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一章 船上,谁诱惑谁

小奶娃名叫小云儿?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昨夜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回答她的时候,是这么称呼的。犹记得乌云第一天将他带回来,在海面上初相见的时候,乌云这厮就很明确地说过,小奶娃叫“夭云”,小名“夭夭”,是他亲自取的,还让她千万要记牢了。无耻的人她见得多了,像这么无耻的,天底下也就只有面前这一个。

小奶娃原本睡着,睡梦中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边揉一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

夭华早有准备,脸上早已经蒙上了一块红色的布,是直接从自己的衣袖上撕下来的,在蒙好了后才打开院门走出来。大的眼睛瞎了,可这小的还好好的,别最后骗过了大的,却栽在这小的手里。

小奶娃慢慢看清楚了站在面前的夭华后,一双眼一眨不眨地直盯着夭华看,似乎感觉很熟悉。可她的脸蒙着,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奶娃小脑袋中实在有些转不过弯来,刚刚清醒的眼睛里立即充满了疑惑,小手忍不住就挠起自己的头。

夭华低头回视小奶娃,与小奶娃一上一下地对视,那眼神中似乎很明显地在说:“待会儿就把你抓过来。”

乌云的心情平淡无波,说不上喜怒,一边伸手轻柔地揉了揉醒过来后格外安静的小奶娃的小脑袋,一边对今夜走到跟前来后的同样安静的人儿,也就是夭华开口道:“怎么,你今夜还不开心?”

夭华挑眉、勾唇,不语。

乌云等了片刻后,再次吐出那两个字,并且另一只手伴随着话微微抬起,朝站在面前的夭华伸出,“过来。”

夭华没有动,双眼一点点眯起。他这是要她过去,握她的手?他与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会处处都显得如此不同寻常,还处处都透着亲密?难道乌云真的喜欢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可那个女人似乎还根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与名字。

“我的话,别让我说第二遍。”乌云的手没有收回,语气中开始透出不耐。

看来,人眼睛瞎了后,耐心也会跟着变,情绪也比较容易起伏,还是说只是在对着这个名叫“画儿”的女人的时候,乌云才会如此情绪外露?这是不是又变相地显示了乌云对这个名叫“画儿”的女人不同?夭华不由勾唇思量。

乌云的面色在夭华的沉思中变得越发的难看,伸出的手也开始一寸寸握紧。

小奶娃似乎感觉到了乌云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一直直盯着夭华看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乌云的身上,扬起小手就用力打向乌云握紧的手,同时一双眼睛也开始盯向乌云的脸。

乌云不想吓着小奶娃,脸上的面色克制了一下后,开始回转,手也收了回去,握住小奶娃刚才打他的那只小手,冷冰冰地朝站在面前一动不动与没有任何回应的夭华道:“马上离开这,别再让我看到你。”

夭华可算是新鲜地体验了一回乌云为了小奶娃以外的人变脸如此之快,可是想要她离开没这么简单,要知道今夜能冒充顶替成功不代表下次也能,眼下已经是很好很好的机会,并且也是很难得的机会,她有必要好好地把握好,而不是浪费掉,眸光流转间就直接弯腰将手伸向趴在乌云身旁的软绵绵的小奶娃,想将小奶娃给抱过来。

乌云在夭华的手即将碰到小奶娃的时候,准确无误地一把扣住夭华的双手手腕,声音骤冷,“你做什么?”

夭华立即转动起手腕,表面上想要乌云马上放开她,实际上尽量不让乌云碰触到她手腕上的脉搏,要知道她现在还中着他下的毒,内力全无呢,一被他触到脉搏不就露馅了。

在过了一会儿,终于将手抽给出来了后,夭华伸手在乌云的手掌心中一笔一划写道:“我想抱抱小云儿。”天知道在写的过程中,夭华心中有多恶寒,谁能想到她与乌云之间竟然也会有这样一幕,若是让人看到了,非要傻了不可。而哪天乌云这厮要是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会是何种反应?夭华不由想笑,待会儿必须得去洗手才行。

