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六章 做坏事被打断

杨光想像吴氏父子两个大老爷们围着围裙的样子,着实被惊悚到了。

就在她露出诡异的表情时,指挥室收到一份下达的直属文件。

朗睿看到信息也露出诡异惊悚的表情。“成锐,新总统来华,要求来战狼部队和靳准将会晤。”

听到这个,杨光和靳成锐都非常意外。

乔如果是感谢他们,一份电报或者一个电话就足够了,现在他刚当老大不久,全民动荡时常,还跑来中方做什么?

靳成锐拿着文件,看到上方批准的红章,平静的讲。“做好迎接准备。”

“是。”

有尊贵的客人来,杨光还是挺高兴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乔来这里并不是以总统的身份,而是以海豹六队的身份,来这里进行学术交流的。

杨光看朗睿忙起来便打算出去,然后想到什么的看指挥室两位长官,还是压不住心里的疑惑。“指导员……”

“说。”朗睿眼睛看着电脑,在快速安排接待事宜。

海豹六队明天就会到,时间非常紧张,不管是接待总统还是海豹六队,这一天不到时间,真不够他们准备的。

“我看到队长他们都升衔了,为什么就我的没动?”说着撇了眼肩上的两拐。还是个下等兵。是不是爸爸让走后门的原因,所以长官反感不给她升啊?

听到她终于问这个问题了,朗睿放下手上的事,友善的笑着瞧她。“小阳光,入侵者行动十分艰巨,也成功的阻止X病毒杆菌进入中方,所以每位参加这次行动的人都提衔一级。”

X病毒杆菌确实是个很可怕的东西,现在两个国家被感染的人民还在饱受折磨,虽然得到了有效控制,但那些已经感染的人还在承受痛苦。

那一战,他们牺牲了一位战友,解除了对中方方威胁,充分体现了战狼存在的价值,所以靳成锐拿回来了他本来的军衔,参与的队员也或得相应的肯定。

杨光想清楚来龙去脉,更加不解了。她也是入侵者行动中的一名,她也应该或得荣誉。

是的,这是荣誉,一份纪念他们那次冰天雪地里勇不放弃的荣誉,还有为此付出生命的张晏。

“你疑惑的问题,应该问你的长官。”朗睿朝上面的人挑了挑下巴,就继续做自己的事。

杨光看坐在巨大地图前面的靳成锐,想了想还是走过去,立定。“报告!”

靳成锐斜了她眼。“说。”

这个怎么好说啊?感觉像问人要东西似的。这种事,杨光除了父母和赵传奇之外,还没向谁要过东西。她踌躇着,捏眉儿看他专注的看什么东西。最后她犹豫会儿,又中气十足的讲:“请求长官加大对我们的训练!”

“准了。”靳成锐放下他们各自写的汇报,望着挺直腰背的女孩。“你出去吧,周队长会通知你们什么时候训练。”

“是!”杨光唰敬礼,又转向朗睿,然后正步出去。

一走出指挥室,杨光看到刚刚从训练场回来的厉剑、韩冬他们,想了想就跑下去把这事告诉他们。“队长,我刚才要求长官给我们加训了,没来得及跟你们商量一下。”

满头大汗的几人,黝黑的脸上露出两排白牙。

刘猛虎一拍她肩膀笑着讲:“阳光,你真是太了解我们了,我们现在巴不得加训,要么马上拔营去执行任务。”

执行任务这个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得上面给他们任务才行。

韩冬也点头。“正好可以动动筋骨了。走,我们先去热身。”

杨光看他们汗湿的作训服,想他们还要热身啊?

没给他们多少休息时间,周斌在午饭后就带着人,把他们从午睡中“温柔”的叫醒。

周斌当兵当的久,也执行过许多任务,实战经验丰富,所以十分懂得战友之间的相处之道。

他训练人的手段很老辣,但是他不像他们的指挥官,用沉默和无视来将他们的自尊心放大,让他们觉得失败是件很丢脸的事,就如同获不到老师关注的小孩,而他们做为一个军人,是不允许他们得不到一点肯定就放弃的。

周斌他不同,可能是杨光他们已经是正式成员,是他们的战友了,所以在苛刻的训练下,同时又会跟他们聊天,给予口头鼓励,然后接着狠狠操练他们。

就像现在……

杨光、韩冬、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六人呈一条直线站在操场上,晒着温暖的太阳,吹着白杨树刮来的微风,头上蓝天白云,加之没有任何其它为难人的要求,真是好不惬意。

他们现在的训练科目很简单,就是集中力。

训练规则:

目视前方,不可眨眼不可被其它事干扰更不可以笑,意思就是基地着火了也不关他们的事,他们的任务就是直视前方,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可以违反前面三条准则,否则就做俯卧撑二十个,然后做完又继续。

别看这个课目听起来挺简单的,对他们这些老兵来说,不笑场,不被干扰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像杨光,她能在枪林弹雨中完成一场手术,厉剑能潜伏三天三夜不动,所以这个课目真的?好像?很容易?

