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五章 花瓣澡

靳藤在他们两吃得差不多时才讲:“我们找到了吴氏父子,为他们按排面见总统阁下,现在一切事情都水落石出了,只不过你们还不能出去,得再等等。”

“要等到三月?”杨光把一个肘子啃完,用纸巾擦嘴。如果是三月份,那他们还要再呆一个多月。

“不用这么久。”杨烈接道:“过完年就会开始选举,到时会放出顾平涛的负面新闻,华盛顿那边也会配合我们为吴谋和吴登澄清事实。”

“华盛顿?”

“对,现在爱德华下台,华盛顿·乔暂时代理总理的职务。”靳藤感叹。“那本来就是他父亲的职务,美国人民很乐意接受这点。”

杨光诧异,没想到乔这么快就成功了。

靳成锐没有意外,把一个水晶肘子夹她碗里。

看到碗里多出来的菜,杨光看肘子又看他。

“快吃。”靳成锐蹙眉。

“是!”

两个老家伙看他们两相处的不错,脸上都露出高深莫测的笑。

莫名感觉一寒的杨光偷瞧他们,没发会什么异常。

在他们吃完饭后,杨烈和靳藤没有多停留,大过年的他们不去拜年,还有许多人来给他们拜年呢。

靳成锐送他们出去,让他们去看看韩冬他们。

“我们是去看过他们才来,成锐你放心吧,他们都很好,比你想像中还要好。”杨烈赞赏的讲:“你们都是出色的特种队员,这次让你们受委屈了,出去后给大家放个假,别责备他们。”

“是。”

目送他们消失走廊,没看到林东的靳成锐自己把门关上。

里边杨光吃饱喝足的靠在椅子上,脸上说不出的满足。“妈妈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不知道传奇那家伙有没有回来,今年没人跟他抢,他一定吃到撑。”

杨光喜欢吃辣,现在脸、鼻子、嘴都红通通的,尤其是她仰着头无力闭合的唇,舌头在她说话间总是时不时的煽动着,靳成锐眼神渐而变得幽暗,语气也沉了分。

“以往过年都是和赵传奇一起过的吗?”靳成锐弯腰俯视她。

听到他的声音,杨光像是稍稍清醒一些,飘渺虚无的眼神有了聚焦。她想了想,眉头轻皱。“似乎都是与他一起过的。”他们可是正儿八紧的发小。

“以后每年都由我陪你过。”靳成锐说完没等她反应过来,俯身吻住她红润甜美的唇……

这边两个回到车上的老家伙,都脸上带笑,像是当年娶到老婆般。

“老靳呀,你说要不要把他们两个分开?这孤男寡女的住一间房怎么行。”杨烈状似很忧虑的讲。

靳藤假装不知。“这有什么,在部队不都这样?”

“现在他们可不在部队里。”

“即使不在部队里,他们仍然是战友。”

“战友也分情况……”

开车的兵哥看他们争得起劲,习以为常的笑起来,想着这两位首长关系真好,不像其他那些位高权重的,表理不一。

两人争执来争执去,最后他们呵呵大笑。

“老靳呀,你说我就这么个宝贝女儿,我可舍不得她受委屈啊!”杨父一脸担忧,长叹。“这十八年来我们可是把她捧手心里,就怕她摔着磕着。”

靳藤郑重其事的讲:“我也跟你一样,你女儿不就是我女儿吗?再说两家近,他们爱住哪就住哪,有事窗户喊声就行。”

“她还太小,才刚刚成年,什么事都不懂。”

言下之意就是:你儿子太大了,占了我们家便宜。

靳藤笑得满脸褶子。“没事,我儿子大,什么都懂。”

开车的兵哥:……

两位首长,你们这是要结亲家的节奏吗?

**

杨光他们在过完元宵的一个星期后就出来了,来迎接他们的排场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杨光和靳成锐他们告别各自的亲人,就和韩冬他们上了朗睿的直升机,然后升空了?!

“感觉人都快要发霉了。”报怨的陈航。

“环境不错,就是地儿太小。”吐槽的刘猛虎。

“要是有美人就最好了。”感叹的徐骅。

“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让我想明白了许多事情。”反思的韩冬。

“有点闷。”内敛的厉剑。

连厉剑都觉得闷了,那可不是一般的闷。

朗睿开启自动驾驶模式,反过身看着他们几人。“就这点感慨?没有什么要跟指导员报告的吗?”

“指导员,你还是好好开飞机吧,我们可不想现在来次高跳高开。”

高跳高开就是高空跳机并打开降落伞。

朗睿笑得爽朗,像开玩笑的好朋友。“徐骅的主意不错,你们觉得呢?”

众人:……

“都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等下你们直接高跳高开吧。”

韩冬他们立马求救的看向靳成锐。他们被关了这么久,人都关傻了,还没缓过劲啊!

