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8 关于萧公子的第一次

萧寒想起了佟秋练没有去酒店之前,顾珊然趴在自己身边:“萧公子,这么长时间了,你吃没有吃到肉啊?”萧寒愕然,这个女人的胆子还能再大一点么?有直接问别人这么私密的问题的么?

萧寒只是看了一眼正边上,还在为顾珊然夹菜的顾南笙,你都不管管你老婆么?顾南笙直接无视萧寒求救的信号,“珊然宝贝,今天辛苦了,喝点汤补补身子……”顾南笙这妻奴的样子,让在场的所有男士都嗤之以鼻,只是顾南笙却毫不在意,只要老婆开心就好了。

再说了,我们在努力造人呢,别人暂时都可以滚到一边了!

“嘻嘻,萧公子,你不会到现在连肉汤都没有喝到吧……是不是太逊啦!”顾珊然说完还十分放肆的大笑起来,弄得萧寒嘴角一直抽搐,自己不该说请他们来吃这顿饭,怎么有种自己被坑了的感觉啊!

萧寒只能拿起筷子夹了个青菜,惹得顾珊然笑得更大声了,“萧公子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柳下惠的啊,要不要我帮你一下啊!”顾珊然说着冲着萧寒挑了挑眉毛,完全是个女流氓啊,萧寒无语望天,这夫妻两个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我现在可以逃走么!

顾珊然没等萧寒说话,直接将萧寒拉了过去,附在萧寒的耳边:“其实吧,小练喝完酒就会变得很热情哦,嘻嘻,真的哦……要不要我们打电话让她过来!”萧寒心里其实是心动的,他完全想象不到佟秋练热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而且明明可以吃到肉的,偏生打扰讨厌的人太多了,萧寒觉得经过了白天的事情之后,时机也成熟了。

所以就发生了之后的事情了,而现在萧寒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是很热情啊,只是顾珊然没有说,这佟秋练的智商也会退化啊!

“萧寒,我好难受啊,身上面好热啊!”佟秋练说着用手扇了扇风,伸手将衣服往下扒了扒,萧寒眼睛的余光往里面撇了撇,车子里面的灯光停暗的,萧寒只是喉咙一紧,伸手抱紧了佟秋练,佟秋练挣扎了一下,“人家热……”

“等会儿就好了!”萧寒搂紧佟秋练,很快就到了萧家大宅了!

小易已经睡着了,萧晨也已经回房了,安叔则是在等门,“少爷,夫人怎么喝醉了?”

“没事,你先去睡吧,我们也睡了!”萧寒打横抱着佟秋练就往楼上面走,季远和安叔则是看着两个人上楼,“这些年轻人,这么猴急……”安叔笑着调侃,季远则是轻轻咳嗽了一声,“安叔,我先走了!”季远说着飞快的出了萧家。

季远在将挡板弄上去的时候,发现了洒落了一地的东西……这盒子,这包装,豹纹的!少爷这口味……绝对是闷骚型的。

萧寒抱着佟秋练直接上了楼,直接将佟秋练放到了床上面,萧寒站在床边,伸手直接将领带扯下来,伸手解开了几颗纽扣,扯了扯衣服,怎么觉得这么热啊,萧寒将空调的温度调低了几度!

“冷……”佟秋练突然觉得有些冷,伸手扯过被子就往身上面盖,萧寒一看这架势,又将空调调高了几度,然后哼着小曲儿去洗澡了!

等到萧公子出来之后,佟秋练果然已经将被子蹬开了,萧寒让在佟秋练的旁边,伸手摸了摸佟秋练透红的脸,很烫,萧寒的手很凉,佟秋练忍不住蹭几下,“嗯……”佟秋练发出了舒服的喟叹声音。

佟秋练真的觉得很热,忍不住想要扯下衣服,但是因为是衬衫,要解纽扣,但是佟秋练这喝的醉醺醺的,哪里能解开扣子,只能胡乱的扯着,胸口的衣服被越扯越大,“很热啊……”

佟秋练胡乱的抓到了抓到了萧寒微凉的手,直接将萧寒的手放进了自己的胸前,萧寒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难道以为自己的手势冰块么?那个……貌似是挺热的,也挺柔软的,萧寒忍不住摸了几下,佟秋练则是嘤咛着往萧寒的身上面靠。

“那个……是你自己要靠过来的,我可没有强迫你啊!”萧公子虽然嘴巴上面这么说着,但是双手已经摸上了佟秋练半裸着的肩头,萧寒心里面都要美翻了,佟秋练往萧寒的身上面蹭了蹭!

