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09.最后一晚,她要老老实实的顺着他……

可今晚,当她款款走过来,柔顺的在他双.腿.之.间跪下来的时候,他依然感觉到那里硬了起来,可整个人,却好似不再那样容易被点燃。

宋月出知道他喜欢什么,也知道怎样让他舒服,她妩媚低头,温顺解开他的皮带,手指若有似无的滑过他结实肌肤,到最后,将他的坚硬握在掌心,然后低头…询…

男人舒爽的轻抽一口气,原本舒展的双臂,忽然有些粗暴的攥住宋月出的长发,狠狠撞击起来,她有些痛苦的呻.吟出声,可随即那声音就被他顶回去只隐约听得几声破碎的呜咽。

赵景予在情事上素来都不会心疼人,宋月出觉得口腔里被摩的火.辣.辣的疼,却也不敢叫停……

赵景予攥住她的长发要她那一张妩媚的小脸死死贴近自己,然后剧烈颤抖着射了出来,宋月出被呛得连连咳嗽,却是乖顺的将那东西咽了下去……

“景予……霰”

宋月出漱了口出来,赵景予犹然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结实的胸口有些剧烈的上下起伏,宋月出倾身伏在他的胸口,指尖扫过他蜜色的肌肤:“什么时候回来?”

她知道他这一走,不定什么时候会回来,而在从前,他每次回来都是直接找她,可以后,大约也不会这样简单就能见面了。

“不一定。”

赵景予手指微动,宋月出赶紧起身拿了烟给他点上送到他嘴边。

他抽烟的样子很好看,不是很优雅,却十足的男人味儿,就仿佛是那个王家卫的镜头下,刮干净了胡子头发梳的整齐光亮,穿着黑色西装带着一点痞态的张震。

宋月出的手指在他微微冒出胡茬的下颌上痴迷的来回摩挲,她想他了,想他的身体,想他在床.上放浪的样子,方才,只是服侍的他发泄了出来,而她现在……

身体下面,早已是一塌糊涂了。

“景予……今晚别走,行吗?”

宋月出细碎的吻在他的唇角,他身上那好闻的味道,几乎快要让她整个人都沉醉到无法自拔。

赵景予并未说话,直到沉默抽完了整支烟,他方才将宋月出从身上拉开,然后站起身来:“我得回去了。”

宋月出难受的几乎无法自持,她想要像别的女人样撒泼或者是胡搅蛮缠,可她知道,这样做只会把他推的更远。

他得回去了,他家里有太太,他再也不是自由身,而她,从此以后身上终将背负着一个难听的名讳。

赵景予也不理会宋月出的难过,只是慢条斯理的提上内.裤,又系上皮带,宋月出勉强撑着站起来,将他衬衣上微微的褶皱,一点点的抚平,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格外的让人心疼:“明天我就不送你了,到了给我报平安。”

赵景予伸手在她细滑的脸蛋上轻轻摸了一下,到底还是在声音里添了一分的温柔:“你乖乖的,我下次回来来看你。”

“嗯。”他的一丝儿温柔,又让她觉得什么都值了。

赵景予走了,仿佛把这空气里所有的氧气和温度全都带走了一样。

宋月出蜷缩在沙发上,一个人怔怔的望着露台上的月光,她还有几个七年呢?

她能等这一个七年,还有青春和美好,等下一个七年吗?

