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116.果然是近墨者黑,她现在也变得好坏呢

安夕颜忍不住地想,如果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她对他就有了先入为主的坏印象,也许,她也会像其他所有迷恋他的女人一样,对他一见钟情。

如果真的,她对他一见钟情,然后像花痴一样迷恋他,结果又会如何询?

从小到大,或许是因为缺乏家人对她的关爱和时不时地冷嘲热讽,安夕颜性子内向,一直以来都挺不自信的。

大学的时候,同寝室六个女生都有参加各种各样的社团和学生会组织,只有她什么都没参加,即便是有社团主动邀请,她都会拒绝。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她,除了每天黏着苏叶,还有默默地暗恋着陆立擎之外,唯一干过的正事就是在别人参加社会和

组织活动的时候,她就抱着电脑沉浸在幻想的海洋里,写出一个又一个的精彩故事,并有幸得到读者的喜爱霰。

当大学临近毕业,大家都整天忙着奔走在各大招聘现场,她却舒舒服服地窝在寝室,继续写着自己最爱的文字。

早已有了一份固定的收入,她一点也不担心一旦毕业就面临失业。

好像从那时起,她才慢慢的一点点自信起来。

但自从和莫向北在一起后,她时不时地会产生不自信的念头,总是会忍不住想,“他就像那耀眼的钻石,光芒万丈;

而她,就像是尘世中无数沙子中的一粒,普通得没有任何发光点,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他怎么会看上她?”

她曾经将自己的疑惑说给苏叶听,苏叶给她的安慰就是,“我进集团三年,Boss从未和任何女人传一丝的绯闻,暗恋的明恋的甚至生扑的多了去了,美艳的、清纯的、高冷的、甚至还有不少外国友人他却一直洁身自好;最开始,他、龙霆、东方骁走得很近,圈里甚至在传他不喜欢女人;爱情这东西就是一种感觉,他就是喜欢你这棵小白菜,你能有什么办法?”

记得那天,安夕颜听了好一阵沉默。

然后自言自语地说,“这和他喜欢吃素有关系?”

“吃素?”苏叶哈哈大笑,“餐桌上喜欢吃素的男人,在床上只想吃肉,而且毫无节制!”

安夕颜想了想,颇为认同地点头!

这个男人,除了大姨妈期间和昨晚好心放过她之外,还真是夜夜都将她吃干抹净。

就在安夕颜怔怔地看着熟睡的男人思绪万千的时候,一只大手悄然抚上她的腰身,她猛然惊醒过来,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再看身边的男人,却发现他依旧闭着眼睛。

知道他是醒了却还装睡,安夕颜抓着他的手就是不让他乱摸。

终于莫向北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她,深邃的黑眸间是让人沉迷的慵懒。

他开口,嗓音带着刚醒的沙哑和磁性,“怎么不多睡会?”

“睡不着”

她话音刚落,莫向北一个翻身就压上了她,惹得毫无防备的安夕颜一声低叫,“你又想干什么?”

莫向北的唇紧贴着她的,“我能不能理解,你之所以醒这么早,是因为昨晚我没满足你,让你觉得空虚了?”

这话要是放在以前,安夕颜肯定会羞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但现在听了,除了脸颊绯红之外,再别无任何其他反应。

而且,她还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张嘴,先一步亲上了他。

亲上他的那一刻,安夕颜在心里忍不住想,果然是近墨者黑,她现在也变得好坏呢。

安夕颜的主动,瞬间将莫向北点燃。

两人在一起,安夕颜从来没主动过,这是第一次。

很快,他被动变主动,睡衣散落一地,晨曦中,大床上,彼此相爱的男女,尽情地做着世间最有爱的事

今天周末,莫小宝本来想睡到日上三竿,太阳晒屁股。

但很不巧的是,他睡得正香,被尿给憋醒了。

于是,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从床上爬起来,连鞋也没穿,就摇摇晃晃去了卫生间,尿完之后,他又爬回床上,闭着眼

睛想继续睡,但没一会儿,他突然把眼睛睁开了。

他想起一事来,麻溜地从床上

爬了起来,踢踏着萌萌哒地小拖鞋就打开、房门,然后就走到对面的房门前,抬手,就敲响了房门。

房内,两人正在抵死缠绵,一听到有人敲门,安夕颜就想将莫向北推开,“肯定是小宝。”

莫向北也不理她,没有丝毫停顿,甚至,比之前的力度更大,速度更快。

释放过后,莫向北直接抱着她去了浴室,而此刻,门外的莫小宝已经敲了十几分钟的门了,里面却依旧没反应。

气得他忍不住在外面嗷嗷大叫,“开门!”

依旧没反应。

莫小宝郁闷得直挠门板,“我都快把门敲破了,你们还在睡!”

“安安,醒醒啦,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坏蛋,我真的要生气了!”

从浴室出来,莫向北想让她再睡会,但安夕颜哪还有心思睡觉,立马套了睡衣就开了房门。

嗓子都喊哑的莫小宝,见到房门终于开了,立马板起了小脸,“你是猪吗?”

