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五回 表白

半夜时分,顾蕴果然如大夫所说的,又醒了一次,且咳出了一口淤血来。

慕衍想起大夫说的‘只要能将淤血吐出来,再细细加以调养,就有望三五个月大愈’,喜之不迭,忙一手端了温水,一手拿了痰盂,上前服侍她漱了口,之后又让她靠在自己肩上,喂她吃起药来。

顾蕴先还朦朦胧胧的,只知道凭本能喝水漱口,及至感觉到身后的触感着实不对劲,锦瑟与卷碧的身体哪有这么硬,心里一动,这才勉强睁开了眼睛。

果然稍一抬头,便看见了慕衍放大了的近在咫尺的脸,顾蕴立刻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还不忘气喘吁吁的叫:“锦瑟——,卷碧——”

这算怎么一回事,自己与他非亲非故的,如今他却守在自己床前,还孤男寡女,这会儿指不定所有人都以为他俩有什么了呢,得亏此行她带的人都是她的心腹,没有她的同意,绝不敢将此行相关的泄露出去半个字,不然她岂非只能嫁给他了?倒是美得他!

慕衍见她十分激动,不敢不顺着她,忙扶着她躺好后,才柔声说道:“锦瑟与卷碧白日里都受了惊吓,人也累坏了,所以我让她们在外间休息,你想要什么,只管告诉我,我帮你。”

顾蕴满脸通红,既是气的,也是急的,她想去净房,难道他也能帮她吗?害他们主仆遭了池鱼之殃也就罢了,如今还比前头几日变本加厉的死皮赖脸了,世上竟有这样的人,偏还被她给遇上了!

适逢锦瑟与卷碧应声自外间急急忙忙跑了进来,瞧得顾蕴醒了,都满脸的惊喜:“小姐,您醒了,真是太好了!”

顾蕴立时与二人道:“慕大人与我们非亲非故的,你们怎么能自己躲懒受用,却让他服侍我,你们也不怕折了我的福?好了,我已好多了,不敢再劳烦慕大人,你们代我好生送慕大人出去,我如今行动不便,就不亲自送慕大人了,还请见谅。”后一句话却是对慕衍说的。

满以为自己逐客令都下得这样明显了,慕衍就算再厚的脸皮,也该离开了,不想他却笑道:“我眼下是与蕴姐儿你非亲非故,可以后却未必,况此番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伤的,我自然要负责到底,所以在你好起来之前,我都会守着你,你下逐客令也没用。”

说着,反倒坐到了顾蕴床前先前他一直坐着的椅子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顾蕴就越发生气,也越发着急了,从白日昏迷到现在,总也有七八个时辰了,她纵一直昏迷着什么都没吃,一样会内急,方才之所以醒来,固然有一半是因为胸口被淤血堵得难受,定要吐出来才舒坦,却也有一半是急的,谁知道慕衍竟没有眼色到这个地步。

念头闪过,顾蕴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又不好意思与慕衍明说,只得迁怒锦瑟卷碧:“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没听见我的话吗,送客!”

“是,小姐。”锦瑟与卷碧忙屈膝应了,就要上前请慕衍出去。

还未开口,慕衍已沉沉一眼看了过去,立时看得二人没出息的软了脚,虽心里明白顾蕴才是她们唯一的主子,一样将已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慕衍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向顾蕴道:“她们两个白日里受了不小的惊吓,只怕这会儿是手也软脚也软,你要什么还是吩咐我罢,让她们两个睡一觉,压压惊去。”

顾蕴终于忍无可忍了,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近乎尖叫道:“我想去净房,你也能服侍我吗?”

话音落下的同时,眼泪也落了下来,活了两辈子,她还从没这般羞恼难堪过,都是眼前的混蛋害她的,还不知耍了什么手段,连她的贴身丫鬟都给收买了去,他让她们往东,她们就不敢往西,连她这个正牌主子的话都不听了,她恨死他了!

这下满脸通红的轮到慕衍了,火烧屁股般立时自椅子上弹了起来,语无伦次的道:“我没想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不好,我这就出去,对不起……”

话音未落,似是背后有人在追他一般,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

顾蕴这才恨恨的拭了泪,又瞪了锦瑟与卷碧一眼,由她俩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去了净房。

等稍时躺回床上后,她依然余怒难消,没好气的问锦瑟与卷碧:“慕衍到底给了你俩什么好处,你们这么听他的话,不,他甚至没开口,就一个眼色,你们俩便立时忘了我这个正牌主子了,你俩可真对得起我!”

