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10.一笑一尘缘110

诀衣的茫然不知所云被帝和误会成了她不知如何对他道出真心,昨夜才送了她麒麟心,今日若是被她亲口告知还爱慕者珀洛,他这张脸估计没地儿可搁了。

“罢了,你们相识甚早,晚来的自然要吃亏一些,不打紧。”

诀衣:“……询”

妆镜明净,鬓云柔丝,窈窕女子,仙仙绯儿。

诀衣坐在镜前梳理着自己的青丝,从铜镜里看到帝和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飞鬓剑眉,双眸长亮,微微上扬的嘴角让他的好心情直白的浮在了脸上,因为要召见诸仙,他今日穿得十分华贵,不似往日清新,常着的雅绿色衣裳变成了白色纹黑金宽昀边的尊袍,白色出尘,黑金却让他气势非凡,黑金边上绣着的金色麒麟更是添了几分器宇嚣嚣。尤其紧束在他腰间的黑色宽金腰封,便是不扒掉他的外袍都能想得出他的身躯有多精实霰。

想到刚才帝和把自己从被子里抱出来放到腿上,诀衣微微的红了脸,他今日格外的俊俏,自己坐在他的怀中,当时初醒太迷糊,此时回味起来感觉有些异样在心中荡漾。

诀衣虽然分心想了帝和,手里还是忙活着的,旁边的男人就不如她了,定定的看着她,越瞧嘴角的笑容越多。

青丝捋绾好了之后,诀衣从铜镜前起了身,见帝和仍旧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走到他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呆子。”

帝和笑了,抬手捉住诀衣打算收回的纤手,“我是呆子,你却聪慧,不可将我弄丢了呀。”

“你这么大个儿的人,还能丢?”

“猫儿太美,看着看着就不识路了。”

诀衣用力抽chu自己的手,白了帝和一眼,转身走了。

转身后,她的嘴角翘了。

甜言蜜语虽虚,可带了蜜,容易甜软人的心。她不喜欢别人过分的夸赞自己,但帝和说这句话时的眼睛里带着光,她仿佛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他心底的话。是真话。

用早膳时,诀衣自在吃着东西,渐渐感觉有一丝奇怪的感觉,抬头去看的时候,一旁的仙子马上转开了脸。

嗯?

收回目光的诀衣注意到,同桌用膳的帝和盯着自己,“有话想说么?”

“好看。”

“……”

这小子魔障了么,大清早的不吝对她的赞美,可便是他把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她依然不会因为他的美辞而晕头转向。

见诀衣懒得搭理自己,帝和唤她,“猫猫。”

“吃。”

“哦。”

过了一会儿,帝和忍不住再叫诀衣,“猫猫。”

“喝。”

“哦。”

小片刻后,又有一声温柔的呼唤,“猫猫。”

“走。”

两人走在去大佛殿的路上,帝和忽然拉住诀衣的手,还没抓热就被她用力甩开。

“有事说话,动手动脚成何体统。”

帝和看了眼被诀衣打的手,想着自己可能因为昨晚没睡脑子不大灵光,竟然觉得被她打还开心,不怕被打的又伸手抓住她,诀衣再打。

忍了疼,帝和越发抓得紧了,诀衣索性站住,“做什么?”

“想牵着你走。”

“我不想被你牵着走。”

“你可以当作我没牵着你啊。”

诀衣道:“你也可以自己的左手牵着右手当作牵着我。”

“左手牵右手没感觉。”

“你想要什么感觉?”

“我想要……啊。”

帝和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被诀衣踩得仿佛能听到骨头裂碎的声音。

“哼。”

抽chu自己被帝和抓着的手,诀衣拂袖而走。他莫不是以为自己和其他神女仙娥一般,对他爱慕得半分脾气都没有么?昨晚他对自己做的事,她可记得清楚,若非现在无可奈何他,她怎会如此容忍。法力封印被解开之后,她定要跟他新帐旧账一起算,莫要以为她现在不提便饶

了他,不过是现在无能为力罢了。

疼是疼了点,可男人岂可因为这点儿疼痛就放弃。帝和打开百色扇不疾不徐的追上诀衣,伸手还想牵她的手,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

“再碰就剁了你的爪子。”

帝和的手停下,看着诀衣,“牵着走吧。”

“不行。”

“走百步就放开。”

“不行。”

“十步?”

“一步都不行。”

“牵着你走莫非你还能变丑了不成?”

诀衣反问,“不牵着我走,你难道还会少二两肉?”

“会。”

“正好,你少肉吧。”

帝和仿佛有种被人拿着尖刀刺入心口的痛觉,他的肉怎会是一般的肉,是上古神兽麒麟肉,是天界情圣大尊肉,吃他一块肉喝他一碗血,可助人增进几十万年的仙力,如此精贵的他,她怎能这般不晓得珍惜呢。莫说他的肉了,便是他的一根发丝,那也能有大作用,岂能折损一丝一毫。看着诀衣的背影,帝和恍然大惊,越发感觉心痛了。

她,在暗示他太肥!

是了,定然就是这样了,不然她为何要让他少肉,必是平时难以启齿,怕伤了他的男人尊严。对于一个受到天界众女倾慕的男神而言,比起‘不行’,身形不够俊,肉太多,也是戳心的一大痛处呀。

帝和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再看了眼自己的手,多肉么?

