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四章 案情明朗!

许氏乃是江北女子,身量偏高,那救她之人比她高些,不该年纪小,更不该至多是个少年郎。

元修觉得,这身量的推断有偏差。

“你忽略了一点。”暮青淡道,“许氏当时险被奸污,她那时是躺在地上亦或跪在地上的,人处于低矮位置时,仰视他人极易造成视觉上的误差,将人看得高大。因此,许氏说那人比她高,实际上至多与她相仿。而许氏的身量约莫四尺八寸,这身量对男子来说,至多就是个少年身量。”

元修倒是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他起身便走到花厅正中,墨袍一掀,大咧咧地往地上一坐,盘膝抬头,仰头望住暮青。

暮青倒配合,起身让他看,并说道:“你还可以躺下瞧瞧。”

元修朗声一笑,当真往后一倒,仰面朝天望向暮青。

暮青走来他身边,问:“如何?”

元修端量着暮青,见她负手而立英姿逼人,这么瞧着,更显清卓颀长,戴着面具眉眼间也仿佛有融不化的霜雪,外头是初春二月,她的心却似乎永在冬日,不知何日才能捂热。

元修有些走神儿,回过神来时见暮青挑眉看着他,不由轻咳一声翻坐起来,含糊地应了声道:“嗯。”

暮青转身便走回上首坐了,接着道:“我想过此人有可能是天生身量不高,未必真是少年,但从他救许氏的冲动之举来看,他的心智明显未全,因此一个身量不高又心智未全的人,我倾向于他的年纪不大。从盛京府衙里存放的公文来看,许氏母子和另一户人家搬离盛京时是元隆五年六月,即十四年前。我推测凶手如今的年纪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即他当年的年纪在十一到十六岁之间,这个推测很保守了。事实上我更倾向于他当时有十三到十五岁,但为免我的主观推测会造成遗漏,因此我将年龄范围扩大了。按照凶手当时的身量,和少年在青春期身高的生长公式,他如今的身量应该在五尺二到五尺四寸之间。”

“根据犯罪心理,许氏与他非亲非故,他却冲动施救,并且在许氏母子回许阳县的途中也未将人灭口,此举应该有情感根源,即许氏在某些方面触动了他的情感。许氏的夫君早亡,她身娇体弱常年卧病,又有独子需要抚养,日子艰辛。盛京的士族府上,男子多三妻四妾,凶手的母亲可能也体弱多病,在府中生活得甚是艰辛。”

“他身份尊贵,因为他能出入相府别院。他可能对元家心怀怨恨,因为他将勒丹大王子的尸体抛在了相府别院。勒丹大王子是在相府别院里被杀,而后抛尸湖中的。凶手应是能出入相府别院之人,他可能是元家子弟、元家的亲族子弟、盛京城里可的士族公子。他的目的只可能有二——其一,他一定不是想给元家安一个通敌卖国之罪,若是那样的话,尸体早早就会在相府别院被发现,而不是十几年后才因意外被发现了。当时是元隆五年,朝局还不稳,江北也非尽是元党,相府别院里若是发现了胡人的尸体,朝中必定会生出些事端,但元家既然能摄政五年之久,因为这么一具尸体就稳不住朝局的可能性很小。凶手跟勒丹二王子合作,他必是有长期图谋的,因此给元家安一个通敌之罪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应该是将相府当作掩护,这时别院里若是捞出具尸体,以元相国爱重声誉的性情和当时的朝局来说,最大的可能便是秘而不宣。杀人抛尸,无论将尸体抛在何处都有被发现的风险,但凶手选择一处即便尸体被发现也不会被查的抛尸地。其二他可能对元家心怀怨恨,因为大兴的民俗极重阴司,宅中死了人都觉得晦气,别说是有人在宅子里藏尸了,那是最恶毒晦气的诅咒。但无论他的目的是哪一种,他对元家的心思都必定是不友善的。”

“因此,凶手身份尊贵,年纪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身量五尺二到五尺四寸,其母常年卧病在榻,他对生母颇有感情,且对元家心怀怨恨——这是凶手的初步画像。”

“若再详细些,凶手身怀武艺,在元隆五年夏曾出席过相府别院的园会!因为那青蟒帮的凶徒颇为壮实,能将其一剑穿胸的人必定身怀武艺。而郑郎中和老多杰被杀那日,应该也是勒丹大王子被杀的日子。我那日推断说,凶手除掉老多杰时必定会想办法支走勒丹大王子和他所带的人,如今想来,相府别院的园会倒是个好借口好去处。因为勒丹大王子一行的目的是刺杀元相国,那么他们就需要想办法接近元相国,相府护卫重重,必定难以混入,而混进别院要容易得多。”

“当年,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凶手与勒丹人约好要混入相府别院,谁知那日勒丹大王子却犯了牙疾,凶手对大王子说:‘老多杰的身量太过显眼,园会人多眼杂,他恐怕混不进相府别院,不如让他留在民宅里先将郎中灭口,晚上再想办法派人将他接进别院。’如此一来,既能将大王子和他的人顺利支走,又能打消大王子不带老多杰同行的顾虑。最终,凶手的计划顺利实施,在相府别院杀了勒丹大王子及其随从,并抛尸湖底。相府别院的湖甚广,若是能将水放干,湖底必定还有尸体!”

