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六章 王紫失踪

正在王紫出神的时候,忽然间背后闪过一丝凉意,冰冷刺骨,直觉的危险之极,王紫心中急跳,周身的气息暴涨,身体刚刚一动,却感觉浑身的灵气顿散,经脉和气血瞬间被封印,一动都动不得,而从王紫意识到危险到采取措施根本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到,来人的速度竟然能快到如此地步!

王紫保持着趴在窗户边的动作,感受到身后出现的人,一股冰冷的气息浸染过来,好像一瞬间坠入了冰窖,怎么都无法忽略的寒意。

王紫的墨眸渐渐深邃,为什么又出现一个这样的强者,强到她根本发现不了,九幽他们也就是刚好不再而已,就出现一个这样的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并没有隐藏,而是他大摇大摆的来,她根本没有发现而已,直到那人对她出手,她才知道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他……比那个变态的影族圣子还要强。

被忽然制住的惊讶过后,王紫慢慢冷静下来,听着身后之人的动静,可那人取只一动不动的站着,她能感受到两束冷淡的视线放在她身上,久久不动,却让王紫的警惕无法放松下来。

过了好半晌,很细微的脚步声响起,那人动了,朝王紫走了过来,王紫本能的紧张起来,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人对她的功法很清楚,一出现就封印她的灵力和巫元力,又是一个有备而来的人。

腰间一紧,下一秒王紫已经被抱着扛在了那人肩头,视线转了一圈,却只能看到那人的的后背,感觉像是砸在了一个人行冰块之上,冷的彻骨,若不有星魂力护体,王紫现在不知道会不会冻的打哆嗦。

王紫的眉头皱紧,想要立刻开口问来人是谁、有什么目的,可是可恨现在身体动不了,说话也说不了,只能按耐着火气。

“把她放下。”

周围的空气有瞬间的波动,却见房间内忽然落下了一层能量罩,将房间内的人圈了起来,那人扛着王紫正要走,却听一个清脆却冷硬的声音响起,只见一身黑衣的西诀凭空出现,身形稍显瘦弱,气势却丝毫不弱,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说道。

短发下那张天使般的面孔上满是寒霜,看向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如果不是王紫有危险他是不会轻易出现的,这是他身为影子的亲卫必须遵守的。

可那天影族圣子的意外让西诀心中有了疙瘩,王紫不需要他出现,但是他无法看着王紫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伤,几天来西诀心里想了很多,他在质疑魔祭司教他的那些,是不是真的要等到万不得已才能出现,魔祭司说他是亲卫中最后一道屏障,但是他发现已经锤炼的够坚韧的心在面临现实情况的时候,他根本无法等到最后。

西诀很矛盾,不知道该遵从自己的想法还是听魔祭司的话,但是在刚才这人出现的时候,那所谓的矛盾好像顿时就消失了,他的想法直接的战胜了遵从魔祭司的吩咐。

这人很强,西诀暗暗评估着自己从他手里救回王紫的可能性,但是这人也很怪,似乎并没有杀意,只是想带走王紫而已。

“你拦不住我。”那人只微微抬眸,看了西诀一眼,对于西诀的出现似乎并不意外,也并不担心西诀阻拦于他。

西诀那张天使般的面孔上一闪而过的狠意,身形一闪,闪电般的对那人出手,因为那人还抱着王紫,西诀并没有真的攻击,而是用招式逼迫那人把王紫放下。

那人一手抱着王紫,一手跟西诀过招,如此仍然游刃有余的样子,二人的招式轻盈而暗藏狠劲儿,出招全部落在对方身上,没有伤及屋内的一丝一毫,不知不觉已过二十几招,两人的身形动起来眼花缭乱,而一直被颠簸在那人肩膀上的王紫也皱起了眉头,这样被头朝下抱着,她现在整个人都晕的厉害。

忽然西诀的手拽住了王紫的胳膊,另一手去攻那人的腋下,那人手一松西诀趁机将王紫抱了过来,可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西诀只感觉手臂一阵剧烈的麻木,好像瞬间失去了知觉,而王紫也再次回到了那人手中。

“想要她或就别追来。”

那人淡漠的说道,明明毫无语气波动的,但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好像天然的被制冷处理过,冰冷刺骨,那人只扫了南阙一眼就手一挥,身影一闪忽然凭空消失!

