怎么过来了?你的身体没有问题了么?”

“回去试试你不就知道了!”萧寒附在耳边,还咬了一口佟秋练的耳朵,佟秋练锤了萧寒一下,这正准备离开呢,“佟法医,麻烦您等一下!”佟秋练回头,居然是令狐乾的随行官,王怀安,“怎么了?”

“我们首长的军犬生了几个小狗崽子,首长问你要不要!”王怀安还是满脸是汗,佟秋练看了看萧寒,萧寒完全是无所谓的。

“他的军犬怎么这个时候会配种?”佟秋练帮萧寒做了一下登记,就在执勤的士兵的目送下进了部队,王怀安笑了笑,“这支军犬已经退役了,这不因为基因好,才给他做了配种么?刚刚生了几个小狗崽子,几个士兵都想要一只的,首长说问问你要不要的!”

佟秋练到的时候几只小狗已经在睡觉了,四只小狗,毛色却差别很大,两只巧克力色,一只黄色,另外一只则是纯黑色的,小不点都窝在一起,十分的讨人喜爱,有个是听见了动静,居然张着嘴巴打了个哈气,令狐乾也是满头大汗:“来啦,纯种的拉布拉多,这品种也好,要不要抱一条回去!”

王怀安给令狐乾送上了一杯茶,令狐乾也是渴得厉害了,猛地喝几口,一甩手一些茶水落在了地上面,一只小狗闭着眼睛鼻子却是灵敏的嗅了嗅,然后睁开了大眼睛,一摇一摆的蹭了过去,却是蹭过去的,因为好像有些虚弱,完全站起来行走,直到到了茶水的面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露出了嫌弃的神情!那模样十分的可爱,陪着黄色的毛,比小猫还萌。

这个时候饲养员将母狗引了过来,别的小狗立刻都围了上去,那只黑色的小狗则是晃着脑袋,很不情愿过去争抢食物一般,而那个一直在地上面蹭来蹭去的小可怜已经被佟秋练抱到了怀里面。

“我能要两只么?”佟秋练这话一出,周围还等着佟秋练挑完准备挑的士兵顿时面如菜色,一共就四个狗崽子,这队长自己留一只,您居然一口气要抱两只!

“我怀里面这只和这只……”佟秋练指着那只不情不愿的被饲养员抱到了母狗旁边喝奶的黑色小狗!

“这只叫茶茶,那只叫大人好了,那么傲娇!”佟秋练笑着摸了摸怀里面的小可爱,小易应该很喜欢吧,以前在法国的时候小易就想要养一些小动物,但是佟秋练觉得小易还不能完全的照顾这些动物,毕竟小孩子嘛,估计也是一时的玩心起来了,到最后到最后照顾这些动物的责任就落到了自己头上了。

不出意外的,小易和萧晨回去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家的草地上面两个可爱的小狗,一个撒开腿一直想跑,但是怎么都跑不动,一直在地上面蹭来蹭去的,另一只则是傲慢的看着,偶尔打个哈气,小易兴奋跑过去,一把抱起那只可爱的黄色小狗,“妈咪妈咪……我们家有小狗了!”

佟秋练笑着看着小易抱着小狗,冲着小易招招手,小易迈着小腿立刻跑了过去,而他怀里面的茶茶则是打了个哈气,“小易,这狗以后就是你的了,你总说你是小大人了,现在你是他们的主人了,所以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他们知道么?”

“我知道!我会的!”小易嘿嘿的笑着,冲着小狗的脸上面就胡乱的亲了一通,“妈咪,他叫什么啊!”

“这只叫茶茶,另一只叫大人,对了,大人呢?”两个人一回头就发现了大人此刻正和萧晨两个人对峙呢,萧晨坐在草地上面,大人也是坐在草地上面,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关键是大人这会让就两个巴掌大,小小的一点点,萧晨这体格,这对比……

萧晨伸手点了下大人的小脑袋,大人哼了哼,小脑袋一撇,打了个哈子,直接趴下身子,完全是一副我懒得理你的架势!哎呦,这条狗,这么无视我……萧晨直接拿起了大人的两只狗爪子,将大人举到空中,大人直接打了个哈气,闭上了眼睛,萧晨顿时觉得很挫败,为啥感觉连条狗都能欺负自己了!

