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00.200你也总得记得是谁害你活不过二十岁吧

“小月带走了璇璇?”

齐王府内,宇文辙眉一皱,慕雨心里抖了三抖。

“是。”

她硬着头皮说道,心里默默祈祷主子别让她死得太惨。

其实她也挺冤的霰!

主子让她暗中保护王妃,她真的是尽心尽责,只是以她的武功根本不可能挡得住东方教主!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回来向主子汇报询。

“主子,尊主也来东都了,和东方教主一起。”

“师父?”

宇文辙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

以小月的性格,只怕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璇璇下手!

必须以最快速度赶过去将璇璇找回来才行。

宇文辙一思量,立刻御风而行,连易容也没顾上,只求周璇不要有事!

******

夏日阳光火辣,知了在树上发出一声声蝉鸣,却将原本就幽静的林子衬得更为幽静。

山风吹过,蓝衣女子的身上的一副随之狂舞,头发也随之狂舞,增添了一丝凛冽:

“说,这玉佩哪里来的?”

她盯着周璇厉声道。

蓝衣女子拿着的玉佩正是王氏给周璇的,王氏给在给她的信中说这与她的身世有关。

从蓝衣女子见到这玉佩之后表情的变化可以推测出她可能知道这玉佩的来历。

周璇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她不知道这玉佩到底是对她有利还是不利。

“不说?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蓝衣女子扭着周璇的脖子。

“住手!”

突然,传来一阵清喝,一个白衣男子从天而降,衣角飞扬,好似天上下凡的救世者。

在看清来人之后,周璇杏目圆睁。

竟是宇文辙!

她前一段时间才发现他会武功,却没想到他的武功已经到了如斯地步。

御风而行,这可比御剑还难!

“辙儿见过师父。”

宇文辙恭恭敬敬地给蓝衣女子行了一个礼。

“师父?”

周璇不由自主地重复道。

这蓝衣女子是宇文辙的师父?

“怎么?周姑娘很意外吗?”东方弄月一笑,“我娘亲就是大名鼎鼎、威震江湖的罗刹教尊主东方清雅,也是辙哥哥的师父!我还以为你知道呢!看来你在我哥心目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嘛!”

蓝衣女子看到宇文辙之后,露出一抹笑:

“辙儿,你来得正好,为师替你把周傲华的女儿抓来了,你正好亲手杀了她,替你母亲报仇。”

“师父,恕徒儿难以从命,周璇是徒儿的妻子,还请师父手下留情,放过她。”宇文辙说道。

“你的妻子?”上官清雅不解地蹙眉。

“母亲有所不知!辙哥哥几个月前奉旨娶了周家小姐,因为您在闭关,所以就没跟您说,反正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月!”

宇文辙冷冷地给东方弄月投去一个眼刀,警告她不在说下去。

“本来就是嘛!难道辙哥哥你还认真了不成?”东方弄月反问道。

“对,我就是认真了。”

宇文辙的声音非常坚定,甚至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东方弄月怔住了,她以为兄长就算是真的喜欢周璇,也不会这么直接地当着她和母亲的面承认。

周璇也怔住了,宇文辙,他是认真的?

“师父,徒儿恳请您放了璇璇,让她跟我回府……”

说话间,宇文辙一步一步地朝着周璇走去。

“宇文辙,你疯了吗?”

宇文辙的话没说完,便被东方弄月的尖叫打断。

“她可是仇人之女呀!你怎么可以对她认真呢?你难道忘了母后是怎么死的吗?你难道忘了你亲妹妹差点死于非命吗?”

东方弄月激动地拦住宇文辙的去路,牢牢地挡在周璇和宇文辙之间,将他们隔离。

宇文辙黝黑的眸子望向东方弄月,脑海里浮现出她小时候的样子。

小月小时候很爱笑,笑起来的眼睛弯弯的,眸子特别亮,两颊会露出深深的救我,特别可爱……

母后去世的时候她才三岁,不过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女孩,可周家却连她都不放过,把她带出皇宫想要置她于死地,幸得南宫家家主南宫望舒所救……

要不然只怕他再也见到她了!