西诀紧走几步,沉眸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方才那人太强,好像跟他过招也只是玩玩而已,待没了兴趣之后马上就消失了。

却见西诀两指带着魔气在眉心结印,而很快,西诀的眉心出现一抹墨色的祥云图案,这是与王紫之间的主仆联系,能感受到王紫的方位,眼眸一闪,锁定了方向之后立刻追去,途中将这里的事情告知了南阙,至于那人说的话,听了才是对王紫不利。

而那边,王紫被扛着出现在了不知何处,王紫心里一团疑问却只能憋着,感受到那人带着她快速的一动,漫无边际的猜测这人的来意,到底是善是恶?为什么一定要带走她,难道是奉了什么人的命令?

王紫试图凝聚体内的了灵力冲破封印,但是完全不行,那人的手法很诡异,她根本解不了,更加诡异的是,她的赤灵此刻也被封印了!这才让王紫心惊不已,被带走的时候还只是想看看这人想做什么,她完全可以随时搬救兵,可就在刚才,她试图召唤赤灵中的人时,才发现赤灵也被封印了,这显然也是那人做的,可是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为什么他完全没有感觉!

灵力被封印了,神识被阻,巫元力也被封印,这已经说明那人对她很了解了,毕竟她现在想不出除了影族之外,还有谁是知道她有巫元力的,可那人竟然能悄声无息的封印她的赤灵!这几乎是对她知根知底!到底是什么人!

王紫心中强烈的疑问让她立刻就想当面质问那人,可她也才意识到,现在她完全陷入了被动的状态,不能搬救兵,又不能自救,一切只能看这人想做什么了。

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是眼睛还是可以看的,几番穿梭,王紫无法想象自己竟然被带出了这么远的距离,如果九幽他们发现了自己不在,还怎么找上来?不觉有些担心,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九幽他们找不到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在路上就用了将近两个时辰,离开万清寺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凡间界,王紫无法分辨这人的方向,因为他根本不是走常用的界面通道,而完全像是他想怎么走就怎么走的。

来到一个很原始的位面,入目都是成片成片的森林,灵气很浓郁,别的王紫根本无法观察,只觉那人带她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森林中都是参天古树,抬头几乎都望不到顶,树干则都是十几人合抱才能抱住的粗细。

一座古朴而豪华的宫殿,戒备森严,虽然坐落在几乎是外人不知道的位面,但这里似乎仍然处在高强度的戒备之中,只能说这里的主人制下有方,居安思危、谋算深远了。

对于扛着王紫出现在宫殿内的这人,下方巡逻和各个岗位的人似乎都有所察觉,但发现之后都匆匆收回视线,各做各的不再给予关注,王紫在高空中看着下方的宫殿快速的在眼前掠过,虽然肚子里没什么东西,但是被倒置这么久绝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眼中有些充血,虽然这宫殿宏伟的很,但是王紫也没那个心情再看了,合上眼皮让眼睛休息。

直到那人落在地上,步伐平稳的走近了一座宫殿之内,殿内阴凉的气息包围过来,配合着那人身上的冰冷,莫名的跟那人的气息合拍的人,王紫心想这该是终于到了地方了。

终于,那人抱着王紫微一使力,把王紫从肩膀上放下来,放在了一张软榻上,王紫仰面躺着,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姿势,深呼吸了几口气,听着那人脚步很轻的走在另一个方向坐下,那人还是不说话,王紫不能说,只默默的调整气息,让自己好受一点。

“老大你可真粗暴,从凡间界来这里,一路这么把人扛回来,让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怎么受得了?”

终于有人说话了,而也就是这人开口之后,王紫才知道这殿内还有别人,听着还有几声应和的笑声,殿内有人、还不止一人,更重要的是……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

王紫忽然睁开了眼睛,垂眸看去,虽看的很困难,但还是看到了那一袭紫衣,满脸戏谑的、梼杌!