锦瑟与卷碧被说得讪讪的,卷碧因先道:“慕公子什么好处都没给我们,小姐,真的,他什么好处都没给我们,我们心里也始终牢记,您才是我们唯一的主子。”

顾蕴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一脸摆明了不相信这话的神情。

卷碧只得看了一眼锦瑟,锦瑟便又苦着脸与顾蕴道:“小姐,真的,我们真没骗您,实在是慕公子的眼神太可怕了,我们被他一看,便不自觉就软了脚,我们也不想这样的,说来也奇怪,以前慕公子没这么吓人啊,也不知道怎么忽然间就变了个人似的。”

“他的眼神几时可怕了,你们就吹罢!”顾蕴仍是没好气,“我累了,要睡了,你们记得这次再不许放他进来啊,否则我就把你们送给他当奴婢去,反正他的话也比我这个正牌主子的好使!”

到底才受了伤伤了元气,顾蕴说完便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余下锦瑟与卷碧大眼瞪小眼的,都为万一待会儿慕公子又来,她们却仍没胆儿拦他,回头小姐醒来后,不知该如何与小姐交代发起愁来。

顾蕴再次醒来后,天已大亮了,因为好生休养了一夜,身上也觉得轻松了许多。

只是看着正靠在自己床头打盹儿的某人,她因为身体松快了连带也松快了不少的心,却立时松快不起来了,只在心里暗暗发狠,锦瑟与卷碧你们两个给我等着,等回头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坏东西!

念头闪过,顾蕴正想着要怎么样才能不惊动慕衍,偷偷下地去,习武之人近乎本能的警觉性已让慕衍醒了过来,瞧得顾蕴正睁着眼睛,脸上瞬间爬满了笑,道:“蕴姐儿,你醒了?是不是想去净房,我这就叫锦瑟卷碧进来服侍你。”

为什么才过去了短短几个时辰,他就已能将她‘是不是想去净房’这句话问得这般自然,自然得就好像问她今日天气怎么样了!

顾蕴乌云罩顶,已是不想跟他说话了,只任由他出去叫锦瑟卷碧进来。

等一阵兵荒马乱后,再瞧得慕衍拿托盘托了一碗白粥和两样素淡的小菜进来,不假锦瑟与卷碧之手,要亲自服侍她吃时,她也懒得再多说,他喂一口,她便吃一口,十分的顺从。

反正她说什么他也会厚着脸皮充耳不闻,然后坚持自己的,她实在懒得费这个口舌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罢!

浑然没注意到,自己的自暴自弃其实已是一种变相的默许与妥协,还只是针对慕衍一个人特有的默许与妥协,若是换了别人,以她的性子与一贯的行事作风,早已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哪怕奈何不得慕衍,也绝不会任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一时用完了粥,顾蕴因为晚上睡得太多,觉得浑身的骨头都睡疼了,便想去外面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慕衍却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出去,只道:“你如今身体正虚弱呢,万一出去吹了风,病情再加重了,可如何是好?你要实在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我把窗户推开,与你在窗下坐了聊会儿天,也是一样,你道好不好?”

用的是征求顾蕴意见的语气,却根本不待顾蕴回答,已吩咐起锦瑟卷碧来:“搬两张椅子到窗下,你们小姐的给铺上褥子,另外再沏一壶红枣茶来,既能解渴又能补血养身。”

顾蕴就翻了个白眼,你什么都安排好了,偏还要装模作样先征求一下我的意见,不带这么虚伪的!

等一切都安排好,彼此也落了座后,慕衍才正色把此番顾蕴主仆何以会遭此池鱼之殃的缘故大略与她说了一遍,“……十一爷也没想到荣亲王妃竟会狠毒至厮,还连累了你,他心里如今正愧疚得什么似的,只不方便进来见你,所以托我与你说一声‘对不起’,回头他回京后,自会让荣亲王妃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顾蕴这才知道这次竟不是慕衍连累的他们主仆,而是宇文策,因说道:“十一爷也没料到自己的嫡母会愚蠢狠毒至厮,何况细究起来,也不是他连累了我们,所以他实在犯不着与我说对不起,倒是慕大人您,看到我如今这样,难道不觉得后悔与愧疚吗?”