就算是猪,也早就被他吵醒了!

安夕颜尴尬地笑了笑,然后问,“你怎么不多睡会?”

莫小宝睨着她,“我又不是猪,怎么睡得着?”

安夕颜,“”

莫小宝见她不吭声,一脸歉疚样,也索性不和她计较了,就说,“我今天和糖糖约好了逛街,你得陪着。”

“啊。”安夕颜有些意外,“你俩逛街?什么时候约的?”

“昨晚上啊。”

“可是,你俩还太小,需要买什么给我说,我去给你们买好不好?”

莫小宝十分不同意她的话,立马反驳道,“你懂什么,男女朋友逛街其实就是变相约会。”

安夕颜满头黑线,她还真是不懂!

想想她和莫向北,从来没逛过街,也从来没约过会。

真是

惭愧!

连两个五岁小孩都不懂得浪漫。

她想了想,便点点头,“好,你先回房间洗漱,我也去准备一下,吃过早饭咱们就去找糖糖。”

莫小宝一听,之前的所有怨气都烟消云散,板着的小脸也有了笑,“好啊,一会儿楼下见。”

说完,他高高兴兴地回房了。

安夕颜转身关上房门,正巧莫向北从换衣间走出来,一身正装。

安夕颜忍不住问,“你今天要去公司?”

莫向北一边系着袖扣一边看着她,“嗯,有点事要忙。”

安夕颜没再说什么,而是伸手,将他另外一只袖扣系起来。

莫向北任由她弄,大手抚上她的腰际,微微用力,让她轻轻地贴在他身上,垂眸,凝视着她,没说话。

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刻!

不管是她帮他系领带也好,还是系衬衫的扣子,抑或是替他整理西装外套,她的动作轻柔而自然,像极了深爱丈夫的妻子,似乎是做了很多年,默契又温馨,让人忍不住心生眷恋。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直到安夕颜将莫向北的领带仔仔细细弄好,看了又看,觉得很满意之后,这才开口打破了宁静。

“一会儿吃了早饭,小宝让我带着他去找糖糖逛街。”

“嗯。”

莫向北点点头,转身走到一旁,拿起放在一旁的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卡来,递到安夕颜面前,“拿着。”

安夕颜下意识地想拒绝。

虽然两人住在了一起,但安夕颜一直都是花自己的钱,之前莫向北给过她一次,被她拒绝了。

现在,看着再一次递到面前那张金卡,她犹豫了下,伸手接了过来。

既然这辈子打定主意跟了他,何必还要分得那么清?

两个人的感情,最害怕的,就是心与心之间的隔阂和距离。

安夕颜知道,现在很多结婚的男女双方婚后实施AA制,各赚钱各花,在钱的事上分得很清,即便是一顿饭,也要你掏一半我掏一半。

她从来不看好AA制生活!

因为在她心里,夫妻双方是这个世上最亲密的人,共同经营一个家,从年轻到中年然后到年老,执手一生,相伴到老。

这一辈子这么长,需要分得那么清么?

更何况,因为爱情而结合的婚姻,本身是一件非常美好而幸福的事,如果在钱上斤斤计较,再深的情感,也终将有一日会被磨没。

再加上,莫向北有着很深的大男子主义。

在他心里,养妻子是男人天生的职责,如果她拒绝,他肯定会生气!

安夕颜很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特别是她和莫向北之间的感情,她一直都在用心的呵护着,但愿能天长地久。

见她收了卡,莫向北的唇角轻轻勾了勾,“小东西,懂事了。”

将卡递给她的那一刻,他看见了她的犹豫,那时就想,如果这一次她还是拒绝,他一定会将她狠狠地摁在墙上,然后狠狠地惩罚她。

让她彻彻底底地明白一个道理:男人的自尊不可侵犯!

他深邃的眸间带着点点笑意,在晨曦的光中,如同落了钻石,耀眼极了。

安夕颜也忍不住开心,踮起脚尖,用胳膊圈住他的脖子,笑着问,“心情是不是很好?”

“还不错。”

还不错?

安夕颜想让他满心愉悦,于是头微微仰起,亲上了他的唇。

但也仅仅是蜻蜓点水一吻,很快,她就松开了他的脖子,看着他骤然变深的眸子,不怕死地继续追问,“那现在呢?”

莫向北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他低头,唇紧贴着她的,嗓音低沉,“我很兴奋!”

话音未落,他已经亲了上来。

“”

自作孽,不可活啊!

吃过早饭,安夕颜就带着小宝去了苏叶家,然后一行四人就去了南城最大的商业步行街。

在一家童装店,安夕颜分别给小宝和糖糖一人买了一身衣服,苏叶又在另外一家童鞋店,给两人买了鞋子,临回家的时候,安夕颜进了一家品牌男装店。

苏叶一手牵一个跟在后面,“想给你家男人买衣服?”

