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二章 赢得第二局,被夺的药碗

赢得比赛的轩辕云墨往轩辕玄霄他们身边走去,对于他刚才引起的轰动他是不在乎的。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一些小事,他早习惯了被人围观,指点。这些好像是他生来就具有的,他从没在乎过。可是这次却有那么一点开心,走路的脚步都轻快了很多。

轩辕玄霄看着那踮着脚蹦跳着走自己的儿子,他有的是自豪和欣慰。虽说他的成长和自己没多大关系,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血,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为自己生育的孩子。他也是自己最爱的孩子,同时也是自己亏欠最多的孩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已经长得如此优秀。他会的很多,高深的武功、治病的医术、六艺、就是不知道对于军事他知道多少,如果他也懂军事那他以后一定是成就大于自己人。自己不嫉妒他,反而很羡慕他。羡慕他有个快乐的童年,羡慕他在玩的时候还没耽误学艺。

“少爷,您好厉害,那些白胡子老头都没少爷你厉害。”轩辕云墨刚走回到这里,随墨就开心的说,他一副好像是他赢得比赛的样子。

“对呀,二弟,真厉害。”轩辕少泉也围在他身边笑着说。

“大哥,我这是运气好而已。”轩辕云墨谦虚的说,他只是觉得是他的记忆力占了上风,那些药材真是全靠他的记忆力,要是比医术那他就输定了。

“墨儿,你这开局不错了,那下一局你就看舅舅的了,舅舅也一定会赢得。”上官雪枫走上拍着他的肩膀说。

“舅舅那就看你的了,你要是输了,墨儿可就不和你玩了。”轩辕云墨点着头说,一副我说道做到的样子。

“知道了,一定不能让你小瞧我,怎么说也要夺个第二才行。”上官雪枫拍着他的肩膀坚定的说。

“舅舅你可真出息,快点准备比赛去吧你。”轩辕云墨推着他离开,看着离开的上官雪枫,轩辕云墨摇着头。他这个舅舅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怪不得娘亲担心医谷的未来,看到舅舅这个样子,他也替娘亲担心呀。

离开的上官雪枫并不知道他在自己外甥眼里,是个被嫌弃的人,要是他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样,

“比赛不用担心,你只要按你平时的水平就行了。这颗药丸你吃了,可以保存你体力的。”走回来的上官雪妍遇到准备去比赛的上官雪枫,于是就给他说了一句,还给他一粒丹药。这丹药不但可以让他保存体力,还能防止他被人暗害,例如下毒什么的。

他们应经赢得第一局的比赛了,那第二局也许就该有人不安稳了。

“我知道了大姐,你怎么把我当墨儿一样,我可是大人了。”上官雪枫吃下上官雪妍给的药丸,可是他不满大姐把他当孩子一样对待。

“知道了,你去吧。”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挥挥手让他离开。他还不乐意了呢,要是他有墨儿的那份聪明自己也就不这么担心了。

第二局比试很简单只是炼制一些普通的药丸就行了,因为制药也算是他们医谷平时的重要事情。可是有些药炼制的时间需要的太久,今天这里不允许,就只好炼制一些最基本的药丸,最简单的制药却是可以考验基本功,对于长时间炼药的他们,越是简单他们越容易忽略。这一局考验的就是制药着的心态和对药材的处理,药材要是处理不好,那药就含有杂质,就是不合格的,不能拿给病人用的。

身为医者,经过他们手中的药方、药丸、药材、都是用来救人的,不能有一点的疏忽。一点疏忽那都是对人命的不重视,这是他们必须注意的。

上官雪枫看着自己眼前的药材、小药庐、熬制的药锅等一切制药的工具。他闭着眼在心里把制药的过程在心里走了一遍,想了一下这几天爹和两位叔叔说的注意事项,觉得没有疏漏,才动手。

