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29章 皇甫的算计,倒霉遇群怪

云芷汐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掏出两只小瓷瓶,并直接丢给伏和道:“来来来,你的大机缘来了。”

伏和先是一愣,但好歹眼明手快的,接住了这两只小瓷瓶问道:“这是什么?”

“让你闪亮一变,从拖油瓶化身飞天的灵丹妙药。”云芷汐笑应了一句。

伏和一听这话,立即是打开瓷瓶自己查看了,结果……

“嘶!这是万年灵乳?!”

伏和见识广博,已经是认出惊呼,更是忍不住赞叹,“云姑娘真能人也,居然连万年灵乳这等不凡之物也有!再加上这升王丹,本机子绝对可以破王而立!肯定还能感悟到一丝皇道的玄机,当真是妙不可言!”

“废话少说,赶紧突破到王阶才是正事,免得到时候拖我们后腿。”云芷汐催促说道,在女真部的时候,她很充分的感受到了,南域势力的底蕴和强大。

而此番据说南域很多势力的人,都在打着蛇族圣城的主意,也就是说他们的对手多半很强!这么一来伏和一个小小的大玄师,要是真的就这样跟着去,分分钟会被人杀得体无完肤。

“对对对,云姑娘说的没错!”伏和连连称是,却是召唤出了天机喵,又将手中羽扇一解,竟是化成了根根羽笔?!

“喵喵!”察觉天机喵出没的小白喵,立即从云芷汐怀里爬出来!那天机喵近来似乎是不胜喵烦,常常躲在伏和的兽镯内,搞得小白喵只好单相思。

一看到小白喵爬出,云芷汐就没好气的把它拍回去道:“你这没出息的家伙,人家都烦你了,你还老是去黏着,你能长点志气不?”

“喵?”小白喵不明白志气是什么,可以当媳妇用么?如果不能,它还要长什么志气?!不过最近天机喵为什么不理它?这是为什么呢?

云芷汐一看它这傻样,就知道孺子不可教也,当下随它去了,反正喵大了也不中留啊……

而这个时候,伏和正与天机喵配合着,用那羽毛扇子化作的笔,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嗯,好像是在鬼画符?

“伏兄,你这是在做什么?”云芷汐对这些鬼画符倒是有些好奇,心想着难道天机门的人,升级就是鬼画符?

“嘘!别吵,我正在铭刻阵法,这阵法有助于我安心突破,不会被任何外因打扰。”伏和神叨叨的说了一句,已经继续认真的埋入刻阵之中。

只见伏和的九根羽笔,与天机喵配合而成的阵纹,正散发着一层层莹光,看起来十分的玄奥,好像还有那么点玄乎的感觉。

不过——

“你刻阵突破,你去你屋里啊,你在我屋里做什么?”云芷汐抗议道,她还准备休息一下的,结果这家伙在她屋里这么一闹,看样子是打算在她屋里突破?!

“咳咳……”伏和尴尬的咳了一声,发言表示道:“那个云姑娘,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不是一时高兴,直接就忘了么?先借用你这屋子给我突破,回头我再还给你就是了,要不咱俩换一下房也成。”

云芷汐:“……”

“有劳有劳。”伏和又说了一句,却不再开口的继续刻阵,而他本就微微苍白的脸色,在完成这个刻阵时,愈显得苍白憔悴,看起来这个阵法并不好控制,若是再叫他滚回去自己屋里刻一个,那肯定是有心无力了。

也就在此时!

随着伏和最后一笔收起,整一坐客房立即闪烁出一层莹光之色!其上还漂浮着一些古朴的文字,但不知是什么意思,想来是天机门的绝妙之处。

“如何?不错吧?”伏和一收笔,就得意洋洋的看着云芷汐询问道。那小样颇有点欠揍,一副暴发户显摆财产的低俗样。

看得云芷汐眼疼道:“行了行了,你慢慢突破吧,我先出去转转。”她怎么发现,在她身边的,无论是人还是物,或者是兽等,呆久了都会“原形毕露”,还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鸟,这让她感觉很头疼。

这话说罢,云芷汐已经步出房门,还叮嘱了九婴道:“你今儿就不用跟我出去了,留下来给他护法吧。”

“是,主人。”九婴立即应声,但实在忍不住的,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主人,看在我这么卖力的份上,你什么时候给我一枚神魂丹?”