终于蹭到了不该蹭的地方,佟秋练觉得难受,直接伸手就握住了,萧寒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喉咙一紧,佟秋练则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下,一直往上面蹭……

而我们此刻一直自诩为丰神俊逸的萧公子脑子里面是一片空白的,等到萧公子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结束了……而前前后后绝对没有一分钟!

萧寒直接冲进了卫生间,低头瞅了瞅,又抬头看了看脸上面还是有些潮红的自己,就这么结束了?这么快?萧寒一直以为是那种会打持久战的人,没有想到这还没上战场直接缴械投降了!

萧寒心里面一阵懊恼,发誓要好好地磨练一下自己的技术!

等到萧寒清理了一下自己出来的时候,佟秋练不知道怎么已经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了,趴在床上面,那美背就这么裸露在外面,萧寒泄气的走过去,拧了毛巾帮佟秋练擦了擦背部,愣是没有敢将佟秋练的身子翻转过来,反而是佟秋练刚刚想要翻身,萧寒直接将被子覆盖在了佟秋练的身上面,将空调的温度调好之后,逃也似的出了门。

而睡梦中的佟秋练完全不知道萧寒居然直接跑去了泳池游泳了,今晚注定有很多人没有办法睡着的,萧晨就是其中一个,因为小易的事情,萧晨的心里十分的内疚,怎么都睡不着,这边正数着绵羊呢,就听见了哗哗的水声,披着衣服出去居然是大哥!

“大哥,怎么不睡觉!”萧晨这个旱鸭子仍旧是坐到了一边的躺椅上面,眼中的忧郁是怎么都挡不住的。

“怎么了?还在为那件事情内疚?”萧晨这种单细胞的生物,想要猜他的心思根本不费力气,萧寒披着浴巾坐到了萧晨的身边,“你知道为什么爸爸和爷爷不让你接受公司的事情么?”

“因为我傻呗!”萧晨倒是有自知之明。

“有一部分原因吧,也不全是!”萧寒伸手拍了拍萧晨的肩膀,“人生数十载,总会有起起伏伏的,有得意的时候自然有失意的时候,事情发生了不是让你自怨自艾的,而是你能吸取这次事情的教训,你看小易还是个孩子都没有怪你,难道你还想把这种负面的情绪带给小易么?”

“大哥,我不是,我就是心里面真的……”萧晨说着又是一阵懊恼,“这事情真的怪我,我太不小心了!”

“所以下次小心一点,我和你嫂子都不会怪你的!”萧寒伸手摸了摸萧晨的头。萧晨吸了吸鼻子,一把就把萧寒抱住了,萧晨这体格,这一下子,萧寒差点没有咳出血,“咳咳……那个……”

“大哥,我下次一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萧晨说着还抱紧了萧寒,萧寒抬头看了看天上面的月亮,好圆的月亮啊……

而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儿天之后,萧晨才有了困意,而萧寒完全是一点困意都没有,想到了自己喝醉的时候,佟秋练曾经为自己煮了醒酒汤,萧寒直接去百度了一下,貌似还挺简单的,不过为什么网上面还分这么多,鱼头罐头?要拆骨?貌似有些困难,放弃……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稍微简单一点的呢?为什么都有这么的辅料呢!萧寒很郁闷的的将所有关于醒酒汤的做法打印出来,贴在了冰箱上面……

等到萧寒已经将厨房弄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安叔终于从房间出来了,萧家此刻的灯光是那种比较昏暗的,安叔只看到了遍地的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而此刻锅里面似乎在煮着什么东西!

