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36.坑深136米:顾南城,我们能不能不结婚?

晚安抿唇,“我在家里吃就好了。”

“我下午有事要忙,回来吃一趟饭会很花时间。”

他也没有直接说她下午反正是要去公司的。

晚安听着电话那端男人的呼吸没有出声。

半响,顾南城方语调不变的开腔,“你昨天不是说要请他们吃饭,还是说你中午不陪我,想要我晚上陪你们三个。”

用了好听的话,却是十足威胁的腔调霰。

“我知道了,我过来。”

那端男人的嗓音便变得低沉而愈发温和了一点,“嗯,我让陈叔接你。”

十一点四十,陈叔将晚安送到红楼坊间的楼下,拉开车门恭敬的道,“太太,先生应该已经在等您了。”

“好。”

进去便有服务生领着她直接到了某个包厢。

英俊矜贵的男人正在低头研究菜单,侧颜温和儒雅,却又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认真的魅力,晚安抬脚走了过去,在他的对面坐下。

在她坐下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将菜单交给了服务生。

抬手倒了一杯温水搁置在她的面前,低沉温柔的问道,“头还疼吗?”

晚安看着他,心口却蔓延出一种说不出来的酸软和难受,“没事了。”

顾南城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眼神定定的望着她一会儿,而后似只是不经意的开口,“婚纱已经完成了,待会儿吃完饭就去试。”

晚安怔愣住,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提起婚纱的事情。

她低头,却又看见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她收起手,握成细细的拳。

动了动唇,良久才道,“我不着急,等陆……”

“时间不多了,”男人温淡的打断她的话,“本来就是赶工完成的,如果有不合适或者你不喜欢的地方需要重新修改,也需要时间。”

晚安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她现在不平安,你有心情陪我试婚纱吗?”

男人眼角眉梢都不曾波动,“我每天要处理很多事情。”

“我们的婚期可以推迟。”

顾南城掀眸瞧她一眼,淡然笃定,“不必,婚礼已经提上日程在准备了,不会变。”

他说的这么肯定,晚安没有什么其他说话的余地。

一顿饭下来,晚安吃得很慢,全程两人基本没有什么言语的交谈,顾南城吃完,便抿着茶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吃。

陈叔回去了,顾南城亲自驱车载她去试婚纱的地方。

男人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时,她仰着脸问他,“你不是说下午有很多公事要处理?我可以一个人……”

一句话在他的眼神里越来越低,晚安竟然摸莫名的觉得心虚。

好似他放下陆笙儿的事情,放下日理万机的公事陪她去试婚纱,而她这样说好似显得很没心没肺很矫情很作。

于是一个去字她没说出来就收回去了。

顾南城一手搭在车门上,一手插进裤袋里,颀长的身躯站在她的面前低着脑袋望着她的脸,低哑着开口,“真的不想我陪你去?”

那声音落在她的眼前和耳里,晚安无意识的咬了下唇。

一阵阴影压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俯首的男人吻住了。

顾南城单手搂着她的腰,旁若无人肆无忌惮的吻了三分钟,直到怀里的女人身子发软他才离开,让她上了副驾驶。

关上车门的时候朝她淡淡的道,算是解释,“笙儿的事情锦墨会忙,不需要我整天围着转,别想那么多。”

晚安低头系安全带的时候,思考着他的话。

宾利慕尚停在一家婚纱店前,将车子倒进停车位的时候顾南城瞥了一眼女人似是不解的脸蛋,主动开腔解释,“婚纱是莫里斯的团队亲自做的,这是他们旗下在安城的分店,做好了就直接运过来了,如果你不满,待会儿就送回去巴黎重新修改。”

晚安听着他的话,迟钝的哦了一声。

顾南城下车,依然绅士的替她拉开车门,牵着她进门,里面的店员立即迎接了出来,“顾先生顾太太,”堆着满脸的笑容,“婚纱已经准备好了,两位请进。”