面上说着恭敬的话,九婴的肚子里憋屈得不行不行的!想当年它堂堂凶兽九婴,若是想要丹药的话,哪里需要这么费劲,直接吞了就是了,这简直……

“神魂丹很难炼制的,我留着两颗是以备不时之需,等我什么时候再弄到一份材料,再给你炼制吧。”云芷汐忽悠说道。

九婴:“……”它能说什么?现在会炼丹的都是大爷,他娘的!它好像造反啊,可是它现在这么虚弱,要是造反的话,结果恐怕只有魂飞魄散的命运了。

撂下九婴给伏和护法,被逼出门的云芷汐,只好上街去转转了。

与此同时,与云芷汐他们暂时分开的皇甫傲,也已经抵达了他的目的地。那是一处不大不小的庄园,其内鸟语花香的,布置得十分别致。

皇甫傲一进去之后,立即有七八名王阶巅峰以上的强者,朝着他围拢过来。

“老大!”这些人一围上来,就很尊敬的喊道。

“嗯,都坐下来吧。”皇甫傲招呼了一句,已经是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老大放心,您的吩咐已经完全办妥,该说的留言已经传散出去了,这一次肯定能劳动不少强者出没,就是神阁的人也已有动静。”回答皇甫傲的,是一名年长的老者,但是他也跟着其余人,称呼皇甫傲为老大。

这些人都是傲风冒险者组织的大佬,他们尊皇甫傲为老大,而不管他年纪多少,他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老大。

“很好,现在天宇城聚集了哪些人?”皇甫傲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南毒北邪的妖婆子和邪行子,癫狂和尚小脚道士,据说七彩圣姑也要来了。”

“差不多了,根据这一次的情报,找到圣城不在话下,希望能一举解开圣城之谜。”皇甫傲声音笃定道。

“老大,为了圣城,我们付出这么多,似乎……”那年长的老者,有些弄不清楚皇甫傲的意图。

皇甫傲抬手示意他停嘴后,目光看向一众兄弟道:“这一次蛇族圣城之行,只我一人前往即可,你们留守下来。若是我在圣城出事,真的回不来的话,傲风的大当家,就由楚明你来当担。”

“老大不可!”那叫楚明的,正是那位年长的老者。他此时闻言,立即是反对道。

“事情就这么定了。”但皇甫傲却不给对方任何抗议的机会,已经是拍案做了决定。

随后他目光深沉的看着众人道:“大家做兄弟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我也不瞒着你们,进入圣城是我的一块心病,我势必要完成,否则终生不可能在武道上,再有任何的进展。”

“老大!难道说当年领取了那个天价冒险者任务的……”楚明忽然想到,很多年前在南域,曾经出现过的一个天价悬赏,目标就是寻找圣城,并且准确的描绘出进入圣城的道路。

“没错。”皇甫傲点点头,那是他年轻时,领取的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时只是一时意气,不想多年以后,便成了一块心头病,不解开则武道之心受阻。

……

此时已经上街的云芷汐,充分的感受到了南域这片土地的热情,那火辣辣的天气,当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所幸云芷汐还有一重水属性,她直接运起了寒冰诀,这才免受酷暑天气的影响,才能依旧干爽飘逸的,在这炎热的大街上行走。

在大街上走了一阵,云芷汐就选了一家看起来,是天宇城最顶级的酒楼入席。

既然都说天宇城内,有蛇族圣城的消息,她自然要亲耳听一番。

而酒楼食肆,自然是最好的打探消息地。毕竟大家吃饱了撑着,就喜欢无边无际的乱侃闲事。这闲事多半又不是空穴来风,于是就有了考究的价值。

云芷汐走进去后,立即散出一身寒冰之气,以标榜她是个冷血美人,是不好招惹和搭讪的存在,以隔绝没必要的苍蝇围攻。

她这一举动,倒是非常的凑效。立即是令那些本来,被她的美色所惊艳,想要上前来交谈一二的人,直接给冻萎了。

随后云芷汐要了一些茶点,她也没去雅间里,而是在大堂中“孤傲”而坐,但她的耳朵已打开到最大工作频率,正在全神贯注的,聆听着酒楼内的“闲言闲语”。

在屏蔽掉一些无聊的贵族谈资后,云芷汐的注意力,被一群冒险者和佣兵吸引——

“听说了吧,南域各大势力,这一次似乎要联手起来,打算查探圣城的下落。”

“又是圣城?不是一直找不到么,这都多少年过去了,难不成还有线索?”