“哎呦,我的少爷,你这是在干嘛啊!”萧寒此刻哪里还有一点点的贵气可言啊,头发是凌乱的,衣服是脏乱的,围裙都是穿错的……

“为什么我的醒酒汤味道总是不对啊!”萧寒说着从锅里面用勺子舀了一口汤,喝了一口,这次的味道貌似还不错!安叔直摇头,低头开始帮萧寒整理厨房,“我还以为进贼了呢,你这哪是烧汤啊,简直是鬼子进村的节奏啊!”

“我这不是在学习么?”两个人看着都笑了笑,煮汤还有有一阵子,萧寒让安叔先回去睡觉了,而佟秋练在床上面头疼的难受,就醒了,佟秋练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上面只有内衣内裤,咳咳……萧寒不在?

佟秋练使劲的拍了拍脑袋,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真是的,下次绝对不能再喝酒了,头疼的难受,萧寒不会是被自己吓跑了吧,佟秋练一想到顾珊然每次说自己醉酒之后都会失态,佟秋练就觉得一阵头疼。

佟秋练穿了睡衣,准备自己煮个汤,刚刚下楼,就看见了萧寒只是穿了个睡袍,手里面拿着几张纸,不知道在看什么,眉头紧锁,但是在昏黄的灯光下,头发泛着柔软的光泽,真个人似乎都泛着温柔的光,而且嘴角噙着笑,听见了动静,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相撞!

萧寒放下手中的几张纸,起身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因为佟秋练在楼梯走到一半的时候,因为萧寒笑得实在是太迷人了,尤其是那幽蓝色的眸子,就像是最湛蓝的海水,似乎将你溺毙了你也是心甘情愿的,而佟秋练此刻脑子还是有些迷糊的,直到萧寒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高一低,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拦腰抱了起来,“啊——你干嘛啊!”佟秋练的脑子瞬间清醒,双手下意识的抱住了萧寒的脖子!

“你停在那里难道不是让我去抱你下来的么?小点声音,他们都睡了……”佟秋练恼怒的捶了一下萧寒的胸口!

萧寒抱着佟秋练坐椅子上面,然后自己直奔厨房,佟秋练好奇的拿起了桌子上面的几张纸,醒酒汤?

很快萧寒就端出了一碗汤,“喝喝看?”佟秋练则是看了看汤,又看了看萧寒,萧寒直接从佟秋练的手中将那几张纸夺了过来,“本公子第一次下厨,肯定味道很好!”

这么自恋,佟秋练闻着味道就知道很酸,虽然说醒酒汤一般都是酸辣或者酸甜为主,但是光是闻着佟秋练都觉得肯定很酸,但是佟秋练还是喝了一口,果然是很酸爽啊……真是绝对的醒酒汤!

“不好喝?”萧寒看着佟秋练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连忙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勺子,自己喝了一口,瞬间面部的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算了,别喝了……”

“我喜欢吃酸的!”佟秋练伸手阻止萧寒的举动,这才注意到萧寒的手上面居然有一些细碎的伤口,但是有的却很大,明显是切菜弄到的伤口,佟秋练心里一动,伸手握住了萧寒的手,将萧寒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这样就不太疼了……”

“嗯?”萧寒一愣,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上面的一些小伤口,“不疼的,这汤也别喝了……”

“别啊,第一次有人煮醒酒汤给我,当然要喝完了,别浪费了!”佟秋练一只手拉着萧寒的手,一只手则是拿着勺子,慢慢的将醒酒汤一点一点的喝完,虽然汤很酸,但是佟秋练却觉得心里面很甜,“谢谢……”

萧寒反手握住佟秋练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似乎有很多的东西都尽在不言中!而这一晚上过后,也注定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改变。

而这一晚上面没有睡好觉的人,还有另一个,妖娆的女人坐在宽大的床上面,周围都是零乱的衣服,已经大半天没有消息了,但是也没有传出关于萧家的任何消息啊,裴子彤的心里面说不出什么滋味,难道被发现了!没用的东西!