乌云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不行。下次若再如此鲁莽,贸然伸手,我定断了你的这双手,你给我记住了。”

夭华愣住,乌云对这个名叫“画儿”的女人不是很不同寻常吗?处处都已经表露无疑了,还允许这个名叫“画儿”的女人在他的手掌心中写字,要知道他可是一直都有洁癖的。除了小奶娃外,她还从没看到乌云允许谁靠他这么近过,当然那个神秘的从未现身过的小奶娃的亲娘除外。可是他现在竟然非但不允许这个名叫画儿的女人靠近,还说要断了她的双手。从乌云的语气与神色中,夭华看不出半分玩笑的意思,这又是怎么回事?

夭华一时不免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小奶娃则与乌云恰恰相反,见夭华弯腰想要抱他,乌云却阻止,恼怒地扬起小手就又打向乌云,同时小嘴还口齿不清地发出“咿呀咿呀”的恼怒声,而后高高抬起打乌云的手就要夭华抱,另一只手则一直被压在自己的小身子下面,对蒙着脸的夭华仍有着无比的熟悉感。

乌云不允许,扣住小奶娃抬起的小手,将小奶娃的小手给强拉回来。

小奶娃火了,在乌云的旁边开始挣扎,还想要爬起来,小嘴终于发出几个略算清晰的字,“坏……坏……”

乌云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再度让夭华离开。

夭华仍然不动,看来乌云与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之间的关系,并非表面上这么简单,想了想后再次在乌云的手掌心写道,“我记住了,以后不会再犯了,你千万不要生气。”微微一顿,夭华又接着写,“那我不动,这样可以留下来看看小云儿吗?”

乌云没有说话,不算是答应,也不算是不答应。

夭华自然就当乌云这是默许了,不紧不慢地直起身来,一边将手负到身后,刚才在乌云手掌心写过字的手指狠狠在衣服上面擦了擦,一边重新好整以暇地打量起面前这张竹椅上面的这对父子俩。真的,小奶娃的确太像她了,几乎找不出一点和乌云像的地方,说不是她生的确实没人会信。而乌云身为堂堂魔宫祭司,却在外面有这么多隐秘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夭华越想越忍不住怀疑,第一次觉得乌云这厮的身份恐怕并不简单,或许并不只魔宫祭司这一重身份。

在名剑山庄养伤那两年期间,她几乎未回过魔宫一次。而在那之前,她回魔宫的次数全部加起来也屈指可数,与乌云之间的恩恩怨怨和争斗都是七年前名剑山庄大婚那一晚后回魔宫才开始的。老实说,在回魔宫前她甚至从未正面见过他,对他也没有一点印象。诚如老宫主死前对她说的,乌云城府太深,心太狠,之前十多年可以说是蛰伏在魔宫,极为低调,后一朝开始有所动作,连他也看错他了。

而乌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有所动作起来,不再掩藏的呢,听魔宫老宫主说正是她在名剑山庄养伤的第二年。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几乎就夺取了将近半个魔宫,所以他急着书信给她,需要让她回魔宫对抗乌云,并继承魔宫宫主之位,但每每收到的回信都是她怎么也不答应。

对于乌云在进入魔宫之前的身份,夭华也不是没有问过老宫主。

老宫主说,乌云很小的时候就进魔宫了,祭司的身份原本在魔宫中也是可有可无的,谈不上半点实权,于是就一直让他坐着。可哪成想,突然有一天就变天了。就好比养了一只“宠物”,原本以为他是很乖的小绵羊,没有一点威胁性,可没想到到头来却发现其实是只披着羊皮的“恶狼”,当他突然露出爪牙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小奶娃还在与乌云继续“斗争”着,想要从乌云的魔爪中挣脱出来,转入夭华的怀抱。

