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五章 为爱执拗

名单上列了人名和身份,那两名步家子弟是恒王府的庶子。

怎么偏偏是恒王府!

元修目光一暗,“那时朝局不稳,相府的园会还是常邀皇家子弟的。如今也并非断了来往,只是除了相府,朝中无人敢邀罢了。恒王府里的子弟到了年纪的都已有妻室,我上回办园会才没邀他们而已。”

以前他不愿提起相权与皇权之争,那夜永寿宫里自戕明志,他知道此事避不过,倒也坦然了。

“当年入夏,相府别院邀盛京士族子弟游湖赏荷,整整赏了三日。恒王府来了两位庶子,分别是庶长子步惜晟,庶次子步惜鸿。这两人中,步惜晟年有三十,其母原是盛京城里有名的歌姬,恒王还未出宫建府时,一日奉旨出宫办差,一夜荒唐之后便有了步惜晟。此事后来被其他皇子揭发,先帝得知后怒斥其荒唐,懒得再见他,便早早逐出宫去建府了。建府之后,各路人送的美姬美妾自是不少,恒王见了新人忘旧人,那歌姬积郁成疾,常年不好。步惜晟文采稍逊武艺倒好,他启蒙时的武艺师父是恒王府的清客,那人乃是江湖游侠,虽未入门派,却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因此步惜晟的武艺在盛京子弟里算得上是拔尖的。他官拜宣武将军,四品武散官,现已建府另居,并将其母接出王府赡养,母子感情甚好。他有五尺四寸的身量,各处都符合你对凶手的推测。”

士族门第最重嫡庶家风,家风好的人家是不会有庶长子的,一般长子都会是嫡子,除非嫡妻不育,恩准妾室生子,否则在嫡妻生下嫡子前,妾室都是需要避着孕事的,若有敢私自怀上的,必是要受家法处置的,莫说这孩子生不下来,便是那妾室也是要送去庵堂的。

元睿虽是相府的庶长子,但他便是因为嫡妻马氏体弱,入府三年未有所出,才为夫选妾生下的元睿。元修虽不太理会后宅之事,但对这些也是知道的。步惜晟的出生不属于这类情形,且他的生母出身卑贱,想必自小没少受人讥嘲,因此性情颇为好胜,却因元家之势,他只能领着四品武散官的职缺,白吃朝廷俸禄,心中有怨也很正常。再者,他的师父是江湖人士,替他牵线勾结青蟒帮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他有没有那等心智谋略就不得而知了。”元修道。

“有没有,请来一问便知!”暮青道。

元修这才想起她懂那叫什么……微表情的察言观色之法,是不是凶手,她定能一问便知!

暮青却没急着请人来,她低头将名单看完,发现除了步惜晟外,还有一人也符合她对凶手特征的推断,这人是安平侯的嫡子沈明泰!

“沈府?”

“沈府与我家里的恩怨已有几代了,都是皇子党争闹的。当年老安平侯有二子,嫡次子被发配到江南去了,后来死在了江南。老安平侯前些年因病辞世后,长子承爵,膝下只得嫡子一人,其余皆是庶女。沈明泰今年二十有六,一直赋闲在家,连闲差也没谋得上,盛京子弟皆知他心中不快时便舞剑消遣,此人剑术不错,且为人世故。我觉得若论心智谋略,他应在步惜晟之上。”

步惜晟毕竟是庶子,生母只是歌姬,他又生在恒王府那等乌烟瘴气之地,论生母的才德及出生后的栽培教导,他自然比不上沈明泰。

“但他的年纪偏小。”暮青道,案发时间在十四年前,沈明泰只有十二岁,年纪有些小。

“小什么?再过三年都能娶妻了!”元修笑道。

暮青瞥了他一眼,忍不住提醒,“你二十六了,也没见娶妻。”

不过,元修说得也有道理,这些士族子弟的成长环境与普通百姓人家不同,他们心智早熟。

元修见暮青盯着名单出神,心知她方才所言必不含女儿心思,却还是接了话,“你若愿意,我即刻就娶。”

暮青抬起头来,见男子目光深邃锁人,仿佛沉渊里透着一点明光,那般微薄,却炽烈如火。

“我不愿意。”她不得不将那点微薄的明光压灭,只觉得如此才对他好。元敏是她的杀父仇人之一,她与她势不两立,必有一搏,自不可能与元家结亲。元修忠义,日后必因此神伤,她不愿他对她情根深种,这样日后他只会更痛苦。她与元修不知有没有刀剑相向的那一日,若有,但望那时都莫要太痛苦。

男子眸底的明光果然被她一言压灭,只剩深不见底的沉渊,深不见底,仿佛多望一眼便能陷人于万劫不复的境地,“我等就是。”

“你不必等,我……”

“我的事,我自有主张。”

暮青本想说,她已心有所属,未曾想元修先一步打断了她,如此执拗。这一刻,她仿佛见到了初见时的大兴战神,披一身月光,神臂弓开,策马穿敌,英武霸气如战神天降。原以为他只在带兵打仗时才有如此一面,未曾想生活中亦是如此,他比她想象得还要骄傲坚持。

至此,暮青已无话可说。

“还是谈案子吧。”元修淡道,“这些名单之前我都看过了,完全符合你对凶手的推测的只有步惜晟和沈明泰。你打算如何查?”