“宝贝,怎么了?又生气了……”王喜从外面进来,一看到裴子彤直接将裴子彤搂到了怀里面,而那双肥厚的手已经开始上下其手了,那厚重的嘴唇则是直接亲上了裴子彤的外露的香肩,裴子彤只觉得心里面一阵的恶心,真的很想吐,但是却只能忍着!

裴子彤反身抱住了王喜,“怎么会呢,我们都要结婚了,我当然是高兴的啊,你也知道女人嘛,总有点婚前焦虑症的……”裴子彤撒娇的说!

但是对着这个老男人,裴子彤只能强忍着心里面的恶心,将嘴唇送了上去!

“宝贝,老公亲亲你就不紧张了……”说着又是一室的旖旎风光!

半个多小时过后,裴子彤披了一件睡袍就走到阳台,继续拨打着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显示的就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裴子彤点上了一支香烟,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寂寥,突然就想到了这么多日子发生的事情,裴子彤忍不住笑了,压低了声音笑着,显得格外的诡异。

而第二天裴子彤穿的整整齐齐到了一家疗养院,刚刚进去就看见了几个医生护士急匆匆的走出来:“裴小姐,您来了,您父亲刚刚醒!”说着几个人就走了,而裴子彤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风姿摇曳的进了病房。

病房里面没有多余的医疗设施,只有一张床,在三十几平的房间中显得格外的空旷,尤其是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加上雪白的墙壁,看着显得格外的渗人,尤其是此刻躺在床上的男人,双手双脚全部被绑住了,整个脸都白的吓人。

瘦骨嶙峋的,不过是短短小半月的时间,但是裴昌盛整个人却消瘦的很快,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本来不大,但是此刻配在那极度瘦弱的脸上面,显得格外的吓人,本来裴昌盛的身上面就会让人感觉极度的不舒服,原来稍微富态一点,看着还好点,现在这样看着你就让人脊背发凉!

而房间里面除了床也就剩下一张凳子,裴子彤将凳子挪到床边,坐下,拿起了一个苹果,苹果特别红,就像是被染过颜色一样,红得在整个房间让人觉得有些诡异,裴子彤拿起了手边的一把刀子,慢慢的削着苹果,嘴角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

“爸,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你不恭喜我么?还是你和姐姐给我挑的婚事呢?”裴子彤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笑,烈焰红唇,看着分外的诡异。

“啊——啊……”裴昌盛完全说不出来话,只能嗯嗯啊啊的说着什么,但是嘴角的口水已经开始往外流了。

“爸,你现在可真脏啊……”裴子彤说着拿起了桌子上面的一块毛巾,帮裴昌盛擦了擦嘴角,嘴角还带着笑意,裴昌盛却是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怎么了?这么怕我?”裴子彤眼中利光闪过!

直接将毛巾塞进了裴昌盛的嘴巴里面,裴昌盛使劲的摇晃着脑袋,但是裴子彤只是笑着一点一点的将毛巾使劲往他的嘴巴里面塞!

“爸,这样口水就不流了,是不是很方便啊……”裴子彤笑着继续削苹果,精致的脸上面都是笑意,但是裴昌盛晃着脑袋,但是手脚被绑住了,完全动弹不得,那皮包骨的脸被毛巾塞得鼓鼓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的盯着裴子彤。

“啪——”裴子彤一巴掌直接呼在了裴昌盛的脸上面,裴昌盛挣扎的更加剧烈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裴子彤,裴子彤则是接着慢条斯理的继续削苹果:“吵死了!”