“当然是有,那些大势力的人神通广大,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内幕,才会这么齐心的联手合作。据说蛇族当年的神功《天蛇神功》,以及他们独霸天下的《天蛇毒经》,此番也会出现在圣城之中!”

“此话当真?!不会是唬人的吧,圣城遗失这么久了,怎么还可能保留着这些宝贝?”

“你有所不知,据说就是这两部神功神技拥有灵性,其实是它们将圣城遮掩保护,不让外人进入圣城染指其内之物的。”

“……”

议论还在持续,云芷汐聆听了好一阵,却微微皱起了如画的青眉。

“《天蛇神功》以及《天蛇毒经》,难道不是蛇族之人,才会知道和了解的吗?怎么现在搞得人尽皆知?”

云芷汐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已经是沉吟下来寻思着,但耳边不忘听着对方的议论。

这么一听完,她才知道幸好来得快,否则可能要错过一桩大事。

据这些人所说,三日后南域各大势力将会汇合,届时将组织成一个探险队,直接进入这一次传说的圣城遗址内,进行全方位的探险行动。

根据听到的探险队规模,感觉还挺大的。那么应该可以说明,这一次的传言可信度很高,否则那些大势力的强者,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怎么会随便动身出手。

不过由此也可以推断出,很多势力的强者,都觊觎着蛇族的两大神功与玄技,到时候必然有一番争夺。

但因为圣城的传说太多,这座城池的环境也十分微妙,所以没有势力敢独闯,于是约定俗成的打算,先破了外面的麻烦再说。至于神功秘技什么的,到时候各凭本事争夺。

“伏神棍倒是算的没错,今日出来听到这些事,算是一场大机缘了。要是错过了这次机缘,那《天蛇神功》落入他人之手,蛇王子可就玩完了,多好的一个潜力股,兼无敌花美男,就那么死了绝对是暴殄天物。”云芷汐心中嘀咕了几句,已打算回客栈做安排。毕竟三天的时间不长,她也要早做准备。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酒楼之外却传来两道诡异的声音?

“呼哈”

“桀桀”

酒楼之人原本繁闹热络的气氛,在听闻这两道声音后,诡异的出现了全场寂静的现象。

紧接着,所有人立即作鸟兽散,一个个逃也似地的,赶紧的离开了现场!好像是感应到了,某种可怕的变态怪兽似的,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走去!

“呼哈!”这时候,那道诡异的声音愈近。

随着声音落下,云芷汐看到了一名——呕!

云芷汐连忙厚道的要紧牙根,才忍住了想要呕吐的冲动,迎面就进来一名面上长满疙瘩,一脸犹如月球表面的老妪,穿着绝代风华的粉色羽衣,直接飞进了酒楼里!

靠!

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奇葩!

然而这朵奇葩身上,却散发着恐怖的阴森气息,一双犹如毒舌的眼,更是散发着黏稠的绿光,显得十分的可怕吓人。

这老妪一进来,立即就是双手抽出两团绿雾,直接将从客栈奔逃出去,但是因为脚太短,而跑得慢了一步的食客们!

这些食客被绿雾一裹,立即是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妖……婆子饶命啊……”

“你们这群混账东西,一看到本皇前来,一个个就撒丫子跑什么意思,难道本皇长得如此不堪入目?”那奇葩老妪,声音更是粗噶,听得人估计晚上都要做噩梦了。

“不不不……”被殃及池鱼的食客,哭死的心都有了,这妖婆子长得奇丑无比,性格还暴戾弑杀,还不让他们跑……简直就是没有人权啊!

