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36 惊愕

幼清听着脸色便沉了下来:“牡丹阁的人呢,走了吗?”

“没有。”采芩指了指门口,“在外头候着呢!”

她很想对徐鄂说声,你要送赶紧送去,最好送去前再找些人把祝腾摁在哪里打个半死不活的,这样她才能解气……

可是想归想,祝腾是祝士林的侄儿,但凡徐鄂大战旗鼓的把祝腾送去衙门,还是以在牡丹阁为里头姑娘打架的名头送去的,明儿满京城的人的人都能将祝士林当笑话看,自己家的侄儿初到京城来就能摸到牡丹阁去,这可是天大的本事,多少养在京城的公子都没他这能耐。

祝家的家教,便是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侄儿如此,亲叔叔又能好到哪里去!

连着薛思琴都能被人笑话,不但如此,恐怕连着薛镇扬,薛霭去朝堂,别人都要问一句:“你那亲家侄儿可真是好本事,竟然在青楼里和徐三爷抢姑娘!”

姻亲,姻亲,有时候便是这样,一容俱荣一损俱损。

她可以想象姑父会是什么反应,定然是怒不可遏的把祝士林喊去,虽不会言辞激烈的说他一顿,可训斥总是少不了,还有祝家的老太太,大奶奶,还不知闹成什么样,莫说走,不闹个人仰马翻也不会罢休。

“搬个屏风出来。”幼清指了指院子,“就在院子里问问他。”

采芩欲言又止,觉得幼清根本不应该管祝腾的死活,可是幼清既然说要见人,就一定有她的道理,她不再多言,让白薇和辛夷将宴席室的屏风搬出来摆在院中,幼清在屏风后头坐稳,采芩才将牡丹阁的小厮喊了进来。

“徐三爷怎么说的。”幼清淡淡的道,“祝少爷现在怎么样?”

小厮进来是心头微震,徐三爷派他这个差事时,他只当所谓的宋夫人定然和徐三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当他来到这个宅子前头时,看到宅子的大小心里就越发的肯定自己的推测,人也随意起来少了些许恭敬。

可现在一进院子,见到的不是这家夫人的面,竟是隔着一个屏风,他才显出惊讶来,一般小户人家女子抛头露面是常有的事,更何况是在家里,可这位宋夫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弄了个屏风挡着,不由让人觉得是个规矩森严年纪略大的妇人。

但对面出来的声音,却分明是个小姑娘,脆生生的让人浮想联翩却又不敢深想,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唐突,来前至少应该打听一下,这位宋夫人,到底是朝中哪位大人家中的,实不该这么冒冒失失的就进了门。

“回夫人的话。”小厮不敢造次,眼观鼻鼻观心的躬身立着,“祝少爷吃了点皮肉之苦,人被绑在房里了,倒没有什么大事。”又道,“我们阁里的人也劝了,可是徐三爷就是不肯放人,还说,若是您今晚不亲自去赎祝少爷,他就将祝少爷打的半死不活,然后一根绳子掉在牡丹阁楼上。”小厮说着小心翼翼的觑了眼屏风后头,“然后再将他敲锣打鼓的送府衙,让陈大人开堂审问,还要请祝大人,请薛大人去听审……”

徐鄂倒是长本事,还知道用手段逼迫,幼清冷笑了一声,道:“他这是看不起祝家,还是看不起薛家呢,你回去告诉徐三爷,就说也不用将人打的半死不活,就直接打死便是!”

对面的小厮一愣,惊讶的看向幼清,显然没料到幼清比徐鄂还狠,他结结巴巴的道:“……这……这可不成,我们开门做生意,哪能出人命!”

“你还知道你们开门做生意。”幼清冷笑着道,“我看你也不用跟徐三爷废话,回去告诉你们掌柜,今儿这事我们记下了,往后别犯着事儿落在我们手上,但凡有那机会,这丢的脸我们势必要找回来的。”她话落悠悠的站起来。

小厮心里顿时没了底,越发后悔自己不该替徐鄂跑这趟腿,现在还不知惹的是谁……他们在京城做生意,实在是难的很,全了这个的面子说不定就得罪了那个,有的府邸你瞧着没什么,可冷不丁背后就有什么靠山,他们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啊!

更何况,就算没有靠山,可也保不齐哪天就步步高升,权势滔天了呢。

“夫人息怒。”小厮赔着礼道,“这样的事情我们哪里敢想敢做,实在是逼得没法子啊!”