乌云对于夭华的目光没有理会,就这么任由夭华一直站在面前看着。

一时间,月光下的画面似乎有些定格了下来。

小奶娃再斗争了一会儿后,可怜兮兮地抬起头来看夭华,小嘴一张就喊出了“娘亲”二字,想要夭华救他。

夭华这一下子被吓得不轻,她都已经这么蒙着脸了,就露出一双眼睛而已,并且还是在这样的夜幕下,他这么个小不点大的小奶娃竟然还能认出她来?夭华随即快速看向乌云的脸,想看清楚乌云脸上的变化。

乌云脸上没有变化,好像一张面具镶在上面一般,淡然无波地对小奶娃到:“你娘亲不在这,你叫也没用。”

感情乌云这厮将小奶娃叫出声的两个字当成了小奶娃想念他娘!夭华不由暗暗松气,而后凶神恶煞地狠狠瞪向还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小奶娃,用眼神严厉地警告,你再看试试?

小奶娃其实并没有认出夭华,只是那股熟悉感与夭华一身的红衣让他忍不住就喊出了那两个字,见夭华瞪他后,小嘴一撅显得更加可怜起来。

夭华对上这个样子的小奶娃,不免有些无奈,暂时决定宽宏大量地不再与小奶娃计较,接着又开始有些头疼起来。她现在内里全无,力气比一个普通人还不如,小奶娃又一直在乌云的旁边,乌云虽然看不见了,但武功都还在,依旧不容小觑,远胜一般人,硬抢根本不可能得手。而乌云这厮又断不允许她抱小奶娃,那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将小奶娃得到手?来之前几乎从未想过乌云这厮竟会不让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抱小奶娃一下。

时间流逝……

小奶娃见夭华始终不理他,渐渐安分下来,趴在乌云身边不再动,并有些赌气似的决定不再理夭华。

夭华一整夜都找不到任何下手的机会,虽然眼下的机会很难得,不容错过,可也实在没有办法,直到快天亮的时候转身回去。这个时候的小奶娃,趴在乌云身边早已经睡过去了,小嘴一张一合的。

乌云对于夭华的离去没有说什么。

不久,一名黑衣人匆匆忙忙到来,在距离乌云约四五步距离的时候停下,对乌云躬身禀告道:“少主,新的药材都已送来了。另外,这是南耀国传来的密函。”

乌云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念。”

“是。”黑衣人点头,就快速打开手中的密函,对着乌云念了起来。

乌云听在耳内,没有说话。四周的空气在乌云的沉默中,不知不觉冻结下来,让人有些不敢大声喘息。

这个世界,全名一直叫“四海大陆”,并非只有现在这江湖中人所在的这一处地方。

这里,因茫茫大海相隔,有些与外界隔绝般的,不属于任何一国,基本上以江湖人士和魔宫为主,打打杀杀,也可以称之为一个比较另类的、封闭的、不同于任何地方的、没有君主制的一个“小国度”,很少有人会关注外面的事,也基本上没有人能出得去。

但魔宫有所不同,魔宫原本就在一座大海中的岛屿上。

魔宫的四周,全都是海,进进出出也都要乘船,可以说魔宫上下是对海最了解的一个“门派”。

这么多年了,乌云几乎很少离开魔宫与江湖这片封闭的地方,但并不代表他与相隔几千里之遥的外面没有一点联系。最重要的是,这个四海大陆上最高的那座山——雪山,并不在这片地方,而是在外面。在他带小奶娃回来之前,小奶娃一直在雪山山顶的洞中,所以从没有任何人见过小奶娃,显得他确实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黑衣人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完了信函上的全部内容,包括最后的落款后,将密函整齐地折叠回去,上前几步双手呈到乌云的手中,然后又快速退回刚才站的位置,等着乌云的命令。

“你且回信,说我知道了。”伴随着话,四周冻结下来的空气若敲碎的薄冰,碎落下去。

黑衣人颔首,离开。

乌云在黑衣人离开后,一手轻柔地再抚了抚睡着的小奶娃,另一手则一寸寸握紧,硬生生捏碎了手中的信函,任由白色的碎屑从手心飘落,脸在碎屑飘落的过程中若笼着一层黑纱,阴沉难辨。