“眼下还没有证据,但可以先递帖相邀,若有嫌疑再查不迟。”暮青也不再提感情之事,话题重回案子上。

“先请谁?”

“步惜晟!”

*

帖子当日便递到了宣武将军府上,步惜晟午后便来了都督府。

刘黑子来报,暮青便出了花厅到门口相迎,人还没到门口便忽闻靡靡丝竹音,暮青举目远望,见有美姬抱琴怀箫笑闹而来,身穿彩衣,腰配玉铃,细步纤纤入得府来,似仙子天降。

石大海没见过这出行的阵势,不由呆立门口,暮青脸色一沉,果见华车上下来的人紫袍玉冠,眉眼与步惜欢有几分相似,哪是步惜晟?分明是步惜尘!

“我帖子上的人名似乎没写错。”暮青冷声道,她对此人无甚好感。

“都督想见我庶兄,人不也来了?”步惜尘笑着回身一望,华车里随后又下来一人,石青华袍,勾雷金冠,眉眼间的神韵与步惜欢豪不相似,反多了些英武之气,只是罩了层阴霾。

华车里又陆续下来两个侍女,手捧香炉,人未进府,金缕苏合浓香已飘了进来。

“灭了!”暮青冷喝一声。

美侍手一抖,香炉险些打翻在地。

进门引路的美姬们拨弦一乱,琴音都变了调儿。

“停了!”暮青又喝一声,目光如朔风里夹着冰渣,扫人一眼,风刀般割人。

铮!

一个抱琴的美姬手一抖,琴弦儿忽断,铮音不绝,却绝了人声。

步惜尘立在都督府门外,看了暮青半晌,阴郁一笑,道:“看来英睿都督不太欢迎本世子,既如此,本世子与家兄便告辞了。”

他回头看了步惜晟一眼,步惜晟脸色铁青却隐忍不发,只能跟着步惜尘离去,美姬见势忙伏跪在地,等候两人踩着上车。

“你可以走,我本就没请你,他留下。”暮青在门内道。

这话太直接,步惜尘刚踩到那美姬背上,腿脚便忽然一顿,他穿着雪锦厚底的靴子,碾得那美姬身子抖如落叶。引路抱香的美姬们皆不敢言,看怪人似的看着暮青。圣上虽不掌朝政,但恒王府好歹是圣上的本家,世子爷是圣上的弟弟,步元两家还没撕破脸,元党见了世子爷也多笑面以对,少有驳了他面子的时候,这位都督却敢如此说话,若非不通人情世故,便是真没将世子爷放在眼里。

这时,步惜尘阴柔的一笑,放下脚来转身道:“本世子最欣赏都督这等性情,直言坦诚,毫不藏私。如此看来,还真是要厚着脸皮到都督府上做回客了。”

他抬脚便往都督府里走,走到门口回身看了眼步惜晟,对暮青笑道:“我与庶兄感情甚好,都督送帖子来时,我正在庶兄府上,过年时听闻了些都督在西北的传奇之事,对都督甚是仰慕,于是便厚着脸皮跟着他一起来了,不知都督府上喜静,吵扰了都督,还望都督宽宥。”

步惜尘似模似样地给暮青长揖了一礼。

暮青看着他,冷淡地指出他拙劣的谎话,“感情甚好的话,你该称他为大哥,而非庶兄。”

步惜尘身子一晃,险些打了个踉跄,好生打量了暮青一眼,如看怪胎。恒王府在盛京城里地位再尴尬,他也不曾被人赶出门过,他今儿遇着此事,心觉新鲜,道歉可是头一回,竟又被人一语揭穿……

这少年好直来直去的性子!

“宣武将军请。”暮青对步惜晟说了句,转身便走,心知步惜尘不进来,他是不敢进都督府的,于是头也没回地对石大海道,“只许他们两人进来,其余人候在外头,都督府地儿小,装不下这许多人。”

石大海得令,金刚门神似的往门口一站,步惜尘和步惜晟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其余人都依言候在了外头。

两人进了花厅时,暮青已在上首端坐,命刘黑子上茶后便开门见山道:“我请宣武将军来,为的是问一件案子的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