六人背手跨立,炯炯有神的眼睛,望着前方一百米被风吹得哗哗响的白杨树。

现在他们已经一动不动站了半个小时,完全没一点压力。

几人暗想,这不是他们要的加训啊,他们想要被狠狠的操练,变得更强大,然后能够保护战友!

杨光也是一样,她想要挥散汗水,而不是站在这里看风景,正想着是不是该跟周队长抗议一下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身后靠近。

她背脊紧崩,眼睛看着前面,注意力却全在后边。

似乎有什么人在盯着她,杨光在感到热度贴上背后时,余光往左边一扫吓得跳起来。

看到一只被周斌挤得面目可憎的鸡,杨光眼睛瞪得老大,心跳剧烈。

周斌收回玩具鸡,用力挤了一下,玩具鸡发出“咯”的一声长鸣。他瞧着不甘的女孩,愉快的讲:“小阳光,二十个俯卧撑,还有刚才动了的,自觉出来做。”

周斌带了几个人,所以刚才他们的一举一动,谁合格谁没合格都知道。

徐骅、刘猛虎和陈航在杨光做时也老实的前向一步,迅速的做了二十个俯卧撑。

这二十个俯卧撑对他们来说比喝水还简单,周斌想要锻炼的是他们的集中力,所以这个只是个小小的惩罚,他们谁也承受的起,但谁也不想被罚。

韩冬和厉剑看他们做,齐声喊报告。

“讲。”周斌像个胜利者,语气带着狂飙。他看着做俯卧撑的四人,像是在玩一个好玩的游戏。

“我请求和他们一起做。”

“准了。”周斌答应的大方。“从现在起,你们一人犯错,全体受罚。”

“是!”

六人很快完全二十个,重新站好队又继续望着前方。

有了这一次的教训,几人都不敢大意,专心致志的集中注意力。

可周斌有的是法子整他们,总是出奇不意的把玩具鸡从背后伸到他们面前。

他们有几次被鸡的样子吸引目光,不然就是被周斌挤得发了长鸣的鸡叫声给逗笑,然后自动认命的趴下做俯卧撑。

一个下午下来,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个俯卧撑,然后下定决心什么都不管,就死盯着那个点,盯得眼睛都酸了。

在天快黑时,周斌把玩具鸡挤得“咯咯”叫,然后轻松的讲:“好了,你们今天表现的不错,快来喝点水。”

周斌叫人搬来个大桶放在桌上,旁边摆了六个大杯子。

别说他们做了无数个俯卧撑,又要集中精力,光是让人站一下午都够呛的。所以此时他们是真的很渴,很想喝水,但是他们没动。

周斌见他们不上当,才讲:“训练结束,自行解散。”

一得到这句话,几人相持搀扶的走到桌边喝水,然后就瘫地上不动了。

杨光心想:他大爷的,这训练,真是……特他么爽了?!

阳台上的朗睿看着他们对靳成锐讲:“这个周斌训人很有一套,你看,他们几个都这样了,脸上还是没有一点抱怨和不满。”

“这次的选拔由他负责,你协助他。”靳成锐看着跟韩冬他们说什么的周斌,平静的讲。

对他给予周斌这么大信任的朗睿点头,没有怀疑他的决定。见他沉默,便问他:“成锐,你是不是想让他带队?”

“他能力不错。”靳成锐没有保留对他的好感。“让他带兵我放心。”

“这个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这事交给我吧,趁着他带人的这段时间,慢慢跟他聊聊。”

“嗯。”靳成锐转身走进指挥室。“海豹六队明天什么时候到……”

杨光他们休息过后,意外没有接到新的训练任务,在吃晚饭的时候问周斌,才知道他们要保存体力,明天要跟闻名中外的海豹六队比赛,要他们晚上养精蓄锐。

他们都跟海豹六队的人打过照面,也十分重视这次的学术交流,吃完饭后他们做了五百个五百,就准备洗澡休息了。

在杨光拿着脸盆去浴室时,韩冬从宿舍探出脑袋叫她。

“队长,什么事?”

“去一趟长官的宿舍。”韩冬说完就缩回脑袋,喊厉剑他们。“走了,我们快去洗澡。”

杨光听到是长官叫她,便抬头看他的宿舍。这大晚上的去,她是不是应该先洗个澡呢?身上都是汗。

唔,想什么呢,长官找自己可能是有正事。

杨光摇头,把脑袋里的那些涟漪甩出去,放下盆子迅速往楼上跑,到宿舍门外后深呼吸,调整气息才举手敲门。

“报告!”

“进来。”

杨光推开门进去,看到长官正洗完澡出来,下身套着条迷彩裤,上身穿着标配的墨绿T恤,和上次咬他的那个晚上一样情景。

被他一看的杨光,唰的涨红脸色,想到那天他脱掉上衣露出结实肌理的上身,顿时感到鼻子有点热。长官啊,你这是在诱惑我么?

靳成锐看到她就讲:“从今天起,你可以去独立的宿舍了。”

他说这事时还在擦头,好像叫她来只是告诉她这个事。

杨光一怔,然后咧嘴笑起来。“长官,这是特权么?”

