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35.坑深135米:至少在我看得见的地方,我希望她一生平安

他的手劲极大,晚安本来就虚软无力,更加不可能敌得过,轻易的就被他揽进了怀里,另一只手掐着她的下颚就低头吻了下去。

这样负距离的接触,晚安从俱乐部里出来也跟着复苏的嗅觉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她不知道那属于谁,但是女人天生反感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询。

被迫承受男人的掠夺式的深吻,晚安的眉尖紧紧的蹙着,手握成拳无意识的落在他的身上,可惜同样浑然无力。

顾南城原本没打算吻她,只是她排斥他的模样太不加掩饰,所以掀起了他骨子里的邪火。

吻上她的唇的时候也没打算把她怎么样,可她甚至是异于平常的挣扎还是轻而易举的挑出了他埋藏至深而蠢蠢欲动的血性。

吻势不断的往下走,沿着她的下巴和脖颈辗转至锁骨处。

晚安不知不觉的被他半压在后座的位置上,断断续续的发出抗拒的呜咽声。

陈叔在前边开车,目不斜视,只觉得冷汗不断的在渗霰。

太太不是不舒服吗……不会在车上擦枪走火吧……他很尴尬的……

她越是不肯他越是态度强硬,甚至几度掐疼了她的腰,晚安看着在自己身上几乎是逞凶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恨。

脑袋眩晕得厉害,模模糊糊的回忆起那个陌生的男人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晚安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就滚落了下来。

一滴眼泪落到了顾安城的手背上,他抬头看着她的脸庞上静静淌下的眼泪,心口一震。

细细密密的心疼,以及浪潮般席卷而来的极致愤怒。

半响,他还是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身上,没有再继续之前的动作,只是沉默而无言的抱着她。

晚安起初试图从他的身上下去,男人不温不火的一句话砸了下来,“你再惹我多不舒服都没用,别挑战我的耐心。”

咬着唇,晚安还是没动了,爱但仍旧很坚持,“我要回慕家。”顿了顿,补充道,“我只是累了,不需要去医院。”

顾安城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淡漠的道,“老婆不舒服不带去医院看看,又会有人指责我不懂疼女人了。”

他说话的说话,眼睛根本没有看她,而是淡淡的看向前方。

“我不去医院……顾南城你到底要我说几次,我不想去医院只想回去睡觉行不行?”她扶着自己的额头,声音是沙哑透了的无力。

他低头看着她沾染着泪水的眼睛,喉头一紧,“要么回家,要么先去医院我再送你回慕家,你自己选。”

半响,“……去南沉别墅。”

顾南城这才低头瞥了她一眼,“陈叔,改道回家。”

晚安被迫靠在他的怀里,困倦的闭着眼睛却无法入眠,昏昏沉沉的,又累又难受。

回到别墅,她迷迷糊糊的被抱回了卧室,躺回熟悉柔软的床褥中,她紧绷的神经似乎要松懈了一点。

顾南城亲自倒了一杯温水喂到她的唇边,“我叫了医生过来,你先休息。”

晚安睁开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杯子,低头象征性的抿了两口,又重新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被被子盖着的身体无意识的蜷缩着。

如果不是冷,这样的姿势对女人而言就是缺乏安全感。

顾南城站在床边,低头看着脸蛋埋在枕头里的女人,英俊温淡的脸久久没有表情。

十分钟后,年轻的医生架着无框的眼镜拎着医药箱过来了,朝长身如玉立在床边的男人微微的俯首,放轻着声音道,“我先给夫人检查。”

顾南城嗯了一声。

他坐在沙发上,黑色的眼眸很深邃,看着那静静躺着睡着的女人,干净英挺的眉目亦是没有波澜,不知道在想什么。

五分钟后,走廊。

金医生看着徐徐抽烟的男人,略思考了会儿,简单的道,“顾太太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吸入了少量的迷藥……以及可能参杂了一点性興奮的成分,休息一晚就没什么问题了。”

顾南城俊美的脸阴沉得厉害,全身都散着某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湛湛寒芒,一双眼睛如深渊,“性興奮?”

