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25章 宋顾请客!

因为在路上遇到了堵车,当宋锦丞带着陆吉祥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

这里是一处温泉山庄,地处京郊,隐秘于群山峻岭之间,很低调。

按照宋锦丞的说法,这里是会员制,只对会员开放。

“爸爸也是这里的会员?”

陆吉祥听了很惊讶,她以为,像宋顾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因为身份等诸多原因,必然是不会参与这种什么会员制的东西。

“很稀奇吗?”宋锦丞瞥她一眼,将车停到了山庄门口。

陆吉祥想了一下,说道:“爸爸的身份……合适吗?”

其实,陆吉祥不知道的是,宋顾在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是张扬跋扈,京城里出了名的风流贵公子,只是随着岁数的增加,他方才慢慢变得成熟低调。

可以说,宋顾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玩过,他年轻时的疯癫,就算是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那也是望尘莫及。

只是,这些已经是往事,随着时间流逝而被封存。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这里的所有会员*都被保护得很好。”宋锦丞一边说道,一边开门下了车。

陆吉祥准备自己开门的时候,男人已经绕过车头,替她拉开了车门。

“谢谢。”

陆吉祥轻声说了句,走出车外。

宋锦丞笑了笑,伸手把她勾到了怀里,搂着人进入了山庄里。

门口站着一位穿旗袍的服务员,看到宋锦丞进来了以后,微笑着鞠躬道:“宋先生,宋夫人,欢迎光临!”

宋锦丞没说什么,脚步不停的继续往里走。

而陆吉祥则是被里面的美景所吸引,真正的亭台楼阁,这里的一切都被设计得古色古香,如果不是踏过了那扇沉重的红漆大门,你在外面是永远都看不见这些的。

宋锦丞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他熟稔的带着女孩儿穿过九曲长廊,一边欣赏着山庄内的秋季风景,并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单独小院落跟前。

门口守着一个黑衣男人,看到宋锦丞的时候,恭敬的唤了声:“小宋先生。”

随后,他推开了门。

迎面而来的,首先一阵淡雅的海棠花香。

“哇……”

陆吉祥不由得低呼一声,仰头朝着空气里深深嗅了一口,边道:“好香!”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小院门上挂了一块牌匾,上书‘秋海棠’三字,笔法苍劲有力,极为赏心悦目。

宋锦丞搂着人走了进去。

院子里栽了几株海棠树,这个季节正是盛花时期,整个院子里都是淡淡的花香味,地上铺着鹅卵石,中间是冒着袅袅白烟的温泉汤池,偶有一阵微风拂过,海棠花瓣簌簌洒落,形成了一副绝妙的美景。

“这里好漂亮啊!”

陆吉祥感叹了一句。

末了,她又指着那处温泉汤池,满眼希冀的看向宋锦丞,道:“宋锦丞,待会儿我想泡温泉!”

宋锦丞正欲说话,前边传来了一道沉稳儒雅的声音:“吉祥!”

陆吉祥瞬间被吸引了视线,她抬头看向前边,宋顾正坐在屋外长廊上,这里的房屋建筑都是仿照日式风格,那个老男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屋檐下,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衣,俊朗的容颜,隐隐烁烁的,竟有几分古代武士首领的感觉。

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爸爸。”

陆吉祥出了声,提步走了过去。

宋锦丞跟在她的旁边。

“累吗?”

宋顾微笑着看着她,眼含温色。

“还好。”陆吉祥答了句。

“过来坐!”宋顾道。

陆吉祥和宋锦丞落座,围着一方木质小矮桌。

宋顾亲自为他们二人斟茶,一边缓缓说道:“再过半小时就开饭,你们先等等,这是大红袍,尝一下。”

陆吉祥点点头,端起小小的茶杯,一饮而尽。

“好渴啊!”

她吐了吐舌头,完全没在意旁人的神色。

宋锦丞瞥她一眼,慢慢的小呷一口,眉目舒展。

“不错!”

他赞了句。

陆吉祥有些惊讶。

她知道,宋锦丞嗜茶,能够得到他亲口夸奖的茶,少之又少。

“很好喝?”