“你回吧!”幼清不愿意听他废话,“告诉徐三爷,就说我不去,人……随他怎么处置吧!”

小厮顿时就松了口气,急急忙忙的应了一声,弓着腰一溜烟的头也不敢回跑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幼清往房里走,采芩跟在后头道,“快寅时了,小姐,您要不要再睡会儿?”

幼清摆摆手,吩咐道:“让蔡妈妈去隔壁和大姐说一声。”顿了顿问道,“江泰在家吧,你把周芳找来!”

采芩一愣,点了点头:“江大哥在家里。”又转头去吩咐蔡妈妈,找周芳过来,幼清则进了房里,绿珠跟在后头揉着眼睛愤愤不平的道,“小姐,您可千万别去,恶人自有磨,让祝少爷被徐三爷收拾一顿才好呢。”

打死了算谁的?最后恐怕还要薛思琴来担这个后果,料想祝腾若真死在牡丹阁,祝士林知道了徐鄂曾经以此事来找过她,她却坐视不管,到时候祝士林埋怨她,她倒是无所谓,可是难保他不会对薛思琴也存了怨念。

人就是这样,活着的时候哪怕你再令人厌恶讨厌,可一旦死了,就好像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便是那可恶之处也成了活着的人所思念的可爱之处,祝士林也是人,自然难逃这样的心理。

“帮我换衣裳吧。”幼清抿唇道,“我走一趟!”

绿珠惊愕的看着幼清,幼清点了点头她的脑袋,道:“别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快去找衣裳去。”

“哦。”绿珠去帮幼清找衣裳。

采芩和周芳一起进来,幼清望着周芳道:“你安排了马车,再去拿一张老爷的名帖,一会儿我们出去少不得要遇到兵马司巡夜的,有老爷的名帖也方便一些。”又道,“再去和江泰还有路大哥打个招呼,就说我们要出去,劳他们跟着走一趟。”

周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这么晚幼清要出去,肯定不会是小事,更何况带着他们一起,她心里转了转点头道:“是!”就出门去安排。

这边,蔡妈妈将事情告诉了薛思琴,惊的薛思琴一下子坐了起来,顿时又疼的脸色发白的捂着腰,道:“和徐三爷闹起来了?”她急的不得了,这么晚了,徐三爷也太过分,居然让幼清去赎人,“春银,快去着人将老爷请回来。”祝士林没走一会儿,应该还能追的回来。

春银应着是忙跑了出去。

外面,祝大奶奶和祝老太太也听到了蔡妈妈说的话,气怒不已的推了门,质问似的和蔡妈妈道:“你说我们腾哥和什么人打起来了,那人还来请姨太太去赎人?”祝大奶奶狐疑的看了眼薛思琴,又道,“这位徐三爷是什么人。”

“是锦乡侯府的徐三爷。”薛思琴的腰疼的厉害,实在撑不住就由问兰扶着不得不重新靠下来,她怕祝大奶奶听不明白厉害关系,只得又补充道,“当今的太后娘娘,便是出自锦乡侯府,是徐三爷的亲姑母。”

祝大奶奶愕然的张着嘴,祝腾竟然和太后娘娘的侄儿打起来了,她顿时一拍大腿:“这不是捅了天了吗,这还得了!”哭了起来。

“大嫂。”薛思琴实在是没了耐心,这事儿竟然扯到幼清身上去了,她恨不得立刻将这些人赶出去才好,“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您歇一歇可好,便是哭也解决了不问题。”

祝大奶奶也是哭声一顿,忽然想起什么来,望着薛思琴就道:“这什么徐三爷为什么要让姨太太去赎人?”她和祝老太太神色莫名的对视一眼,祝家不是没有人,这徐三爷谁不请,竟然请姨太太去,这意味着什么,至少徐三爷是认识姨太太的。

随即又想到了幼清的那张脸,生的艳丽倾城的,她们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子有幼清这样姿色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单是扫谁一眼就跟能勾着谁的魂一般,恐怕是个男人都得受不住。

难道……这位徐三爷根本就是冲着幼清去的,她们的腾哥儿就正好撞了上去。

“好一个姨太太!”祝大奶奶冷笑着道,“我道怎么这么奇怪,徐三爷不请他二叔去赎人,竟请她去,合着他们这是借口私会呢。”

薛思琴就气的一口气没有上来,眯了眼睛,抓了枕头边摆在杌子上的茶盅就朝祝大奶奶丢了过去。

一声脆响,茶盅在祝大奶奶脚边淬了,惊的她啊的一声跳了起来,指着薛思琴道:“你发什么疯!”