对于外面的世界,前一刻先行返回庄内的夭华自然也是知道的。可以说,那外面一共分为四个国家,东辰国,南耀国,西华国,北岳国,“四海大陆”这四个字就是由此而来。

不过,由于大海相隔的缘故,这里与外面就好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而这里,更像是一个很纯粹的武侠世界,没有君主制,没有什么兵马,只有武林与魔教。

庄内,寂静无声的房间中,当夭华回去的时候,独孤系还没有回来,只有薛三一个人在。

天快要亮了,但毕竟还没有亮,整间房间内显得十分昏暗,比夜晚时有过之而无不及,有道是黎明前的时刻是最暗的。

进去的夭华,反手合上房门。一夜的毫无所获,自然有些影响夭华的心情,让夭华高兴不起来。

“如何?红姑娘,你这一夜都去哪了?”薛三不由开口,关切地问道。

“怎么,你好像很关心。”夭华不答。

薛三点头。而事实上,就在昨天夜里,在独孤系也出去了后,他也出去了一趟,亲自查看了一番过眼下这个庄子,并且还亲眼看到了面前的她与乌云在后院的外面,不过他们谁都没有发现他,他则实在有些想不通究竟怎么回事,所以此刻故作随意般的口吻一问,当然了他也知道应该问不出什么,“红姑娘出去一夜未回,我自然担心,难道红姑娘觉得我不该担心?还有独兄,独兄到现在也还没有回来,我实在担心的很。”

“那你怎么不出去找?”夭华挑眉。如果这就是他所谓的担心的话,分量未免也太轻了。

“我不会武功,出去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不想到时候反过来给独兄添乱。”

“呵呵,说得也有些道理。”夭华笑笑,不置可否。

这时,独孤系终于回来了。

回来的独孤系,推门进入后反手就合上了房门,并站在房门处透过房门的缝隙十分谨慎地往外面看了看,并等了一小片刻,直到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转身看向已经分别看向他的夭华与薛三,并不知夭华也是刚刚回来,直接道:“我查清楚了,这里有艘船,每天中午的时候出去,第二天凌晨带着各种药材回来,我们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上这艘船,做这艘船出去。现在离中午还有几个时辰,我们抓紧一下时间,今天便可以出去。”

“你确定?”夭华确认一遍。

独孤系点头,“我已经查得很清楚了,前两天都是这样,今天也会是。”

薛三顿时脸露欣喜,站了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这可真是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尽快想办法出去,然后想办法上那艘船。”

独孤系也是这个意思,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看向夭华,“那你的意思呢,如何?”

“既然有办法出去了,自然是越快出去越好。”只是,没有将小奶娃从乌云的手中夺到手,对冒充那个女人成功,并已经接近了乌云的夭华来说,难免有些不甘心,回来的一路上都还在想今晚用什么办法夺到小奶娃。

“既然这样,那就这么决定了,马上出这里,去船那边。”独孤系说完,又透过关回去的房门缝隙往房间外面看了看,然后小心谨慎地分别带夭华与薛三两个人出去,赶往岸边。

岸边,确实有一艘船靠着。

在快到的时候,夭华便已经一眼看到了。薛三自然也看到了。

“跟我来。”已经上过一趟船,并且将船中上下都打探清楚了的独孤系,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示意夭华和薛三跟上,最后避开船上的所有人成功带夭华和薛三上了船,进到船舱下面的最里面那间空房间中,紧闭上房门,小声道:“只要等到中午左右,船就会驶出,等出去了就完全了。”

夭华没有说话,目光打量起此刻所在的船只中的房间,只见房间很小,也有些乱,显然是用来堆放杂物的。

接下来,谁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站着休息与等待中午的到来。

时间过去……

直到正午时分,船只还是一动不动,没有丝毫航行出去的意思。

夭华挑眉看向独孤系,还真是不该相信他,每次查到的消息不是错误就是信息不全,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查的,终究是远离江湖太久了,“你说,现在已经中午了没有?”