然后萧家就总能看见这样的一幕,小易的前面是一条白色的拉布拉多,没事总喜欢蹭小易的腿,后面则慢悠悠的跟着一条老是打哈气的黑色拉布拉多,死都跟不上小易,还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裴子彤刚刚接到了疗养院的电话,急匆匆的赶了过去,房间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早上那削断了的苹果皮还在地上面,那颗苹果还放在桌子上面,但是床上面已经空无一人了,“裴小姐,我们到的时候发现裴先生已经失踪了,我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裴先生的影子!”

“你们是傻子么!活生生的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呢!你们都是做什么的啊,我花钱给你们是让你们照顾我父亲的,这人怎么就被你们照顾没了,他已经没有一点点的自理能力了,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呢!”裴子彤不知道裴昌盛是被谁带走的,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完全是一头雾水!

“裴小姐,我们的监控录像都被人黏上了口香糖,完全没有记录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裴子彤的脑子轰的一下子就炸了,是他,居然是他……一定是他!

裴子彤拿起手机不断地拨打着孙学初的电话,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音,“裴小姐,你的鞋子好漂亮啊……”裴子彤直接推开疗养院的所有人,也不顾后面的人追赶,直接上车就往家里面走!

一定是孙学初,这个贱人自己对他难道不够好么?费尽心思把他弄出来,他倒好,居然绑走了我的父亲,难怪这么长时间联系不到,而且为了方便之后两个人做那种事情,裴子彤还给孙学初配了自己别墅的钥匙,因为王喜一般晚上才过来,所以也方便了两个人没事幽会。

但是两个人明知道对方也是动机不纯,或者明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是个恶魔,还是贪恋着一时的欢愉,所以到了现在两个人对对方的埋怨也就变得越发的强烈了!

尤其是孙学初被扔到了这间别墅之后,孙学初只觉得恶心,似乎就是满身现在的血腥味道都掩饰不住从这个女人身上面散发出来的腐朽的味道,因为是门口,孙学初就看见了裴子彤为自己精心打造的鞋柜!

和这个女人也算是认识了这么久,这个女人别的爱好不多,但是却十分的钟情于各种鞋子,孙学初爬过去,拿起一双双高跟鞋,慢悠悠的将每双鞋上面都划出了一条缺口,皮鞋上面似乎可以倒映出来孙学初此刻那纵横交错的脸,孙学初更加怒不可遏,直接将所有的鞋子都拿出来,一双一双的划花!

那刀子和皮质接触的声音,那瞬间被撕裂的声音,仿佛是带着无尽的魔力,让孙学初得到了些许的快感,似乎划花了裴子彤的鞋子就是在划花裴子彤的那种脸是一样的,孙学初的表情变得越发的狰狞,而下手也是越来越快!

似乎这样的快感已经可以取代他脸上面所受的疼痛,孙学初只想将这些鞋子全部划花,全部划花……

而裴子彤超速到了家里面之后,发现别墅的门是敞开着的,裴子彤疑惑的走了进去,一只手推开门,一直手则是在包里面摸到了一把刀!

就是那把放在疗养院削苹果的水果刀,裴子彤的表情瞬间变得狠戾!

等到裴子彤看到了眼前的场景的时候,整个人都傻掉了,满地的鞋子,没有一双是好的,而且所有的鞋子都被划花了,这种鞋子很多都是高级定制或者是一些限量款,没有一双,你想要找另一双都是很难的,对于裴子彤这种对鞋子极度狂热的人来说,简直是在往她的胸口捅刀子啊!

“你疯啦!”裴子彤只能看见一个背部,裴子彤没有想那么多,直接一把推开孙学初,紧紧的护着那些还没有被孙学初破坏的鞋子。

但是裴子彤一转身看到孙学初的那张脸的时候,差点没有吐出来,“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居然还敢来问我,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你做这个恶毒的女人,你都是在利用我而已,你都是在利用我!”孙学初直接扑到了裴子彤的脚边,裴子彤立刻跳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疯子,你活着就是个累赘,之前你被人雇凶绑架,就是被人利用,现在我利用你不是很正常么?不过之前你除了这个人,身子也还能用,现在的你……”裴子彤伸着涂满了豆蔻颜色的指甲指了指孙学初,冷哼一声,满脸的蔑视,“你现在浑身上下一点的利用价值都没有了!真是废物!”