“崔氏。”薛思琴终于忍不住,冷笑道,“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你若敢再说一句这样的话,你且试试,我有没有法子将你收拾的连话都说不出!”

祝大奶奶长大了嘴巴看着薛思琴,没想到薛思琴说翻脸就翻脸!

“你怎么和你大嫂说话的。”祝老太太指着薛思琴骂道,“有人生没人养的东西,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母,还有没有她这个大嫂,你等着,休德一回来我就让她休了你!”

薛思琴当然不会去和祝老太太对骂,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道:“那您便说说看,他会不会信了你的话,将我休我!”话落,她望着问兰就道,“去,告诉姨太太,随徐三爷闹去,人死了我们就去收尸,人活着我们就衙门见,不要叫她平白被人泼了污水,我们薛家虽大肚,可还没有到以德报怨的地步!”

问兰终于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她立刻点着头道:“奴婢这就去!”她说着就朝外头走,祝大奶奶一听,这还了得,立刻扑过去将问兰扯住,和薛思琴道,“你敢,若是我的腾哥伤了半根毫毛,我就是告到皇帝面前,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外头有脚步声床来,薛思琴眼睛一转便沉默了下来。

祝大奶奶以为她怕了,就喝着对问兰和道:“去,跟蔡妈妈一起过去告诉姨太太,她若不去把我的腾哥赎回来,我这辈子就赖在这里,不……我赖在他们家,赖在薛家,这仇不死不休!”

“大嫂!”忽然间,一身断喝,祝士林从外面走了进来,就看见祝大奶奶扯着问兰呼喝,薛思琴脸色发白的躺在床上,地上还有碎掉的茶盅,他当即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又想到今天祝大奶奶做的那龌龊事,他气的一把将问兰扯过来,对祝大奶奶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若是腾哥真的死在牡丹阁,那也是你养子不教!”

“休德!”祝老太太气的直抖,“你……你……”她指着祝士林半天说不出话。

祝士林真的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的透不过起来,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自从他们来京城,他所经历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比他一个人在京城七八年都要多,还有那牡丹阁,他在京城住了这么久,连牡丹阁的门往那边开都不知道,却不曾想现在竟然是三天两头往里头跑,他如何能不气,恨不得一巴掌将祝腾拍死在牡丹阁才好。

“你们回去歇着吧。”祝士林摆着手,“我有事和思琴商量!”说着朝薛思琴走过去,望着她柔声道,“你喊我回来,是因为什么事。”

薛思琴也不管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什么表情,将蔡妈妈刚才和她说的话和祝士林复述了一遍:“幼清肯定会为了你的名声走一趟,我不放心她,你赶紧着人去通知一下宋大人和父亲,然后再去牡丹阁,千万不能让她出事。”

祝士林心头一震忙飞快的点着头道:“我现在就去,你别着急!”说着也不得多问什么,喊着家里的几个小厮就往门外走。

这边,幼清的马车已经在牡丹阁门口停稳,她隔着帘子对路大勇道:“路大哥,劳烦你进去一下,告诉徐三爷,他有什么话就出来说!”徐鄂便是皱皱眉,她都能猜得出他心里在打的什么算盘。

路大勇应了一声,进了牡丹阁里头,不过一会儿功夫他就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人幼清一眼就认了出来,不是徐鄂还能是谁!

正在深夜,街上静悄悄的,只有牡丹阁灯火透着窗户,大门口映出来,斜着,歪着让人眼花缭乱,徐鄂提着袍子脚步又快又急的走到马车边上来,一脸的笑容就跟捡了宝贝似的:“方小姐,好久不见!”

谁跟你好久不见,幼清隔着帘子道:“徐三爷,妾身已经成家,夫家姓宋!”

徐鄂一愣,眼前就浮现出宋弈的样子,他哼着道:“你说你,怎么就挑了个道貌岸然的宋九歌,一没权二没势的,你跟着他有什么意思!”就长的好看点,可是,他也不差啊。

至少宋弈不会和你一样,整日泡在这种地方,幼清冷声道:“这是我的事,徐三爷说这话未免太轻浮了。”

“我……”徐鄂被幼清堵的没了话,想了想,有点讪讪然的道,“那你……过的好不好?”

