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11.一笑一尘缘111

珀洛?

帝和看到珀洛走来,以前不觉他这人不讨喜,今儿瞧着横竖都不舒服,衣服穿得太整洁太白,身形削瘦,说不定会让猫猫误会他每日修行太用功,可谁晓得他为什么这么瘦呢。脸也长得稍显柔和,男子气概少了几分。不好,不好。最最让人不爽的是,他瞧不见他正在跟猫猫说话么?走过来是几个意思?

“诀衣。霰”

“麒麟。询”

帝和心道,果然有鬼吧,他这么大个人站在猫猫的身边,两人相识长久,为何先唤猫猫而不是他?若是他不在猫猫的身边,这厮说不定不是走过来,而是扑过来。

“来陪青嫣呀。”帝和悠然的扇着扇子,“放心,本尊讲理,昨晚孰是孰非心中明了,不会牵累无辜的。”说着,冲珀洛勾了一个高深又了然的微笑,“再者,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会给你几分面儿不是。”

青嫣?昨晚……

诀衣在一旁听着,短短数语已叫她知晓了昨夜的故事。帝和必然耐不住他平时的性子,对青嫣姑娘花言巧语,未曾出过远门的单纯姑娘如何是他这种人的对手,心花怒放无法自持,故而对他做出了失礼的举动。然而,她又怎晓得,桃花满世界的帝和神尊怎会为了一朵桃花而放弃整个桃花园呢?必然对她明示暗示的拒绝,真心被践踏的姑娘伤心了,轻松的气氛变得尴尬,碍于他的尊贵,珀洛不得不代替青嫣道歉,大家不欢而散。无聊的他,不得不到天殿里面寻她,可惜她睡着了,万般无奈下才抱着她回房休息。

暗暗的,诀衣心想,幸亏她睡觉睡得沉,没准儿会为青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某人与生俱来的欠揍。

诀衣看着珀洛,微微点头,走开了。

看到诀衣走了,帝和向珀洛笑了笑,准备跟上去。

“早膳吃得有点多,不想跟无耻的人在一起。”

帝和:“……”

珀洛:“……”

帝和不甚明白诀衣为何忽然有此一句话,可胜在耳聪目明灵光睿智,连忙对珀洛真诚报以歉意,“不好意思,猫猫性子直,素来是心里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你也晓得我为人,哪里舍得说她半个字。”

一番话毕,诀衣帝和的亲密呼之欲出。

珀洛尚未明白发生了何事,见帝和道歉,轻轻笑了。

“我不是说他。”

诀衣出声为珀洛化解尴尬,也不晓得帝和这小子是怎么听话的,怎么会以为她是在嫌弃珀洛呢?他又没做什么无耻的事,人家好端端的一位碧落天天君,与她初次相识,便是有过什么不太好的事,她也不会如此直言不讳。何况,她对他一无所知,怎会妄加评论他人。

帝和道:“我知道你不是说他。”说的是胥夏,昨夜偷袭她的行为着实非常可耻。

诀衣问道,“既然晓得不是说他,为何要向他道歉?”而且说的话叫人很容易误会他们之间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

诀衣与帝和的话让珀洛恍然明白,原来说的是胥夏昨晚的失态。让他微微诧异的是,帝和竟然把此事告诉了诀衣,他还以为依他的性子,这样的事会放在心里不让诀衣晓得。胥夏与诀衣往日并不相识,为一件如此小的事,实在不该生出芥蒂。

小野猫儿这般直来直往的性子该如何是好。帝和心里念着,伸手握住诀衣的手,轻声安慰她,“昨晚的事过去了,莫要再放在心上,嗯?”

诀衣暗暗的想抽离自己的手,哪晓得帝和越发加力,捏疼了她也不松开。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昨晚自个儿调xi青嫣惹得姑娘不高兴,难不成还不觉得自己很无耻么?他不去撩、拨姑娘,她可敢靠近他?昨晚的事究竟怎么发生的,她不想知道,关于他的桃花八卦太多了,若是她一个个放在心上,三颗心也不够装他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相好们。

掌心的嫌弃让帝和的心微微触动,清晨那个她没有回答的问题,并非她没有答案,不过是他不想听她亲口说出来罢了。可眼前的温柔欺瞒不了人,她对珀洛温柔,对他仍旧有着割舍不断的感情。两人昨晚那种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可她还是如此反感他,心中无人,又如何不愿接受他。莫非,他还不如一个碧落天的天君么。

在珀洛面前握着诀衣的手,帝和如何能让她在他的眼前把手从自己的手心抽chu去,那岂非在让珀洛看了他的笑话么。她的理解暂且可以不要,他的面儿必须得有。

帝和微笑的看着珀洛,“她常年征战,性子硬气,你莫要多想。”

“呵呵。”

珀洛笑笑,刚准备说话,诀衣走了先。

“帝和,我觉……”

帝和拿着收起的百色扇封住诀衣的唇瓣,缓缓道,“不用说,我都懂。毕竟昨晚我亲……”

诀衣另一只手连忙拿下唇上的折扇,截住了帝和的话,“是,你说的对。我常年沙场战伐,脾气不好。”

帝和轻轻一笑,“没关系。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说着,看向珀洛,“擢神大会要开始了,你可要进去陪陪青嫣?”