店里的人不多,但还是零零散散的有那么几对。

他们一进去几乎就受到了全部的注目,晚安的手被男人温热的手掌握着,他好似没有感觉到周边的目光和交头接耳的议论。

偶尔撞见几个人的目光,也都是充斥着满满的艳羡。

晚安被他牵着,目光随意地近乎懒散的掠过玻璃橱窗了摆着的各式各样的婚纱,简单的繁复的,古典的现代的,低调的奢华的。

视线最后落在拐角处的一款婚纱上。

跟上次因为陆笙儿认出来的不一样,她几乎一眼就认出了静静出现在她视野里的婚纱就是她的。

这是……出自绾绾之手的原型设计的。

虽然整体的样子不是她当初看到的,但是骨架是来自她的,做了修改,加上了其他某些看起来相得益彰的元素。

裙摆放得很开,接近A字型,层层柔软的纱上蔓延着经过精心设计和搭配出来花朵,既充斥着满满的浪漫气息,但整体的效果却也不会显得过于繁杂。

优雅的少女心,花嫁系列。

晚安走过去,手不自觉的伸过去,落在透明的玻璃上。

一边的店员连忙笑着道,“我们马上替您拿出来。”

身子忽然被从后面抱住,属于男人的气息笼罩下来充斥着她的鼻息间,“还喜欢吗?”

晚安动了动唇,仰着脑袋看他近在咫尺的脸,“你在哪里找到的手稿。”

当初绾绾其实也不过画着玩的,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去了。

顾南城皱皱眉,“喜欢还是不喜欢?”

晚安觉得,她要是再说不喜欢,他的眉头能夹死苍蝇了。

她抿了抿唇,“用了我喜欢的创意……还行吧。”她唇角还是忍不住弯了弯,“不过莫里斯果然是大师,他的完成稿做不出比绾绾当初的漂亮很多。”

绾绾有点美术功底,又是时尚圈的达人,但到底不是专业的。

莫里斯修改加工之后,算是花嫁作品里的经典了。

然后抱着她的男人冷声嗤笑一声,“不好意思顾太太,你看到的这件成品是我画的设计稿。”

晚安愣了愣,问了上次就有的疑问,“你为什么会懂设计婚纱?”

顾南城瞥她一眼,不温不火的回答,“嗯,业余爱好。”

他说这话的模样很正经,但晚安在他的眼角捕捉到那一缕微微的得意。

店员已经把婚纱小心翼翼的取出来了,微笑着道,“顾太太,您可以去试了。”

“哦,好。”

晚安伸手接了过来,抱在怀里,朝男人低声道,“那你等会儿。”

顾南城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嗯。”

更衣室里有镜子,晚安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那件看起来容易传上去却很麻烦的婚纱无碍的穿在自己的身上。

撩起长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橘色的灯光很柔和。

她慢慢的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长的直发。

她的五官属于清净标志型的,看上去就自带着名媛的端庄,上半部分是抹胸式样的,精致的锁骨很完美的展现出来了,那白皙的起伏若隐若现,收着腰更是体现了独属于女人的纤细的曲线。

下面是很漂亮的攒着花朵造型的裙摆,落到了地上虽然不是很长但还是拖了半米。

很合身,基本不需要修改。

晚安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真是,美丽的新娘啊。

纤细的手指落在镜子上,垂着脑袋,浅浅的指甲和镜面的碰撞发出轻轻的声音。

顾南城原本是双腿交叠坐在试衣间外边红色的沙发上等她出来,手里有意无意的翻着一本杂志,漫不经心的坐在那里。

直到他抬起手腕看腕上的手表,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看了一眼仍然关着没有动静的门,皱了皱眉,遂站了起来。

守在一边的店员连忙机警的走了上去,“顾太太可能一个人穿不上,顾先生,要不要我进去帮忙?”

顾南城敛着眸,将手里的杂志扔到一边,淡淡道,“不用,我进去。”

店员刚想说婚纱的穿法可能有些复杂,手臂被一旁的伙伴拉住,接到对方的眼色这才恍然大悟的反应过来,连忙退到一边没有说话。

抬手扣着门,低低的出声,“晚安。”

里面安静的没有回应。

顾南城蹙眉,等了几秒钟,开口唤第二声,声音已经低沉了几度,“晚安?”