“是的,”金医生跟顾南城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了,虽然不大清楚卧室里那位究竟是怎么莫名其妙的迅速的就成了顾太太,但是身为男人自然是明白没哪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女人跟这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牵扯到一起……当然,闺房情趣除外。

扶了扶眼镜,金秘书还是补充道,“不过分量很少,顾太太不舒服主要是迷藥的原因……应该没有发生什么。”

男人冷漠的五官和轮廓皆覆盖着薄薄的戾气,修长笔直的身形更是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寒意,他指间夹着香烟,良久才淡淡的道,“好,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再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问你。”

“那么顾总晚安。”

昏昏沉沉的睡眠中,晚安醒醒睡睡很不踏实,偶尔睁开眼睛就

能迷迷糊糊的看见远处的沙发上坐着男人的身影。

烟火明明灭灭。

他微微的垂首,大半的身体隐在半边的黑暗中,看不到脸也看不到表情,晚安揣测不到他在想什么。

也许是注意到她的视线,安静疏淡的男人抬起头朝她看了过去。

顾南城见她睁着眼睛,便起身走到了床边,手落在她的额头上,“还是不舒服吗?我让人过来给你开点药。”

“没事。”晚安唇动了动,不声不响的把自己的脑袋挪开,离开了他的手。

这个动作不明显,但是顾南城还是轻易的感觉到了,他眯了下眸,也没动怒,淡淡的道,“我去洗澡,你继续睡。”

晚安闭上眼睛,脑袋又往枕头里埋了埋。

男人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洗完澡的男人带着一身熟悉的沐浴乳的味道从里面出来,掀开被子躺上床,抬手就将她的身体抱了过来。

不出他的意料,她果然睁开了眼睛,“我……”

“有人欺负你了,”他撑着半边身子,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不让她再有机会别过脸,低眸瞧着她血色不大好的脸,低沉着嗓子不急不慢的道,眼睛也始终看着她的眼睛,收敛起所有的逼迫,却仍旧让人无法闪躲,“你是准备就一直不搭理我就这样是么。”

一番话下来语气的起伏不大,但一个字一个让都能清晰的落入耳中。

沐浴露的味道好闻,且干净。

晚安垂着眸抬手想去拍开他的手,头顶响起波澜不惊的三个字,“慕晚安。”

她手上的动作顿住,最后还是落回了被子上。

她偏白的脸蛋仍然是有些木,“我晚上差点被不知道长什么样的男人强女干了,现在很累,我不想靠近男人,也不想跟你说话,就这样。”

他眉头皱紧了几分,眼底酿出几分寒色的阴鸷,最后薄唇在她的发上亲了亲,沉声淡淡道,“我会收拾他。”

“收拾谁,那个男人吗?”晚安轻轻的笑了下,淡静的道,“我倒是觉得他挺无辜的,又不是冲着我慕晚安来的,大概只是遵从他们那群人的游戏规则,以为我是被我老公换到那儿去的普通女人而已。”

晚安抬起眼眸看着他英俊的脸,开口问道,“顾南城,对你而言,我算什么呢?”

她的神情和姿态都没有女人一贯质问这个问题时的姿态,淡淡静静,嗓音沙哑,像是真的只是有些好奇,“有时候,我真的不大明白。”

男人的神色变化不大,自然而然的道,“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你了,晚安,从来没有变过。”

从来没有变过。

这句话让她的心尖莫名的恍惚了一下。

从一开始到如今,从来没有变过吗?