“妖婆子您风华绝代,非是我等闲民可一探真容的存在,我等不敢见您风华,这才赶紧撤离啊……啊——”有个激灵的大玄师,正是奉承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化作了一滩绿水,然后被妖婆子的绿雾卷走,直接被灭得炸都不剩。

一群十来人,下场全部是这样。

“我最讨厌这种,口不对心的虚伪之徒。”妖婆子一双枯瘦的手,做起了轻托下颚的柔媚模样,看得强忍吐意的云芷汐,都有些憋不住了。

“桀桀……妖婆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残暴,这可不好得很。”那时候,一道喑哑诡异的嗓音传入。

紧接着,一名身穿南域花花绿绿服饰,谢顶,龅牙,独眼,干瘦的老头,掠入了酒楼之内。

一看此人面向,就知不是什么好鸟,尤其一身邪派气息浓郁,根本就是标准的邪修,还是丑得不行的邪修。

云芷汐自问承受力很强大,然而看着如此丑陋的两人,也实在是扫兴得很,她已经没什么兴趣逗留,正打算起身离开。

然而她才动身,那邪丑老头,却是用一只浑浊的独眼,射出精锐的光,盯着她桀桀笑道:“咦?这是哪里来的小娇娘,居然能如此淡然,还是个小雏儿,好!好——”

这邪丑老头话一出,枯瘦的手爪超前一抓,竟直接要擒云芷汐!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酸臭的气味,已朝着她扑散而下,更是直接的钻入她的身体里?!

这毒气一经散出,却有一道和煦的嗓音,从酒楼之外传入道:“妖婆子,邪行子施主,贫道这厢有礼了,劳烦妖婆子施主,收收你的毒气如何?”

应声而入的,是一名身披红袈裟的青年和尚,他生得唇红面白的,一副标准的偷尼姑白面和尚脸。

这大和尚一进来,立即是双手合十,气度出尘的摩挲着手中的佛串道:“阿弥陀佛,贫道见过各位施主。”

看着眼前装得纯良无害的大和尚,云芷汐暗暗觉得,她的装逼功夫还是太弱,根本就比不是这个和尚的十分之一!

“癫狂和尚,你采了神阁的圣女,竟然赶来这天宇城,就不怕被人围杀剿灭?”妖婆子粗噶的声音里,明显有惊起之意。她是察觉有人在附近,这才放了毒气试探一下,却没想到出来的人,会是这个癫狂和尚。

“若只有贫僧一人,那自然是害怕的,但不是妖婆与邪老在嘛,有您二位坐镇在此,量那神阁之人,也不敢对我如何。”癫狂和尚两顶高帽扣上去道。

“啊呸!就凭这两个傻逼,就能敌得过神阁的人,大和尚你的脑子睡在女人裙底,这还没撩出来呢吧!”远远的,就有一道讥讽的尖锐嗓音,紧随着癫狂和尚的话落而出。

这声音传入,便有妖风大作,一股“呼呼”声作响而起!

紧接着,一名风度翩翩,身穿黑白道袍,手持一道拂尘,头梳高髻束以道冠的中年人,就应声而入了这酒楼之中。

这道士生得面目普通,不胖也不瘦,若是站在人群中,就是标准的路人甲。但这位路人甲的手中,此刻却胁着一名超级无敌俊男!

这帅哥被道士捞在腰间,一身的紫意十分鲜艳,带着尊贵不凡的气息,浑然天成的散出来。

这紫衣美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此前与云芷汐,有着各种微妙接触的龙神王。

但他此时俊美如雕刻的容颜,明显生出一层病态的苍白之色,原本紫意盎然的美丽双瞳,也显得有些暗淡无光。

仔细一看,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那双紫玉之瞳里,明显有着一层森怒的恼意,可是他却又无可奈何,看起来处境相当的不对啊?

但这紫衣男子一看到云芷汐,那双紫瞳立即是浮现出一层崔璨的光!他——

可就在同一时刻!

“呼哈!”那妖婆子却是粗噶一喝,“小脚道士,你找死!”

那妖婆子声音还未落,在她身上已经散出一股强劲的,恶臭的绿雾,直接穿向云芷汐,以毒杀那后来的道士!

这道士什么位置不站,偏偏就站在云芷汐的对面!而妖婆子又正好,身在云芷汐的身后!如此一来,云芷汐直接成了最无辜的池鱼,眼看就要被顺带灭掉!

------题外话------

亲爱滴们看到章节时,乃是存稿也,本座估计还在不省人事……求点鸡血,洒洒敬业的本座嗷!

感谢榜在留言区,亲爱滴们可查阅,谢谢乃们的支持,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