“没忘。”宇文辙的声音微微颤抖,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周家对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没忘。”

“既然没忘,你就应该杀了周璇,屠周家满门!”

东方弄月歇斯底里地吼道,一双眼睛赤红。

屠周家满门吗?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想的!

这个想法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宇文辙的双眸下意识地看向周璇,看向她美丽的脸,漆黑的眸,一颗心便变得柔软了起来……

他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她……

他说:

“周傲华的确该死,可是他救过我妻子的命,所以于情于理我都应该饶他一命。”

他知道周傲华曾为周璇挡了一剑,无论如何,他都是救过周璇。

周璇,他的妻。

所以他宇文辙欠周傲华一个人情。

他放过他,一方面是因为不想周璇难过,另一方面也不因为他不想欠别人。

“哈哈哈哈哈哈……你妻子?”

东方弄月突然仰天长啸,她在笑,好似听了史上最大的笑话一样,笑了很久很久方才停下来。

“宇文辙,你真的是疯了!”她回头指向周璇,道,“我知道她是周傲华的女儿!周傲华救自己的女儿,天经地义!”

宇文辙深深地看了周璇一眼,道:

“在我眼里,她只是我宇文辙的妻。”

一句平淡的话却在周璇心头投下了一颗巨大的石头,激起惊涛骇浪。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宇文辙是个以耍她、欺负、折磨她为乐魔头,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看重自己……

“可是在我看来,她只是周傲华的女儿!只要她身上留着周家的血就该死!”东方弄月咬着牙关,眼中带着杀气,“你不杀她,就由我来!”

说话间,内力在她手上凝聚,她右手一挥,朝着周璇胸口打去,周璇只觉得有一股强劲的压力压来。

然而,与此同时,一个强劲的力道阻断了她的进攻,宇文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东方弄月蹙眉,却不甘被他抓住,她足下一点,身子迅速翻转,右手成掌,掌风凛冽无比。

东方弄月的武功很是霸道,杀伤力极强,可以在瞬间让数里之内的草木灰飞烟灭。

宇文辙怕周璇被她的掌风所伤,只得接下这一掌,并且使出全部功力与之抗衡。

东方弄月被宇文辙击得连退数步。

“你居然为了救女人对我动手!”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白衣男子,狂怒无比,“看来你不仅忘了杀母之仇,也忘了你我的兄妹之情!好!很好!今天我就杀了你这个不孝子,以祭母后亡魂!”

言罢,她一跃而起,抽出一把长剑,挽出数个剑花,朝着宇文辙攻去。

“小月,你给我住手!”

伴随着一声轻喝,东方清雅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之情。

“兄妹相残,你们的母后在天有灵只怕不得安宁了!”

“母亲……明明是他……”

东方弄月非常委曲地看着养母,正欲哭诉,却收到她不悦的眼神,值得撇了撇嘴。

昔日,南宫望舒救下宇文辙的亲妹妹宇文玥,本是打算亲自抚养,只是她身为一家之主实在是没有功夫照看一个三岁的女娃,正巧好友东方清雅与小丫头一见如故,觉得这丫头资质非常好,有意培养她作罗刹教传人,于是南宫望舒便将宇文玥过继给东方清雅。

东方清雅给她取名东方弄月,一直待在身边教养,所以在东方弄月看来,东方清雅就是她的母亲,她对她一向都非常尊敬。

此时虽然心中不悦,却还是乖乖地低下头。

东方清雅摸了摸东方弄月的脑袋,然而她横眉看向宇文辙,道:

“辙儿,就算你忘了杀母之仇,你也总得记得是谁害你每月初一十五都要遭受钻心之痛吧?你也总得记得是谁害你常年卧病在床吧?你也总得记得是谁害你活不过二十岁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