“爸,怎么?想打我?”裴子彤将裴昌盛嘴巴里面的毛巾拿出来,裴昌盛嘴巴里面一直在“啊……啊——”的叫着,使劲的想要挣脱,但是手脚越是挣扎越是觉得似乎绑的更紧了,“爸,怎么?难道是疗养院呆够了?精神病院或许更适合你……”

“呸——”裴昌盛用尽了力气,但是那口唾沫还是没有落到裴子彤的身上面,只是堪堪的落在了地上面,裴子彤慢悠悠的将苹果削好,然后靠近裴昌盛,刀子也在一瞬间贴近了裴昌盛那瘦骨嶙峋的脸,裴昌盛的嘴巴里面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听着十分的悲鸣。

裴子彤只是笑着,“哎呀……爸,你别乱动啊,都流血了!”裴子彤将刀子拿下来,拿起刚刚裴昌盛塞进嘴巴里面的毛巾,就使劲的帮裴昌盛擦脸上面的伤口,裴昌盛疼的一直瑟缩,但是裴子彤似乎乐在其中,“爸,从小你就看不上我,没有想到吧,裴家现在就剩下我了,其实吧,我一点也不恨你……”

裴昌盛使劲扭动着脑袋,想要摆脱裴子彤手中的毛巾,裴子彤看着裴昌盛这么挣扎,突然大笑起来,将毛巾铺展开了,直接覆盖在了裴昌盛的脸上面,配上那雪白的床单,雪白的被褥,好像是个死人一样,裴子彤将手直接捂住了裴昌盛的口鼻,裴昌盛使劲的挣扎,整个床铺都在抖动。

裴子彤却突然收手了,将毛巾拿起来,裴昌盛的脸被憋得通红,裴子彤则是抽出手边的纸巾,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着手,“爸,你是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落在我的手上面啊,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偏要装成中风呢,你说中风就要有中风的样子吧,我也是为你好啊,不然你肯定要把牢底坐穿的,我对你还是挺好的吧……”

“呜呜……”裴昌盛的眼角忍不住落下了一滴泪。

但是在裴子彤看来就是鳄鱼的眼泪,“从小到大在你的眼中,姐姐才是你的女儿,我到了裴家就连佣人都不如,说得好听!支持我发展娱乐事业,还不是因为我能给你带来更多的利益,哼……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不然我也不会整天陪着那个让我恶心的老头,嫁给一个比你还大的老男人!”

裴子彤说这话的时候恶狠狠的,但是说完又笑了,笑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大波浪卷发显得她万种风情,“爸,乖乖听话,不然我下一秒就把你送到警局,说你没有中风,那你这辈子估计就只能把牢底坐穿了!”

裴子彤说着俯身轻轻的拍了裴昌盛的脸,裴昌盛只能点点头,裴子彤笑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样才乖嘛,我改天再来看你!”裴子彤说着扭着腰肢,摇摇摆摆的走了出去。

疗养院的医生护士看着裴子彤离开之后,才到了裴昌盛的房间,真是可怜啊,每次裴子彤只要一过来,裴昌盛的身上面就会出现大大小小的伤痕,这次脸上面居然出现了伤口,再看看那刀子上面残留的血迹,谁还不明白啊,关键是裴昌盛现在的身体完全是虚弱的。

所以身子的自我调节和修复能力也变得很差,嘴鼻部分出现了青紫的痕迹,哎……真是造孽啊!

而在同一时刻萧寒的手边也出现了一摞资料:“裴昌盛居然是被自己的女儿软禁了?”萧寒看着手中的一叠照片心里面觉得好笑,裴昌盛纵横商场也有半辈子了吧,到了最后居然落到这幅田地。

照片中反复出现的女人已经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了,从清纯玉女已经变成了*女郎了,“把裴昌盛送到警局门口,我想警察会喜欢的……”萧寒看着照片,嘴角扬着诡异的笑,居然把手伸到了这里,裴子彤!

我马上就会剁了你的手的!

“好!”季远听完立刻就走了出去,裴家这次算是摸到了老虎的屁股了,照着少爷这性子,睚眦必报,这裴子彤的下场估计也会很惨的!

而在季远出去的时候,萧寒看了看手中的一个U盘,是刚刚季远送来的,萧寒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觉得尴尬,幸好佟秋练是睡着了,那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个侮辱啊,萧寒那件事情就决定要好好学习一番了。

萧寒将房门反锁起来,拉上了窗帘,整个书房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复古小台灯,萧寒将U盘插进了电脑,20个G?这么多……萧寒将U盘文档打开,额……瞬间出现了眼花缭乱的视频,萧寒仔细的看着视频下面的名字,这个名字貌似好听一些,就先看这个吧……

而在隔壁的房间中,小易和萧晨两个人贼头贼脑的端着两台电脑:“小叔叔,怎么没有动静了啊,刚刚还有声音的啊,是不是接听设备坏了?”