“总之,凶手的画像已定,待你的人照此将名单查出来后,再从中挑选出身怀武艺,并且当年夏天曾出席过相府别院园会的人就好。如果那年夏天别院办了不少园会,我可以再传郑郎中的长子郑当归前来问话,问问他爹被请去为人医治牙疾的日子是哪天,相府别院定是在那两日办的园会!”

暮青没再给元修多问的机会,她嫌两人搭档推理太慢了,索性都说了,说完才觉得口干,自己倒了盏茶喝了,喝完见元修没出声,不由抬头看向他,见他正望着她苦笑。

“怎么?”暮青皱眉问。

“没事。”元修叹了一声,甚是感慨怀念,有些日子没听她如此断案了,他又想起了在西北的时候,那时听她断案,最想问的便是这小子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如今他以为他习惯了,但听罢仍忍不住喟叹,十几年前的旧案,十几年的阴谋暗布,所有尸体都化成白骨了,她居然愣是给理清了!

这脑子……

“你不用传郑当归来问话了,他爹的案子盛京府衙是有卷宗的,我派人去查查是哪一日就好。”元修说完,从地上起身便往外走。

“查卷宗?盛京府衙的卷宗都长毛了,等你翻出来,还不如我传郑当归来问话快!”暮青对元修办案不求效率的行为此深深的不赞同。

“翻翻卷宗也好,至少有点差事做,省得跟你搭档查案,总觉得自个儿一无是处!”元修步子不停,没好气地回了句,说罢人已走远了。

*

深宅大院,女子争斗是常事,盛京城里的士族子弟,不论嫡庶,生母身娇体弱常年卧病在榻的还真不少,但年纪和身量能对得上的,又出席过当年夏天相府别院的园会的还真没几人。

两日后一早,元修就将名单给了暮青,为免有何遗漏,他将查案时所有列出来的名单一并给了暮青。

暮青对这办案速度还算满意,将那些名单粗粗一掠,目光顿了顿,抬头问:“你大哥也在其中?”

“你怀疑我大哥?”元修一笑,一摆手,“不可能是我大哥!你瞧瞧别人。”

“你大哥多大年纪,身量几何?”暮青问。

元修见暮青还真要细问,仿佛真的怀疑上了他大哥,这才收起了玩笑的神情,沉声道:“我大哥元谦年有三十,身量五尺四寸,但绝不可能是凶手!他不会武艺,且身子不好,常年以轮车代步,且我爹的原配夫人,也就是我大哥的生母过世得早,生下我大哥就死了。我娘嫁进相府时,我大哥才三岁,这些年来我娘一直视他为己出,他与我娘感情深厚,我们之间的兄弟感情也甚好。我大哥自知身子不好难以为官,连闲散官职都不让家里为他安排,身子好些时便去望山楼里与才子们赋诗作画赏章玩石,他才华冠盛京,这些年来一心修身养性,不为仕途,谦和纯正,怎会怨恨家中?”

元修说到此处又笑了一声,转瞬开朗,对暮青道:“你见到他便知道了,世间少有他那样的谦谦君子。”

他将大哥的名字也写进名单里是因为不想主观影响她断案,因此才将名单完整地交给他,但他相信,那幕后真凶绝不可能是大哥!

“他如今身子如何?我可以见他?”暮青问。

“恐怕得过些日子,前几日春日宴,他请了城中几位有名的学子在园中小聚,诗兴大发小饮了一杯,夜里便头痛发热,染了风寒。我娘为此罚了好些人,这几日忧心我大哥的身子,连侯府都去的少了。”元修皱眉道,他一直都想让她见见他大哥,但事有不巧,她这几日还真见不到他。

暮青沉默了一会儿,若真如元修所言,元谦不会武艺,且身子弱成那样,还真是嫌疑不大。

想着,她又低头去看单子,目光又一顿,抬眸问道:“当年的园会,你们请了步家的子弟?”

------题外话------

分析案情把我自己都绕晕了,总算绕出来了,汗

昨天在评论区惊见一篇菊花与葵花的论文,尚没来得及回复,我只想说一句最深切的感受——不比不知道,一比之下,我真应当从此自信满满!我果然还是很有节操的!开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