幼清恨不得把手里的茶壶丢在他脸上,她耐着性子道:“不关你的事。”又道,“你把祝家的侄儿放出来,闹成这样,你就不怕侯爷把你关进禅房里头!”

“咦!”徐鄂惊了一跳,指着幼清就道,“你怎么知道我爹喜欢把我关在禅房。”他想明白了一样,激动的道,“你不会打听我的事情吧?”这么说,方幼清对他也不是毫不关注的,至少还打听过他的。

“人你是放还是不放!”幼清蹙眉,不想他在这里打嘴仗,徐鄂就高兴的点头道,“放,放!你都来了我肯定放啊,我徐三爷说话向来算话!”话落,又腆着脸扒着车窗,“那……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就一眼,看一眼我立刻就把祝腾放出来。”

路大勇和周芳对视一眼,两人朝前走了几步,忽然,车里头咳嗽了一声,周芳和路大勇立刻一人一边将徐鄂的胳膊扶住,用的力道不轻不重,却足以让徐鄂半边身子动弹不得,徐鄂指着路大勇就道:“你们放肆,快把我放开。”

“徐三爷。”幼清冷笑着道,“你听没听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话,你抓了祝腾,我们现在抓了你,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是要以人换人,还是我也将你以送去官府……什么罪名呢,这个想必顺天府的陈大人能想得出,想必御史台的老爷能想得出,想必皇后娘娘也能想得出!”

徐鄂没想到幼清还带着高手随行,这事儿要真和方幼清说的这样,他还真是有点怕,不是怕御史台弹劾,而是怕皇后娘娘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他不但要被关在禅房里,还要被太后娘娘罚。再者说,他也没想和幼清真的撕破脸,今天晚上还真是机缘巧合碰上这事儿,一听见祝腾和幼清沾亲带故的关系,他就动了这个歪脑筋,不为别的就只为见她一面:“算了,算了,大家和气了才成。”又道,“不就一个祝腾吗,我这就把人放了,这事儿我卖你一个面子,就当没发生,就此揭过去行不行!”

“行!”幼清应了他,“你让人将他送出来,这事我就当没发生!”

徐鄂顿时笑眯眯的,今晚虽没见着方幼清,可至少说了这么多话,他也不亏,想到这里他立刻点着头,转身朝着牡丹阁里吼道:“把人给我带出来!”

随即,牡丹阁里有人架着祝腾走了出来。

周芳和路大勇将徐鄂放开,徐鄂揉着发酸的肩膀朝着马车笑的没脸没皮的:“……那下次,我们什么时候还能见上一面。”

路大勇伸了手,徐鄂眼捷手快的退了几步:“说笑,说笑!”转过脸就对着祝腾喝道,“给老子长点眼睛,这京城不是你那乡下地方,老子你也敢惹!”非常横的样子。

祝腾被打怕了,也知道了徐鄂的身份,立刻哭丧着脸跪在地上应着是。

徐鄂就哼了一声嫌弃的摆着手:“滚,滚,别叫老子看到你。”说着,想起什么来,又道,“今儿可不是看着你的面子,还不快给你恩人磕头去。”一副护着幼清的样子。

祝腾知道马车里坐的是谁,也知道是谁救了他,他听着立刻膝行几步,朝着马车里的幼清感激道:“侄儿谢谢婶婶的救命之恩!”说着一骨碌爬起来,就站在幼清的马车边等着她庇护的样子。

“路大哥!”幼清冷哼了一声,道,“把这个不孝子给我绑起来送顺天府衙去,告诉陈大人,这是祝大人的侄子,养子不教是祝家的错,如今打死也不是留着也不是,还求他挪个牢房出来管教一番,祝家感激不尽!”徐鄂把祝腾送衙门,对于祝士林来说,那是丑事,别人知道当然会笑话祝士林。可是,若是祝士林将祝腾送衙门,那就是管教侄子,大义灭亲,一身的清流作派,别人只会夸赞他!