她挑了眉,亲自动手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宋顾看着她,说道:“大红袍的产量很少,这些都是别人送来的。”

据说,真正的大红袍原品,世上只有那么几株。

宋顾手里这个,自然是精品中的精品。

可惜,陆吉祥喝不出来。

她再次一饮而尽,除了有点点的苦涩以外,她什么都尝不出来。

“还是果汁好喝。”

她这样说道。

她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这些文人儒士的玩意儿,她搞不懂,也不想懂。

宋顾只是笑了笑,指着桌上的点心,说道:“这是海棠花做的糕点,你尝尝。”

“哎!”

陆吉祥应了一声,伸手拿起一块糕点,放到嘴边咬了一口。

味道淡淡的,不是很甜,但是有股冰凉的感觉。

“好吃!”

她点头道,笑眯眯的。

宋锦丞默默的喝茶,眯着眼,一脸的享受。

宋顾则是一直看着女孩儿,笑道:“你现在怀着孩子,以后想吃什么就说,让锦丞给你弄来,千万不能委屈了自己。”

“好啊!”

陆吉祥点头,又拿起了一块糕点,往自己嘴里丢去。

末了,她又神秘兮兮的看向宋顾,好奇道:“爸爸,您是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情的?我们昨天才去做的检查,您今天就知道了,好厉害啊!”

宋顾但笑不语。

不过,某个丫头明显就是誓不罢休,她继续说道:“我听宋锦丞说,您有自己的情报机构?”

好吧,这才是重点!

她以前看好莱坞大片的时候,总是对里面的那些什么特工间谍的,充满了无数好奇心,曾经一度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可惜,她没那命。

不过,她好歹成为了一名黑客啊!

咳咳咳,好吧,曾经是,她现在已经金盆洗手了!

“锦丞给你说的?”

宋顾淡淡的笑了起来,先是瞥了眼旁边的儿子,继续应付着儿媳妇的好奇心,他答道:“我是有自己的情报人员,不过,他们都很普通,和电视里的不一样。”

看看,人家宋领导早就知道你心里装的是什么鬼心思,索性直接就给你一次性的解释清楚,免得你异想天开!

陆吉祥讪笑了一下,有些窘。

“我就是有点好奇嘛!”

她说道,第三次伸手拿起桌上的糕点。

这时候,宋锦丞有些看不惯了。

“少吃点!”

他出了声,有些厉色:“马上就要吃饭了,不要光吃这个。”

“噢!”

陆吉祥点点头,看都没看他一眼,将糕点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宋顾被她的动作逗笑。

过了没多久,一溜儿的服务生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托盘,隐约飘来香味。

陆吉祥望眼欲穿。

并无过多惊喜,这就是一顿丰盛的中式晚餐,双味生虾球,煎焖雪花牛,夏果炒鲜带,香烤银鳕鱼,丝瓜青豆瓣,和一个松茸炖花胶,都是些很普通的菜式,但胜在意境,够精致。

陆吉祥吃了两碗米饭,最后喝了点汤,捧着圆滚滚的肚子,舒适的躺在旁边的榻榻米上。

宋顾和宋锦丞则是吃得慢些,两人在聊天,几乎都是围绕着工作上,偶尔会提到几句关于陆吉祥怀孕的事情,不过宋锦丞似乎并不想多说,所以宋顾也就没有多问。

吃完了饭以后,陆吉祥凑到宋锦丞的身边,笑嘻嘻的道:“宋锦丞……”

男人扭过头,平静的看着她。

“我想去泡温泉!”

陆吉祥继续说道,指向外面的温泉汤池。

宋锦丞皱眉。

他拒绝得不假思索:“不行!”

“为什么?”

陆吉祥很不爽,温泉汤池就在眼前,她却不能泡,这也太让人痛苦了。

“外面太冷!”宋锦丞的理由很简单。

陆吉祥不乐意。

“我泡在温泉里面,不会感到冷的!”

“不行就是不行!”宋锦丞皱了眉,目光盯着她:“陆吉祥,你给我老实点,今天不准泡温泉!”

陆吉祥抓狂。

“哼!”

