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34.坑深135米:看来你的竹马哥哥回来了,你打算在我这儿演烈女了

盛西爵掀起眼皮,眸色淡得透明。

没什么表情的看着站在灯光下优雅清贵的男人。

曾经是安城顾家唯一的公子爷,有过无关紧要的几次见面,点头之交都算不上,更别说他和薄锦墨的关系匪浅。

在客厅,耳力好的隐隐约约的能听到从浴室里面传出来的水声。

米悦转了身,细细的高跟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极有节奏的响声,她侧着身子,倨傲的视线睨过在场的人,精致的下颚微微的仰起,“顾总,看在我们以后可能有的合作上,我就不计较你的人大晚上的跑到我的地盘上大吵大闹,又言语性的侮辱我的丈夫,现在麻烦你把她们弄出去。”

她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设计繁复奢华的裙子,长发下的脸铺着一层笑容,带着来自纽约上流社会深入骨髓的坦然傲慢霰。

那模样,叫人厌恶又艳羡。

顾南城没有看她,只是眯着眼睛看向盛西爵,扯开唇角语气很淡的开腔,“我太太在这儿么。”

盛西爵嗤笑一声,作势摊摊手,“既然是你太太,何必要问其他的男人。”

顾南城看了他一会儿,随即偏头看向站在一边的两个女孩儿,不咸不淡的开口,“你们跟着她过来的?”

两人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却在撞进男人的视线的时候还是低下了脑袋,“她反正……就在这个房间里。”

顾南城将视线从她们的身上收回,又似笑非笑的道,“不介意我带她走吧?你一只手抓着笙儿,另一只手还要抓着我太太,我担心你顾全不到。”

盛西爵眼底弥漫着浅浅淡淡的冷酷笑意,他不在意的道,“可能是丈夫来这种地方让她很不放心,所以才偷偷的跟了过来……”

那低低的嗓音带着些许玩味的意思,“晚安想去哪儿或者想留下,她自然是自由的。”

顾南城瞥他一眼,目光清贵冷漠。

长腿便朝着浴室走过去。

磨砂的玻璃门被关上了,男人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开腔低声唤道,“晚安。”

里面的水声停了下来。

女人温凉平静的声音响起,“衣服湿了,你替我拿一套衣服过来。”

浴室里,晚安对着镜子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已经湿透了的长发,脸蛋有些木木的,眼神有几分恍惚,不知道是淋了冷水,还是药效未散。

三分钟,敲门声再度响起,她随手将毛巾挂在挂钩上,开了点门伸手把衣服接了过来。

换上干的衣服,将擦得半干的头发拨到一边,然后才打开浴室的门。

已经慢慢转而中秋的天气,淋了冷水又在冷水里泡了十分钟,她现在全身上下从头至尾甚至从里到外都是凉的。

男人修长的身影半靠着,淡淡然的靠在那里。

她一打开门,便是四目相对。

晚安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寡白,顾南城皱了眉头,一步走过去手掌探上她的脸颊,触手生冷,低声问道,“怎么这么凉?”

晚安看着他,或者是审视着他,没有说话。

顾南城也不在意,将身下的西装脱了下来,将她单薄又冷的身子裹住,在她的耳边低声淡淡的道,“我带你回去,嗯?”

晚安仰着自己的脸看着他,问道,“你不准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她面容静静地,“还是我应该去问西爵呢?”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发,温和又淡然,“回去再说。”

晚安没说话,虽然没有很大的感觉了,但是身子还是有些无力的发软,任由他搂着自己出去。

等在客厅里的人见他们出来,除去盛西爵唯有深眸敛着暗光,不动声色,其他的人都是神色各异。

两个年轻的女人一眼狠狠的瞪了过去,满脸明显的厌恶和不屑。

米悦仍是双手环胸,精致美艳脸上没什么很明显的神色变化,眼眸流转着,最后事不关己的将视线挪到一边,眼角眉梢都变成了冷艳。

两个女人见这看上去风平浪静的场面就急了,几步冲到了顾南城的面前,着急的道,“顾公子,盛西爵就在这里,你倒是问问陆姐姐在哪里啊,你难道不管陆姐姐了吗?”

