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66.30唯愿来世不相遇

月影一漾,那人目光对上了藏花的眼。

藏花纵然头上戴着斗笠,可是这样近距离地四目撞上,便是藏花也无法遁形。

他终是有他的骄傲,纵然剃发、穿上僧衣,可是面上依旧不肯多做伪装。

那人惊惊一喘:“果然是二爷。”

藏花也眯起了眼:“初礼?何时咱们灵济宫的大管家却要来听墙角?”

初礼一颤:“二爷误会了,奴婢怎么敢听墙角?只因今儿李朝的客人来过,尤其二爷扮成的僧人又住进前院,奴婢职司所在自然应该检查妥当,才敢歇下。霰”

“原来是这样。”藏花便松了手。

初礼整肃好了,再重新向藏花见礼,口中低低问:“三年不见,二爷好容易回来,怎么换成这样装束?”

“有什么奇怪。”藏花淡然垂首,理了理袍袖:“咱们灵济宫撒出去办差的,在这天下什么身份没扮过?多少人撒出去办事,多年未归,等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初礼点头称是,却还是忍不住盯着藏花看:“只是二爷既然已经回来了,怎么还继续这么装扮着。甚至都没回清梅坞去,反倒要住在前院……二爷怎么便连奴婢也都一并继续瞒着?”

藏花淡淡地:“因为我的差事还没办完。所谓无旨不敢进京。只是我有些想家了,就趁机回来看看,不敢惊动任何人,也是免得给你们添了麻烦。”

初礼垂下头去:“二爷既然是办差,怎地又与李朝的使臣到了一处去?来客的单子上,更写着僧人的身份是韩致礼的家僧……二爷是回咱们自己家来,何必还要多此一举?”

藏花便眯眼盯住初礼:“三年没见,你倒是更多疑了。”

“不是奴婢多疑,只是……奴婢心急。”

初礼深吸一口气:“从前大人和二爷出门办差,不论是去办什么事,都会明明白白告诉奴婢。就算不能带着奴婢一同去,至少会叫奴婢心下清楚,也知道该怎么守好了灵济宫等着大人和二爷回来。可是这一遭,大人和二爷却走得不明不白……三年了,奴婢直到现如今还觉着是如在云里雾里。”

藏花冷笑一声:“你怎么不明白?大人是奉旨监军辽东,而我是去看东海号的生意……哪一样不是明明白白?”

初礼抬眼:“二爷当真是太小看奴婢。若奴婢真是这样的人,大人又何必叫奴婢在身边伺候?”

藏花偏了偏首,看那中秋渐圆的清月:“你觉得哪里不对?”

初礼缓了一口气:“……公子走的时候,是怀着身子。回来却说孩子胎死腹中。二爷,公子为何要在此事上瞒着奴婢?”

藏花目光便陡然一寒:“你看见固伦了?”

李朝来的女眷,纵然是小姑娘家,也会在头上罩上大衣裳。唯有进了内宅,在兰芽等身边人的眼前才会露面容来。想来以初礼的眼力,定然已经是瞧出了她与兰芽的相像!

初礼点头,踉跄一笑:“彼时奴婢被派在外头,没在正堂里。可是远远瞧着双宝和雪姑娘的神情,便已然觉得不对了。”

“方才二爷怪奴婢在门边……实则奴婢就是想看看那个李朝来的小姑娘。”

初礼狠狠吸一口气,眼底已是泛起泪光:“大人和公子的孩子,奴婢就算冒着被二爷疑心的风险,却也总得看一眼……二爷,好歹奴婢跟大人这么多年的情分,却被兰公子和双宝瞒着,奴婢心下不安。”

话已至此,藏花便负手而立,目光高抬,望向远方。

“如此说来,你已是认定了固伦就是大人和公子的孩子?”

初礼眼含泪意,轻轻哽咽了两声:“奴婢想来不会认错。”

藏花淡淡转身:“人也看着了,你就先回去吧。”

初礼红了眼圈儿:“二爷,且容奴婢去向小小姐行个礼,可好?”