孙学初的手死死地攥住手中那把刀子,不过只是平常普通的削铅笔的刀子,孙学初的心里面已经认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裴子彤暗中搞鬼,想要利用自己除掉佟秋练,而若是事发自己肯定就是替罪羔羊!

这个女人果然狠毒,打得一手好算盘,“你太狠毒了!”

裴子彤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笑着睥睨着地上面的孙学初,“作为一个男人,你到了这幅田地也是你自找的,本来年纪轻轻的,不学好,想去绑架,这绑架也就算了,绑架佟秋练,也不会挑时候,被人当场抓了吧就算了,之后到了牢里面,还要被人欺负,这是你活该,真是废物,看着就恶心,赶紧给我滚!”

孙学初压抑着心里面的愤怒,他一直知道这个女人有多么的狠毒,但是没有想到居然可以这么的无耻:“那你还和我上床,你他妈就是个荡妇,难怪外面都说你是个移动的……”孙学初最后的话是口型说出来的,但是裴子彤对这个词极其的敏感,我在包里面的手收紧。

但是裴子彤接着一笑,拿起了手机,在孙学初的面前扬了扬,“其实你整容了之后,还是长得不错的,你情我愿的,别现在来指责我!你又是什么好鸟呢,还不是管不住下半身的废物!”

“你会不得好死的!”孙学初咒骂道,只是惹来了裴子彤的一阵轻笑,裴子彤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我没有想过我会得到善终,不过我知道你很快就会不得好死了,你说我若是报警,警察来了,你想你会怎么样啊?”裴子彤说着大笑,拿着手机慢条斯理的按下110……

但是在按下通话键的瞬间,孙学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就冲着裴子彤扑了过去,裴子彤被撞的包和手机都掉了,裴子彤一看到孙学初那种脸,整个人都觉得反胃,“走开,你给我走开!”

孙学初当时是突然想到了自己若是被抓住的话,肯定会被送进牢里面的,而迎接自己的则是和之前一样的地狱一样的生活,孙学初死都不愿意再过这样的生活,对于这种强烈的求生的渴望然孙学初的身体迸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孙学初死死地卡住了裴子彤的脖子!

因为手腕处破皮擦伤,使不上什么力气,只能用手肘死死地卡住裴子彤的脖子,裴子彤毕竟是个女人,想要挣脱也是挣脱不开的,只能使劲的挣扎,突然……

裴子彤抓住了自己的包,孙学初只顾着想要把裴子彤弄死,完全没有注意裴子彤的一只手已经伸到了包里面,裴子彤已经满脸通红了,整个人已经处于一种呼吸困难的状态了,裴子彤摸到刀子,完全没有一点的犹豫的……

“贱人,看我不弄死你,贱人……臭婊子……你个烂货……”孙学初的话没有说完,瞳孔一阵收缩,不敢相信的看着裴子彤,裴子彤那一刀则是结结实实的扎进了孙学初的背部,裴子彤好不容易脖子活得自由,在吸几口新鲜空气之后,裴子彤的眼中迸发出了一抹狠戾的光!

裴子彤紧紧的攥着匕首,转动匕首,孙学初发出了一声惨叫,裴子彤直接将匕首拔出来,扔到了地上面,这裴子彤插进匕首的地方正好靠近顾珊然枪击孙学初的地方,本来也就是简单止血包扎,这下子整个伤口都崩裂开来!

裴子彤的眼中有一丝泄愤后的欣喜,但是更多看着孙学初趴在地上面,慢慢的,这种欣喜被一种恐惧所代替!

她杀人了,她居然杀人了……裴子彤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只手上面沾满了孙学初的鲜血,裴子彤拿出纸巾,使劲的想要把血迹擦去,但是怎么都擦不干净!

裴子彤有跑到了孙学初的身边,“你别死啊,你别死,我还不想坐牢,我还不想坐牢!……”裴子彤说着伸手握住了孙学初胸口在流血的地方,孙学初则是死死地攥住了裴子彤的手,使劲的握住,孙学初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只是一直在用口型说着一些东西!

裴子彤听懂了,那是之前自己经常和孙学初说的话,“陪我一起下地狱吧!”不行,绝对不行,自己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自己才刚刚摆脱了裴家,好不容易傍上了这个老头,这个老头死了我就可以独吞他的财产了,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

裴子彤使劲摇着头,“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裴子彤嘴巴里面一直念叨着这句话,一直拿着所有可以东西想要将孙学初流出的血堵住,但是很快就被孙学初的的血染红了,直到她感觉到孙学初握着自己的手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了!