她从榻榻米上面爬了起来,提步往外走。

宋锦丞抬头看着她,腿上还放着笔记本,散发着莹莹光芒。

“你干什么去?”

他出声道。

陆吉祥头也不回的答道:“我去找爸!”

宋顾就住在隔壁,陆吉祥先是敲了门,这才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隔扇。

屋内,宋顾正盘腿坐在榻榻米上,旁边的矮桌上放着银色笔记本,几份文件正散着放在旁边。

听到声音,他抬了头,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眼镜,此刻看起来格外的斯文。

真是帅!

怎么就这么帅!

陆吉祥忍不住的犯了一下花痴!

“吉祥?”

宋顾连唤了好几声,女孩儿都没有反应。

他皱了眉,微微拔高声音:“吉祥?”

“啊?”

陆吉祥回过神,有些慌张,脸蛋红红的。

“额,那个……我……”她结巴了一下,心里在鄙视自己。

真要命,她居然对着宋锦丞的爸爸犯花痴!

可是,宋领导真的很有魅力啊!

“有事吗?”

相比较陆吉祥的窘迫,宋顾倒是显得淡然极了,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他是风轻云淡的。

其实,说到宋顾,这个男人几乎是世间少有的极品,他活了大半辈子,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曾经失败过,也曾荣耀过,如今登上高位,他始终都是一颗平常心。

他是无欲无求的,可以说,他此生都未曾动心,不管是人,还是物。

不过,世间并无绝对,唯一让他心底起了波澜的事情,便只有宋锦丞出世的时候,那是他的儿子,唯一的。

“爸,我想泡温泉……”

这时,陆吉祥的声音传了过来,隐约有些祈求和委屈。

宋顾微微敛眉。

这大晚上的要泡温泉?

“锦丞是怎么说的?”他问道。

陆吉祥没说话,只是杵在门口不动。

宋顾明白了。

他温和道:“吉祥听话,现在是晚上,温度很低,不适合泡温泉,明天再泡吧,好不好?”

宋顾和宋锦丞虽然是父子,不过性子却不相同。

宋锦丞比较强势些,他说了不准便是不准!

而宋顾呢,这个老男人明显有经验一些,他说得很迂回,拒绝你的同时,你会用其他条件来诱惑你。

看看,到底是年纪不同,所以处理事情的方法都不同。

陆吉祥蛮郁闷的。

她听了宋顾的话以后,还是没走。

“还有其他要求吗?”

宋顾笑了一下,对于这个有些小任性的儿媳妇,他有些无奈。

不过,他还是挺喜欢这丫头的。

他从小就成长在官僚家庭,耳濡目染,见识了太多屈意承欢的人,哪一个接近他的女人,不是怀有目的的?她们都很听话,那时他很年轻,就喜欢这种温顺的女人。

可是,一旦时间长了,他又觉得没劲儿,纵然美丽又如何?却没有自己的性格!

这么多年了,他从市里一路高升进了中央,见惯了太多的虚伪面孔,如今见到一个毫无做作的小丫头,他倒是觉得有趣,关键是,这个丫头还是他的儿媳妇,唯一的!

“您有书吗?”

陆吉祥慢吞吞的开了口。

宋顾闻言一愣,有些意外:“想看书了?”

“不是……”

陆吉祥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您有没有出过书?像什么自传之类的?”

她记得,有很多名人都爱出书,特别是自传之类的,而像宋顾这样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对象。毕竟,他可是真正的才貌双全,尊贵无双啊!

“没有。”

宋顾摇了头。

他的助理曾经提过类似的建议,不过,他给否决了。

是非公道自有评判,何必去刻意的出本书来宣扬自己?

“噢……”陆吉祥皱了皱鼻子,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不料,宋顾忽然说道。

陆吉祥停住脚,转身重新看向他,眼睛亮亮的。

“我没有自传,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一本其他的书,要吗?”宋顾知道她无聊,这里没有电视,对于陆吉祥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很没趣。

“要!”

陆吉祥点了头。

“过来。”宋顾朝她挥手,侧身从旁边拿了一本书,放到桌上。

陆吉祥脱了鞋,开心的走了进去。

不过,她很快失望了。

居然是一本列宁传!