上官雪妍看着场的十人,他们是第一局胜利的小队。第一局的淘汰率很大,近百人的比赛就只剩墨儿他们十人。到第三局也就只剩三人了,要是雪枫不能取得这一局的前三,那他们也就没资格比第三局了。

上官雪妍又转眼看着场上的上官雪枫,他的制药手法没错,按着步骤一步一步的来的,就是看着有点死板,不过倒是稳当。他心思纯净,也喜好医术,在行医的过程中,还是比较重视人命的,所以他炼制的药应该没什么问题,质量是可以保障的。制药手法没错,制出合格的药,那赢得几率很大。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第二局的比赛也结束了,上官雪枫他们练好的药,也已经送到了评委们手里。上官雪枫他们十个人在等着结果,下面的上官雪妍他们也在等着结果,这次淘汰的人就失去了比赛的资格了,也就意味着他们的家族失去了角逐族长的资格了。

“这局胜者的名单就在我的手中,我知道你们好奇,我也好奇,来让我们看看他们是谁?”金执事拿着名单他想缓解一下这里的气氛,可是却没人理他,他也不觉得尴尬。

“你倒是说呀。”

“就是,不要耽误时间了。”

……

他不开口,下面的人就催促了起来,金执事看着他们实在着急,于是也不卖关子了。

“好了,我现在宣读比赛结果。第三名上官雪枫,第二名阮君竹,第一名段祺涛。”金执事一一宣读,三人中有两人是他们上官一族的,看来无论这两人谁赢,族长都应该是他们上官一族的。

上官雪妍对比赛结果没怎么去注意,她注意的是那个此局的第一名,是那人,是自己那假三叔的人。她倒是不在乎他是谁,她在乎的是那人的姓氏。他们猜到那假三叔和东篱皇室有关,他现在的徒弟竟然姓东篱的皇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

“那人的姓氏……?”坐在上官雪妍身边的轩辕玄霄突然开口,他想的和上官雪妍想的一样,那人的姓氏对他们来说有点特殊了。这段姓西越也有,其他几国也会有,可是他偏偏想到的就是东篱国的国姓。

“狐狸也该露出尾巴了。”上官雪妍低声说。

这些事现在还是比较隐晦的,他们说的时候也只有他们两人可以听到。

第二局比赛的前三名的家族就是下午的族长争夺赛的队伍,下午要比试的是医术,那才是重点。现在前三都出现了,上官家占两人,阮家一人,其他家族失去争夺的资格。技不如人就是不甘心又能如何。

“恭喜火长老,没想到那君竹本事倒是不小,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看来以后要叫我族的小子多像他讨教了。”水长老站起身离开不过离开前和身边的火长老客气的说。

“哪里哪里,承让、承认。”火长老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这下他们家族离谷主之位又进了一步。

“火长老,你这是谦虚了,要是你有幸当上了谷主可要多照顾我们。”木长老也站起身说。

“好说好说。”火长老,越说越开心,好像那族长他们阮家坐定了。

上官博看着自己身边三人好像当他不存在一样的互相恭维,他起身离开。这些人自己昨天还觉得丫头说的赛后处置有点不近人情了,现在看了,那是自己狭隘了,他们是真的留不得了。

上官雪妍走上前扶着父亲离开,这些人先让他们得意着吧,他们也不会得意太久。

从赛场回到谷主府,上官腾一家也去了的谷主府,下午的比赛对他们太很重要了,他们也很看重,所以他们才会聚集到一起商议一下下面的事。

上官雪妍回到府中,没和上官博他们一起去书房,而是带着秋简怡去了厨房。不是她托大,实在是那医术都是平时积累的,不是可以临时上香抱佛脚的事。再说她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信心的,其实算起年龄,她可是有一百多年的医学积淀了,光这一点就能赢他们。

“大嫂,雪妍很会教育孩子,你看那墨儿对鸿儿多好,他们也不陌生,一看就是做哥哥的样子。”上官二夫人看着院子里正在奔跑的孙子,笑着说。那是自己唯一的孙子,家里一直也就他一个人孤单了一些,今天他倒是玩的开心了。

