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三十章:禁地激战

轩辕天音双眸眯了眯,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二人,神色沉凝了下来,而对面那从空间中踏出来的二人,正是上次在禁地中见过的白袍人,还有那玄武一族的玄鸷王爷。

这老王八果然把这白袍人给带了进来。

玄武族王在见到那白袍人之后,便是察觉到此人身上的气息深不可测,哪怕他如今是炼虚合道的境界,依然在那白袍人身上感到了一种危险的感觉。目光轻轻一转,看向白袍人身后的玄鸷,玄武族王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而玄鸷自然也察觉到玄武族王盯着自己的冰冷眼神,不过他现在可没工夫去理会,自他随着这白袍人踏出空间的一瞬间,玄鸷的一双眼睛就凝在了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身上。同时一股怒火顿时从他心间直冲脑门,这两个鲛人绝对是打伤他儿子的凶手。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鲛人居然会跟玄武在一起。

莫非…这二人打伤自己的儿子并不是意外,而是受人指使?

玄鸷一双老眼沉了沉,目光森然地瞥向玄武,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心思翻转着,既然他们二人跟玄武认识,那是不是就说明…若是打伤淼儿的不是一场意外,而背后指使的人就是玄武?!

擅长阴谋且喜欢用阴谋诡计的人,总是会将他人也看做是这般。所以玄鸷心里的这番想法也实属正常的,不过就是有点冤枉了玄武族王而已。

几个人几番心思,而对于那白袍人刚刚的那一句‘我们又见面了’的话,轩辕天音却是嘲讽般地一笑,目光凉凉地看着那白袍人,冷声道:“这再次遇见还真是让人感到不快。”

“一段时日不见,你依然是这般的牙尖嘴利。”白袍人闻言目光一冷,随即嘿嘿一笑,又道:“不过上次因为本座的时间不够,所以饶过了你,今日遇见只怕没那么容易了。”

“正巧,我也有这般想法。”轩辕天音反唇相讥。

森寒的瞥了轩辕天音一眼,白袍人将目光看向玄武族王,笑了笑,侧头对着身边玄鸷道:“王爷,如今这禁地也没有别人,玄武族王也正在这里,不如将他在这里解决了,不正好顺了你的心?”

闻言,玄鸷目光一亮,显然是觉得白袍人的这个提议非常不错。若是在外面,想要杀了玄武只怕还有些麻烦,不过这禁地中四下无人,玄武身边的高手又都不在这里,只要将他留在这里,到时候就对外宣传玄武失踪,那王位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吗?!

瞧得玄鸷意动的神色,玄武族王双眸眯了眯,俊美的脸庞上再次挂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看着玄鸷道:“怎么?王兄这是终于忍不住了?”

“玄武,怪只怪你阻挡了本王的路。”玄鸷森然一笑,看着玄武的目光充满了浓郁的杀意。

瞧着这又是为了那王位反目成仇的兄弟俩,轩辕天音摇了摇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

“美女,怎么说本王也是跟你们站在一边的,你要不要这样说风凉话啊。”一旁的玄武族王在听到轩辕天音的话后,顿时不满地转头看着她。

轩辕天音耸耸肩,摊手道:“我只是感叹而已,族王不必这么认真。”说完点点头,又补充一句:“认真你就输了。”

玄武族王闻言嘴角抽了抽,颇为无语:“好吧,那本王这位王兄就交给本王,至于那一位……”目光扫过玄鸷身边的那白袍人,道:“就交给你们了。”

轩辕天音点点头,这个分配她觉得甚好。

倒是对面那白袍人闻言却是一笑,“这还是第一次本座居然被人如此分配的。”

“放心,这种的第一次,你还会经历不少。”轩辕天音双眸一眯,眸中有金光隐隐流转,“比如…死!”

话音一落,轩辕天音先下手为强,身影顿时化作一道白光,快速地朝着白袍人掠了过去。

在她掠去的同时,一直站在她身边的东方祁同样身影一闪,也是化作几道残影,紧随而去。

而在他们二人动手之后,玄武族王也是剑眉一挑,目光看着对面的玄鸷,勾唇一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既然开打了,我们也不能闲着啊,你说是吧?本王的好王兄。”

‘轰——’

一声轰鸣之声,四道庞大的气息瞬间在这幽静的禁地里爆发开来。

“不自量力,如此实力也敢在本座面前叫嚣。”见到朝自己攻来的轩辕天音二人,白袍人冷冷一笑,顿时抬手反击,“上次本座是没有时间,你们莫非还真以为本座会怕你们不成。”银白色的神力化做一只巨掌,朝着轩辕天音跟东方祁狠狠地拍了过去。