他们当中就杨光没看他,瞅着挂在墙壁上的降落伞包。

长官和朗睿都是狼狈为奸的,她才不去浪费力气。

朗睿看她表情变化,又看紧抿着唇的靳成锐,决定的讲:“还有十分钟到基地,你们准备。”

“报告指导员,这里只有六个降落伞包。”杨光数了两次,确定它还少一个。

坐正身的朗睿轻松的讲:“你跟指军官一起跳。”

带人跳也是件很正常的事,不过让长官带着会更好一些,并且这里就她一个人最轻。

韩冬他们都没觉得有什么,认命的拿起降落伞包背上,固定好。

杨光拿着最后一个伞包瞅对面的长官。一起跳啊?似乎挺不错的。

“一分钟准备。”朗睿提醒大家。

在韩冬他们排好队走到机门时,靳成锐接过伞包背上,跟在他们身后。

当他们到达战狼基地三千英尺的上空,朗睿怕他们看不到,把手伸出窗外数三二一。

绿灯亮起,韩冬喊了声:“跳!”

第一个跳的是厉剑,接着是刘猛虎、徐骅、陈航,最后才是他。

他们跳下去,隔了会儿才打开降落伞。

“过来。”靳成锐看他们都安全打开伞,叫往机外探头的女孩。

杨光扭头看他,然后扶着安全绳坐到门边,双腿荡在机身外面。

靳成锐坐到她身后,把系在她身上的双人跳伞带紧紧扎在自己胸前。“准备好了吗?”

双手扶着两边舱门的杨光猛烈点头。她已经被风吹得快睁不开眼睛了。

看她准备好,靳成锐抱着她往外栽倒。

失重的往下坠落,杨光听到减速伞“砰”的打开,然后轰鸣声与嘈杂声消失,在长官打开降落伞后一切都安静了下,只有风将降落伞吹得哗哗响。

鸟瞰脚下广阔的风景和熟悉的基地,杨光感叹。回家的感觉真好,有风和阳光铺成的路,处处都是这么美好。

等他们降落地面时,朗睿已经停好直升机,带着其他队员拿着家伙事在操场上列队等他们。

杨光是被绑在靳成锐身上的,所以她要等他解开带子才能动。

落到地上的靳成锐,看到缠在跳伞带上的头发,一点点把它解出来。

她是从内审部出来就直接上的直升机,头发没有做很好的保护,所以被风吹散,绕进了绳子里。

其他几个把降落伞收好走向他们,看好奇扭头的杨光和低头忙活什么的长官,韩冬伸长脖子瞧,然后皱起眉。“小阳光,你这头发也是个麻烦事,干嘛把它割断算了。”

韩冬说这话时,也看到是怎么回来的刘猛虎直接拿来刀。

看到是怎么回事的杨光,赞同的点头。“长官,直接割断吧。”

“不用。”靳成锐拆的很小心,回得很坚决。

刘猛虎收起军刀,韩冬想长官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怜香惜玉了?

朗睿等人站在大门口等着,看他们磨叽好会儿才走来,着急的讲:“快点快点,要错过吉时了。”

周斌把火盆放地上,用打火棒点燃加了酒精的木炭。

看到这玩意儿,本来不信这个的大兵们都非常热情的排好队,一个个跳过去,接着又是柚子叶甘露水。

这信不信是一会事,有没有人为你做这些事,又是另外一回事。

朗睿站在最后,给他们一人一个拥抱,对他们每人都说了句:“欢迎回来。”

“哎哎,你们都别走啊,还要剪头发。”一个长像粗犷的五级士官叫住他们,手里拿着个电动剃刀。

剪头发是代表转运。

韩冬他们几个摸摸变得有些软的头发,很干脆的坐到战友搬来的凳子上。

听着电动剃刀嗡嗡的声音,几十号人都很耐心的等着,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似乎这是件很严肃的事情,必须要这么做。

他们几个男的还好,万年不变的寸板,杨光的可就不同了。

她当初剪掉是为了能进入部队,后来长长了她也没去剪,出任务什么的都会把它保护的很好,不会让它成为自己的负担。

不过在看到长官也接受“洗礼”后,她豁出去了。反正都不愁嫁人了,怕什么?

“班长,你也给我剪个寸板吧,正好夏天来了凉快。”

“小阳光,你这是信不过我技术啊。”五级士官——沈炎自信满满。“班长我包准给你剪个轻新脱俗的发型来。”

杨光很信任他的讲:“好,我的头发就交给班长你了!”实际暗想,她的发型怎么也是名设计师弄的,难道很俗?

结果在沈班长唰唰剪得流畅飞快下,完事的杨光一照镜子吓到了。“沈班长,你没来前是不是在发廊工作?”

“你怎么知道?我给一家理发店当学徒。”

杨光面无表情的指着头发。“标准的洗剪吹。”然后抓狂的讲:“你流海能不能再剪短点?挡到我眼睛我怎么打枪啊!”

韩冬他们哈哈大笑,一个个调侃起来。

“杨光啊,这发型也不错,像只被长毛盖住眼睛的狮子。”

“回头我给你买个心型的发夹。”

“还有带兔子的橡皮筋。”

“定型水要不要?我买香瓜味的。”

杨光暴走:“你这群内里闷骚的姑娘们给大爷滚开!”