安夕颜点点头,“他的衣服只有两种颜色,不是黑就是白,很少有其他颜色的,我想着,给他买一身其他颜色的试试。”

“好啊。”苏叶有些兴奋,“我还没见过Boss见其他颜色的衣服呢,肯定帅翻了。”

看着她兴奋的模样,安夕颜忍不住介意,“你家龙大Boss不也挺帅?要不要买一件送他。”

“他?”苏叶立马收敛了脸上的笑,“我现在没那个心思。”

“怎么?还在生他的气?”

“不是生气,是伤心。”

一提到龙霆,原本很好的心情变得有些差。

安夕颜看出苏叶的心情变化,立马从衣架上拿出一件淡蓝色衬衫来,问,“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苏叶看了一眼,点点头,“好看。”

“这个颜色,配什么颜色的外套好看?”

“只要是深色系都好看。”

安夕颜想了想,颇为认同地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导购,“有没有深蓝色的西装外套?”

“有的,在那边,请随我来。”

“好。”

片刻后,安夕颜将那间淡蓝色衬衫配上深蓝色西装,觉得效果还不错,浴室就买了下来。

这两件衣服,刷的是她的卡。

毕竟是她要送给他的衣服,如果用他的钱,那还算是送么?

逛了街,又在外面吃了饭,两人才各自带着孩子回了家。

逛了一上午,小宝累得回家倒床就睡了,安夕颜趁着这个时间赶紧码字,一到晚饭前,她都没下楼。

码完字,正准备下楼,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蹙。

那座机号,是安家的。

伸手拿过,犹豫了下,就接了起来。

不待她出声,话筒里便传来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颜颜,我是爷爷。”

安夕颜猜到会是安大庆,“嗯,有事吗?”

想起他之前对她的冷漠和绝情,对他,她再也叫不出‘爷爷’这两个字。

他不配做她的爷爷!

今天愿意接他的电.话,那也是看在他好歹养了她这么多年的份上,虽然吃的住的用的连家里的佣人都不如,但最起码他没把她给赶出去。

这是他对她的恩,即便再恨他,她也不会忘。

还有就是,很多年了,安大庆从来不曾给她打过电.话,就连大二的时候,她有一次阑尾炎发作住院,医生让通知家属来签字,安夕颜主动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接;最后迫不得已,只能让苏叶替她签的字。

这是安大庆第一次给她打电.话,这也让安夕颜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肯定是有事找她。

她的冷淡,似乎让安大庆有些不满,但他还是很好脾气地说,“颜颜,你在莫家还好吧?”

“我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安大庆似乎很满意,“明天刚好周末,向北不上班吧?”

安夕颜一听,心生警惕,“他每天都很忙。”

“爷爷当然知道他忙,但再忙也要吃饭吧。”安大庆这一次直接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这样吧,你也很久没回家了,爷爷也挺想你的,明天你带向北和孩子一起回家来吃顿饭吧。”

想她?

安夕颜在心底冷笑一声,当初不顾她死活迫不及待地将她送到莫向北身边的可是他!

到现在,她依旧记得,他当初对她撂下的那句狠话,“即便是想死,你也要给我死在莫家!”

试问,天底下,还有谁的爷爷比他更绝情?

安家,她再也不想回去!

更不想再见任何一个安家人!

那里,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大冰窖,除了冷漠和伤害,一点亲情的温暖都没有!

于是,安夕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明天没时间,老宅那边让我们回去过周末!”

“这么巧?”安大庆似乎有些不相信,“颜颜,你不会是骗爷爷吧?”

安夕颜很想回他一句‘骗你又如何,我就是不想回去!’,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深吸了口气,语气有些冷,“如果你不信,可以打电.话给老宅那边问问。”

安大庆怎么敢给莫立国打电.话?

在他眼里,莫立国就是天,他高不可攀又敬畏。

于是,最终是忍了下来,但还是没放弃自己的打算,“周末不行,那就抽个时间,孩子回不回无所谓,你和向北回来一趟。”

安夕颜有些头疼,“再说吧。”

安大庆只当她答应了下来,立马高兴地应着,“好好好,来的之前,记得给我来个电.话,我提前让人好好准备一下。”

安夕颜什么都没再说,直接挂了电.话。

坐在位置上,她久久不能回神,原本很平静的心情被这一通电.话搅得有些乱。

就在她坐在书桌前发愣的时候,书房门被推开,刚下班的莫向北走了进来。

一见是他,安夕颜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朝他迎了上去,“回来了,累不累?”

莫向北也不回她,直接一把抓过来,低头,就亲上了她的唇。

早已习惯了他随时随地她的索取,安夕颜任由他亲着,直到感觉他的大手有些不老实地在她身上到处游走,安夕颜这才将他推开,气喘吁吁,“一会儿要吃晚饭了。”

莫向北单手

解着领带,深邃的眸子深深地凝着她,薄唇微启,“嗯,吃了饭继续。”

ps:今天是一大章啊,六千字,茶花没分开,么么哒,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