在察觉扑面而来的狂暴能量波动,轩辕天音神色一凝,双手快速结印,将八荒破天决运用到了极致,左手为掌,右手化拳,八荒掌和破天拳同时出手。

带着金光的巨大掌印和拳印,悍然地跟那由神力化出的银白巨掌撞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东方祁右手成爪,掌心有血色红芒溢出,顷刻间那血色红芒凝成一个血色光球,然后狠狠地朝着白袍人甩了过去。

‘轰隆隆隆——’

接连的碰撞和爆炸声响起,震得整个禁地都是一阵地动山摇。海水翻滚,带出层层气浪,将地面上的残垣断壁给卷出老远。

爆炸的中心,三道人影顿时闪出。

此时三人的模样都略显狼狈,显然在刚刚那一次交锋中,都是吃了一个不小亏的。

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的神色皆是凝重起来,这白袍人的实力果然是不弱,只怕都到了地仙的层次,这还是在这方天地间有规则压制下的实力,若是没了压制,这人在上界的真实实力恐怕都已经到了上仙境。

对于上界的实力,如今的轩辕天音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炼虚合道后三花聚顶经历了飞升的雷劫便能将体内灵力蜕变为神力,待得完结转化为神力后,便能飞升上界。

新飞升上界的人在上界的实力被称为人仙,人仙之后便是地仙,以此类推。

人仙境——地仙境——仙君境——上仙境!

上仙境属于一个分水岭,在上仙大圆满境后再经历九九雷劫,便可成神。

神阶之中,又分为:神君境——神王境——神帝境——上神境。

上神境的强者在上界便是一方霸主的存在了,至于上神境之上的,还有一个特殊的存在,那便是至尊神。

相传,众神之巅早已没了至尊神的存在,早在洪荒盘古大神陨落之后,天地间便再也没有至尊神出现过,至尊神便是天地万物至尊的存在,也可称为创世神。

这白袍人的真实实力便是在上仙境,若不是昊天大陆有天道的禁制所在,生生将他的实力给压制在了地仙境初期,只怕这白袍人更难对付了。

但即使是地仙境初期,对于现在的轩辕天音而言,也是她来到这里这么久,遇见的一个最棘手的敌人了。

对于轩辕天音二人凝重的神色,对面的白袍人的神色就有点不大好看了,想他地仙境的实力居然会被两个炼虚合道境的小辈给搞得这番模样,他脸色能好看得起来才怪呢。

“好好好…都说驱魔龙族的人异常难缠,本座原本还不相信,如今本座才知道,你们果然是难缠得紧。”白袍人怒极反笑,目光阴沉地看着轩辕天音二人,道:“能在本座身上留下掌印,你们也算是不错了,不过也仅此而已。”

“本不想跟你们多做纠缠,可是你们却一再阻拦了本座的脚步,你们这个年纪,如此修为在这片位面上或许可以成为顶尖的强者,但是今日在本座面前,你们却什么都不是。”

‘轰——’

随着白袍人话音一落,一股庞大的威压瞬间暴涨,在这股威压之下,整个海水都开始沸腾起来。

这突然爆发的能量波动,顿时将远处打得难舍难分的玄武二人给惊了一跳,二人同时住手,转头看了过去。

在见到爆发出如此能量波动的人时,二人的脸上顿时神色各异了起来。

玄武一张俊美的脸庞顿时难看不少,一双漆黑深邃的双眸看着能量波动中的银白光芒,呼吸突然一滞,惊声道:“神力!这怎么可能?”那诡异的白袍人居然蜕变了神力,那他不就是上界中的人?

为何上界中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相比之玄武的神色,玄鸷的脸上却是满满的欣喜,神力啊…居然是神力,这种实力的人在昊天大陆就是绝世强者啊,他有这种强者在身后撑腰,他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成为玄武一族的族王的画面。

“哈哈哈哈……玄武啊玄武…这次本王看你还能如何蹦跶,你若乖乖交出王位,本王或许还能念在手足的情分上饶你一命。”玄鸷大笑一声,神色得意地看着玄武,似乎已经预见了胜利般。

玄武神色一沉,目光凌厉地看着玄鸷,冷声道:“你做梦!即使是死,本王也会拉着你垫背!”