慕衍立时一脸的悔愧不安:“我自然后悔与愧疚,要不是我御下无方,让冬至竟敢对我的话阳奉阴违,你也不会被黑衣人挟持了,伤成这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生惩罚冬至,为你出气的!”

顿了顿,语气里带上了几分委屈:“你怎么还叫我慕大人,也忒生分了,难道你还没有消气不成?远的不说,只看在我昨夜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你一整夜的份儿上,你也不能与我这般生分啊。”

顾蕴听他毫不犹豫的说自己‘自然后悔与愧疚’,正想说:“你既后悔与愧疚了,以后就别死皮赖脸的跟着我们了成吗?”

谁知道他后悔愧疚的压根儿就不是因为他非要跟着她,才会给她带来了这一场无妄之灾,而只是冬至没有听他的话,寸步不离的保护她,害她受伤,不由气急反笑,道:“关冬至什么事,他是你的护卫,难道让他眼睁睁看着你身处险境却在一旁什么都不做不成,何况是我逼他去的,倒是你,难道就没想过,若不是你非要与我们同行,我们主仆这会儿指不定都在天津卫上了船,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悔愧?”

而且谁让他照顾她了,她压根儿就是被迫的好吗?

慕衍闻言,摸了摸鼻子:“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见顾蕴瞪他,显然是想听实话,遂继续道:“实话就是,我一点也不后悔跟着你,哪怕时间倒回,我一样会跟着你,谁让你一躲我就是好几个月,连我送的生辰礼物也要退还给我的?再这样下去,我岂非这辈子都被想娶上媳妇儿了?”

慕衍这话就说得再清楚再露骨不过了,本来他想着她年纪小,又有经年的心结,就慢慢儿的陪她暧昧一年半载的也没什么,可她若是一直躲着他,他就是想陪她玩儿暧昧也得有机会啊,倒不如索性把话挑明了说,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与决心,让她退无可退,逃无可逃,那他自然可抱得美人归了!

顾蕴的两颊立时火烧火燎的,好半晌方支吾道:“什么媳妇儿不媳妇儿的,我不明白慕大哥在说什么……对了,那群黑衣人这会儿都怎么样了,十一爷总得留几个活口,回京后也好当面与荣亲王妃对质罢?”急急忙忙要岔开话题,连自己又叫回了慕衍‘慕大哥’都没意识到。

好在慕衍到底还是配合她转移了话题:“留了一个活口,就是那个被你……唔,就是那个被你踹了一脚的黑衣人,你也别怪十一爷当时冷酷无情,他当时其实只是在有意拖延时间,打算待那个黑衣人被他转移了注意力后,让我找机会将你救下,谁知道我们还没行动呢,你倒先自己救了自己,十一爷昨儿还对你赞不绝口,说从没见过你这样沉着冷静的姑娘家呢,真真是难得!”

凭慕衍与宇文策之间多年的默契,自然是宇文策一开了口,他便明白宇文策的用意了,所以立刻配合起宇文策来,可顾蕴主仆与宇文策之间,也就只是认识而已,了解他却是丝毫也谈不上的,岂能不误解他,当时锦瑟卷碧二人的怒骂和刘大等人的怒目而视就是最好的凭证。

慕衍担心顾蕴也会因此恼了宇文策,他们两个一个是他的兄弟,一个是他心爱之人,他自然不想他们之间因此水火不容,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顾蕴的态度却出乎他意料的宽容豁达:“我一点也没有怪十一爷,他的用意我都明白,若不是他一直与那黑衣人说话,转移了黑衣人的注意力,我也不可能踹上黑衣人,自救成功。”

事实也的确如此,她当时被挟持了后,一开始的确很恐慌,却也明白恐慌救不了自己,于是很快便强迫自己渐渐冷静了下来,适逢宇文策开始与那挟持她的黑衣人对起话来,慕衍也开始与宇文策“内讧”了,她立时便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所以才会在察觉到黑衣人卡着自己脖子的力道越来越松了以后,抬脚踹上了他的命根子,同时在心里第一次庆幸起自己前世嫁过人来,不然她怎么会知道,那是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但凡一个男人被踢中了那里,十个有十个都只有倒下的份儿?