“不是。女性军医军官在部队拥有这项福利。”

所以她现在是军官了?杨光诧异,脸上掩不住的惊喜。

靳成锐看她傻笑的模样,坐到椅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个文件袋。“过来。”

杨光莫名紧张的过去,笔直的站他面前。

“本来想下次任务回来再给你,但明天海豹六队的人来,就提前给你了。”

“长官是怕我一个下等兵,给战狼丢脸是吧?”

靳成锐扫了她眼,把文件及军衔章拿出来。“过来点。”

杨光又走近一些,自觉的弯下腰,看到他放大的俊脸,克制不住心跳加速。

靳成锐撕下正式兵的领章,贴上一毛一少尉的军衔,在她小脸羞红要退开时把她拉进怀里。

突然坐到他大腿上的杨光惊魂未定,感觉周围的热度一下上升,冒出粉红色的泡泡。啊,她居然被长官真真实实的抱住了,不仅有温暖的胸膛,还坐在他那双大长腿上。杨光觉得她现在像中了五百万大奖,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靳成锐掰正她呆滞的脑袋,看着她如泉水般清澈的眼睛。“战狼不怕丢人,就怕没人丢。”“我这么做是给予对方尊重。明天的比赛双方国家都很重视,海豹六队成名以久,我们输了也不丢人,至少我们知道了对方的实力,自己的水平。”

杨光刷刷点头。现在他说什么都是对的。嗯,本身也是对的。

对方赢了她这个“弱”女子也不光彩,如果还是个下等兵,他们就更没面子了,但要是个军官,那还会稍稍好一点。

靳成锐在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时笑起来,抬起她尖细的下颔看她慌乱不知看何处的眼睛,笑意加大。还知道不好意思了?以前不是主动要亲他?

杨光内心挣扎啊,尤其是看到他笑,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是扑上去亲呢?还是扑上去亲?他们现在不是情侣了么?亲亲没事吧?

“杨光。”

“嗯……”

“别逞强,你是军医,不是超人。”

“嗯。”

“到时会有许多其他部队的军官来观战,也别太丢人了。”

“嗯!”他迟迟不进入主题,杨光渐渐冷静下来,看他眼里充满的笑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挺直腰伸长脖子就亲上去。你大爷的,别把我当猫一样玩。

靳成锐的笑意更盛,在她急躁的吻中搂住她腰,将她整个人都轻柔的搂进怀里。他很庆幸碰到了她,这是他回国后最大与最好的收获。

仍她柔软的唇毫无章法的发泄了会儿,靳成锐便紧扣住她身子,迅速夺得主导权,极具占有欲的攻城掠地。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呼吸一下被夺走,紧紧压迫的唇有种快要被咬破的错觉。有点疼和蚀骨的诱惑,像婴粟般。

杨光伸手抱住他脖子,激厉不认输的承受他强势而又猛烈的掠夺。

良久后,辗转厮磨的两人气息缭乱,谁也不想妥协。

在唇舌来往中,靳成锐感觉胸口发烫,手臂渐渐收紧。

房间的温度越来越高,亲吻的水声能让人羞红了脸。

这吻似乎一发不可收拾,杨光在感到武装带被解开时没有拒绝,只是脸更红了。她追了这么多年的人,终于就要名副其实的属于她了吗?除了激动她不知道还有什么词能表达她现在的心情。

“报告!”

蓦然,一声宏亮的报告声,就像顶头倒下的一盆冰水,把火给浇得连火星都没留个。

瞬间跳开的杨光像小时偷吃被母亲抓个正着,慌乱和不知所措。

靳成锐拉住她,把她的衣服拉好,把武装带给她扣上,镇定的讲:“出去吧。”

感觉脸要烧起来的杨光,胡乱点头就迅速往外冲。

门外等了会儿的周斌,正想再喊时,看到猛然打开的门,和匆忙跑出去的军医,疑惑的皱眉。但做为一名资深老兵,他什么没表露出来,再次喊了声报告。

“进来。”

周斌走进去,看到坐在桌后一丝不苟的长官,立定敬礼。“长官,关于明天参与比赛的人选已经初步筛选出来,请你进行最后定夺。”

靳成锐没有看名单,望着他平静的讲:“这事情你来决定。”

“是!”周斌敬重的应下,心里却暗惊。这种信任,真是让他无比意外。

长官在牺牲前和他们通过话,说发现一些疑点,后在他们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时,他们悲伤、愤怒却又无能为力,所以他们大多人选择离开,放不下的则去了普通连队,他们这些不愿意离开的最后被整编进战狼,原以为他们的军旅生涯很快就会结束,没想到却受到这份毫无保留的信任。

周斌十分有力的敬礼,转身正步走出去,带上门。

靳成锐在他离开后,撑着桌子起身,又去冲了个凉。

------题外话------

PS1:香瓜的朋友在参加520小说2015年度类别盟主评选活动,她是历史派的,妹子们有空就去为殇夜千年投上宝贵的一票(虽然有个作者有大神相助,但香瓜还是会竭尽全力的求票,直到精尽而亡>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