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四回 世上竟有这样的千金小姐!

火石电光之间,又有无数锋利的箭矢自四面八方射过来,所幸躲在暗处的敌人的目标都是马而非人,不然在如此密集而防不胜防的箭矢之下,必定会造成不小的人员伤亡。

只是顾蕴还来不及庆幸,忽然就想到,马全部都受了伤甚至倒下了,待会儿他们这么多人,要如何离开这个已然凶险万分的地方,仅靠各自的双腿吗?

还有,这些人到底是冲着谁来的,慕衍和宇文策都身份特殊,仇家显然比她多得多,这些人应当不会是冲着他们主仆来的罢?

想到这些,顾蕴不由再次恼起慕衍定要死皮赖脸跟着她之举来,若他一早便与她各走各的路,这会子他们主仆岂非就不会遭此池鱼之殃了?

关键他们主仆除了罗镇杨桐或许还能勉力与来势汹汹的敌人一战以外,便是刘大与刘妈妈也定然在他们手下招架不了几个回合,就更不必说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和锦瑟卷碧三个了,这不是摆明了要连累他和宇文策吗?

顾蕴能想到这些,慕衍与宇文策自然也能想到,不过他们想的却是不能连累了顾蕴主仆,远远的对了一个眼神,宇文策便大喝一声:“藏头露尾的只会躲在暗地里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出来一战!”然后迎着箭矢发射最密集的方向,将手里的剑舞得密不透风,捉那暗地里放冷箭的人去了。

慕衍则在其他人有样学样跟着宇文策去对付其他人后,自地上一跃而起,然后将顾蕴拉起来护在怀里,身形一闪,二人已在不远处的两课大树之间,正好可以以这两棵大树做一下屏障。

确保顾蕴暂时不会有危险后,慕衍冲一旁早已吓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正尽量护着腿中了箭的刘妈妈的锦瑟和卷碧喝道:“还不快过来与你们家小姐待在一处!”

想来刘妈妈定是为了护住她两个,才不幸中了箭的。

锦瑟与卷碧还没答话,离得较远一些的罗镇与杨桐已趁这会儿箭矢发射得不那么密集了,飞快的掠到了顾蕴身边,刘大则就地打了几个滚儿,滚至刘妈妈三人身前,背起了刘妈妈,然后以自己的身体为盾,将锦瑟卷碧一并护送至了顾蕴跟前儿。

顾蕴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幸好除了刘妈妈,其他人再无伤亡,她忙与刘大道:“刘大叔,你快给刘妈妈看看,能不能将箭拔出来,再上了药包扎一下,可不能再让血继续流下去了。”

待刘大应了,红着眼低头查探起已经痛得晕了过去的刘妈妈的伤腿来,才看向慕衍道:“你快去助十一爷他们一臂之力罢,我这里有罗大叔和杨大叔护着,而且他们的目标不是我,我不会有事的。”

慕衍想了想,点头道:“那我先去了,你千万照顾好自己,连累了你,回头我再向你赔不是。”

却并不就走,而是打一个唿哨,待冬至掠了过来,吩咐了冬至一句:“务必保护好四小姐,四小姐但少了一根头发丝,我都惟你是问!”后,才往那边已然隐约听得见兵器碰撞声和人员惨叫声的战场飞奔而去了。

彼时刘大已将刘妈妈伤腿的裤管撕开了,就见伤口仍不停的往外冒着血,四周的肉也翻了出来,瞧着着实有些触目惊心,顾蕴忙将头偏至一旁,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才白着脸转了回来,低声问刘大:“能拔箭吗?”

刘大沉声道:“伤口有些深,只怕已见骨了,可不尽快拔了上药,再任血这样流下去,反倒更危险,小姐请暂时回避一下,我好给孩儿他娘拔箭,也省得吓着了小姐。”

顾蕴的确不敢看这样的场面,只得偏过了头去,就见冬至正垫脚一脸焦灼的往方才慕衍掠去的方向张望,显然是在担心慕衍,索性与冬至道:“你帮助你家爷去罢,我这里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了,你过去多一个人,也能多一分胜算。”

冬至闻言,不由有些动心,但随即已摇了摇头,爷下了死命令不许他离开四小姐半步的,就算四小姐这边安全得不能再安全,他也不能违逆爷的话。

顾蕴见状,忙又道:“执行你家爷的命令固然重要,难道还能重要得过你家爷的安危?你快去罢,回头他若是怪罪你,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他自然怪不着你了。”

冬至本就正担心慕衍得不行,他是爷的贴身侍卫,保护爷才是他的本职,岂有爷正浴血奋战,他却在一旁躲清闲的道理?犹豫再四,到底还是听从顾蕴的话:“那四小姐保重,我很快回来。”飞身掠出助慕衍一臂之力去了。