没关系,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听着帝和的话,诀衣撇撇嘴,不屑的很,多年以前他若对珑婉说这句话,她能扛起他绕梁飞三天三夜,现在说出来,半分真心实意没有,连哄人都嫌弃他说得不够真诚。

“不了。我随处走走。”

诀衣本就不想去擢神大会,听到珀洛要四处散,与他道:“正好我无事,不如一道?”

“好啊。”珀洛欣然应下。

帝和的手再握紧诀衣,“猫猫你又胡闹了,不是说得好好在擢神大会陪伴我么。”

“我何时说过要在擢神时陪着你了?”

“忘记了么,昨晚你在洗……”

诀衣急忙道,“啊,是了,我想起来了。”无耻,卑鄙,下liu!不要脸!

帝和乐了,“非要我提醒你,洗手的时候,可不就说了么。”

“是,洗手的时候。”

哼,小丫头乖乖儿,还想跟他斗,他跟别人斗法的时候,她还不晓得在哪个花园里采花戴呢。

“珀洛。”帝和忍着心中的得意不让它们浮现在脸上,他可是神尊,得冷静的端着,面姿淡然,不形于色,“莫要见怪呀,我家猫猫就是这样好玩闹,经常随口乱玩笑,她跟别的男子说的话,向来当不得真。”帝和嘴角的笑容渐深,“也就夸我的时候能说两句实话,说了她不要张扬,可性子哪能是说说就改掉的,你担待些。”

诀衣听得差点儿内伤到吐血,她什么时候夸过这小子了?而且什么叫她与别的男人说的话不能当真,她可是九霄天姬,是战神,她的话若不能一言九鼎,如何领兵大战?

“猫猫,想夸我吗?”

诀衣道,“不想。”

“也是,昨晚在灵秀阁的桌……”

诀衣抬起纤指捂住帝和的嘴,无耻,卑鄙,下、流!她封印解开后,定要从九霄天姬宫杀到帝亓宫,把他翻来覆去的揍,不,是拿着金背大砍刀砍。

“我夸了你那么多,你还没有听够是吗?”诀衣声音轻轻的道,微微扬起下颌,双目含情柔如水的看着帝和,“放心,你让我改,我一定用心的改,以后不会在别人的面前夸赞你的,我不会张扬,会把那些美妙的话都留到只有我们俩人的时候说,让你听到耳朵起茧子。”

帝和笑了,“我的猫猫就是乖。”

眼前的男女穿着同样的华袍,两人深情凝望,仿佛旁人不在,若是如此他还看不出什么就当真是眼拙了。无声的,珀洛悄然离开了。

明知诀衣看着自己的双眼里柔情是装出来的,可帝和仍然看着失了神,她的眉目让他忽然看不够了,娇憨嗔痴,哪一种他都想看到。她的手一直放在他的唇上,花香廊下久久凝望彼此。无声,胜过千言万语声声不绝。

长廊的尽头,青嫣追着珀洛过来,意外的看到帝和诀衣四目情深相对,他牵着她的手,两人的广袖层叠在一起,像是他们交叠在一块儿的人生。一只素手封住他的唇,那番娇俏的姿态亮了满目的艳羡,仿佛他再多的深情厚意都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便能懂的。长情的话,她用心听得到。

腰带飘舞,落花几许,一寸咫尺,一生不舍。

青山繁花作画,画下的是她在凝望里渐渐不自觉沉醉到他双眸里的真情。

我不张扬,不喧哗,不诉说,只因为那是埋在我的心底的故事,一世交付生命也无悔的故事。

她美了他的双目,可不晓得,两人美开了一片天地。她是他眼中的风景,又怎知,看风景的人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点缀而成的绝

世情深一张画卷。

谁先回的神,她不知,他亦不知。

诀衣慢慢放下的自己的手,指尖仿佛还有帝和柔软唇瓣的触感。好好一个男子,嘴唇为何那般柔软,让人好生省略号不喜。望着她,帝和扬起了嘴角。

“猫猫。”

诀衣用力想抽、出手,没想还是被帝和握住。

他拉起她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吹着气,“捏疼你了,是不是?”他知道自己刚才为了不让她挣扎出去用了不小的力气,她的手如此纤细,柔若无骨的,必然疼了。

“你放开就不疼了。”

知道捏疼了她还那么用力,故意的不是。

“呵。”

帝和轻轻笑了下,又朝诀衣的手吹了吹,“还疼吗?”

诀衣微微摇摇头。

“走吧。诸仙该来齐了。”

纵然诀衣不愿被帝和牵着,无奈挣不出自己的手,只得被他牵着走进大佛殿。

金泽辉亮的帝和原还担心诀衣看到诸仙会紧张不安,没想到姑娘仙气飘飘端端得是相当的大方,气质非凡,与他一起走进去,哪怕身边是万神之宗,她也是不输气势,顿时让殿中的诸仙无声臣服。

两人一起走向大佛殿帝和的金樽大椅时,他在心底笑了。是呀,他怎会担心她呢,他家的这只小野猫可是千万天军前的女战神,天地生死间亦从未怵过,不过满殿诸仙,怎会让她不安呢。

帝和带着诀衣坐自己的金樽大神椅,诀衣深觉不妥,摇头,小声的告诉他,“旁边的,更适合我。”

“不打紧。”

“我不陪了。”

帝和浅浅的笑了下,松开了诀衣的手,让她走到旁边去了。

大金尊椅前,帝和拂袖转身,气宇盈绝,椅中落坐。

殿中诸仙跪地拜礼,“拜见帝和神尊。”

“拜见九霄玄君天尊。”

帝和环扫殿中一眼,“都起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