独孤系拧眉,明明不会错的,他确实查看清楚了,现在这个时间也已经到中午了,船怎么还不开?沉默了下后,独孤系面色有些沉的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

夭华没有阻拦。

薛三也没有阻拦,点了点头。

良久后,独孤系回来,“据我打探所知,是临时收到的命令,今天船不出去了。”

“下次能请你打探得再清楚一点吗?接下来要怎么做,难道要一直在这里等到明天中午去,看看明天中午这艘船是不是出去?”夭华相当好脾气的笑笑,但语气中有无多少笑的成分。

“临时传来的命令,又不是我能预测的。”独孤系反驳,眼下这道命令来得也未免太突然了一点,不知道乌云究竟意欲何为,为什么突然不让船出去?该不是发现了什么吧?可是,也不对,如果乌云真的发现了什么,现在这艘船绝对已经被团团包围起来了,怎么可能还这么平静。

夭华懒得接独孤系的话,虽然他的话确实有理,命令来得这么突然,不是事先可以预测的。而对于这道突如其来的命令,夭华心中也不是没有揣摩,但得出的结果同独孤系一样,那就是如果真被乌云发现了什么,眼下就不会这么平静了,看来乌云突然下这样一道命令一定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

薛三面露失望之色,没有说话。

入夜——

既然今天出不去了,那夭华就又忍不住想起冒充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一事,很想在今夜再去试一次,看看这次能不能将小奶娃得到手。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还有火光与人说话的声音,“上面吩咐了,趁着今夜不出去,将整艘船只都彻底检查与打扫一遍,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几个去那边,还有你们几个,全都给我打起精神,连一粒灰尘都不能有。”

“是。”十数道声音异口同声回道。

狭小房间内的夭华,将外面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并紧接着听到有人朝他们所在的这间房间而来。

“先躲一下。”独孤系自然也听到了,并且听得比夭华还清楚,连忙对夭华与薛三道,并快速环视起四周,看看眼下这间房中有哪里可以躲的。并不是怕了外面的那些人,只是一旦暴露了行踪,就会将庄外还在搜查他们行踪的那些黑衣人给引来,从而惊动乌云,情况就不妙了。

狭小的房间,堆积的东西还不少,夭华也已经快速寻找起暂时藏身之所。

忽然,三个人的目光全都不约而同地落向了最里面那两个角落中的其中一个,按照空间来看,那里勉强应该可以藏两个人,并且堆积如山的杂物恰好可以将人遮挡。

独孤系马上毫不犹豫地道:“你们先一起藏那里,我藏到上面去,等到人开门进来的时候趁机出去,想办法引开外面的那些人。”

薛三点头,当先一步就朝角落处走去。

夭华无法,一时间也只得朝角落处走去。想她堂堂魔宫宫主,真是混得一天不如一天了。要是隔在以往,哪里会想到自己竟会有今日,需要藏到角落里去躲避人。

“你再靠近一点,这样站着还是能看到。”独孤系一直看着,提醒夭华道。

夭华皱眉,她已经站得很到了,离里面的薛三都只剩下一步之遥了,再靠近的话就碰到一起了,她可没兴趣与这个男人靠这么近。

独孤系也皱眉,耳听外面朝这边走来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快一点,你难道想要被他发现?”

独孤系话中的这个“他”字指的是谁,夭华自然知道。说来说去,还是都因为那朵可恶的乌云,一笔笔账她绝对都会好好记下的,他日让他加倍奉还。在对乌云磨牙般的咬牙切齿中,夭华缓慢地再靠近了一步。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房门被推了开来,独孤系快若闪电地一下子飞上上方,后背贴着上方的甲板固定住身体。

推门进来的人浑然未觉,什么也没有发现,开始将房间中的杂物一件一件地往外搬。

上方的独孤系,在这个时候如一阵风似得瞬间出去。

角落处的薛三,任由夭华靠近,始终没有任何言语与动作,尽管自己也不愿与夭华靠得这么近,可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安静中,除了推门进来的那个人搬东西的声音外,薛三几乎能感觉到夭华的呼吸声,尽管那呼吸声很轻很轻,可毕竟这么近的距离,再说他事实上是会武功的,只是装作不会,没有什么声音能够逃过他的耳朵。