宋月出忽然不敢再想下去,她是那么的绝望,绝望自己恋上的人,已是别人的丈夫,绝望那个身份,她是不是再也没有肖想的可能……

快到黎明,她方才失魂落魄的穿了衣服下楼离开酒店。

门童恭敬的送她出去,宋月出开着车回到自己的公寓楼下,却不期然的,又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连眼尾都没扫一眼那个男人,直接熄火下车往楼下走去。

“月出……”

等在黑夜中的男人,有着一张斯斯文文的英俊脸庞,看起来就是自小养在蜜糖罐里的富家少爷,可是此刻,却捧着一个纸袋子,有些胆怯的看着远远走来的女人。

“我在电视上看到你的采访,知道你不舒服……”

方池远小心的看着她的表情,将纸袋子递过去给她:“这是……”

他还没来得及说里面装着什么,宋月出已经漠然的直接从他身边走过,刷开了指纹锁进了楼道。

方池远怔仲看着她冷漠的背影,被他抱在怀中一整夜的汤,终是渐渐冷的彻骨。

他和她青梅竹马,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将来定会成婚,可方池远没有想到,她十七岁遇到赵景予,从此沦陷,眼里心中,再也没有了他的地位。

可他,却放不下她。

宋月出进了电梯,方池远却还没有离开,过了大约一分钟,电梯门打开,宋月出却又走了出来,方池远心中一喜:“月出……”

“方池远,你要这么犯贱我确实也管不着,但是如果你再***.扰我,我不介意报警。”

“月出,我只是担心你……”

“我不需要你担心!”

“他已经结婚了,他有太太了月出!你跟着他没有结果!”方池远温润的脸上露出真切的疼惜,宋月出心口一疼,她知道方池远是真心爱她,可她,却根本不会回应他的感情。

“关你什么事?我愿意跟着他,没名没分也不在乎!你懂不懂?”

“月出,你不要这样糟践自己好不好?”

宋月出冷冷一笑:“方池远,管我的时候,想想你自己吧。”

她不再理会他,转身往电梯里走:“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

“月出……”

方池远的声音,终于在电梯关上后,听不到了。

宋月出靠在电梯壁上,满脑子却都是方池远的话。

‘他结婚了,他有太太了,你跟着他,不会有好结果!’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她早已没办法自拔了。

赵景予回到家的时候,刚刚凌晨。

佣人伺候着他脱掉外衣换上拖鞋,赵景予上楼推开卧室门。

岑安早已睡了,卧室里开了一盏灯,她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捏着遥控器,意外的是,嘴角竟然还挂着笑。

赵景予觉得那笑很刺眼。

怎么,被别的男人送回来,老公半夜都不回家,是这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自然不会可笑的有什么吃醋嫉妒的心理,他只是不喜欢看着她高兴的样子。

赵景予抬脚踢她露在毯子外的一截小腿,岑安睡的太沉,他踢了两下她还没醒,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虽然穿着棉拖鞋,但他的骨头也硬的可怕,睡梦中的岑安只觉得小腿骨上一阵剧痛,人也清醒了过来。

“你笑什么。”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问,岑安愣了一下,似乎是睡的糊涂了,脑子里也不能去思考,直接就顺着意识回答道:“徐长河说会帮我要宋月出的签名照……”

“岑安你这脑袋瓜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他倒是被她给气笑了,娶一个这样‘蠢’的太太,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你怎么回来了啊。”

岑安没想到他会回来,她还以为,在京里的最后一夜,他要在外面寻欢作乐玩个够呢。

“我回自己家,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

赵景予一粒一粒解着扣子,又解开皮带:“给我放水。”

岑安‘哦’了一声,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去浴室给他放水。

他去盥洗室之前,忽然回过头望着她:“今晚我说的话,没忘记吧?”

岑安一个头两个大——他说回来要她好看,她本来还以为自己逃过一次了呢。

赵景予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见她还在沙发上坐着,只是一副呆呆的样子,他睨她一眼,将毛巾扔过去在她身上:“过来。”

岑安不敢反抗他,这一会儿功夫心里已经想了很多,反正他明天就走了,不如就老老实实的把这一樽大佛赶紧的送走。

就拿了毛巾老老实实的走过去,他在床上坐着,她只能跪坐在床上给他擦头发。

ps;虐的好舒爽,求月票荷包,这个月要冲榜了,没办法,我又要叫了,亲们不要烦我,最好下一个乐文的客户端,月票会一变三的,下章小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