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二十八章:补发昨天的!

浮车一路穿街走巷,走的路线也是越来越偏僻,此时经过这么一阵功夫,四周连个人影都瞧不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浮车终于在一条深巷里停了下来。

“二位,我们到了,还请二位下车。”

浮车一停,乘坐前面那辆浮车的男子便当先下车走了过来。

下车后,轩辕天音抬眼打量着眼前这座府邸,不难看出这里的格局异常隐蔽,同时轩辕天音还发现,在这府邸和深巷的四周,有着不少隐藏起来的气息,而那些气息的主人,都是在炼神还虚境。

见轩辕天音下车后,目光精准地扫过几个隐蔽的角落,男子微微一笑,道:“为了我家主人的安危,那些人不可缺少,所以还请姑娘见谅。”

轩辕天音耸耸肩,她自然能理解隐藏在四周的那些人,毕竟府邸里那位的身份不一般嘛。

由男子带领,三人一路穿过前院来到主厅,此时的主厅中,已经有一人坐在了那里,看其模样,显然是已经等候了多时。

那人一袭玄色锦袍,头戴水晶冠,剑眉星目,一张极其英俊阳刚的脸庞上,噙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当瞧见轩辕天音跟东方祁二人时,漆黑深邃地双眼中划过一抹讶异之色。

他在打量轩辕天音二人时,轩辕天音他们又何尝不是在打量他。至于那眼眸中极快闪过的讶异之色,自然也被轩辕天音二人给捕捉到。

其实不止是这位心中讶异,轩辕天音的心中同样是挺吃惊的。但凡见过那位玄鸷王爷的人,在见到眼前这位后,只怕都会在心中感到吃惊。

不是说他们是亲兄弟吗?

这两位亲兄弟的相貌还真是有着不小的差别,不说其他,单说就这面相,眼前这位看起来都跟玄鸷的那个儿子年纪差不多。

“本王还以为鲛人族中长得最好看的就数那娘娘腔了,原来不是啊,看来他那鲛人族第一美人的称号是得让位了。”玄色锦袍的男子一双眼睛来回打量着轩辕天音和东方祁二人道。

娘娘腔?

轩辕天音闻言挑了挑眉,目光古怪地看着他,他嘴里的娘娘腔,不会指的是流光吧?

“对,就是你们的族王流光。”对上轩辕天音古怪的目光,玄色锦袍男子也就是玄武族王点头补充道。

“坐吧,也别站着了。”玄武族王朝着那带着轩辕天音二人过来的黑衣男子挥了挥手,便让他退了出去,待轩辕天音二人落座之后,目光带点惊奇地看着二人,突然问道:“看来你们见到本王都不吃惊的?”

轩辕天音淡淡地看着他,道:“都已经猜到了,还有什么可吃惊的?”说罢,身子朝椅子上一靠,问道:“就是不知道玄武族王将我二人找来是有什么事?当然…若是族王方便,也顺便说说为何我二人不跟着你的属下来见你,进入王都后就会有麻烦。”

玄武挑眉一笑,倒是不甚在意轩辕天音对自己说话的态度,果然如流光所说那般,性子非常好,对于轩辕天音的问题,简直是有问必答,“本王听说你们二人在镇南城将本王的侄子给揍了……”见轩辕天音看来,他笑了笑,又继续道:“当然,本王那侄子是个什么性子,本王自然了解,如今看二位这般模样,想来也是错在本王那侄子的身上。”

“不过…近来本王还听说,二位在云水城中,似乎出手狠了点,将本王那侄子给…废了。”

“玄武族王今日将我们二人叫来不会就是为了给你那侄子讨说法的吧?”轩辕天音笑了,只是目光有点玩味,她可不相信这位玄武族王真有那么爱护那个侄子。

果然……

此话一出,只见玄武族王剑眉一挑,整个人朝椅子里一靠,摇头道:“当然不,本王可没有那个闲工夫。”

“本王叫二位来,只是想见见敢对玄淼出手的鲛人会是谁,同时还得告诉你们一个比较遗憾的事情。”

“什么事情?”轩辕天音问。

玄武族王却没有回答轩辕天音的问题,却像似确定什么般地看向轩辕天音二人,问道:“你们确定在云水城的时候是将玄淼给废了?”

他问得突然且莫名,轩辕天音眉心微蹙,却还是点头道:“自然!否则云水城也不会全城戒严,那老王八也不会如此怒急攻心了。”

老王八?

玄武族王嘴角不动声色地抽了抽,他可以认为这个女鲛人是连他也一起给骂了么?!

“本王不得不告诉二位,昨日云水城中传来消息,玄淼好了。”

“好了?”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着一份讶异。

玄武族王点点头,道:“对,好了,据说当日晚上就将云水城的第一美人儿给召进了府中。”

轩辕天音垂眸,眸中神色闪烁不定。

玄淼那里被废了是肯定的事情,来酒楼搜查的护城军不可能说谎。一个那里被废了的人,居然短短几日的时间便好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谁有那个能力能治好他?