慕衍点头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好了,旁人的事说完了,如今该说回我们自己的事了。”

“什么我们自己的事,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顾蕴立刻顾左右而言他起来,还以手掩口打了个秀气的哈欠,“我困了,想睡了,就不送慕大哥了,慕大哥请便罢。”说着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便要往内室行去。

却被慕衍按住手,也跟着站了起来,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你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没关系,我可以说得再明白一些。蕴姐儿,我喜欢你,爱你,想娶你做妻子,与你白头偕老,共度此生,这下你总该明白了罢?”

他就那样定定的看着顾蕴,眼眸深邃,眼神专注,就像顾蕴是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再不掩饰自己对她的珍爱之意。

有那么一瞬间,顾蕴几乎就要溺毙在这样的温柔与专注里。

她对慕衍终究还是与对别人,譬如平谦与沈腾,终究是不一样的,她瞒得了别人,瞒不住自己,瞒得住自己,瞒不住自己的心。

不然她与慕衍也到不了今日这一步,此时此刻慕衍也不可能站到她面前,与她说这样一番话,还是那句话,除非她自己愿意,否则这世上谁也强迫不了她!

可那又怎么样呢?

人的一辈子那么长,自然也会遇上不知道多少不同的风景,觉得此处的风景好了,喜欢了,就停下欣赏一番便是,不一定非要据为己有,虽然继续上路,不一定会遇上一样好的甚至更好的了,也有可能会因此满心的遗憾与后悔,但一个人也不是就不能继续往前走了。

等到多年后,回想起来,自己曾在某个地方停留过,曾喜欢过那里的风景,知道如今那处风景依然挺好,一样也是另一种圆满。

这般一想,顾蕴立时冷静了许多,连两颊也烫得不那么厉害了,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跳也越发平和了以后,才与慕衍道:“慕大哥的心意,我明白了,只是请恕我不能接受,我这辈子压根儿就没想过嫁人,任何人都不想嫁,所以,只能祝福慕大哥与未来的慕大嫂白头偕老了。”

意料中的拒绝,自然不会让慕衍就此退缩,他仍是专注的看着顾蕴,缓声说道:“我知道你有心结,所以才会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嫁人,可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生同衾死同穴的男人不多,像令尊那样薄情寡义的男人一样也不多,你怎么能因为令尊不好,就认定天下所有男人都不好,认定我不好,不值得你交心,不值得你许嫁了呢?我今日把话说在这里,只要你愿意把自己托付给我,我这辈子一定只会有你一个,我也不说什么‘如违此誓天打雷劈’的话,老天爷日理万机,哪里有空日日盯着那些负心人,该负心的,一样会负心,不该负心的,一样会坚守承诺,你相信我!”

可她的心结岂止来源于父亲,又岂止来源于她前世遇上了董无忌那个薄情寡义的,更来源于她前世那些暗无天日的日日月月,来源于那些无助与绝望的血与泪啊,她至今都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一点一点熬了过来的。

而就算她终究还是熬了过来,笑到了最后,她也已经信念崩坏,自信不在,不相信自己有让人真心爱上自己的勇气,也没有再重来一次的勇气了!

顾蕴心里暗自苦笑着,嘴上已说道:“我也不仅仅只是因为有心结才一辈子不想嫁人的,我其实是害怕付出,害怕承担责任,更害怕被束缚住了手脚,再不能像现下这般悠闲自在,说穿了,我就是个只想享受,却不想付出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一个好妻子,所以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既是因为我没法强迫自己答应你,也是因为我不想害了你,不想你将来后悔,你明白吗?”

慕衍嘴角仍侵着一抹笑意,一针见血道:“你是害怕付出,害怕承担责任,还是害怕你付出了,你为之付出的人却不明白你的付出,害怕你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可你没试过,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明白你的付出,不会回报你呢?至于你说的不想害了我,不想我将来后悔,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不是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后悔?”

顿了顿,不给顾蕴说话的机会,又道:“我也知道一时之间让你答应我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逼你,横竖你如今年纪还小,横竖我这辈子也只认定你一个了,我且给你一段时间考虑,唔……就等到我们从扬州回到盛京后,你再答复我好不好?若届时你已想通了,那自然就最好了,若没有想通,我少不得就只能一直缠着你,一直缠到你答应我为止了,只是一点,你可别让我等到七老八十时再答应我啊,到时候你我纵穿上大红的吉服,也做不成全大邺最英俊的新郎官和最漂亮的新娘子了。”

自己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依然执迷不悟,自己该怎么办?