又转向右边,扛她回来的人坐在软榻上,他们之间隔着一张梨花木矮桌,王紫还是只看到那人墨色的长发和冰冷的背影,直到此时,王紫都没有看到这个人的正脸。

但是……王紫闭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不去费神的看了,梼杌在这里,叫那人老大,她已经猜到那人是谁了。

“去招待客人。”那人却只淡漠的说了一句,并没有理会梼杌的调侃。

“我留在这里招待王紫,毕竟我跟她比你们熟。”梼杌耸肩,对着旁边的人说道,一副你们去劳碌的样子。

“女人我可不感兴趣,你想怎么招待都随你,听说她身边美男子不少,我去会会。”一个女子带笑的声音响起,很是随意的样子。

“我也去看看有多少人,值不值得我出手。”另一人说道,接着还有三人起哄着离开,只跟他们老大道了声别,而那人也没做回应,但听起来这几人之间还是很随意的,并没有那种战栗的君臣之感。

“王紫,我说了我们会再见的嘛,现在、也不是很久吧。”梼杌的声音渐渐临近,直到停在软榻前,笑着看王紫,见王紫只是闭着眼睛,似乎并不想看到他,而且还有些厌恶的样子,也不生气,反而忽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老大不放心我,竟然亲自去接你,你该开心才是,毕竟他窝在这个位面上千百年了,从来没动过,能让他动动腿脚的,除了你还没别人了,咱们也算是朋友了,老大的封印我不能解开,但让你舒服舒服还是可以的……”

梼杌从后面取了一个枕头,扶起王紫的头垫在她头下,虽然不喜欢梼杌的靠近,但是枕着东西确实舒服了很多,忽然感觉肚子上传来轻柔的按压,王紫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皱眉看着梼杌,若是她现在能动,一定砍了这双手。

“呵呵,王紫何来这么大的火气?我按的不舒服吗?”

当然能看出王紫的不高兴,但是梼杌根本不放在眼里,这不就是他想看到的反应吗,手上的动作不停,带着些灵力按压王紫的腹部,看着王紫充血眼睛,抬头看了看自家老大,还真是粗暴。

王紫眼眸向下看去,盯着那只在她身上乱动的手,虽然方才被倒置的不适立刻缓解了很多,但是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对梼杌触碰的厌恶上,希望他有点自知之明把手拿开。

“你来这里便是客人,我总要让你舒服吧,要不我现在一并将你点昏,任我为所欲为,哦、我当然是为你好,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叙旧了不迟,反正这里这么大,你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是吧,老大。”

梼杌笑意更浓,手上的动作不停,见王紫对他的厌恶更深,反而觉得好笑,王紫的防御心思非常强,他暗中观察了许久,越是跟她对着干,越是容易招她的不喜,可不巧的是,他就是想看王紫这样生气却无能为力的样子。

梼杌抬头看了看另外一边坐着的自家老大,把人带回来之后更加沉默了,眉毛微挑,不知道是不是在凡简界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

王紫紧抿着唇,咬着牙关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不看不听,梼杌要做什么都随他,她不信梼杌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她被接到这里,绝不是来玩儿的。

“老大?”

梼杌喊了一声,越发觉得他家老大心里装着事情,不然怎么一言不发就走人了,手中给王紫按摩的动作也停下,疑惑的看着那个冰冷的背影向内殿走去。

“交给你了。”那人只留下简单的四个字便不再出声,径直进了内殿。

“老大还真让我为所欲为啊。”

梼杌挑眉,既然那人不说,他也不会问,收回视线,笑着跟王紫说道,见王紫仍旧紧闭着眼睛,也不做出怒目的神色,顿觉无趣,估计她现在身体也无恙了,便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似乎预料到王紫会睁眼看,梼杌低眸,眼含笑意,就等着王紫看他。

“莫不是你还想让我跟老大一样,扛着你走?你真的会喜欢那么粗暴的吗?”