这里顾蕴方看向仍抖个不住的锦瑟与卷碧叹道:“好了,我们不过只是遭了池鱼之殃而已,已经没事儿了,你们别怕……”

话音未落,昏迷中的刘妈妈忽然惨叫了一声,主仆三人本能的循声望去,就见刘大已将她腿上的箭拔了出来,血也因此流得更猛了,甚至都不叫流,而该叫喷了。

主仆三人都是一颤,锦瑟与卷碧的眼泪已是落了下来,哽咽着问顾蕴:“小姐,刘妈妈不会有事儿罢?她都是为了保护我们,才会受伤的,都是我们连累了她。”

顾蕴心里也沉甸甸的很不好受,道:“刘妈妈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时主仆三人都没有再说话,四周的气氛也渐渐压抑起来。

过了一会儿,刘妈妈的血总算在上了他们刘家自家秘制的金疮药后,渐渐止住了,刘大忙快速给她包扎起伤口来,杨桐则掏出一粒不知名的丸药,递给锦瑟道:“劳烦姑娘把这药喂给刘大嫂。”

顾蕴忙问道:“杨大叔,这是什么药?”

杨桐道:“是我们师门的疗伤药,加了麻沸散,最是止痛的。”只是药效既霸道,自然少不了副作用,不过这个就没必要让小姐知道了。

顾蕴听得是杨桐师门的药,想着他既敢给刘妈妈吃,必定有其过人之处,也就不再多少。

她往四下里看了看,正要吩咐罗镇与杨桐去看看所有的马里还有几匹是能行动的,只要还有一匹马能行动,他们立刻就出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吩咐,眼前忽然一花,耳朵里也同时传来罗镇的声音:“师兄你保护小姐!”,随即便见罗镇飞身跃出去,眨眼间便已与四个黑衣蒙面人战成了一团。

顾蕴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明明他们就是无辜的,这些黑衣人怎么忽然找上他们了?罗镇以一敌四,只怕很快就会招架不住,可杨桐若是也加入了战圈,回头再来了敌人,她们几个女眷伤的伤弱的弱,仅靠一个功夫本就不如罗镇杨桐,且还正为妻子受伤魂不守舍的刘大,怎么护得住?

早知道方才她就不让冬至帮慕衍去了。

果然很快罗镇便不敌了,身上一连挨了好几剑,顾蕴哪里还看得下去,忙颤声叫杨桐:“杨大叔,你快去帮罗大叔,他开支撑不住了!”

杨桐一脸的挣扎:“可我去了,谁来保护小姐?”他们既是小姐的护卫,自然小姐的安危才是第一要紧的,哪怕他们自己的安危都要靠后。

顾蕴眼见说话间罗镇又挨了一剑,急得跺脚:“我这里不还有刘大叔吗,再说你不去帮罗大叔,等罗大叔倒下后,他们一样会来攻击我们,所以必须你们先将他们打倒,我们才能有生路!”

杨桐闻言,这才不再犹豫,立刻拔刀也加入了战团,因为与罗镇师兄弟多年,彼此配合有多默契自不必说,力量瞬间就大增,一时倒是逼得那四个黑衣人攻势大减。

顾蕴虽看不懂两拨人各自的武功路数,最基本的谁占了上风谁处于下风还是勉强看得懂的,见罗镇有了杨桐的协助,总算不一味的挨打了,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只是一瞬间后,她已呼吸困难,命在旦夕了,——那四个黑衣人本就是过来抓她以要挟慕衍和宇文策的,他们虽至今不知道他二人与顾蕴是什么关系,但见一路上他二人尤其是慕衍老是围着顾蕴打转,显然极重视她,一旦抓了她,以她的性命做要挟,不愁不能让慕衍和宇文策束手就擒。

所以在其他人暂时缠住了慕衍等人后,这四个黑衣人便飞身掠了过来抓顾蕴,却没想到,明明就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跟前儿的护卫武功竟是不弱,若单打独斗的话,他们还未必是对手,幸好他们有四个人,不然今日这脸就真是丢大发了,连抓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都抓不到,他们以后也别混了!

顾蕴被卡着脖子,霎时呼吸困难起来,还是听得杨桐的怒吼:“放开我家小姐,对一个弱女子下手,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空白一片的大脑才渐渐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竟被人挟持了,可真是倒霉透了!

念头闪过,就见慕衍与宇文策一前一后奔了过来,二人身上都沾满了血迹,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他们自己的。

一见顾蕴被黑衣人挟持了,这会儿正被卡着脖子,真正是命在旦夕,慕衍一张脸立时阴得能滴出水来,两颊的肌肉更是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也不多说,只一脚将跟在他身侧的冬至踹翻在地,冷冷说了一句:“你就是这样保护四小姐的,真是好得很!”