顾蕴实在头疼,在心里飞快的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慕衍却已先笑道:“好了,你方才不是说困了,想睡吗?那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忽然执起顾蕴的右手,微微俯身下去,在她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后,才大踏步去了。

余下顾蕴愣愣看着自己才被他那只手,想到方才他的吻明明比羽毛还轻,却比火石还滚烫,简直让她忍不住怀疑,他的嘴唇若再在她的手上停留一瞬,指不定她的手都要烧起来了,说来她两世加起来一共活了四十多年,也从没有谁这样吻过她的手……那种感觉,实在是让她说不出来。

浑浑噩噩间,连锦瑟与卷碧是什么时候进屋的都不知道,只任由她们扶了自己进内室。

经过床前的妆台时,不经意间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分明眉眼含春,嘴角还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清心寡欲,一辈子不嫁人。

顾蕴不由暗自苦笑,承认罢,你心里其实明明就在为慕衍方才的话欣喜与心动,你分明就口不对心,——也不知道方才这样的情形再来一次,她还能不能保持冷静与理智?

而慕衍出了顾蕴的屋子,虽然方才被顾蕴拒绝了,他的心情却依然很好,小丫头自己或许都不知道,她待他终究是不同的,远的不说,就说年前她拒绝沈腾那次,她对沈腾可比对自己客气疏离多了,只要她待自己与众不同,他就有信心能打动她!

只是他的好心情在回到自己房间前,瞧得身子笔挺跪在自己房门前的冬至时,却一下子荡然无存了,然后看也不看冬至一眼,便径自推门进了屋子。

这次是小丫头自己冷静自持,随机应变,她才能侥幸脱险,若不然,他这会儿连去想一想可能会出现的后果都不敢,不狠狠给冬至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他的命令不可违抗,让他知道小丫头的命在他心里比他自己的命还要重要,谁知道这样的事会不会发生第二次!

自那日把话说开以后,慕衍待顾蕴反倒客气有礼了许多,再没有像顾蕴受伤的第一夜那样一直守在她床前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不说,其他时候也不再进顾蕴的房间如入无人之境了,只每日在固定的时间过来瞧她三次,陪她说一会儿话,且进屋之前,都要先征得顾蕴的同意,彬彬有礼得与之前那个死皮赖脸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顾蕴不由如释重负,总算不必再被他逼得连觉都睡不安稳了,虽说他说了回到盛京后,便要她的答复,她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从初一到十五,总还有一段时间不是?她自欺欺人的宽慰着自己。

只是如释重负了两日,顾蕴心里又忍不住隐隐失落起来,哼,他的感情倒是收放自如!

她只能告诉自己,她只是被呱噪惯了,一时不习惯这么安静而已,又暗暗鄙视自己,都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小姑娘矫情,这不是毛病吗?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总算把那几分隐隐的失落压了下去。

一行人又在客栈里待了几日,顾蕴待不住了,让锦瑟去请了罗镇来,让他明日便去天津卫安排船只,她由其他人服侍着随后就赶去天津卫,她的时间本就有限,再耽搁下去,回头报恩寺那边如嬷嬷她们铁定撑不住要露馅儿!

她这边一有动静,慕衍那边便知道了,立时赶了过来,道:“蕴姐儿你身体还没好呢,至少也得再将养几日才好赶路,要不还是过几日再出发罢?”

四十九日已经过去十中有四了,顾蕴哪里还等得,因说道:“我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说我受的本就是内伤,若安心要将养,将养一年半载的都不嫌多,还是待将来回了盛京后,再慢慢将养也不迟,眼下我却是再没时间耽搁了。”

慕衍见她坚持,知道劝不住她,虽然他不明白她何以一定要去扬州,但既然是她的心愿,他自然要帮她达成,想了想,道:“既然你坚持,那我们明日就出发罢,我这就打发人先去天津卫安排船只,路上的一应供给也得先置齐了,大夫也得先找好,药材也得先买齐……行了,你先歇着罢,我安排去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也已转身大步去了。

余下顾蕴看着他的背影,很想叫住他,问他她有说要与他一块儿上路吗?可以他的死皮赖脸,自己纵然说得再多,他也只会左耳进右耳出罢,那她还白费这个口舌做什么?