“不会的,再等一下!”你们没有猜错,因为好奇萧寒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两个人架起了设备对萧寒的书房进行了监听,只是刚刚明明还能收听到说话声音的啊,难道季远出去了就结束了?正在两个人在懊恼的时候……

设备里面突然传出了声音,两个人兴奋的带起了耳机!

“小叔叔,爹地房间里面有女人!”小易立刻跳脚了,“那女人还在叫……”

萧晨的脸瞬间爆红,直接关掉设备,小易不干了,“小叔叔,你干嘛啊,我还没有分辨出来这女人是谁呢,不行,我要继续监听!”小易说着就直接打开接听设备,里面仍然是女人咿咿呀呀的声音,“爹地难道在打她?”

“噗——”萧晨直接将设备关掉,“那个……其实这个,这不是……”萧晨都不知道如何和一个孩子解释她的爹地再看这种东西,大哥啊,你这一大早的,看这种东西真不怕欲火焚身啊,弄得我这么的为难,你该怎么和你的孩子解释啊!萧晨简直想哭了!

而此刻萧寒则是正襟危坐的看着电脑屏幕,原来是这样的啊,这个姿势很不错,很不错……萧寒看着还止不住的点头!

“不行,爹地居然背着妈咪藏了女人,我要去告诉妈咪!”小易说着直接跳下床就往佟秋练的房间冲去。萧晨直接想要将小易抱住,奈何小易就像个小泥鳅一样,直接从萧晨的裤裆下面钻过去了,萧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心里面默默地想,以后应该穿个低档的裤子……

佟秋练本来昨晚没睡好,今早正在补觉的,突然就被小易摇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了小易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宝贝,怎么了?”佟秋练搂着小易就在小易的脸上面亲了一下!

“妈咪,爹地的房间有女人!”佟秋练表示第一时间就觉得这不是真的,这又不是宾馆,萧寒怎么可能带女人回来,况且这才几点啊,萧寒昨晚也忙活了那么晚,居然还有这种精力,把女人叫到家里面来,佟秋练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多啊!

“嫂子,不是的,那个,大哥他不是……”萧晨想要解释,但是萧晨毕竟还是个毛头小子,加上这是自己的嫂子和侄子啊,萧晨根本就说不出那几个字。

“你别解释了,你是爹地的弟弟,肯定要帮爹地掩护的,爹地就是藏了女人了,我都听见女人的声音了!”小易说着就拉扯着佟秋练起床,佟秋练披了件衣服就跟着小易出去了,真是的,女人的声音?说实话她也好奇呢!

“嫂子,真不是的,大哥只是……”萧晨只能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大哥,我真的尽力了,真不是我的错!

而萧寒本来正看视频呢,突然就听见了敲门声,吓了一跳,赶紧将电脑合上,赶紧将窗帘拉开,正在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开门,萧寒的心跳突突的直跳,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当场抓包一样!

萧寒打开门,门口站着三个人,小易则是一把推开萧寒,直接冲到了里面,书房里面几乎可以说是一览无遗的,完全没有藏人的地方,“爹地,人呢?”

“人?哪里来的人?”萧寒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易说你的房间藏了女人!”佟秋练笑着走过去,也装模作样的瞅了几眼,萧寒则是从后面搂着佟秋练,“我哪里藏女人了,这屋子不就你一个女人么?”

“我明明听见房间里面有女人的声音的!”小易这话刚刚说完就被萧寒直接捂住了嘴巴,萧晨冲着萧寒笑了笑,“嘿嘿,大哥,肯定是听错了,听错了……”

我房间的声音他们怎么知道的,萧寒眯着眼睛将两个人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看的两个人都有些心里发毛,小易则是跳出去:“我刚刚明明就有听见,都是女人咿咿呀呀的声音,肯定是爹地你在打她,不然她总是叫做什么……”小易这声音说的掷地有声的!