“是呀,孩子都长得了,我只是感觉做了一个梦。等我梦醒了,不但孩子们都回来了,外孙都这么大了。妍儿也不是当年那个让我事事担心的小人儿了,她现在也是一个母亲了,孩子都这么大了,而且她这个母亲当的很好。那墨儿对他小舅舅洛儿也是事事照顾的周全,那孩子是真懂事。”上官夫人看着那在陪着小儿子蹲马步的外孙笑意盈盈,那孩子真是难得。身份尊贵,可是却没有一点世家子的习气,还聪慧的很。

“是呀,他们在这里,鸿儿也有人陪着了,不会孤单了。”上官二夫人也笑着和大嫂说。

“他们恐怕在谷中不会太久了,他们府中应该有很多事要做。”上官夫人想到女儿和女婿现在的身份,他们一定有很多事要做,肯定不会这谷中太久了,语气有点忧伤。

“大嫂,你要……。”

“夫人,您的药好了。”丹桂的突然的出声打断了上官二夫人要说的话。

“给我吧,是该喝药了。”上官夫人接过药碗就端到嘴边,可是她却没有能喝下去。

“墨儿,怎么了?”上官夫人看着突然抢夺自己药碗的外孙不解的问。

“外婆这药里有脏东西,不能喝了,一会儿让颂嬷嬷给您重新熬煮一碗。朱雀姐姐,你先看好丹桂。”轩辕云墨端着药碗,先是委婉的和上官夫人说这碗药有问题,然后吩咐颂嬷嬷不要忘记给外婆熬药,最后让朱雀看着那送药的丹桂。

轩辕云墨的一系列动作,看呆了她们。他们都不知道轩辕云墨意欲何为,只有朱雀上前点了丹桂的穴道,让她不能活动。

上官夫人不知道外孙为什么要夺她的药,但是她知道外孙不会对她不利。可是她看着眼前这个突然转变的人,有点吃惊,他从自己醒来之后,一直都是十来岁孩子的样子,自己也一直把他当孩子对待,可是这突然变得处事条理清晰,还有那让人不能忽略的气势,这孩子到底有几面。今天在赛场突然转变的女儿让她吃惊,这外孙更让她吃惊。

轩辕云墨一直在那边和自己的小舅舅练习蹲马步,是宸提醒他,外婆的药碗里被人下了药,所以他才提气突然从那边窜到外婆身边,夺了她送到嘴边的药碗。他现在闻不出这药碗里有什么不同,但是宸说有问题那就一定有问题。自己问不出来,但是娘亲一定可以的。毒现在也不知道是谁下的,可是这药碗经过丹桂的手,她摆脱不了嫌疑。自己只能先把她拿住,交给娘亲他们来处置。

“夫人,大小姐叮嘱说,您一定要按时服药。这时辰快过了,小少爷你快让夫人喝药吧,要不然就失了药效。要是被大小姐知道了,会责怪你的,夫人您也不希望看着大小姐为您担心吧。”被朱雀看着的丹桂,没有为自己辨别什么,只是平静的说着上官夫人喝药的时辰到了,要是不按时吃药上官雪妍会担心她的。她是被点了穴道,但是没点哑穴。

丹桂说的平静,可是语气里还是有着她自己感觉不到的紧张。

“你是说小爷把娘亲的话置若罔闻,还是说小爷置外婆的身体于不顾。你这是打算挑拨离间吗?你真当你平时看到的小爷就是真的小爷,小爷可不是什么好人,你敢挑拨离间是吗,随墨把那药喂她喝下去。这可是娘亲给外婆开的补药,没病的人喝了也不会有问题,说不定还可以强身健体,小爷可是看在你这么为外婆担心的份上,赏你了。”轩辕云墨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声音轻柔语带稚嫩,不过说出的话一点也不像一个孩子该说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