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9.199我打算杀了你你意下如何

慕雨说完之后心惊肉跳地看着自家主子,生怕这位阴晴不定的主子会突然爆发,迁怒自己。

宇文辙在听到这话之后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漂亮的眉心皱得紧紧的,看得慕雨的心一跳一跳的,生怕自己第一个遭殃。

然而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经过漫长的一段沉默之后,终于开了口。

他说:

“让薛进画去相府一趟,给周傲华看病,还有把这个也拿去给薛进画,让他去相府的时候一道给周傲华服下。询”

“啊?”

慕雨愣住了,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霰。

她没有听错吧?

但是作为下属,她虽然惊讶,却不会多问,只是严格按照宇文辙所说去执行。

可薛进画就不同了。

他听到暮雨如事说的时候,漆黑的双眸瞪得比铜铃还大,张着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慕雨,你确定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薛神医,我觉得我是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人吗?”

慕雨说道,她又不是薛进画,总是拿生命开他家主子的玩笑。

薛进画坐不住了,他立马从椅子上蹦起来,抱着药箱就出门了,却不是去相府了,而是去了齐王府,进门之后直冲书房。

“辙,这个是解乱情蛊的解药吧?”

他拿着慕雨给他的蓝瓶问道。

“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宇文辙没有看他,他的声音冷淡而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你不但让我替周傲华解蛊,还让我救他?难道说这仇你不报了?”

连薛进画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与宇文辙多年朋友,深知他与周家的恩怨,更清楚他苦心经营多年,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替母复仇,周家对他来说并不仅仅是杀母之仇这么简单……

而现在,他却不报仇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本王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区区放下仇恨又算什么呢?”

宇文辙终于肯抬头看薛进画了,那种绝美的脸上黑曜石一般漂亮的双眸看起来那么无奈。

薛进画沉默了,第一次,他感受到了宇文辙的难处。

这个男子是经过多么痛苦的挣扎,方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呢?

他,一定是爱惨了周璇。

薛进画一向以看宇文辙为难作为人生一大乐趣,可如今,看到这样的宇文辙,他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辙……”

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想要安慰他,这时候,他发现宇文辙那双原本静谧的眸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剧烈的波动,薛进画不解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竟在门口看到了周璇。

再说周璇,她在周傲华床前守了三天三夜,心知若不解开他身上的毒,只怕周傲华的伤是好不了了,若要解除他身上的毒,就必须先解开他身上的蛊。

周璇清楚,这蛊八成是宇文辙下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人,只怕也只有他有办法解开这个蛊了!

所以,她硬着头皮回来,打算试着去求宇文辙,不过事实上她并没有抱多大希望,连她都觉得以宇文辙对周家的仇恨,他是不可能会出手相救的,她甚至都想好了,实在不行就想办法对他催眠,虽然以他的意志力成功率也不高,可是她也别无选择了……

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找他,没想到却听到宇文辙这一番话。

一时之间,她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死死地咬着唇,不知所措。

“过来。”

先说话的是宇文辙,他对着空气淡淡地说。

周璇低头,听话地走过去。

宇文辙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女子。

三日不见,她瘦了很多,美丽的脸惨白得毫无血色,漂亮的眼睑下有浓浓的黑眼圈。

这也难怪,三天没睡了……

她不知道心疼自己的身子,可他的心却跟着软了。

他心疼她。

可他清楚,若要她留下来休息只怕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拉住她柔若无骨的手,轻轻地说:

“既然回来了,就吃了夜宵再回去吧。”

声音温柔得不像话,周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小鸡肚肠、抠门无比、睚眦必报的宇文辙吗?

夜宵很快就送上来了,周璇还没动手,薛进画就先上来大快朵颐了。

周璇没说话,她低头,非常乖巧地吃饭。

薛进画吃得正开心,却看到宇文辙对自己使了个眼色,看样子他是有话要单独与周璇说,于是他非常识相地撤了,当然,临走前没忘记顺了好些美食走。

薛进画走后,屋内再度恢复宁静,静得只余下周璇吃东西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吃着东西,而他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谁都没有话说。

事实上,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周璇吃东西的速度不快,可尽管如此,在她把所有东西都吃完之前,宇文辙都没有讲过一句话。

于是,周璇先开口了。

她问他:“宇文辙,你刚才对薛神医说的话是真的吗?”

“真的。”

宇文辙的答案只有两个字,说完之后他从周璇的眼中读到了震惊、感动。

没错,除了震惊之后便是满满的感动了。

可是这不是他要的。

她的性格——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周傲华为她挡了一刀,所以她会不顾一切地回报;眼下自己放下仇恨,不但不再对周家下手,还对周傲华出手相救,以她的性格,只怕便会穷极余生回报自己了。

说句直接的,他就算要她以身相许,为他生儿育女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以南宫无痕的身份,已经收获了她的感恩之心了。

他是个商人,重复的东西他何必要两次呢?

他要的是她的爱情!

