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87 初画符

元晞有些不解,再次搜索了一遍脑海的记忆,可其中仍然没有符箓总纲的存在,好似除了那几个大字,就再也没有其他。

这种东西也能作假?元晞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她也认为,事情并不仅仅如此。

于是她起身,将还放在提包里面的五雷斩鬼印拿了出来。

元晞差点儿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五雷斩鬼印放在自己手心的时候,古拙大气、朴实无华的法印之上,有隐隐的闪电流光晃过。只是稍纵即逝,仔细一看,又以为只是幻觉。

“果然有蹊跷。”元晞目光灼灼,好奇心简直升到了极致。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着急,而是将提包里面的所有东西收好了,连青龙大刀也放好在了角落——就算爸妈回来了,也是不会进书房的,这里基本上是属于元晞的专用,这些东西自然不用担心。

而小偷?元晞并不认为,现在的小偷有多么的了不得,足以破掉自己布置在别墅周围的迷惑性阵法进入屋子。任谁,不请自入的,只会迷迷糊糊地在周围转圈,却始终无法进入房子内部,这其中的奥妙,大抵与鬼打墙有些相似,却是结合了先天八卦,实实在在的阵法。

如此,元晞才会这么放心的将这些法器放在家中。

收拾了好一通之后,元晞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很大,也是唯独在二楼的一间房。房间一半用作寝居,摆了床和沙发,另一半却当铺着干净的木质地板,细腻的纹理看起来很是舒心,宽敞的落地玻璃窗,正正面向远处的风景,可以看到远处浓墨勾勒一般的山色远景。

玻璃窗前摆着蒲团和竹编的小茶桌,上面摆着一个细颈茶叶沫釉花瓶,里面插了一支纤长孤傲的梅花,正是这个季节的冬梅,元晞从院子里面的梅树上剪下来的,浸没在水中,带着冷冽的清香,隐隐浮动,盈得一室清隽。

元晞贯来喜欢在这个位置盘腿打坐,编成蒲团的青草带着天然的香味,有静心宁神的功效,对她的打坐来说也是事半功倍的。

在自己熟悉的位置坐下,盘腿,自然垂手,握着五雷斩鬼印。

几乎是瞬间,她便感觉自己的心神便什么拉走了。

似乎步过漫长的宇宙星空,似乎流过无言的历史长河,一切归于寂静,归于元始,归于最初——归于大道。

“以道之精气,布之简墨,会物之精气。”

是为符箓!

元晞的眼前,似乎浮现了一抹身影,手执狼毫,挥动手腕,红色的符文从他的手下流泻而出,每一笔似乎都勾动了天地元气,暗合大道原理,蕴含着无名的力量。

在这个身影面前,元晞变得无比的渺小,双眸怔怔的出神,恍恍惚惚的,瞳孔无光,却将那身子的倒影,实实在在地纳入了眼底。

仿佛只是转瞬之间,也仿佛过去了很久。

等到元晞从这个禅定状态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余晖遍洒了。

元晞动了动腿。

不知不觉坐了大半天,整条腿都开始酸麻了。

她放下手中的五雷斩鬼印,回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总觉得似乎学到了什么,又好似什么也没有学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此时无招胜有招?

元晞默默站起身来,动了动腿,觉得缓解了些,才一路下了楼,打算给自己弄点吃的。

好吧,她是用了很大的毅力,才按捺住了自己想要冲出门买上狼毫与朱砂,自己动手画画符的*。现在都已经太阳下山了,什么店都关门了,估计出门也买不到东西,还是安安生生地吃饭了。

嗯,还有点饿了。

元晞简单地炒了两个菜,就着一点昨天的剩饭,解决了晚饭。

粗茶淡饭,这就是她的生活。不管她在外面有多么大的名声,多少人尊称她为元大师,归根结底,她也不过只是元晞而已。

今天不仅布了大招破了断龙钉,还沉入符箓总纲之中,思考了这么久,如此耗费心神的事情,元晞早就有些撑不住了,洗了碗收拾了桌子,便早早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元晞就将出门买画符的工具,提上了日程。

符箓作为道家的专属,对她来说,也有强大的吸引力,这种好奇是从小看各种奇门玄学书籍的时候就有了,现在有了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只是,该去哪儿买?