另一个也跟着附和,“我们已经通知了薄先生了……”恶狠狠的瞪了一边的盛西爵,有些畏惧又得意,“他已经赶过来了。”

晚安平淡的看着她们,温静的开口问道,“所以,是你们叫我们过来的?”

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那漆黑的眸和眼神让人不敢对视,尤其是原本就心虚的人。

“我们叫你来你会来吗?”本来很心虚,但是随即很快的挺直背脊,嘲弄道,“你自己来这里见谁的你不知道吗?你是有夫之妇,大晚上来这样的地方来见另一个男人合适吗?你不是出了名的矜持端庄?”

见晚安不说话,两人更加盛气凌人了,“哼,你知道陆姐姐在哪里吧,还不赶快把她交出来!”

晚安勾了勾唇,笑得面无表情,“这世上每天都有人死,每天都有人失踪,是不是我都应该知道在哪里?”

“你……”又说不过她,又担心男人会偏袒她,用力的跺跺脚,转而看向了低头注视着女人的顾南城,“顾公子,你看看她……我们就说有她的份。”

顾南城只一眼淡淡的扫了过去,随即朝晚安道,“我们回去。”

“我没说要去回去啊,”晚安轻描淡写的开口,“她们还没告诉我,是不是她们叫我来这里的。”

空间里很安静。

“你又不是我们绑过来的,腿长在你自己的身上你为什么要过来不知道吗?现在在这里反咬我们一口。”

“闭嘴,”低沉的两个字,顾南城抬眸一个冷眼扫了过去,无声无息又震慑感十足。

两人肩膀缩了缩,不甘心却又不敢说什么。

顾南城身上的手机震动,他面无表情的拿出来看了一眼,随即很快的接了,“什么事?”

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声音很快的沉了几度,“嗯,我知道了。”

简单的对话,便挂断了电话。

顾南城一只手搭在晚安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仍旧没什么血色的脸庞跟他对视,眸底的颜色晦暗又平淡。

像是大海的最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表面风平浪静,深处暗涌流动。

“晚安,”他问她,眼神落在她的脸上,“你知道笙儿在哪里么?”

晚安看了他半响,最后突兀的笑了,“我是不是应该知道?”

顾南城手上的力道不重,但是却让她无法轻易的挣脱开,“知道就告诉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她肯定知道,”一边的声音立即响起,声音是脆生生的响亮,“她要是不知道的话怎么会半夜来见盛西爵,谁知道他们孤男寡女的在干什么呢?”

男人温和的嗓音敛着几分厉色,一个眼风扫了过去,“我叫你们闭嘴。”

两人撇撇嘴,不情不愿的低下脑袋。

顾南城垂着眼,眸光锁着她的脸蛋,“晚安,”他语调始终淡淡的,“你晚上来这种地方见盛西爵。”

“你应该问问她们我……”

“没有谁强迫你,”他淡淡的道,“你如果不想见他,骗你又有什么用?”

晚安怔了一下,随即失笑,轻轻袅袅的道,“好像是我这样的,”她像是对他说又更像是对她自己说,“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是我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她否认不了,的确是她自己收到短信就过来了。

只不过约她的人不是西爵……本质而言的确没什么区别。

晚安深呼吸了一下,随即看着他的眼睛风轻云淡的道,“你问我的我都不知道,陆笙儿跟我无仇无怨的我没道理要绑架她或者参与绑架她,你有这个时间来质问我不如多派几个人去找她。”

她半阖着眼眸,抬手就要去弄开他的手,“闹了一晚上,没我什么事情了就放手。”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没有觉得愤怒或者是委屈,陆笙儿出事无论是为了他以往的感情或者是跟薄锦墨的关系他势必都要插手的,这点她很清楚。

可能是今晚受了惊吓和冲击……那分量不算很重的熏香虽然没让她造成什么损伤,但还是有点疲乏和无力。

空茫的沁人心脾的寒凉,她就想回去睡觉休息,然后再整理思路。

关于西爵,关于陆笙儿。

关于他们之间。

男人一只手圈住了她的腰,阻止了她想要离去的动作。

拥抱的姿势。

只是真的不知道是为了抱她,还是为了禁锢她。

晚安再度抬起头,便恰好对上了男人低头看下来的眼神,“晚安,”他的手指摩擦着她的耳下的肌肤,嗓音低低的,“你不应该插手我们跟他之间的事情,答应我,你以后都不会再插手。”

晚安仰着脸笑了笑,“理由呢?”