要她真正地爱上他,而不是因为感恩换来的爱情,所以,这一次,他宁愿要她误会自己,把自己想得差一些。

“我有条件的。”

宇文辙的声音高深莫测。

“什么条件?”

周璇蹙眉,可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不想受宇文辙这么大恩情,若有条件,那是最好的。

宇文辙没有说话,他转身,执笔挥毫,不出须臾,他将墨迹未干的宣纸递给她,道:

“签了它。”

那是一张契约,上面明确规定他愿意放过周家,并且救周傲华一命替他解开乱情蛊,作为代价,周璇要一生一世在他身边替周家赎罪,并且最少为他生个孩子,除非他身亡,契约自动失效。

墨迹未干的宣纸上,男子的字刚劲有力,若行云流水,周璇读了上面的内容之后,漂亮的眉心紧蹙。

宇文辙知道这纸契约会消除她对他的感激之情,不过无妨。

她的感激留给南宫无痕就可以了,他宇文辙要的是纯粹的爱情,而不是建立在感激的基础上的……

南宫无痕终归只是他扮演出来的一个角色而已,宇文辙才是真正的他。

宇文辙想,就算她始终都不能爱上这样一个自己,也无妨,反正这一纸契约也能将她绑在身边了,更何况他们还会有个孩子……

只要有了孩子,他们之间就真正有了羁绊,哪怕有一天,那个慕容莫问再出现也带不走她了……

反正不管她爱不爱他,他都要定她了!

周璇,你们周家欠我的,就让你来还吧,用你一辈子的温情来还……

宇文辙没有再说话,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那个眉心紧蹙的女子。

他有把握。

无论她内心多么为难、多么难受、多么不甘心就这样困在他身边一辈子,她还是会签的。

因为她是周璇!

可是,即便早已断定结果,周璇犹豫得越久,他心就越苦闷。

他会忍不住想:

周璇,你就这么讨厌待在本王身边吗?

本王有那么差劲吗?

到底是本王太差劲,还是慕容莫问在你心里太根深蒂固?

他也没那么好吧?

……

在周璇犹豫的短短时间内,无数个念头从宇文辙脑海里飘过,折磨着他的心。

最终,周璇落笔,签了。

在签下名字之后,她抬头,唇瓣一勾,半开玩笑地看着宇文辙:

“宇文辙,下半辈子我都被绑在你身边替周家赎罪了!你这么恨周家,会不会家庭暴力、虐待我呀?”

她的声音很平静,眉心微微一挑,不再纠结,恢复了他最初见到的那个周璇。

一个对未来迷茫,却又偏偏装得毫不在意的周璇。

在她看来,宇文辙大概是知道周家气数已尽,就算他不继续行动,也足够让周家家破人亡、名誉扫地了,再继续也没意思了,相反的,让周傲华活着,反而能让他更加痛苦、更加难受……

不过,他可能觉得报复得还不过瘾,所以打算把目标转移到她身上。

反正他一向以折磨她为乐趣!

若是以前,周璇心里会不满,她什么都没做过,凭什么要替周家买单,可如今周傲华于她有恩,这单她必须会买,哪怕以后宇文辙真的对她拳脚相对,她也只能认了!

谁让她欠他呢?

在签下名字的那一刻,她已做好了直面惨淡人生、正视淋漓鲜血的准备。

宇文辙没有看周璇,他低头

笑:

“虐不虐待你,要看你表现。你要是能多为本王生几个孩子的话,本王肯定会宽容待你的……”

“几个?”

“当然是越多越好。你也知道,本王是个商人,商人都不喜欢亏本,买一送一不亏,买一送二不错,买一送三稳赚,买一送多……多多益善……”

“……”

周璇无言以对。

周璇签了字之后跟宇文辙说自己要回周府,宇文辙没有反对,他让薛进画陪周璇一起回去,顺便给周傲华诊治。

宇文辙的爽快,周璇也爽快,她向他表示只要宇文辙一渡过危险期,她就马上回齐王府给他做牛做马。

“做牛做马?”宇文辙挑眉,“璇璇,你把本王当什么人了呀?我齐王府还缺人吗?你只要乖乖给本王多生几个就可以了……”

多生几个?

敢情他要的是一只母猪!

……

不过周璇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难受,相反的,她竟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这辈子,就这样好了……

******

“你说什么?我哥居然下令收回人员,不再对周家下手?”

东方弄月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仅如此,公子还让薛神医去救周傲华……”

“天呐!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东方弄月不敢置信地叹气,整个人烦躁地在原地转来转去。

不久前,她收到消息,宇文辙对周家筹划多年的复仇计划终于取得成效,周府一蹶不振,岌岌可危……

此时恰逢母亲出关,她便带着母亲一起来东都,打算看一场好戏,却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肯定是因为那个叫做周璇的女人……该死的!他居然骗我!还说什么利用周璇报复周家,结果却为了那个女人是非不分!太过分了!不行!我要去杀了周璇……”

东方弄月气得直跺脚,正欲冲出去,一支修长的手伸过来,捉住了她的胳膊。

“月儿,事情是真是假都还没弄清楚,你就要往外跑,这也太鲁曼了!”