但是在场的三个成年人则是表情各异,萧晨则是低着头,表情很是尴尬,拳头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几声,萧寒则是嘴角一直在抽搐,什么一直都是女人的叫声,他们到底是听了多久了,佟秋练也是很快就明白了萧寒是在干什么了,捂着嘴轻轻笑了笑,“我先回去洗漱一下,小易,来,我们先出去了,你爹地还有正经事做呢!”

“正经事?”小易疑惑的看着佟秋练,难道真的没什么么?妈咪都不生气么?自己真的想多了?不过小易心里面虽然疑惑但是还是乖乖地趴在佟秋练的怀里面出了书房!

书房瞬间就剩下了萧寒和萧晨两个人,萧寒坐在桌子前面,手指敲打着桌子,发出了咯噔咯噔的声音,听得萧晨心惊胆战的,“那个,大哥我先出去了……”

“萧晨,下次再让我发现你和小易做这种事情的话,我会让你一个月不能出门的!”萧晨瞬间想起了小时候皮肤过敏的事情,逃也似的逃回了房间,明明我不是主谋啊,为什么每次受罚,受威胁的人都是我啊,萧晨在心里面咆哮!

佟秋练一想到萧寒居然会看那种东西就觉得好笑,佟秋练一边笑着一边洗漱,刚刚出了洗漱间,萧寒突然就出现在了门外,佟秋练吓了一跳,“吓死我了!忙完了?”

“你居然和小易说我在做正经事?亏你说得出口!”萧寒虽然心里面郁结,但是还是拉着佟秋练坐到梳妆台前,拿起吹风机帮佟秋练吹起了头发。

“那我该怎么说,说你的爹地正在看18禁的视频么?”佟秋练说着还忍不住笑了!

萧寒直接关掉吹风机,从后面双手环住了佟秋练,佟秋练伸手拍了拍萧寒的手臂:“干嘛,头发还是湿的!”

“我这不是想说多学习一下,完了好伺候你么!”佟秋练瞬间脸都红了,这男人太无耻了,自己想看就看呗,居然还说是为了我,真是无耻到家了!“还是说你的经验丰富,可以教教我!”

“萧寒,你混蛋!”佟秋练回身就要打萧寒,萧寒则是扯起佟秋练就把佟秋练拉近了怀里面,四目相对,还是佟秋练先败下阵来,果然论无耻和脸皮厚的程度,佟秋练这辈子都是比不上萧寒的。

“我哪里混蛋了,我这不是为了以后的幸福着想么!”佟秋练真是懒得和萧寒争辩,这男人总会有各种理由!

“我还以为你经验丰富呢!”佟秋练挣开萧寒的束缚,自己坐在梳妆台前,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试试不就知道了?不会是吃醋了吧!”萧寒从后面抱住佟秋练,镜子中的两个人头靠着头,十分的亲密,萧寒的手环在佟秋练的腰上面,佟秋练微微侧头,萧寒在佟秋练的唇边落下了一个吻,“什么时候我们试试呗!”

“一边去,一大早的,还能正经一点么?”

“不都说我看视频是正经事了,我们为什么现在不能做点正经事啊!”佟秋练终于还是低估了萧寒的无耻程度,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而此刻的裴昌盛刚刚受到了裴子彤的惊吓,突然就进来了一群黑衣人,不由分说的将他身上面的所有的束缚都解开了,裴昌盛以为这些人是来救他的,但是很快裴昌盛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这群人拿着袋子一下子将他的头套住了,然后他就被扔到了一个地方,裴昌盛身子被绑的太久了,完全处于一种僵硬的状态,无法动弹!

似乎是在车子上面,车子开了挺久,裴昌盛头上面的袋子就被人拿下来了,但是裴昌盛支支吾吾的也说不出来话,在眼睛没有适应外面这种强度的光亮的时候,就被他们扔下了车子!