路遇采花露的仙子,待女子拜礼后起身,帝和摇着扇,眉目温和的问,“本尊问你,本尊瞧着可胖?”

“啊?”采花露的仙子看着帝和,莫名其妙,不知他是何意。

“啊什么,问你什么,答什么便是。”

仙子将帝和上下打量了一番,摇头,“神尊不胖。”

“哦?”帝和一喜,“真的?”

“小仙不敢欺骗神尊,所言属真。”

帝和满意的点头,“采花露去吧。”

“是,神尊。”

轻轻的,帝和笑了,朝着走到前面去的诀衣迈步追去。他不胖,他不胖,不胖……

看见大佛殿的殿顶时,帝和不顾诀衣不喜欢他碰她,一把抓住她的手,在她没揍他之前快语道,“我只是想问你需不要需要换一件华贵些的衣袍见诸仙。”

“擢神大会与我无关,为何要换?”

“终究是一场诸仙大会,过了今日他们可是诸神,你第一回来霏灵山,又是跟我一道儿,总不能全不讲究。”

诀衣道,“诸神又如何?”这些个神仙与她往日无往来,日后也不会有什么关系,来霏灵山是被他‘挟持’而来,她可从未想过要来抛头露面,在极西天时,诸多宴席她不会出现,只叫人送了贺礼便算,亦无人说她有何不妥,不过是不喜欢这类喧哗之所扰了她的清静。

“来都来了,不若陪我坐会儿。”

“先把你的爪子拿开。”

帝和直接略过诀衣这句话,“我帮你换衣袍吧。”

“帝和!”

话音落下,帝和百色扇扇过一道风,将诀衣身上的衣裳变成和他一般的华丽神袍,白色的衣缎黑金边纹,便是不认识他们的人一眼亦可从他们的衣裳上瞧出一点不同寻常来。

诀衣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袍和帝和十分相似,若是帝尊与幻姬殿下穿城这样,不晓得要羡煞多少神仙,可她与他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不要穿这个。”

帝和却是极为满意的勾起嘴角,“美不胜收,就这样儿了。”

“我的身体,莫非还不能决定要穿什么么?”

帝和挑挑眉梢,脸上写了几个字,不喜欢啊,咬我啊。

用法术给诀衣变了衣裳之后,帝和的心情莫名的好了。

遇到两个仙子从大佛殿内出来,看到他们俩,从从容容的伏礼。

人过去后,两个仙子很小声的聊了起

来。

“我们刚才说麒麟神尊,诀衣天姬,没有说错吧?”

“你莫说,听你这么一提,我也不晓得了。看模样,我们可是要说帝和神尊与诀衣娘娘才对。”

“快别说了,我心慌。”

“哎呀,你紧张甚么,麒麟神尊心善众所皆知,虽然诀衣娘娘我们第一回见到,想来贵为玄君天尊的她亦不会刁难我们。”仙子很是疑惑,“你听说南古天帝亓宫里办过大婚宴了么?”

“没有呀。”

“我也没听说。”

仙子们在为对诀衣的称呼是否唤错了紧张,诀衣听见了,却如她们所言,不会对她们生气不悦,反而觉得她们并未叫错,她着实只是天姬,并非帝亓宫的娘娘。她亦晓得,是自己身上的衣袍让她们误会了。帝和这小子也不晓得那儿中风了一样,做出来的事甚是反常。

摇着扇子,帝和随口问身边的诀衣,“猫猫,你可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回九霄天姬宫了?”

“很久。”

“很久是多久?”

“记不清楚了。”

帝和又问,“那你可记得上一次你宫里办的喜宴么?”

“打败炎魔贺炘后的庆功宴。”

“……”帝和愣了下,她的回答不在他的预料之中,随即轻轻笑了,“呵,是是是,将士们为天界安平出生入死,得胜之后确实应该大宴犒赏他们。你,做得非常对。其实猫猫,你知道吗?别看我整日好游山玩水,可我也是个很喜欢战场的人。沙场征战,飒爽雄姿,大军挥下犹如气吞山河,那景象,必然是让人热血沸腾,挥斥方遒中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豪迈和气势。下一回若你要征战,叫上我,我陪你无度生死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诀衣悠悠的,慢慢的,转头看着帝和。他这番话说出来竟然不脸红,着实了得呀。这些话,有哪一个字是值得相信的?

别说她不信,估摸着他自个儿的也不信吧。

“记得哦,叫我。”

诀衣面无表情的道,“我讨厌征战杀伐。”兵戎相见并非好事,见太多了白骨血河,每每回到天界,她才越发珍惜安宁的生活。成大神者,没有哪一个的神器上没有染血,不管是热血还是冷血,终归是一场失去性命的残酷对决。

“我也讨厌。”

帝和一把收起自己的折扇,脸上的神情格外严肃,“战,便是乱。乱,便是毁。无情的战争破坏了世界的美好,不单单是你我,四海六道八荒里的人都讨厌。但是,身为与你同在异度世界里生活的我,我是最能体会你心情的人。”

诀衣白了一眼帝和,白天在他的嘴里成黑夜只需眨眼间。所以,他到底是喜欢征战还是讨厌战争呢?

伴身而走的两人,帝和似自言自语的道了句,“我的帝亓宫不晓得多久没有办过喜事了呢。”缓缓的,帝和看着诀衣,“猫猫……”

话未完,只见诀衣朝着前面走来的人微笑道,“珀洛天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