她的手指不自觉的蜷缩着,“哦。”

孤独而有钱的男人,买了一个瞧着还喜欢又刚好需要钱的的姑娘做高级消遣。

下巴又被捏紧了一点,顾南城低沉的嗓音声线很清晰,语气淡得像是在陈述别人的事情,“笙儿的事情我不会袖手旁观,谁都知道,我喜欢她很多年,这一生算是我的遗憾,但是很久以前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得到她了,只不过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至少在我看得见的地方,我希望她一世平安。”

他其实很坦诚。

有些事情甚至从一开始就从未掩饰过。

只不过男人有时候过于坦诚,也是一种残酷。

晚安动了动唇,“我知道。”

他又淡淡的道,“至于盛绾绾,锦墨和盛家的恩怨不会延续到她的身上,既然你那样在乎她,我也会替你护着她的平安——只不过,盛西爵和锦墨之间的战争属于男人和男人,我重回GK的那段时间,他帮了我很多,所以有些事情,只要他需要,我便会出手。”

“我想你应该明白,就像盛绾绾究竟是对是错,你都会选择护着她。”顾南城很少跟人说这么多,有条不紊的语调,“你不应该插手我们和盛西爵之间的事情,正如你所说,晚安,你做不了什么,而你插进来,不仅我会为难,倘若他顾忌着你,他同样会为难,懂吗?”

晚安看着他,眼神逐渐的变得茫然。

他说了这么多,大抵是难得这么有耐心,一字一句皆是陈述,她无法反驳,甚至可以说是无从反驳。

“你是顾太太,我没忘记过,”他的手再度探了探她的额头,“明天我会把骗你过去的人拎过来。”

他没再质问她偷偷去见盛西爵的事情,晚安觉得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

关了灯,他照例将她抱入怀里,一如以往。

她在黑暗中哑着嗓子问道,“你不用回去吗?”

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唇息喷薄在她的耳后,“你希望我回去吗?”

晚安没说话,一室安静的沉默。

她想说,你要

去就去吧,如果陆笙儿出了什么事,往后他想起来是因为她身体不舒服而陪着她,后悔中再迁怒她。

可她又想,她确实不想让他去。

闭了闭眼,自嘲,即便是减轻西爵的负担,她也应该……不希望他去。

从女人呼吸的频率就能隐隐感觉到她混乱的思绪,顾南城将她的脑袋搂向胸膛的位置,“锦墨会解决,我陪你睡。”

…………

一夜沉睡,晚安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一般。

她撑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摸到床头被男人关机了的手机打开,已经十点钟了。

洗漱完换了一身舒适的衣服,将头发绑好就下楼了。

客厅的沙发上有两个人坐着。

她一出现在楼梯上两人就看了过来,先是相视看了对方一眼,随即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直到晚安走到楼下,视线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却没有做任何停留的掠过,反而对迎上来的林妈道,“我吃完中餐再出去,现在很晚了,随便吃点吐司就好了。”

“好的,太太,”林妈看着晚安,又看了跟屁虫似的跟过来的两人,也没说多的话,“我去给你冲一杯牛奶,然后切几片吐司。”

“麻烦林妈了。”

晚安一边说着,一边就像是要往餐厅走去。

两人拦在她的面前。

“慕晚……顾太太。”来的无疑是昨晚的两个女孩,耷拉着脑袋吞吞吐吐,“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

晚安被挡住了路,不得不站定脚步,眼神瞟了她们一眼,“给我下药,叫个男人来强女干我,希望我原谅?”

她长得是像圣母玛利亚还是观世音菩萨?

两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撇撇嘴,“我们没想叫人强女干你,”倒不是不想,只不过确实不敢,看着晚安凉薄讽刺的表情,“我们用的量本来就不多,而且那个男人进去的时候我们就差不多跟着进去了,不会让你真的被怎么样的。”

如果不是在电梯里还耽误了时间,她们会去得更快。

拿慕晚安引盛西爵过来她们还敢,要真的对慕晚安做什么……最多是嘴上说几句,而且说她们也说不过这个女人。

晚安淡淡的扫了一眼她们的表情,再想想昨晚的事情,看得出来她们话里的水分不多。

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的道,“你们的道歉我听到了,让开吧,我要去吃早餐了。”

她不表态,两人立即急了,巴巴的瞧着她,“我们都像你道歉了……你会原谅我们吧?”