“啊,这个就是您说的故事书?”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

她宁愿看小说,也不愿意看这种枯燥的自传。

当然了,除非是宋顾的自传,不然,任何人的都不感兴趣。

“你不是想看自传吗?”宋顾仰头,看着站在桌前的女孩儿,眉目淡淡:“列宁传也不错,你可以看看。”

他何尝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心思?

只是,他的确没有出过自传。

另一边,陆吉祥的心里也在暗想,既然宋领导都这样说了,她哪好意思再拒绝啊。

“知道了。”她撇了撇嘴,说道:“谢谢爸。”

“没事。”

宋顾答了句,重新低了头,将旁边的钢笔拿了起来。

陆吉祥踌躇了一下,迟迟疑疑的开口:“爸……”

这下,宋顾是真心无奈了。

他再次放下了手中的笔,示意道:“你坐下。”

陆吉祥依言落座,眼巴巴的看着他。

“吉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宋顾看着她,温和的说道:“有事就直说,不用害怕,只要是爸能帮忙的,一定帮!”

陆吉祥急忙摇头。

“没有,爸,我没有事情要求您……”

“那你这是怎么了?”宋顾看着她,淡淡的勾唇道:“难道是产前抑郁?”

陆吉祥窘。

宋领导说话可真幽默!

“那个,就是那个……”她纠结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直接说完!”宋顾盯着她。

陆吉祥咽了吸口水,语速有些快:“关于您给我安排工作的事情,其实我一直就想跟您说一声对不起的,爸爸,是我没用,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对不起!”

说完,她还有模有样的朝他恭了个躬。

宋顾挑了眉,很诧异。

这丫头还真是实诚!

“这事我知道了。”宋顾开了口,慢悠悠的:“其实,这事儿也怪不你的,我看过你的档案,丫头,你的专业课成绩不错,按理是应该把你安排到工程部的。不过,我有我的私心,不想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太吃苦,况且就算我舍得,锦丞也不同意啊。”

原来宋领导是这样想的。

陆吉祥有些不大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当个小助理也挺好的,就是有点累。”

她谦虚的说道。

宋顾却摇头,意味深长:“我看得出来,你有鸿鹄之志,只是被锦丞束缚了。丫头,这是我们宋家欠你的。”

曾经,陆吉祥的确有过想要大展宏图的意愿。

只是,那是在遇到宋锦丞之前。

如今,她倒是没了这么多的想法,她只想安安心心的把孩子生下来就好了。

成樾曾经就对她说过一句话,他说她有自己的能力,毕业于全国最优秀的学院之一,却为何偏偏愿意屈就去当一个小助理?为了满足一个男人的占有欲?

成樾当然不会懂,女人和男人,终究是不同的。

想到这里,陆吉祥倒是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

“爸,您把成主任给停职了?”

她忽然问道。

宋顾皱了眉。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两分。

陆吉祥都是没怎么在意,笑着说道:“我听朋友说的,她是您秘书团队里的一员,不过,我估计您不认识她,唔,她叫秦可卿,记得么?”

宋顾整天日理万机,他哪记得了这么多?

“小成最近的状态不大好,我没有停他的职,只让他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宋顾淡淡的说道,瞥了眼陆吉祥,眸色略深:“吉祥,你和小成的关系很好?”

“一般般!”陆吉祥没在意的答道。

宋顾‘嗯’了一声。

他为什么要停成樾的职,还不是因为那人擅离职守。

他是他的办公室主任,可是,居然想跑去港城救人,简直是疯了。

况且,成樾要救的人还是他的儿媳妇,他当然不爽了!

“吉祥?”

适时,外面响来宋锦丞的声音,未落音,隔扇已经被拉开。

宋顾不悦的皱眉。

“你忘了敲门!”

他不怒自威,完全就是长辈架子。

可是,宋锦丞压根儿不曾看他,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陆吉祥的身上。

“你该睡觉了。”

他背对着光而站,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

陆吉祥撇了下嘴,答道:“知道啦。”

说完,从榻榻米前起了身。

“爸,我去睡觉了,您早点休息。”

她冲着宋顾说道。

“好,晚安。”

宋顾点头道。

陆吉祥转身往外走,路过宋锦丞身边的时候,被他抓住了手腕。

男人将隔扇关拢了以后,拖着女孩儿就往隔壁走去。

“喂!”