别说是轩辕天音的能力了,她相信,即使是再好的天地灵果或者丹药,都不可能让一个人被废的那玩意儿可以起死回生。

轩辕天音垂眸不语,玄武族王也不打扰她,只是拿着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带着探究的神色看着她。

而就在这时,一旁东方祁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般,神色一敛,看着轩辕天音道:“或许…上次在云水城城门外你的感觉并没有出错。”

轩辕天音一愣,随即立刻神色凝重起来。

“哦?你们可是想到了什么?”玄武族王在一旁听得莫名,见二人神色有变,突然感兴趣地问道。

轩辕天音却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心里却是心思翻转着。

离开云水城时她就有感觉到城中有熟悉的气息一闪而过,不过当时那感觉就只有一瞬,她都以为是感觉错了,如今看来她当时感觉到的就是那白袍人的气息,也只有脱变过的神力有这种起死回生般的能力。

只不过…那白袍人为何会帮玄淼治伤?

轩辕天音有些想不明白,眼珠子疑惑地转了转,突然扫到玄武族王时,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玄武族王,前段时日南海所发生的事情,你可知道一二?”轩辕天音突然问道。

玄武族王挑了挑眉,“你说的可是流光那弟弟谋反的事儿?”

见轩辕天音点头,玄武族王笑了笑,“这个嘛,本王自然知道一二,毕竟本王跟你们王上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他南海的事情,本王也自然关心的。”话音顿了顿,又道:“不过本王倒是挺好奇的,那舜息有什么本事儿敢就这样打回南海,若是他真有打回南海的本事儿,当初也不至于被鲛人老族王给流放了。”

轩辕天音仔细看着玄武族王神色,见他似乎是真的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后,才道:“因为舜息的背后有其他人在给他支招。”

“哦?”玄武族王闻言眉头一挑,显然被那句舜息背后有其他人的话给挑起了兴趣。

“那人利用舜息进入了鲛人族的禁地,当初我们在禁地中遇见过那人,当日我们离开云水城时,我曾在城外感觉到了那人的气息。”轩辕天音双眸眯了眯,看着玄武族王缓缓地道:“我确定当日在云水城玄淼是被废了,而他如今好了,我想…应该就是那人所为,而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地会救玄淼小王爷,只怕那人跟族王你的兄长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话音一落,玄武族王的神色便淡了下来,一双漆黑深邃的双眸也同时微微眯了起来,显然他是十分的在意上了这件事儿了。

“禁地?”玄武族王双眼都快眯着一条缝了,目光深深地看向轩辕天音,有凌厉之色一晃而过,“本王记得你们鲛人族的禁地是你们王室的王陵才对,你说有人利用舜息进入鲛人族的禁地,他为什么要进入禁地?进入王陵?”

“这就是鲛人族的秘密了,恕我无可奉告。”轩辕天音淡淡道,明确地拒绝了回答玄武族王的问题,不过话音一转,又突然道:“我觉得玄武族王应该关心的是那人跟你的兄长有什么关系,而不是关心他为了什么要进入鲛人族的禁地。”

见轩辕天音似乎打定了主意不会多说禁地的事情,玄武族王看着她半晌,笑了:“本王的确该关心的是那人跟玄鸷的关系是什么,只不过那人如此在意鲛人族的禁地,本王在想,他是不是也对我玄武族的禁地感兴趣呢……”

‘唰——’

玄武族王话音一落,轩辕天音猛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神色凝重地看着他,问道:“你们也有禁地?”

“当然有。”玄武族王点点头。

“你们禁地中可有什么封印阵?”轩辕天音神色突然紧张了起来。

玄武族王眉心一皱,不解地看着轩辕天音,不过见她神色突然开始凝重,不由也跟着神色严肃起来。

玄武一族的禁地已经荒废好几百年,若不是有人提醒,他都快忘记有那么一个地方了,如今玄武族王使劲回想起禁地中的事情,皱眉不确定地道:“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几百年都无人问津,封印阵倒是没有,不过本王依稀记得,那片废墟中似乎有一个残破的大阵,但是是干什么用的,我玄武一族中没人知晓。”

闻言,轩辕天音神色一变,急道:“快,快带我们过去。”

见轩辕天音神色有异,玄武族王也不由地站了起来,问道:“怎么了?那残破的大阵可是有什么不妥?”

轩辕天音此时真是想骂娘了,她一直不明白当初那白袍人为何花费了那般力气,就为了打开鲛人族禁地中的封印,只是放了一条魔龙的龙魂出来,如今玄武族虽然没有封印大阵,不过那个残破的大阵,轩辕天音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觉得四周有一张无形的大网,而大网中正在酝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般。

那白袍人为什么会跟玄鸷有关系,或许就是为了能用同样的办法进入玄武族的禁地。

“我不知道那残破的大阵有什么不妥,但是我有预感,那人绝对会利用你兄长的关系进入禁地。”轩辕天音急声道,“现在没时间解释这些了,先带我们去禁地,等我见到了那残破大阵,我才知道是不是我所猜想的那般。”

玄武族王探究地看着轩辕天音,见她神色认真,只犹豫不过一瞬,便点头道:“跟本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