剪完头发还没完,还要泡花瓣澡。

也不知道朗睿从哪里找来几个大桶,里面洒满了各色花瓣。

看到这个杨光哈哈大笑起来。“姑娘们,洗个花瓣澡能变得美美的哦。”说完长笑而去,去自己的独立间了。

几个大爷们看着桶里漂亮的花瓣,想掐死他们的指导员。

不过也没什么,他们有必要时还要男扮女装呢,洗个花瓣澡什么的,也不会变成娘娘腔。

一系列繁琐的事情后,就是吃大餐。

这次战狼的炊事班可是下了大功夫!大手笔!菜色五花八门,丰富极了,如果没有指挥官那句话……

“全部吃掉,不能浪费。”

众人:……

吃过大餐,欢迎会便当此为止了。

第二天靳成锐让朗睿放他们几天假,结果韩冬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休息,全都跟着老班长他们训练,而且还是怎么说也不听的那种。

看到他们这样,不仅靳成锐担心,连朗睿都不放心了。

他确信他们几个都没问题,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但既然没事,有假为什么不休?平常不都是一听到可以休息,就跟见到女朋友似的。

这事不用指挥官说,朗睿主动着手去解决,而这下手对像嘛,自然是唯一看起来正常的杨光。

被叫到指挥室的杨光没看到长官,便知道是谁叫她来的。

朗睿双肘抵在桌上,十指交叉抵着下巴,在她敬礼后看了看面前的椅子。

杨光走过去坐他对面,不逾越的问:“指导员,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聊聊。”

我信你才怪。杨光看着他,不说话。

“你们这次的报告我看了,真让人大开眼界,比我看的那些大片都要精彩。”

“那些黄片么?”

“小阳光,看人不能只看一面,黄片只是我所欣赏的一部份。”

“你的另一面是与长官狼狈为奸,还有从背后把我们打晕。”

朗睿咳了声,状似不知道的带过。“这次让你去打怎么样?”

“嗯?”杨光好奇起来。

“交换个事,我就告诉你。”

看他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杨光大爷似的笑起来。“指导员是想问我们为什么不休息是吧?”

“你要告诉我原因吗?”朗睿笑得很和熙,像个邻家大哥哥。

杨光不被他迷惑,沉着眉儿讲:“我想他们都是因为那个血刺部队吧,包括我也在内。”

“血刺军团?”

“血刺军团?”杨光重复他的话。军团是独立性的,他不受任何人管制,只接受五位将军共同签字下达的命令。“就是国务院那次,出现不到三分钟就撤离的部队。”

“这个事情你应该去问你的父亲,他会更清楚些。”朗睿没有多说,因为他知道的也不多。“你们就是因为他们,才这么拼命训练的?”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差距太大了,原以为他们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一比对,发现自己和别人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们的实战经验加起来比你们的训练时间还要久,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变成他们那样的,你们还年青,有的是时间。”

“这不是年不年青的问题,他们也有个和我差不多的。”可是她看起来无敌强!

看她横眉竖目一脸不甘的样,朗睿往后靠,悠闲的喝了口茶。“小阳光,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像只炸毛的小猫。”

你才小猫,你全家都小猫!

“不过没什么好比较的,她五岁就在军营里,十二岁成为血刺的正式成员,现在是血刺军团公认的第一夫人。”

“啊?”杨光深深的皱眉。“我听到她叫那位指挥官爸爸?”

“她又不是那指挥官亲生的。”朗睿突然邪恶起来。“话说,你什么时候才公布喜讯?”

杨光愁眉。“我找到合适的机会就会公布。”“指导员你别绕到我身上,到你了,你说让我去打人,什么意思?”

说到这事朗睿正经起来。“接到上头命令,战狼部队要加紧壮大,把原本九月份的选拔提前到三月份,人员都是从各部队挑选的尖子,要是这次通过的人多,九月份的选拔就不办了,要是通过率少,我们就要办两期。”

“可我们随时要出任务,指导员你忙得过来么?”

“别忘了还有周斌他们,他们可都是兵王,当教官不成没问题。”

他一说起这事,杨光就想到吴谋。

如果他们父子两洗清了罪名,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位置?吴谋的作战能力绝对强悍,吴登不管是身手和智谋也都是一等一的,要是他们能回到部队,肯定能让这个世界更和平一些。

“指导员,周队长进入黑豹多久了?”

“挺久的,今年应该是第八年了。”

还是不够久,吴谋离开部队已经二十年。看来这事她还是要去问问长官。

这时靳成锐回来,听到她的话直接讲:“他们不可能再回来。”说着把报纸给她。“他们决定开家蛋糕店,当老板。”

看到报纸上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

记者:吴先生,你们接下来有什么其它打算吗?还是想回到军部?

吴氏父子:初步计划是蛋糕店的老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