裴昌盛这才注意到这居然是警局的大门口,巨大的恐惧立刻笼罩在了心头,其实裴昌盛之前确实是有中风的迹象,但是被裴子彤关上这么久,凌虐了这么久,裴昌盛的身子早就属于不听使唤的那种了,裴昌盛现在脑子是一片空白的,眼睛因为适应不了外面的刺眼阳光微眯着,干瘦的像是木柴一样的身子在地面上面瑟瑟发抖。

周围瞬间围拢了许多的人,而也有人去向里面汇报了,赵铭带着几个人出来之后,就看见已经瘦的几乎要认不出来的裴昌盛。

幸好赵铭对裴昌盛虽然见得不多,但是因为这人给人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加上裴家的事情闹得很大,赵铭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就是裴昌盛:“裴总裁?”赵铭疑惑的蹲下身子,裴昌盛嘴巴里面支支吾吾的想要说话,但是口水流了一地愣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其实裴昌盛看到赵铭,似乎就可以预见了自己以后的生活了,身子一抖,有液体从腿间流了出来,周围的人一看到黄色的液体流了出来,都嫌弃的纷纷捂着口鼻向后退了几步!

“队长,这是真的中风了啊,这都小便失禁了,谁把他送到这里来的啊!”李耐也是十分厌恶这一家人,站的远远地,生怕染上什么东西一样!

“先送去医院检查吧,马上联系佟法医,还有裴子彤,这事情有些蹊跷啊!”怎么不蹊跷了,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这裴家败落了,难道会让裴昌盛变成这副模样,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再者说这裴子彤刚刚传出了婚讯,这裴昌盛就被人扔到了警局门口,还是这种模样被扔到了这里,想想这事情都是透着一丝诡异的。

裴昌盛一听见赵铭说要裴子彤过来就使劲摇头,赵铭蹲下身子,“不要佟法医过来,你女儿总该过来吧!”裴昌盛仍是使劲摇头,他现在对裴子彤很是抵触,能不抵触么?这都把他虐待成这样了!

“你女儿也不通知?”赵铭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裴昌盛点了点头,眼泪就从那已经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眶中夺眶而出,裴昌盛本来虽然也不年轻了,但是保养得还算不错,不然也不会之前是靠着女人发家的,长得还算是不错的,但是现在整个人就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头发发白,整个人似乎是剩下一副骨架了,看着就让人心里面发寒。

不通知裴子彤,而且现在的情形不禁让赵铭想到了之前警局的时候,裴昌盛带着裴子彤离开,裴子彤眼中那种深深地畏惧,现在父女二人的情形瞬间颠倒了过来,难道这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隐情?

“暂时不通知裴子彤了,秘密安排他到医院检查吧!”裴昌盛这才算消停了一会儿,但是就这支支吾吾的功夫,口水已经将面前的衣服整个浸湿了,看得警局的所有人忍不住心生感慨!

这才多久的功夫啊,这人的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上一次来警局的时候还是趾高气扬的,一副看不起所有人的样子,但是现在呢,已经完全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的状态了,哎……你说这人呢,以后的际遇真的是说不准的!

尤其是这种前后的巨大对比落差,裴子彤本来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也是不少宅男心目中的女神,但是现在居然沦落到了嫁给那样的男人,同样让人大跌眼镜!

------题外话------

话说萧公子想吃肉还是有一段路要走的,有小易在,萧公子怎么会这么快吃到肉呢!

推荐一下小伙伴的文《鬼眼阴阳师》

木流星原本是一个毕业两年都找不到工作的待业大学生。因为姐姐的离奇去世,不得不接下家族千百年来的一个担子。

为鬼怪圆梦。

而家族世世代代做的这些都是为了解除祖上的冤孽。

然后,木流星就凭着家族与生俱来能与鬼怪交流的能力和祖上传下来的经验从待业大学生变成了一位守着家族事业的阴阳师。

还遇上了一个跟自己抢生意的怪男人,每次自己的生意都要来插上一脚,做个搅屎棍!

喜欢这种类型的亲们可以去看看,文文已经很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