说话的是个三十出头的女子,一头长发又黑又直,仿佛倾泻而下的瀑布。

和东方弄月一样,她也是一身蓝衣,不过款式不同于少女的娇俏,而是偏向成熟,冥冥之中透露着一种说不上来的韵味。

蓝衣女子看着东方弄月,叹了一口气:

“月儿你身为一教之主,就不能稳重些吗?”

东方弄月撇了撇嘴,很想抗议一句“如果不是您老人家整天闭关练功,做个甩手掌柜,我至于年纪轻轻就当上教主吗”!

教主呀!

而且还是罗刹教教主!

只要顶着这个名头,她这辈子是别想嫁人了!

当然,这些话东方弄月只敢在心里吐槽,对母亲她依然恭恭敬敬:

“林子不会骗我的。”

“林子当然不会骗你,但林子的消息未必准确。”

蓝衣女子无奈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样子。

“林子,你这消息哪里来的?”蓝衣女子低头向林子求证。

“回尊主,手下是无意中撞见崩雷同慕雨向公子的手下传达命令……”

“这么说来是真的了。”蓝衣女子蹙眉,“看来你哥是很喜欢这个周璇,竟为了她放过周家,既然如此,你若对她下手,只怕他会不高兴……而且难得辙儿这么喜欢一个姑娘,你这做妹妹的,无论如何也不能伤她所爱。”

“母亲你不知道,周璇就是周傲华的亲生女儿!”东方弄月说道。

“什么?”

蓝衣女子眉心瞬间皱起,她闭关近一年,不知道近期发生了什么,听到她姓周,辙儿又为他放弃复仇,也猜出周璇与周家会有渊源,却没想到她竟是周傲华的亲生女儿!

“辙儿怎么会这么糊涂呢?”

她以为无论如何,宇文辙都不可能会仇人之女!

他是那么理智的一个人!

而且他还那么恨周傲华!

怎么会这样?

“所以说我哥他疯了!”东方弄月皱眉,“母亲,你说怎么办?”

那蓝衣女子沉吟片刻,道:

“既然是周傲华的亲生女儿,自然不能留!你且去把她抓来,让我看到她到底生得如何倾城倾国,竟能让辙儿为了她不顾一切!”

“好!”

东方弄月得到许可,立马如同脱了缰的野马,狂奔而去。

作为罗刹教教主,东方弄月虽然性子不够沉稳,但是武功却是出神入化,相传她的功夫并不在云亦岚、南宫无痕、连城流觞之下,所以对她来说闯入相府绑个人并不算难事。

东方弄月来的时候,周

璇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因为不久前,周傲华终于脱离了危险,她松了一口气。

四天没睡的她一放松下来,终于撑不住了,她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东方弄月见状便直接将她打包捆走了。

“长得不怎么样嘛!”蓝衣女子看了周璇一眼,不屑地冷哼一声,“还不如那上官一诺。”

“所以说我哥疯了!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不顾一切,太不值了。”

东方弄月忿忿不平地说道。

周璇本来睡得很沉,可以说是昏睡过去了,但是被东方弄月带着一路颠簸之后,意识渐渐回来了,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周府,而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眼前还有两个陌生女子,她好看的眉心不禁微微皱起。

“东方教主?”

周璇不解地看向东方弄月,之前她见过她一面,所以有印象。

“记性还挺好的嘛!”

东方弄月勾唇。

“我与东方教主无冤无仇,不知东方教主为何要绑我?”

周璇想要移动身子,却发现自己四肢都被牢牢地绑着,连动都动不了。

不过她脸上并没有慌乱。

她之前看过东方弄月与连城流觞、北羽源、南宫无痕知道她武功极其高强,甚至不在无痕大哥之下,而她身边的那个蓝衣女子武功只怕是远在东方弄月之上。

这样的两个人就算不绑着她,她也拿他们没办法!

他们的武功能练到这个境界,精神力肯定都是极其强大的。

想要催眠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璇知道,就算急也没有用。

“倒是挺淡然的。”蓝衣女子看了周璇一眼,有些意外,“你的确和我们无冤无仇,不过你父亲却欠我无数条人命,父债女偿,所以我打算杀了你,你意下如何?”

“如果我不同意呢?”

周璇反问,除了想办法拖延,她暂时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

然而,蓝衣女子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她直接动手了,可是就在她的刀即将割破周璇喉咙的那一刻却突然停住了,她的目光死死盯着周璇的脖子上露出的玉佩,问:

“这玉佩你哪里来的?”

她眸子不似刚才那般肆意,这一刻充斥着浓浓的震惊。

***

乐乐:谢谢娜娜的红包!么么哒!凌晨不更,大家别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