她抚了抚额头,始终温凉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有气无力,“我是我爷爷带大的,除了像白叔这种资历老一点的管家,也没什么其他的亲戚了,对我来说,盛家的人都算是我的亲人——就像你之前听说的那样,我和绾绾之间是除了男人都可以共用的关系,她的哥哥我自小就是叫哥哥的。”

顾南城低头凝眸淡淡的瞧着她,“你似乎忘记了,我才是你的男人。”

晚安又笑了,“我没忘啊。”她轻轻冉冉的笑,“我把西爵当哥哥,即便你们立场相悖利益冲突,我仍把他当哥哥,但我也半点不会忘记你是我丈夫。”

她顿了顿,脑袋稍微歪了笑,眼波朝他看去,“那你呢?陆小姐出事的时候你为她鞍前马后不记得我是你什么人了,倘若有一天,我跟她兵戎相见你死我活了——你得把我当仇人吧。”

扣在她腰上的那只手徒然的加重了

力气,晚安一张脸都痛得皱起来了。

她屏住呼吸,蹙眉看着他。

顾南城仍是清淡的看着她,“言则,你是决定偏帮到底了?”

晚安看了他一会儿,又看向一旁一言不发的盛西爵,转而才仰起脸,这样的姿势下来她的唇几乎要贴上男人的下巴,“我可以不插手啊……”她低低喃喃的道,“倘若陆小姐的事情你也不插手的话——我完全可以不插手。”

她的杏眸弯起,明明是眉眼弯弯的模样,却半点不带笑意,“不过这样的算一算,你们好像真的吃亏了,毕竟其实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算,顾公子你就不一样了。”

别说她没帮西爵什么,即便她想帮,她其实也什么都做不了。

顾公子要权有权,要钱有钱的。

盛西爵单手插进长裤的裤袋里,静默无言的看着他们,眼眸深邃莫测,他望着晚安苍白而兀自笑着的脸庞,开腔,“晚安闻了半个钟头参了料的迷藥……这么大的男人了,即便不懂心疼自己的老婆,顾公子也不至于跟身体不舒服的女人过不去才对。”

不知是盛西爵话里的内容,还是他嘲弄的语气,顾南城原本温淡而浮于表面的脸色徒然变了下,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不少,转而去抱她。

晚安一下就挣脱开了,她深呼吸了一口,“已经没事了,你们继续忙吧。”

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晚安几步走到盛西爵的面前。

她望着他已然有些陌生的模样,鼻头忍不住酸了酸,不知是因何而其的委屈在心头肆意的蔓延开无法抑制。

晚安缓了将近半分钟,才轻轻的开口,“今天我有点累……能不能明天……”话说到一半,她下意识的看向站在一侧的米悦,虽然没有亲自证实,但是她估测这位是西爵的妻子,“这位是你的妻子吗?”

难怪那天在商场,她这样看她。

盛西爵微皱了下眉,正准备开口,米悦的手已经伸了过去,明艳艳的开口,“我叫米悦,是西爵的妻子。”

晚安刚想把手伸过去,却忽然震住了。

上次在商场,因为距离隔得远她又戴着墨镜,所以晚安没有看清楚她的样子,现在近在眼前。

她们是见过的。

准确的说,是她在法庭上见过米悦。

只不过那时的米悦远比现在年轻,五官比现在青涩,没有化妆,尤其是一双哭红哭肿的眼睛,站在原告上看着西爵的眼神她现在还记得——那是真的恨极了。

米悦伸出的手因为晚安的震惊而被僵持在半空中。

“顾太太是不屑和我握手吗?”