路大勇知道幼清从来不会做没有理由的事情,他毫不犹豫的点着应是。

周芳却是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夫人可真是……她刚才还愤愤不平,夫人竟然还救这个不成器的侄子,没想到她竟然转了身就要将人送衙门去,这招用的妙……不但化被动为主动,给祝大人和姨太太博了个好名声,怕是连祝家老太太和祝大奶奶那边也得被夫人彻底拿捏在手心里。

要知道,顺天府衙的陈大人和薛大人是莫逆之交!

关个三五个月,也不费事,不过就多张嘴吃饭而已!

祝腾嗔目结舌的看看别人,又看看马车,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路大勇往他这边走过来,他才猛然清醒过来,亲家婶婶真的是打算将他送衙门去:“婶婶!”他结结巴巴不敢置信,“您……您是不是说错话了。”

这边,徐鄂也惊的目瞪口呆,指着马车半天,才反应过来,忽然哈哈大笑的指着祝腾就道:“叫你和我抢人,连你婶婶都为我出头,你下次给我小心点!”

幼清哭笑不得,实在不想再听徐鄂说话!

“婶婶!”祝腾跪下来,“我不想衙门,你带我回去,下次我一定不敢了,真的!”

幼清不说话,路大勇当然不会听祝腾的话,过去从赶着车的江泰手里接过绳子,三两下就将祝腾捆起来,拖着他就走。

祝腾连哭带嚎的求着拖着走了好几步,就看见祝士林和薛霭赶了过来,一见这场面两个人都松了口气,祝士林看了徐鄂一眼,走到马车边问道:“姨妹,你没事吧?”

“我没事。”幼清低声道将情况与祝士林说了一遍,又道,“……我擅作主张将他送京衙了,姐夫若是心疼,就将他带回去吧!”

这事是幼清解决的,祝士林当然不会驳了幼清的意思,更何况,幼清做的没有错,祝腾这样的不吃几天牢饭他是永远也想不明白做人的道理,祝士林心里转过感激的朝幼清抱拳:“这件事就由姨妹做主。”他也知道,幼清这么做是为了他好,“这件事我和季行去办,夜里生乱,你快些回去!”

祝士林能同意幼清已经预料到了,只要他不傻,他就不可能不同意,至于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大家都不用装和气了,她们要是干干脆脆的今天就走,祝腾关个三个月就派个人送回去,有祝士林在他也不会真舍得伤了自己的亲侄儿,可若不走,那也好办,尽关在里头,等着便是!

索性是教养侄子,外人也只会夸祝家门风正。

“好!”幼清没料到薛霭也来了,她喊道,“大表哥!”

薛霭微微颔首,低声道:“你没事就好,早点回去休息。”也回头看看正在看热闹看的起劲的徐鄂,道,“别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们会处理!”

幼清心定,点头道:“我知道了。”又道,“姑母和姑父那边你帮我报个平安。”

“嗯。”薛霭朝江泰点点头,“驾车稳当一些。”

江泰颔首。

祝士林看了眼哭着求他的祝腾,和幼清道:“我已经着人去通知九歌了,若是快,他应该就要回来了。”

幼清没有告诉宋弈,他怕他来了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就了了,更何况,他在西苑值宿陪的是圣上,谁知道哪件事会触了龙颜,她不想为了这种事连累了宋弈!

“我知道了。”幼清应了一声,马车便动了起来,江泰驾着车,周芳护在一边缓缓朝三井坊而去,车后祝士林和祝腾说话的声音,以及祝腾苦恼求饶的声音传了过来,绿珠兴奋的掀了帘子朝外头看,一边看一边笑着道:“小姐,您要是早和奴婢说您打算这么做,奴婢也不会劝您了,害奴婢白担心一场!”

“我若不是顾着姐夫的面子,何苦来这一趟。”她没那良善的心管祝腾死活,更何况,她也不想再和徐鄂有半分的牵扯!

绿珠兴奋的和采芩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幼清闭目靠在车壁上养神,周芳坐在车辕上,江泰平稳的驾着车行在空寂无人的街道人,车轱辘声悠长回荡着,忽然间马车颠簸了一下,绿珠淬不及防的栽在垫子里,额头撞在车壁上,她捂着头哀嚎一声……

采芩扶着她给她揉着额头,就听到车外头江泰破天荒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绿珠忘了喊疼,采芩更是忘了手中的动作,便是连幼清也睁开了眼睛,和采芩惊讶的面面相觑,绿珠一副理所当然的嘟哝道:“我不疼,你接着驾车吧!”