‘轰——’

话音一落,玄武族王再次悍然出手,一出手便是玄武一族最强的天赋血脉战技。

“玄武之怒——”

玄鸷笑意一收,双目闪过一抹杀意,喝道:“别以为就你会玄武战技。”说完,浑身一颤,一束黑光同样自他体内暴掠而出,“玄武之怒——”

‘轰轰轰轰轰——’

玄武一族最强战技的悍然碰撞,顿时让得整个禁地都为之颤抖起来。

这边两兄弟又拼斗在了一起,另一边的情况也同样激烈不已。

只见那白袍人周身被银白神力之光笼罩,强大的能量聚集,顿时将四周的空间都出现了不少的裂缝,竟是将空间都撕裂了!

“给本座死来!”

白袍人一步踏出,然后一掌挥出,银白神力化作巨掌,朝着轩辕天音二人狠狠抓去。

感受到这狂暴的能量波动,轩辕天音目光一沉,顿时手印一结,眉心处一道灰色光芒一闪,封神碑被她唤了出来。

古朴的封神碑一出,带着无比荒凉的气息,让得白袍人目光微微一凝,这是什么东西?

轩辕天音可不会管他是不是有什么疑问,在封神碑被唤出之后,轩辕天音手中手印再次一变,然后对着白袍人悍然一直,厉声喝道:“封神碑——封神灭魔,给我镇压!”

‘嗡嗡嗡——’

封神碑在半空中一颤,然后身形急速变大,几个呼吸间,竟然变得如一块遮天石般,无比的巨大,然后带着呼呼风声,朝着白袍人所在的位置,轰然压下。

伴随着封神碑压来,白袍人眉心一跳,他能感觉到这块古怪的石碑上有一个危险的气息,可是……。冷喝一声,抬手便朝着压下来的封神碑打了过去,“这还不够!”

‘轰轰轰——’

那原本朝着轩辕天音二人抓去的银白色巨掌顿时朝着封神碑拍了过去,然后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之声。

轩辕天音看着这一幕,眸光一沉,居然被抗下来?

这老东西果然难对付。

可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最后结果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呢!

目光一狠,轩辕天音低声骂道:“老东西,封神碑不过,那么就再加上这个如何?”

话落,轩辕天音狠狠一咬牙,双手快速结印,正欲用天罡伏魔经时,却被一旁的东方祁给拦了下来。

“不可。”东方祁朝轩辕天音摇了摇头,“我记得你说过,你身怀天罡伏魔经的事情不能被上界的人知晓,若是今日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杀了他,被他给逃掉了,那么你的秘密也同样会暴露。”

东方祁将轩辕天音往身后一带,目光沉沉地看着对抗封神碑的白袍人,继续道:“我来对付他,你在一旁寻找机会,然后放神龙。”

“可是你……”轩辕天音眉心一皱,显然不怎么同意让东方祁一个对付那老家伙。东方祁却是对着她淡淡一笑,道:“你忘了上次在古瑶城的事?我不会有事的。”

“那也不行,上次古瑶城中出现的那家伙只是人仙初期而已,这个老家伙可是地仙境。”轩辕天音担忧地道,她知道东方祁身上有秘密,可是如今东方祁的实力也的确是在炼虚合道境,越级挑战,还是越了两阶,轩辕天音如何不担心。

瞧得轩辕天音小脸上全是担忧的神色,东方祁朝她淡淡一笑,“相信我,我不会有事的。”

见东方祁神色坚持,轩辕天音咬了咬唇,实力啊实力,还是因为她实力不够的原因。目光沉沉地看着东方祁,轩辕天音冷声道:“好,但是你若受伤了回来,我一个月都不会理你,从今以后你晚上也别想再进我房间!”

不准进她房间?这可有点的严重了啊!

闻言,东方祁面色严肃,眸光却带着笑意地道:“好,绝对不受伤,否则我每晚的福利就没有了呢。”

一句话落,瞧得轩辕天音嗔怒地眼神,东方祁顿时低低一笑,然后转身身形一闪,瞬间闪至白袍人近前,右手微抬,掌心中血色红芒顿时再现,然后化作一柄血色利剑,抬手就朝着白袍人一剑挥了过去。

‘嘭——’

在察觉到东方祁的气息后,白袍人双手狠狠一推,将上放的封神碑给震飞了出去,同时翻身便是一掌,正好打在东方祁的利剑上。

“小辈,你一个人也想跟本座打,未免也太高看了你自己!”白袍人一掌挥手后,立刻收掌,然后身上银色神力顿时涌出,再次手掌一番,并迅速结印,喝道:“雷音飞流——”

无数如流星般的银色神力化作点点星芒朝着东方祁暴射而去,那带着恐怖能量波动的星芒,让得轩辕天音顿时心中一紧。

而东方祁神色不变,一双清洌的眸子中血色红光突然一闪而过,那修长有力且骨节分明的右手对着爆射而来的星芒一指,然后五指瞬间收拢成拳,淡声道:“空间封锁!”