梼杌盯着王紫带眼睛说道,一边说脚步也不停,抱着王紫出门,王紫心里的怒火在烧,把她逼成这样的人真的没有过,梼杌不能有点他们还是敌人的自觉吗?明明梼杌之前屡次陷害于她,还让她几次陷入险境,更给她使过数不清的绊子,可他现在一副两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自来熟,真的让她很想动手大人。

“呦呵,老大带回来的人给你拿去,梼杌你这是以下犯上啊,老大身边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女人,你这是横刀夺爱!”

梼杌带着王紫走出回廊,一路上的人都低眉敛目没敢多看,却在走下台阶的时候遇上去而复返的几人,是刚才在殿里的人,王紫记得这女人的声音,此时满是戏谑,说完还自觉和好笑的笑个不停。

王紫的注意力却有些换一,侧眸想看那边,却什么都看不到,再一次对自己的处境无奈。

梼杌看着王紫,几乎立刻就知道王紫感兴趣的是什么,可动了动手臂,把王紫头偏转向自己的胸膛,这下完全让王紫的视线陷入盲区了,什么都别想看到,见王紫了然的怒气,梼杌才满意的笑着抬头。

“红缨你这话三处错误,一,人是老大让我带走的,二,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女人似的,三、我这是续前缘、非夺爱。”梼杌一本正经的纠正,说完绕过几人就要走,但感受到王紫的气息更冷漠,忽然停下了脚步问道:“让你们招待的客人呢?”

“被他藏起来了,追风去找了,没我们什么事了。”另外一人收住笑声说道,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地盘上混进了外人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也或许是就有那样的自信,只要是来了他们的地盘,就别想完整的出去。

“追风啊,提醒他别大意,那人可是堂堂魔王的亲卫,不是省油的灯。”梼杌见王紫放松一些,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当作没有发现她的变化,留下一句话就继续走了。

“归鸿殿可没有过女人!”身后那红缨的声音不忘扳回一城的喊道,这回她可没说错,归鸿殿是梼杌的地方,那地方她都没去过。

“以后就有了。”梼杌扔下一句话,语气自如,好像并不觉得这样的变化有什么值得关注之处。

王紫只一路感受着变了地方,梼杌放下她,然后在她耳边有的没的说了一堆,说得多了之后王紫也知道了,梼杌根本就是想看她愤怒,如此王紫更加不会搭理他了,就当是一个烦人的苍蝇,王紫虽不能运转灵气,但是精心的心法还有,干脆默念着心法给自己催眠了。

“呵呵……”

许久之后,梼杌笑了笑,也不说话了,看着王紫很快就完全冷静下来了,还真是没什么好玩的了,不过光看着王紫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躺在这里便觉得开心,响起以往的见面,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过愉快的时候,王紫更是能离多远就离他多远,现在这样主动权完全在他的状态让他意外的满意。

“先让你放松放松,你就放心在这里休息,没人会来打扰你,我得亲眼去看看你那个亲卫,不久便回,你这封印我真不能给你打开,不然你太不听话,这一点老大虽不了解你,却有先见之明。”

半晌,梼杌俯身在王紫耳边说道,热气尽数涌进王紫的耳蜗,熏的她难受不已,却不能动手去碰,梼杌说完便真的起身走了,在殿门关上之后,王紫睁开眼睛,墨眸内翻涌着巨浪。

本以为跟创世主之间的争斗会因为影族的出现暂时打住,却没想到冷殇在这个时候亲自出手把她带来这里,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对方是冷殇,那清楚她所有的动态也就不奇怪了,能在她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封印了赤灵也说得过去了。

赤灵的存在冷殇也许比她更清楚,能封死了她所有求救的路,冷殇果真想的周全,可从凡间界到这里,冷殇一句话都没有说,这让她根本无从猜测他的目的。

西诀能顺着她的线索找过来,但是这么远的距离,南阙想找来就不容易了,西诀、应该知道分寸的吧,无法救她的话也别让自己陷入险境,哪怕是一直躲着也好啊。

她最担心的是,九幽几人一定急疯了……

------题外话------

我必须声明,我没有偷懒哦,是爪子又给我罢工了,右手的小指和无名指,僵硬的没法打字,要疯了,还得去看医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