下山之后,元晞还是学会了一个很便利的方式。

不懂?问度娘。

搜索了一番之后,确定了目的地,元晞打车直奔地点。

辗转了几个地方,才总算是将所需的全部东西都给买齐了,包括黄纸,朱砂,以及一支崭新的狼毫。

元晞手边倒也有不少好毛笔,不过适用于画符的却是没有,画符的毛笔,首选狼毫,且越有灵性的狼越好,采其耳尖上的毫毛,制成的笔,价格有些昂贵,不过元晞没在意,也懒得讲价,付了钱就高兴地带回了家。

元晞带着东西进了书房,摆好一切,将朱砂研磨入水,兑出朱红墨汁,置于青瓷小碗中。

从古代炼丹师用朱砂炼丹之后,朱砂就被蒙上了神秘的色彩,古代之时,在炼丹盛行的朝代,寻常人甚至难以买到朱砂,只有大户人家才会为了家族祭祀而备有存货。

而事实上,朱砂的确有驱鬼辟邪的作用,也可镇神宁静,是画符的最好材料。

还有黄纸,又称纸增,在画符中,也是唯一能够承载法力之物。

一切准备就绪。

元晞稳了稳有些紊乱的呼吸,脑中勾勒一下符文,预想了一下在黄纸上开始下笔和走笔的地方,觉得差不多了。

元晞提起狼毫笔,饱蘸朱红的墨汁,顿了顿,便在黄纸上勾勒起来。

元晞靠着强悍过人的记忆力,记住了画符过程中的每一个重要转折点,所以整个过程也算是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停顿,便完成了整个画符的过程。

看着面前黄纸上的朱红符文,元晞颇为满意,跟她预想的差不多。

只是……为何没有一点气场波动?

元晞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符纸,只是从书面上看过,但看了那符箓总纲之后,却觉得并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这样就是成功符纸的话,那那些江湖骗子随便找两本书,也可以成功地画符了。

发现不对后,元晞放下笔,将符纸拿了起来,提在面前看着,轻轻抖了抖。

“失败了。”元晞淡淡说了一句。

虽然她勾勒的符文一丝不差,可是,却不知为何,没有任何成功的迹象。

元晞猜想,符箓的原理,就是通过朱砂勾勒的符文,勾动天地元气,形成气场,以这种方式,形成另一种形式的法器,然后达到它的作用。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元晞又提起了笔。

这一次,反倒不如第一次下笔的顺畅有神,中间反而停顿了几次。画到一半,元晞就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

她也不气馁。

原本她就没打算自己非要在今天之内学会画符,先人研究了成千上百年的东西,就算她学习了符箓总纲,有些符箓总纲的传承记忆,可记忆是记忆,到底不是她自己的东西。

这一点,元晞已经有了经验。

就像是她脑海中虽然有庞大的元家家族传承,可是真正看风水的时候,靠的还是她自己的作用,而传承不过是给了她一个比较高的起点。

所以,一切都需要时间的磨合,才能成就真正的大师。

大概是从小随着外公在山上,摒弃了红尘嘈杂,褪去所有浮躁,元晞身上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便是沉着有毅力。

若是不成功的事情,她可以执着数十次,上百次,直到成功。

无论什么天才,都抵不过真正的努力。

元晞正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她现在,只打算一次又一次地尝试下去。

提笔,落笔,勾勒——失败了。

又提笔,落笔,勾勒——又失败了。

一口气画了二十几张符纸,通通都失败了,却连画符的门槛都没摸到,元晞心里顿时明白,肯定还有其他地方的不对劲。

她放下笔,暂时抛开面前让她跟着了魔似的符纸,转身找了椅子坐下,习惯性的盘腿而坐。

脑中的符箓总纲随之浮现,走马观花似的在她面前流淌而过。

“等等。”元晞皱眉,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地方!

符箓总纲有一篇前言,讲的大概是一些画符的来历,它的作用,以及一些相关的事情,都是文绉绉的话。

元晞之前的时候,直奔主题,这一篇前言看得囫囵吞枣,现在细读了一遍,才发现了自己最大的错误。

“真是。”元晞苦笑着,摸了摸鼻子,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犯这么小的错误。

符箓总纲中提到,画符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一个“静”字。

虽然勾动天地元气的是符文,但真正重要的,却是画符者的心神,也就是说,真正勾动天地元气,牵连出气场的,是画符者的力量,单独的朱砂和符文,哪里来的力量。

元晞刚才回了家便直奔书房,几乎没有休息就提笔开始了,从一开始心里就不平静,又如何不会三番五次地失败?

------题外话------

注:前面提到符箓是道家和佛家的,再次有误更正一下,我查了资料,符箓是道家专属的,与佛家无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