关键这种有人什么都为自己办好,什么都不让自己操心,自己完全可以高枕无忧的感觉实在太好,好到她怎么也舍不得将拒绝的话说出口了……难道她真的要再冒一次险吗?

慕衍的动作极快,到晚间便过来与顾蕴说一切都安排妥帖,明日一早便可以出发,到晚间就可以在天津卫上船了,让锦瑟与卷碧提前把行囊都收拾好,省得明儿一早手忙脚乱的。

于是到了次日早上,顾蕴终于让锦瑟与卷碧扶着,踏出了她已住了七八日,却一次也没踏出过房门的房间,到了他们暂居客栈的后院上车。

就见慕衍与宇文策已在后院里侯着了,顾蕴连日来都没听慕衍再提过宇文策,还以为他早离开了,总不能他和慕衍此行都不办正事,不想宇文策竟还在,只得就着锦瑟卷碧的手走上前,屈膝对宇文策福了一福,道:“多谢那日十一爷相救之恩。”

宇文策见她穿一袭素淡的折枝梅褙子,脸色白得近乎透明,一副弱不胜衣我见犹怜的样子,真正是动若脱兔,静若处子,不由眸色一深,淡笑道:“四小姐太客气了,本就是我连累了四小姐,何况救四小姐的也不是我,而是四小姐自己,再就是慕兄,四小姐这样说,我都要无地自容了。”

顾蕴却道:“若不是有十一爷迷惑那个黑衣人,我也不能自救成功,所以这一声谢,十一爷真正是当之无愧。”说着展颜一笑,“十一爷千万别再与我客气了,我也只是嘴上道声谢而已,没打算要送上什么谢礼,您再客气下去,我岂不是不送上谢礼,也只得送上了?”

听慕衍那日的意思,宇文策对连累了她之事颇为不安,横竖她如今什么事都没有,且待他友好些又何妨,未来的大将军呢,指不定将来自己就有求到他名下的时候?

宇文策的心跳就一下子加快了许多,面上却越发严肃了,道:“那我就觍颜收下四小姐这一声谢了。”

卧槽,她再对着自己笑下去,自己指不定就真要忍不住行那“兄弟妻,不客气”的禽兽之举了,这样又特别又漂亮的姑娘,他这辈子也必定遇不上第二个了,可真做了,自己这些多年下来与堂弟的兄弟君臣情分也定然荡然无存了,而且落花有情,流水未必有意……早知道自己就别莫名其妙的一直留到现在,该待他们一安顿下来便立刻赶去福建的,如今可好,鬼迷心窍了,以后可该如何是好?

宇文策的心思慕衍与顾蕴自然都猜不到,待顾蕴与宇文策寒暄完了,慕衍便忙以眼神示意卷碧让到一边,自己扶住了顾蕴,待将她扶至马车前后,更是忽然打横抱起顾蕴,便上了马车。

“啊——”身体忽然就腾了空,顾蕴不由本能的轻呼了一声,然后便对慕衍怒目而视起来,众目睽睽之下,他这样算怎么回事,先前她昏迷不醒时他一路抱着她的账她还没跟他算呢,他倒又来了,果然自己给他三分颜色,他就要开染坊了是不是!

慕衍被她看得讪讪的,道:“我这不是想着你身体还没好呢,我以后再不这样了便是,你别生气。”说着将顾蕴小心翼翼放到了已提前铺好的褥子上。

顾蕴这才冷哼了一声,以眼神示意他可以下车了。

慕衍只得跳下了马车,叫了锦瑟和卷碧上车服侍她,至于刘妈妈,稍后也被刘大背出来上了车。

一行人遂扬鞭打马,迎着初升的太阳,继续往天津卫出发而去。

这一次一路上就很顺利了,果然到得傍晚时分,大家便在天津卫码头分别上了两艘船,一艘大船供顾蕴主仆和慕衍冬至并他的另几个手下暂居,顾蕴如今提都不提要与慕衍分船而坐的话了,那样连她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忒矫情了。

另一艘小些的船则由宇文策带着另几个手下坐了,然后一南一北,各自驶向了扬州与福建。

------题外话------

漂亮的妹子们,月中了,你们手里肯定积攒下票票了,给伦家呗,不然都木有码字的动力了啊,么么哒O(∩_∩)O~

另:huangqysun亲亲,你是昨天(7月9日)的幸运读者哦,记得给我留言,我好赠你100520小说币,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