裴子彤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放到了孙学初的鼻子处,已经没有一点的呼吸了,但是孙学初的眼睛却是一直睁着的,而且睁得很大,在裴子彤看来就是在笑话自己的,裴子彤直接将孙学初的眼睛合上,但是那双眼睛却像是挥之不去的阴影一样的,让裴子彤觉得似乎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在眼前。

裴子彤一看这满屋的狼藉,顿时有些慌了,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了,家里面的车库是堆放垃圾的,把他挪过去再说,为了防止鲜血再次流出来,裴子彤找了个睡袋,丢了孙学初之后,裴子彤开始将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在一个袋子里面,然后开始清理地面!

最后裴子彤去浴室洗澡,俄日镜子里面的裴子彤就是脸上面都残留着鲜血,裴子彤将脸上面的血擦掉,“孙学初,别怪我,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路是你自己选的,就是死了也要走完它!”

是啊,所有的路都是自己选的,也是自己走出来的,不过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是富贵荣华,还是穷苦潦倒,谁又能保证呢!

而季远则在第一时间拨通了萧寒的电话,“少爷,那个女人把他杀了!”季远以后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但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居然会是裴子彤将孙学初杀了,不过孙学初也是伤痕累累的,罢了,都不是什么好人!

“嗯,有什么情况随后汇报!”萧寒说着就挂了电话,因为萧寒此刻也在和大人对峙着!

茶茶是个十分粘人的小狗,看到谁都喜欢冲上去蹭他的腿,但是我们的大人就十分傲娇了,无论是谁都是不理不睬的,更让人无语的是,每次吃东西,都要把东西送到他的面前,或者是把他抱到饭面前,他才勉为其难的吃几口,那模样像是吃着几口,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了!

“小易,赶紧把你的狗弄走,别碍我的眼!”萧寒再也受不住了,这狗脸皮够厚的啊!

“爹地,你抱他过来啊!”小易正和萧晨给两个狗建狗屋,茶茶一直黏在小易的身边,大人则是在一边和萧寒大眼瞪小眼,萧寒只能抱着大人到了小易的那边,这还没有放下,大人突然就伸出舌头冲着萧寒的脸上面就胡乱舔了一通!

“爹地,大人很喜欢你啊!他都没有舔过我!”小易说这话的时候还显得十分的嫉妒的样子,萧寒默然,难道我被一只狗舔了还应该感到高兴么?

接过大人果然冲着萧寒叫了两声,萧寒将大人放下之后,大人呜咽了两声,那可怜的小眼神,瞬间让小易的母爱泛滥:“爹地,你就抱抱大人吧,你看大人多可怜啊,他难得喜欢一个人!”

“可是我不喜欢他!”萧寒真是觉得够了,怎么觉得抱了两个孩子回来的,为啥还要他哄着!

“爹地太狠心了,来来,大人,我抱抱你!”得到了小主人的拥抱,大人只是扒着小易的衣服,但是眼睛滴溜溜的最后还是落到了萧寒的身上面,萧寒一记冷眼扫过去,大人直接缩到了小易的怀里面!

萧寒无奈摇摇头,正准备离开,一低头就发现某个黄色的一团正在自己的脚边蹭来蹭去的,“大哥,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有动物缘啊,你看,大人喜欢你,茶茶貌似也喜欢你!”

萧寒直接将茶茶拎起来,扔到了萧晨的怀里面,什么动物缘啊,简直是够了,萧寒对这两个动物是既不能动手也不能开口,真是郁闷得要死了,真不知道小练怎么想起来把这个两个东西带回来的!

而此刻正在警局的赵铭,也是烦的不行了,医生说裴昌盛或许之前有过中风,但是这些完全不影响裴昌盛对自己思想的表达,冲着裴昌盛刚刚到警局的时候,就可以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思想了,对这一点赵铭一点都不怀疑,只是这裴昌盛身子又是不能自理,这样的人赵铭也是觉得有些束手无策啊!

晚上佟秋练正在床上面研究案子的情况,抬头看了看钟,萧寒进去洗澡已经洗了一个小时了,需要洗这么久么?佟秋练走过去,敲敲门:“萧寒,你还不出来么?”