“你们道歉是你们的事情,不代表我就要原谅,”晚安双手环胸,不温不火的睨了她们一眼,“你们想找我麻烦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什么原不原谅的,让开吧,别挡着我的路。”

两人平常鲜少这么低声下气的跟人道歉,偏偏眼前的女人还是这副态度,当即气得就要变脸,但是想到什么还是忍住了,“大不了我们答应……以后不找你的麻烦了,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这样行吗?”

晚安凉凉的道,“顾南城他跟你们说了什么?如果我不接受你们的道歉。”

“顾公子说……要送我们进监狱,”她们怎么能进监狱那么恐怖的地方,想都不敢想。

开始她们还以为顾公子只是开玩笑的,毕竟她们跟陆姐姐的关系那么好,可是后来才知道他压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她们又转身去找了薄先生,虽然是歪打正着,但是无论如何她们把盛西爵引出来了怎么着都是天大的功劳。

结果薄先生说了一句,去给慕晚安道一句歉最容易完事。

她们这才一大早就灰溜溜的来了。

等了两个钟头才等到她慢吞吞的起了床,已经是灰头土脸一肚子的火了。

以前安城人人都说慕晚安脾气好,好说话,就知道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

晚安听到这个也没有意外,眼神又看了她们,“谁叫你们这么做的?”

“没有人,”两人看着她,倒是老实,“我们只知道盛西爵偷偷回来了,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了陆姐姐……是在偶尔的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说起,盛绾绾不见了,跟盛西爵关系好的人就只有你了,用你引他出来最合适……但是顾公子不同意薄先生这么做……我们就想试试……而且昨晚顾公子就在七楼。”

她们也是想着如果控制不住场面能立即有人下来解决,再者就是盛西爵来了能让顾公子第一时间出现。

晚安冷笑,“不是薄锦墨让你们这么做的?”

两人一愣,随即摇头,“我听岳钟说薄先生是想这么做的……但是顾忌你是顾公子的……他答应了不利用你就不会这么做。”

晚安基本可以判断出来,这两个无所事事的千金小姐头脑偏简单,没有那么多弯弯曲曲的花花肠子,她问她们就老老实实的回答,生怕被送进监狱。

她也相信薄锦墨不会亲自策划这一切,顾南城爱不爱她是一回事,她到底是顾太太,背后对自己兄弟的女人下这种黑手,太不男人。

不过大概也许,总有人在她们耳边旁敲侧击的暗示着。

晚安一不说话,两人就开是着急,吞吞吐吐的道,“我们已经道歉了……你想知道的我们也告诉你了,就原谅我们这一次行不行?”

“昨晚我走后发生什么事了,”晚安再度问道,“你们的陆姐姐回来了吗?”

“没有,”一说起这个两人就音量提高了,“盛西爵根本就是个无赖……靠着一个女人无法无天……”

意识到什么,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了,又重新低下脑袋道,“我们不知道……这些事情本来就轮不到我们参与。”

晚安淡静了一会儿,才道,“我知道了,你们走吧。”

“那昨晚的事情……”

她转身朝餐厅走去,扔下一句话,“以后看见我你们可以绕道。”

两人收到这句话立即屁颠颠的走了。

晚安吃了简单的早餐,坐在沙发上出神发呆。

她抱着越想越是一团浆糊的脑袋,恨不得能剪断脑子里的一根神经。

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晒着秋日难得招进来的阳光,晚安蜷缩着身子睡在深而厚软的沙发里。

看着客厅天花板上的水晶灯,久久没有动一下。

十一点,顾南城给她打电话。

晚安看着手机屏幕上他的名字很久才接下电话,将手机放在耳边,并不主动开口说话。

“过来陪我吃饭。”

“我不在GK。”

“我知道,”男人淡淡的道,“林妈说你在沙发上躺尸。”

——6000字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