江泰就嗯了一声。

采芩推了推了绿珠,指着江泰无声的道:“怎么回事?”她还是头一次听江泰主动说话。

绿珠一脸不解的道:“什么怎么回事。”

幼清失笑,摇了摇头又重新闭上眼睛,可不等她靠稳马车再次颠簸了一下,忽然车帘子一掀周芳身形矫健的钻了进来,里头的三个人一愣,周芳已做出噤声的动作,手就放在腰间别着的一对月牙上。

幼清虽没有习武,感知不到什么为杀气,却能从周芳的面上看到她的紧张和严阵以待,她拉着采芩和绿珠朝里头挪了挪将空间让给周芳……

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这一次,幼清听到了外面霍霍的脚步声,还有轻微的兵器的摩擦声,像是刀剑出鞘,有着丝丝凉寒之气袭面而来!

怎么回事,难道有人要杀他们?幼清心里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她没有得罪什么人,即便得罪了谁也不至于到这种杀人的地步,她忍不住将车帘掀了个缝隙。

幼清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看见车外约莫七八个穿着黑衣劲装手里拿着兵器的站立着,蒙着面,一双双眼睛里包含了杀气!

蓄势待发,他们仿佛下一息就会提剑上来,一瞬间将他们的马车绞成蜂窝!

“夫人别怕!”周芳回头朝幼清飞快的道,“有我和江泰在,没人能伤的了你!”她说着将腰间的月牙抽出来,一手一只握在手中,冷声道,“一会儿不管发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出去!”

“你们也小心。”幼清冷静下来,拉着周芳道,“若是不敌你们便去找人!”若是打不过,那便是能活一个是一个!

周芳看了眼幼清没有说话,翻身下了马车,绿珠和采芩一人一边将幼清护在中间,几息的功夫就听到周芳喝道:“你们什么人,为何拦着我们的去路,意欲何为!”

“把马车里的人交出来!”有个陌生的声音冷沉沉的道,“否则,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周芳冷哼:“那就各凭本事吧。”说着,手中的月牙冷光一闪便朝对面的人主动攻去,江泰也抽了腰间的长剑……

刀剑交戈的声音,激的人不停的打着寒颤,便是幼清活了两世也从没有想过,有一日她会遇到这样的场面,她拧着眉从缝隙中看着外面,心也随着周芳和江泰的进进退退忽上忽下。

那些人的武功似乎都不弱。

“绿珠。”幼清拉着绿珠的手,“稍后若是江泰他们护不住,你们两个就先逃走,看他们的语气似乎是冲着我来,你们不要跟着我送死!”

绿珠摇着头吓的眼睛通红:“要死就死在一起,奴婢哪里也不去。”

“是。”采芩紧张的瑟瑟发抖,“若真的要冤死在这里,那奴婢也陪着小姐一起。”

幼清没心思和她们深论生死……她们出门的时候是寅时初,这会儿应该近卯时了,再过半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她就不相信对方有这个胆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只要江泰和周芳撑一段时间,她们就一定没事!

她心里飞快的转着,想着如何自救,就在这时,就看见一个黑衣人虚晃了一剑,周芳堪堪躲过,随即那黑衣人抬起一脚,周芳躲闪不及,便被他一脚踹在了车壁上,周芳闷哼了一声捂住了胸口,自车壁滑落在地。

紧随着,江泰飞落在周芳面前,刀剑飞闪对面的人节节败退……

周芳没多做停顿,原地撑着飞起,接着江泰的遮掩,月牙的寒光在黑暗中一划而过,幼清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有黑衣人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采芩吓的捂住了嘴巴!

“别怕!”幼清拦住绿珠,自己也紧张的不得了,虽是经历过生死,却从未见过这样血腥打斗的场面。

就在这时,马车忽然被人踹着波动了一下,随即车子一颠簸似乎有人飞跃上了车辕,呼哨一声,可不等那人驾车,江泰便飞跃过来,将那人逼退下车……车壁又再次被人踹了一下,摇晃不断。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幼清扶着车壁……

突然的,驾车的马一声嘶鸣,幼清惊的掀开车帘子,就看到有人将缰绳斩断,那马像发了疯一样往前跑去不过眨眼功夫便不见了踪影,而江泰和周芳依旧被那几个人围攻着难以脱身。

就在这时,车帘子被一只长剑挑开,一张蒙着面的脸露在外面,幼清本能的抓着手边的茶壶朝外面丢去,那人侧身一闪轻易的就躲了过去,随即长剑一指,剑梢便停在幼清面前不过三寸的地方。

绿珠吓一声惊叫喊道:“江泰,救命!”那人冷笑了一声,笑声阴森森的令人不寒而栗,绿珠慌忙将幼清往后拉。

里外就这么安静的对峙着。

那人不想耽搁,目光紧紧盯着幼清,冷鹫的道:“想活命就乖乖的跟我走!”