晚安这才一下清醒过来,将手伸过去握住,“你好。”

她眼神颇为复杂的看着米悦,勉强的笑了笑,“明天晚上有空的话……我可以请你们吃饭吗?”

米悦兴致盎然的看着晚安,这话她不对着盛西爵说却对着她说,点点头,她笑着答应了,“可以啊,西爵跟我说过你,明天我们请你吃饭。”

带着隐隐的挑衅和敌意,以及自然而然的宣告主权的意味,晚安身体疲倦,思维都疲倦了很多,“都好。”

两个字落下,身后一阵温暖就贴了上来,头顶响起男人温淡低沉的嗓音,“我抱你回去。”

说罢顾南城已经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干净利落的转身。

在门口遇上薄锦墨。

薄锦墨淡淡的看了一眼他怀里的晚安,“她怎么了。”

“有点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

“嗯,我会处理这边的事情,等她没事了再说。”

顾南城没说话,抱着她出去了。

晚安被男人的西装裹着,脑袋埋在他的怀里没有出声。

这种地方仿佛带了一种污浊的乌烟瘴气,她待着都觉得呼吸困难的窒息。

直到上了车,陈叔已经在车上等着了,晚安扶着额头,朝跟着她进来的男人道,“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去忙吧。”

顾南城眯着眼睛,脸上的不悦和阴沉浓得几乎要溢出来了,“慕晚安。”

她这是什么态度?!

“我不舒服,你想算账明天来找我,”晚安的脑袋靠着车窗,自己胡乱的系着安全带,“陈叔,你送我回慕家吧。”

车内的气氛明显的变了。

陈叔屏住呼吸,也没发车也没开口说话。

她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他再大的火也准备忍着的,但是这副表情和语调瞧着就让心头忍不住一阵一阵的蹿着火。

顾南城忍了又忍,才冷声朝陈叔道,“开去医院。”

“我要回慕家,”晚安闭着眼睛,“我原本就是打算在慕家睡的,已经跟爷爷说好了,我不回去他会担心的。”

顾南城掀起眼眸,“陈叔,你是耳朵不中用了想要辞职吗?”

陈叔一个激灵,连忙发

动了引擎,“好的顾总,马上去医院。”

“我要回慕家。”晚安睁开眼睛,手无意识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似在发泄又像是在忍耐,“顾南城我说了我自己回慕家你回去继续忙你的事情。”

顾南城勾唇,弧度凉薄,“我回去,你让我回去不担心我对付你的盛哥哥吗?”

他侧眸看她的身体软弱无力的靠在车窗上,还是没忍住想将她抱过来——

手还没触到她的身体,女人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用力的躲开他,哪怕她后面已经没地方闪躲了。

车内亮着灯。

顾南城看到她的眼神,带着凉薄的嘲弄,混着委屈,抿着的唇带着勾勒出几分控诉,剩下的就是冷漠了。

“慕晚安,”他再度开口叫她的名字,阴沉之余便是警告式的阴鸷了,“别说你的盛哥哥已经结婚了,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为了别的男人露出这种不想让我碰的表情。”

说罢,动作强硬的要将她拖进自己的怀里。

他相当反感慕晚安在他面前这副戒备排斥的德行。

在他的手触上她的腰时,她动作情绪更加激烈的挣扎,“顾南城,你让我安静的待会儿行不行?别再靠近我!”

刚才是西爵在那里,她不想闹得太难看。

她也不想去揣测今晚的事情他知道几分或者设计了几分。

但是她明白西爵本来打算现身,只不过是她在那里出事了又恰好告诉了江树,他收到消息才赶过来。

她很累,不想去猜,但也不想靠近他。

晚安喘着气,呼吸急促而重,眼眶泛红的盯着他,手捏着自己的衣角,仿佛忍耐到极致。

顾南城怒极反笑,那些伪装的绅士贵公子的温和在他脸上荡然无存,只剩下寒凉刺骨的冷笑,低低沉沉的开口,薄唇的弧度阴柔,“看来你的竹马哥哥回来了,你打算在我这儿演烈女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