‘嗡嗡嗡嗡——’

随着他话音一落,四周空间顿时微微震动起来,接着便见到那些朝着他爆射而来的星芒突然全部在半道上消失,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白袍人看着这一面,神色顿时一变,看着东方祁不可置信地道:“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东方祁右手微微一收,然后反手就朝着白袍人又挥了过去,“还给你!”

‘嗡嗡嗡嗡——’

空间再次震动,震动之后便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漩涡,之前半道消失的那些银色星芒顿时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射向的对象却是那白袍人。

东方祁居然将白袍人攻击他招数全数的还了回去!

白袍人顿时被这一幕给打得有点手忙脚乱,他这一招可是用自己十成的神力,若真是还回来打在自己的身上……白袍人脸色瞬间大变,想都没想,立刻出手防御。

也正在这时,一直在旁边紧紧注视着他们的轩辕天音似乎也寻到了机会,立刻双手结印,印决快速变化凝结。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吼——’

随着九字真言决最后一个字落下后,一声嘹亮的龙吟顿时响彻整片禁地。

金光闪烁间,巨大的五爪金龙带着浩浩龙威破空而出。

“龙!”

以此同时,玄武族王的惊呼声顿时传来。

只见原本还打得难舍难分的兄弟二人同时住手,皆是神色大变且带着同样的厌恶情绪地看向了破空而出的神龙。

玄鸷神色阴沉不定,神龙的出现,也表示着轩辕天音的身份暴露,他怎么也没想到那鲛人居然是假扮的,那女人居然是人类,还是轩辕神族的神女!

而玄武族王更是神色变幻不定,对着轩辕天音就吼道:“女人,居然是人类,居然骗本王!”吼完还不甘似地怒骂道:“流光那个王八蛋,连他都瞒着本王!他居然把他的族王令交给了人类,且还是交给了神龙女神!”

玄武族王这次可是彻底抓狂了,谁不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龙族里的那些小泥鳅啊!

轩辕天音放出神龙后便听到玄武的怒吼声,顿时忍不住朝他翻了一个白眼,同样怒道:“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样,脑子怎么长的你!”

“命重要啊还是你不爽的心情重要啊!”

被轩辕天音吼得一愣玄武族王顿时眨了眨眼,当然是命重要了,他又不是傻子。

不过…他依然不爽地看了一眼那庞大的五爪金龙,啊啊啊啊…本王最讨厌的就是龙族那些泥鳅身上的味道了!

‘轰轰轰轰轰——’

一阵轰鸣之声传来,金光闪烁间,只见神龙龙尾狠狠一扫,那白袍人顿时被巨大的龙尾给抽得倒飞了出去。在他倒飞出去的同时,神龙再次仰天一吼,身子在上空快速一翻腾,然后朝着白袍人追了过去,龙嘴一张,一道纯正的龙息带着金色的火焰顿时朝着白袍人席卷过去。

‘噗呲——’

被龙尾击中的白袍人一口逆血喷出,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便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再看清那是神龙的龙息之后,顿时神色惨变,咬牙不甘地吼道:“今日算本座输了,不过下次你们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话音一落,只见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玉简,然后他狠狠一捏,玉简顿时发出一声细微的清脆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便见到白袍人周身泛起一道银色之光,身下一个法阵顿时出现,在龙息快要袭来时,那法阵光芒一闪,白袍人的身影便原地消失不见了。

居然就这么跑了!

而白袍人一跑,玄鸷的神色顿时难看起来。

那家伙跑了,他可跑不了啊,看着玄武森冷的目光朝自己看了过来,玄鸷顿时心尖猛地一颤。

在感受到玄武对自己的杀意后,玄鸷便知大势已去,这次只怕真的完了……

------题外话------

话说,12点之后就可以投票了,虽然绯月自知掌门人之争我不过是去打酱油的,但是也不能输得太惨不是…。

所以…妹纸们啊,还请记得去给绯月投上一票吧,嘤嘤嘤嘤…不要让我输得太难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