夭华留意着搬东西那人的动静外,自然也有留意薛三的神色,这么近的距离还面对着面,透过外面走道上渗透进来的那一丝微弱光线,不想看都不行。

昏暗的光线下,只见面前的薛三气色如常,呼吸与心跳也都极为平稳,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似的,好一个“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模样。让夭华看着看着,忽然不知怎么的,竟忍不住想要好好“调戏”一番。当然,调戏是假,真正的目的是想趁机试探一番,一只手就毫无征兆地一把撑向薛三身后的木板墙,一只手轻佻地挑向薛三的下颚,“其实,古公子有没有考虑过换一种喜欢的类型?”

薛三侧头避开夭华的手,尽量不发出声音,没想到自己竟也有被人“调戏”的一天,赶这么调戏男人的女人,天底下恐怕也就只有面前这一个了,再找不出其他,同样压低了声音回道:“红姑娘这是在毛遂自荐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红姑娘上次可是说了对我失望的,眼下这变得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吧?”

“那古公子应该也还记得我对你失望的原因。只要古公子改了,考虑换种喜欢的类型,我的失望也就烟消云散了,你说不是吗?”

“但可惜,我对红姑娘这样类型的女子,实在没有兴趣。再说,家里人也断然不会同意。”

“如此说来,古公子还是个十分孝顺的人。但现在就说他们不同意,会不会也太快了一点?或许我会有兴趣随古公子回去一趟,去见一见他们呢?”

“如此说来,红姑娘对我,还真是放不下心了?”

“古公子对我,又何尝放得下心。如若不然,也不会如此费尽心计想方设法地接近了。”伴随着话,夭华被薛三避开的那只手中已悄然多了根玉簪,在用说话引开薛三注意力之际,眼疾手快毫不留情地就猛然刺向薛三的胸口。

薛三的注意力一部分已被夭华的话分去,一部分仍放在进出搬杂物的那个人身上,对于夭华突来的杀机确实有些没有料到,电光火石间,千钧一发、生死一线之际,薛三猛地一把打开夭华的手。

夭华出手虽快,但没有内力,被薛三这么一打,刺向薛三的手霎时往后,手中的玉簪就飞了出去,“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在安静中尤为清晰,并且整个人也止不住后退。

薛三随即一把扣住夭华的腰身,将夭华整个人往自己怀中一带,不让夭华后退,并用指尖隔空弹向搬东西那人所搬的地方,让那处地方的杂物一下子坍塌,全都噗通噗通的滚落了下去。

搬杂物的人自然清楚地听到了玉簪落地的声音,整个人顿时一愣,后接着听到杂物坍塌和落地的声音,只觉是自己搬东西的时候没有固定好原地的东西,以致东西都掉了下来,也就没有再多想,接着搬起来。

夭华微松了口气,挑眉对上面前近在咫尺的薛三,并不急着推开薛三情急之下拦住她腰身,不让她后退的那只手,眉宇间似笑非笑,“古公子,听说你好像是不会武功的。哎,这到底是谁说得呢?我怎么有些记不起来了。”

薛三没想到自己瞒了这么久的会武功一事,就这么被夭华给试出来了,她可真会用招的,就不怕他真的不会武功,那刚才那一下就绝对暴露了,“怎么,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很刺激?”

“你说呢?”

“那要不要再来一点其他的?既然你非要这般毛遂自荐不可,反正我身边还没有一个暖床的人,我不介意收下姑娘。只是,不知道你都会哪些技巧?可别让我失望才好。”说着,薛三搂在夭华腰身上的手带着一丝惩罚性的一把收紧,越发将夭华往自己怀中一带。要玩是吧,他很乐意奉陪。

“这么说,古公子是想先试试?”夭华一时间笑靥如花。

四目相对,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几乎都已经身体贴着身体,薛三毫不示弱,“的确。”

“你这可是在诱惑我。”

“不是你先诱惑的我吗?”薛三说着,缓缓低下一分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