静了三秒钟,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等一下。”

听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黑色的眼底掠过一缕狭长的暗茫,“晚安,把门打开。”

“我等一下就出来了……”

他的声音依然放低了好几度,这一次,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开门。“

过了一会儿,“我的衣服还没穿好。”

顾南城淡淡的低声道,“我知道你穿好了,晚安。”

门还是打开了。

她一手扶着门框,一手垂在身侧,抬脸看着他。

男人眼底最先掠过的是惊艳。

简单的没有任何装饰的黑色长发就这么垂直的落在了腰间,下面是稍显得蓬勃的裙摆,装饰着看似没什么规则花朵,裙摆落到了地上,将她的一双脚遮掩住。

模样美丽,气质温凉,像是端庄而浪漫的公主。

只不过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的时候,惊艳被暗沉的墨色所代替,他低低的开口,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她,“不喜欢?”

她看到的时候,至少没觉得失望。

而他觉得,这件婚纱穿在她的身上,比摆在玻璃内部的成品要显得更加漂亮。

晚安摇摇头,五官拼出了笑容,“没有啊,挺漂亮的。”

男人往里面走了一步。

晚安一怔,下意识的就往后面退。

末了才发现,这个反应和动作只会带来更加尴尬的场面。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她面前的男人又怎么会捕捉不到她脸上的神色和表情下大步的意蕴。

门被一只大手撑开,然后一股熟悉的气息逼迫而来,她再度条件反射的往后退,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高大的身躯已经进来了,且顺带着关上了门。

试衣间里的空间原本很大,但是多了一个男人就显得很拥挤了。

晚安一退再退甚至背脊靠到了墙壁上。

她稳住自己的呼吸,抬头望着他,“怎么了?”

手指无意识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看到他黑得过分的眸,困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好端端的,怎么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的头发很直很顺,没什么好梳的,顾南城自然知道她那只手不梳头发就不知道放在哪里。

他低头看着她,很久没有说话。

“我已经穿好了,出去看看吧,里面的光线不好……”

说着说着,就在男人的眼神里慢慢的消声了。

她侧开视线,看着带镜子的那面墙,深呼吸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如果不看了的话那就这样吧,挺好的不需要再修改了。”

晚安想让他出去,把衣服换回来。

反正合身,也就没什么值得需要修改的地方。

顾南城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挺好的吗?”他注视着她五官之间隐蔽着的神色,“不喜欢就说,一个人躲在里面做什么?”

“没有不喜欢,挺好的。”

婚纱的模样她是挺喜欢的,准确的说,是非常喜欢。

只不过婚姻不是只有一件漂亮的婚纱就足够了。

顾南城低头俯身就去吻她,晚安看着他压下来的俊脸,不闪不避的闭上了眼睛。

“顾南城,”温凉而沙哑的声音,“我们能不能不结婚?”

那吻没有落下来。

晚安慢慢的打开眼睛。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薄薄的一层纸。

顾南城最后还是低头碾压了下去,吻在了她的唇上。

男人的手掐在她的腰上,将她的身体固定住,“我们已经结婚了,”他看着她的眼睛平淡的陈述着,“你想离婚?”

晚安看着他看不出情绪的脸,最终还是慢慢的点着脑袋,声音也愈见沙哑,“可以吗?”

“问我?”

她还是慢慢的点着脑袋。

他站直了身子,脸也不再紧紧的靠着她,薄唇吐出两个字,“理由。”

晚安想了又想,没有能说出口的理由。

毕竟她是用钱买的,没有主动开口说离婚的资格。

“没有理由……可以吗?”

顾南城几乎是没有经过任何的考虑,仍然淡淡的注视着她,“不可以。”

晚安低下脑袋,“……哦。”

过了好一会儿,她的双手才慢慢的绞在了一起,“那出去吧。”

“你到底是哪里不满意?”头顶的声音忽然再度的响起,跟着她的脸也被抬起,仰着眸跟他对视,“今天那两个人给你道歉不够,要我把她们送进监狱里?”

她怔了怔,摇了摇脑袋,“不用。”

“这婚纱还是配不上你?”

她仍然摇了下脑袋,“没有……我很喜欢。”

男人静默了一会儿,缄淡的问道,“你不希望我插手笙儿的任何事情,她出事我也不要管?”

晚安沉默的时间比前面的两次都长,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不是,”她轻声道,“你们有你们的交情,我明白。”

至于这交情是爱情还是其他的感情,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总归是一种不能袖手旁观的交情。

顾南城皱着的眉宇间逐渐的酝酿出来湛湛的寒凉之意,“还是说,因为盛西爵回来了,你迫不及待的想跟我撇清关系,别忘了,他已经结婚了。”

——第一更5000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