“很快就出去了!”萧寒就是怎么洗都觉得不干净,尤其是今天吃饭的时候,大人就将自己的饭盒,拱拱拱,居然就拱到了自己的脚边,然后十分淡定的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开始舔那里面的牛奶了,萧寒真的觉得醉了,这大人不会把自己当成他妈了吧!

尤其是一抬头小易还一脸委屈的看着萧寒:“爹地太坏了,居然勾引大人!”萧寒真是欲哭无泪了,他发誓真的没有啊!

弄得萧寒总觉得自己的身上面都是狗狗的味道,萧寒怎么洗总是有这种错觉,等到萧寒开门,佟秋练放下案子:“怎么了?洗了这么久?是那两条狗?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当时怎么没有和我说!”

“也不是不喜欢,就是大人这条狗,这性子……”原来是这个啊,佟秋练噗嗤一声笑了!

“其实吧,我就是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而已,我小的时候还有玩伴,小易这孩子早熟,很少可以找到同龄的玩伴,我就想着家里面要是有个什么动物,我们两个人要是不在家,小易也不至于寂寞,再者说了,小易没事就喜欢在房间里面不知道倒腾些什么,以后有了这两个小可爱,小易肯定性子也会改变一些的!”

“这倒是可以!”因为萧寒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因为要学习的东西比较多,承担的责任也比较重,所以萧寒也是属于早熟的孩子,所以萧寒完全没有注意到小易比起同龄的孩子缺少了什么!

“再说了,这拉布拉多这种犬,智商在所有犬类中排名也是靠前的,和人类很亲近,加上这品种也优良啊,很适合当小易的玩伴!”说到玩伴佟秋练不自觉的想到了顾氏夫妇,这两个人似乎是互相的玩伴。

顾北辰说顾南笙本来就不太正常了,那就是性子冷,小小的年纪就端着一副谁都欠了他的臭架子,看着就想揍他,但是自从和顾珊然相处之后这性子更古怪了,完全变成了两个极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弄得顾北辰有一次直接绑着顾南笙去看心理医生!

结果顾南笙有没有病没有检查出来,那医生直接说你们走吧,这孩子我看不了!

一问才知道每次医生让他回答问题,他不是嗯啊,就是哼啊,然后说出你这种方法想要试探的是我的某个方面,选择第一个答案说明我怎么怎么样,选择另外几个又会怎么样……这孩子都这样了,这医生觉得再问下去估计自己会得病,干脆将顾南笙撵出去了!

回去之后,顾北辰对顾南笙说:“你这个样子怎么管好帮里面的事情,别人会以为你不正常的!”

“谁敢说?”顾南笙玩弄着手中的指甲,冷眼扫视了一圈,所有人都是直接低着头,顾南笙冲着顾北辰一笑:“小叔,看到了没,谁敢说,我立刻崩了他!”这下子换顾北辰低着头了!

“南笙,其实珊然年纪还小,她也就是说着玩的,你别太认真了!”顾北辰完全没有准备自己的干女儿会和自己的侄子在一起,更何况这两个人的性格一样的奇怪!

“我不管,她捏了我,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不然我在帮里面怎么混啊!”顾南笙这个时候虽然装着对顾珊然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其实心里面暗暗地想着要怎么把她身边的那些臭男生赶走了!

“负责?你们年纪还小,这个时候谈这种事情其实不太好!”顾北辰这话说完顾南笙怒了!

“小叔,你虽然大了我一个辈分,但是你也就是比我大三岁而已,再说了,我们两情相悦,情投意合!”顾北辰还能说什么,只能说让他们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想什么?这么开心!”萧寒吹干头发,直接坐到床边,搂过佟秋练,佟秋练在萧寒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就是想到了珊然和南笙罢了,这两个人也是对欢喜冤家,不过倒也是合适的!”

“那我们呢?”萧寒刚刚问出口,佟秋练就抬头看了看萧寒,佟秋练想要说出口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萧寒直接堵住了,佟秋练伸手抓住萧寒的胳膊,“抱着我!”萧寒贴在佟秋练的耳边说着!

萧寒看的所有的视频的镜头都在萧寒的眼前一一浮现,萧寒一只手扶着佟秋练的后脑勺,另一只手直接摸到了佟秋练的腰上面,“唔——你做什么!”

“这个点,当然是做该做的事情啦!今天可谁都不能打扰我们了!”萧寒说这话的时候冲着佟秋练笑得十分的诡异,然后直接拉上了床头的灯,房间顿时一片黑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