跟你走,我还不如死在这里,幼清眯着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那人!

那人显然有些惊讶,没想到幼清会不哭不闹这么冷静的看着他,他长剑一划便搁在了幼清的脖子上……

丝丝寒气自幼清的脖颈处一直蔓延至周身。

幼清惊的一身冷汗,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

采芩急的要去抓那长剑,幼清按着她的手冷眼看着蒙面人,道:“你们什么人,无怨无仇为何下杀手!”

“这与你无关。”那人见幼清非但没有害怕,还能口齿伶俐思路清晰的问他的话,不由心惊,他亟不可待的道,“下车!”

幼清没动。

那人恼羞成怒,这女人的侍卫武功高强,他的同伴不过这会儿已经折损了三人,若再耽搁一刻,他很有可能都走不掉了,想到这里他眼睛一眯,决定现拿幼清身边的丫头开刀,长剑一扫向着采芩便刺了过去。

电光火石间,一支长箭破空而来,那人不过剑起剑落的一息间,箭矢已撕破他的皮肉既狠又稳的自他后背穿胸而过,只见那人愣了愣恍然低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幼清又喜又惊,视线顺着那人定格不动的侧影朝他身后看去,夜色很暗,没有半点星火,她只看到了有人跨马而下,衣袍翻飞身形清隽,随即朝这边踏步而来,面容也在越来越近中变的清晰起来,飞扬的长眉,深潭般波澜不惊的眸子,宛若夜空的星辰,笔挺端直的鼻子,锋利的唇瓣,还有那一身幼清从未见过的邪煞之气……

狂狷,傲然,令人却步胆寒。

是宋弈,幼清心头一阵惊呼。

马车前站着的蒙面男子未动,瞪着眼睛望着宋弈,宋弈大步上前视线紧紧锁在幼清面上,他上前,伸手,嫌恶的轻轻一拨,马车前的男子便就像一只被人丢弃的死猫死狗般,咚的一声栽在了宋弈的脚边,他手臂不收径直朝幼清伸过来,身上的气息一瞬间换为平日里的温润如玉,声音轻柔的哄着道:“来!”

幼清就像久离了水的鱼,随着他的手伸过来,噗通一声再次被放进令她欢喜的水中,她顾不得形象一下子扑在宋弈的怀中,带着哭音道:“宋九歌!”

宋弈心头像是被人揪起来一般,轻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柔柔的哄着道:“别怕,别怕,没事了,我在呢!”

幼清点着头,乱糟糟的心也在他的轻拍中平静下来。

她才发现,自己的腿脚都吓的软了,连动一动都觉得奢侈。

“对不起!”宋弈抱着她,说着对不起,“是我大意了,吓着了吧。”

幼清点点头,又摇摇头,脸埋在他肩头,淡淡的皂荚香萦绕在鼻尖,她竟是不合时宜的犯了困,仿佛知道她即便就真的这么睡着了,宋弈也能护她周全,也能睡的安稳!

“我没事。”幼清有些尴尬,松开宋弈,脸颊绯红的道,“你快看看周芳和江泰,他们没事吧。”她说完,才看到周芳和江泰还有江淮已经眼观鼻鼻观心的毫无误伤的护在车的两侧,而那些人黑衣蒙面人已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她顿时松了口气,刚要说话,忽然车后方有凌乱嘈杂的脚步声纷沓而来,随即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嚎着道:“在京城也有人敢动刀劫杀,都给我上,事后到三爷我这里来领赏,一个人头一百两!”

------题外话------

月票榜好难上啊……大哭……话说,咱们还恢复到以前的那样,只要上了榜在前十名,咱们就月底奖励520小说币吧,虽不多,但也够看个七八章了,多好~!群啵一个哈……

还有扣扣群,得空就加噻,不说话没关系,反正我是不会半夜跑你枕头旁边拉你起来聊天。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