他的动作有些粗鲁,弄得陆吉祥有些微的疼意。

直到回了屋里,宋锦丞才松了手。

“你干嘛啊!”

陆吉祥皱起眉头,揉捏着自己泛疼的手腕。

宋锦丞盯着她。

“你在打听成樾!”

他的表情有些肃然。

陆吉祥先是一愣,随即就摇头道:“我没有!”

“真没有?”宋锦丞盯着她。

陆吉祥继续摇头,老老实实的说道:“我就是和爸说了一下关于工作的事情,你也知道嘛,成主任以前是我的上司,难免会提到他。呃,不过,我真的没有打听他,我打听他干嘛啊……”

她看着男人,笑得谄媚。

宋锦丞狐疑的盯着她。

陆吉祥打了个哈欠,泪眼汪汪的:“我好累啊,好想睡觉……”

宋锦丞叹了口气。

纵然知道她是故意的又怎样,依旧不忍心戳穿她。

“先去洗洗,我来铺被子。”

“噢。”

陆吉祥点头,转身走向浴室。

临到门口,她忽然回头去望宋锦丞。

此时,男人正单膝跪在榻榻米上,低头认真的铺着被褥。

其实,不是她没有鸿鹄之志,只是宋锦丞这么优秀,她怎么舍得为了宏图而放弃他?

有的女人,生来就注定是俾睨天下的女强人。

而有的女人,她没有勃勃野心,只愿意安心的相夫教子。

每个人都是特别的存在。

陆吉祥觉得,她是后者。

她喜欢这种被宠着被呵护的感觉。

……

晚上,两人相拥而眠。

宋锦丞从身后抱住女孩儿,大手放在她的小腹前,轻轻地磨蹭着。

“宋锦丞……”

黑暗中,女孩儿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嗯?”

宋锦丞应了一声,末了,又道:“怎么还没睡着?”

陆吉祥听了这话,真的好想冲他翻白眼。

拜托,他这样一直摸她,她能睡得着才怪了!

“你能不要抱得这么紧吗?”

她说道。

“好。”

宋锦丞闻言,微微的松了一点。

可是,这对于陆吉祥而已,跟没松一个样。

“哎呀,你不要抱着我!”陆吉祥没什么太大的耐心,身子一滚便从他的怀里给落了出来。

宋锦丞有些不满的皱眉。

“舒服……”

陆吉祥舒展四肢,大咧咧的躺在榻榻米,不过,她有半边身子都伸出了被子外。

“你这样会感冒的!”男人开口说道,并借此将她重新抱进了怀里。

陆吉祥瞪大眼,难以置信,这个男人居然这么无赖。

“我很热啊!”

她在他的怀里扭来扭去,就跟个泥鳅似的。

“吉祥!”

宋锦丞呵斥,这大半夜的,这丫头就不能安生点?

陆吉祥没动了。

她安安静静的躺在男人的怀里。

“乖,睡吧。”

宋锦丞在她的发间一吻,搂着她,准备闭上眼。

哪料,他才刚有了一点睡意,女孩儿竟然又从他怀里溜了出去。

宋锦丞有些动怒了。

他伸手一把压住女孩儿,居然开始挠她的痒痒。

“哈哈哈哈……”陆吉祥狂笑起来,身子在他掌下疯狂扭动,一边求饶:“我错了……啊哈哈哈我错了……呜呜呜……哈哈哈……”

她都要笑抽了。

宋锦丞见好就收,在黑暗中盯着她:“要不要老实?”

陆吉祥一般点头,一边抹眼泪。

“不许在乱动了。”

宋锦丞说了句,重新躺下来把人搂到怀里。

陆吉祥很委屈,不过,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腾,她有了困意,将脑袋埋在男人的颈项里面,过了没半分钟的时间,便呼呼的睡了过去。

宋锦丞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渐渐安了心,跟着她也慢慢地沉入梦中。

一夜静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