“不必了。你先回去吧。”

藏花说完,自己先转了身,淡漠而去。

初礼愣在原地,盯住藏花的背影良久,见藏花已然走远了,便垂下头去深深叹了口气,也只好转身走开。

身影走入葳蕤花丛。

时至中秋,花草已见萧瑟之意。

就在此时,初礼冷不丁只觉身后一片无声的冷风袭来。他停住脚步,猛然回首去看——

却已然晚了。

一袭僧衣的男子,周身披满了月色,却如鬼魅一般站在了他的身后。掌心一枚长长钢钉,已然深深刺入了他的咽喉……

初礼想喊,嘴却已经被藏花死死捂住;初礼想要挣扎,可是那钢钉已经几乎刺穿了喉咙。

他惊讶地抬眼,死死盯住那夜色里的一脸森然的男子。

早就知道二爷是下手最狠的杀手,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是一招致命的狠辣招数,手下从来不留活口。

从前只是听说而已啊,没机会见着;而这一回,他竟然以自己的性命,领教着了。

喉咙不断涌出鲜血来,又热又粘,沿着他衣襟流动,滴滴答答粘上他的指尖。

有那么一刹那,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甚至都没觉得疼,只觉得眼前这一定不是真的。

他初礼,怎么会被二爷杀了?

他用力睁眼看那男子,顾不得咽喉冒血,挣扎着问:“为,为什么。”

他的声音已经细如蚊蚋,藏花便松开了捂着他嘴的那只手。

一股夜风清凉掠来,他想要用力呼吸,可是却已经吸不进来。

藏花退后一步,松了手,任凭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可是即便倒在地上,他还在用力朝上盯着藏花的脸。

血与声音一同冒出来,他执拗地问:“为……什么?”

藏花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垂首漠然凝视他:“灵济宫里必有内贼。从前倒也罢了,可是你今晚千不该万不该,非要看清固伦的相貌!那你的死期就到了。”

他在地上挣扎,想要尽力延迟死亡的到来。他用力摇头:“……我没有,没有想要出卖大人的孩子。我在大人身边这么多年,我也,舍不得出卖孩子。”

藏花高高抬头,仰望高天:“你有没有想,都已经晚了。如果我杀错了你,你尽管恨我,我来世当牛做马还了给你;总归我不能叫固伦遭逢半点的危险。不只是你,谁看出了她的身份,我就要了谁的命!”

初礼闭上眼睛,累得再也睁不开。

他挣扎着,一个字一个字说:“……二爷,替我,替我向大人,拜别。”

藏花却冷然拒绝:“不用了!”

初礼紧闭的眼里,狠狠落下两滴眼泪来。

一个字,一个字越说越低:“奴婢也是阉人,四岁净身……奴婢跟大人一样,都是皇上的奴才。奴婢能做什么,想做什么,便连这条命,都从来都由不得自己选……”

他眼前又是当年,十三岁的司夜染正式入住灵济宫,手下延揽人马。那一年他刚刚十岁,从内书堂毕业,正等着司礼监派下职司。然后他就被带到了灵济宫,带到了那个只比他大三岁的少年太监的面前。

彼时那清冷绝魅的少年斜坐在官帽椅上,手肘撑着扶手,指尖抵着额角,上下打量他。

问了他好些功课,然后终于抬起眼来,正式望了他一眼。

“你叫什么名儿啊?”

他谦恭答:“奴侪叫初礼。”

少年太监淡淡哼了一声:“从此你便跟在本官身边儿吧。”

他笑,却已然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他知道他正与眼前这个世界一点一点地剥离开去。

他便只望着虚幻中的少年太监,缓缓一笑:“大人,若奴侪可以选,奴侪自然希望永远追随在大人身边。大人,奴侪想……到您身边去。”

话音轻落,身子已经再不能动。

藏花背过身去,等听见再无动静,才又转回身来看。

初礼委顿在地上,咽喉和衣襟一片血红,双眼直直盯着苍穹星河……已经去了。

只是面上并无怨尤,唇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藏花也忍不住深深吸了几口气,上前伸手将初礼的眼帘抹下。

就将他葬在花下,最后一抔土盖上。藏花垂眸:“……你应该明白,大人未必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只是大人重情,始终未曾对你下手;大人自己也当过别人身边的眼线,所以大人明白你的身不由己。”

“可是,你总归得死。大人下不了手,她也下不了手。那便由我动手吧。”

“记着,来世别再遇见我这样冷酷无情的人。”

【今天还是一更,明天见。大家还有猜初心的吧?那个也有道理,尤其是缝嘴、还有这个名字,本身是可以成为暗喻的~只是初心是藏花身边的,对大人的私事没机会知道,所以分量稍微差了点~初礼死了,本文就将进入最后的大情节了——岳家翻案,生死落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