然后再不看冬至一眼,看向那挟持着顾蕴的黑衣人冷冷道:“说罢,什么条件?”

本来正是想着不能连累了顾蕴一行,他与宇文策才将战场拉到了旁边去的,想着纵然顾蕴一行不能趁此机会逃走,至少也能最大限度的保护他们。

却没想到,那群黑衣人在眼见己方接连伤亡了七八个人后,竟然使起阴招来,以剩下大部分的人死命拖住他们,另外四个就飞奔过来,想也知道是将主意打到了顾蕴一行人身上。

当时慕衍还在想着,就算冬至违抗他的命令赶了过去支援他们,顾蕴自己手下几个护卫功夫却都不弱,怎么着也能撑到他们过来援手的,哪曾想到,怕什么来什么,顾蕴终究还是落到了他们手中!

挟持着顾蕴的黑衣人吃不准慕衍的身份来历,他们的目标其实不是慕衍,而是宇文策,但一路上慕衍与宇文策有多亲厚他们是看见了的,看慕衍的气势与武功也是丝毫不弱于宇文策,想也知道他也是一个人物,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叫他碰上了,那他们少不得也只能将他一并送上西天了,省得将来后患无穷。

这般一想,黑衣人因叫嚣道:“条件很简单,只要你们都束手就擒,否则,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就看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慕衍的神色就越发冰冷了,看向黑衣人的目光与看一个死人无疑,道:“我们可以束手就擒,不过你得先放人!”

黑衣人飞快看了看随后赶过来,彼时正剑拔弩张的己方人马与敌方人马,双方都有伤亡,但明显己方伤亡更大,来时足有二十个人的,如今连同他们四人,也只堪堪剩下*个,还个个儿都带着轻重不一的伤。

不由冷笑道:“你当老子是傻子呢,先放人?先放了人,死的可就是我们了!废话少说,快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否则我不客气了!”一边说,一边加大了卡着顾蕴脖子的力道,当即卡得顾蕴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满脸的痛苦之色,却因脖子被卡着,连惨叫都惨叫不出来。

慕衍看得心痛如绞,“哐当”一声便将手里的剑扔到了地上,宇文策却忽然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去了一个四小姐,却多的是五小姐六小姐,实在犯不着你赔上自己的性命,何况不是我喜欢的女人,我就更犯不着了,你要束手就擒是你的事,别想我也跟着你去死!”

这话一出,慕衍与黑衣人都傻了,慕衍当即恨声骂道:“你怎么能这么冷血,不是你喜欢的女人,你就能眼睁睁看着她送死,我真是瞎了眼,才与你做了兄弟!”

黑衣人倒是没骂,大脑却已飞速转动起来,他们的目标是宇文策,只要宇文策还活着,他们的任务便算是失败了,可宇文策压根儿不在乎人质的死活,且如今敌众我寡的换成了他们,他们要怎么办?

慕衍与宇文策还是争执着,一个已是怒不可遏:“别跟我说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只知道谁敢伤害我心爱的女人,我就断他的手足!”,一个却仍冷静自持:“就算我们束手就擒,这帮人一样不会放过四小姐,她一样是个死,我们何必为了一个必死之人,白白赔上自己的性命呢?”

还夹杂着锦瑟与卷碧带着哭腔的怒骂声:“十一爷,我们小姐都是被你们连累的,到头来你竟然为了自己活命,不管她的死活,你还是个男人吗,你就不怕老天爷也看不过去,降报应到你头上!”

罗镇与杨桐刘大三个虽没有骂人,看向宇文策的目光也恨不能吃了他一般,若非眼下顾蕴危在旦夕,他们指不定就要扑上去与宇文策拼命了。

宇文策不由暗自苦笑,当恶人与小人的滋味儿果然不是一般的糟糕啊,但说出口的话却越发的冷酷无情:“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不可能连这句话都没听说过,我贵为皇室子弟,是我的命金贵,还是你们小姐的命金贵?回头我自会回了我父王,让我父王为你们家小姐请功,总不会让她白死了的,这下你们该满意了罢?”

说罢不待锦瑟等人说话,已看向那挟持着顾蕴的黑衣人,冷笑道:“你要动手就快些,别白耽误爷的功夫,爷还等着杀光你们后,好去办爷的正事呢!”

黑衣人闻言,心里就越发不确定起来,原来自己挟持的这个千金小姐只是宇文策那个所谓兄弟的心上人,关键如今看来,宇文策那个兄弟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也不过如此,话说回来,攸关自己的性命,兄弟情分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看来他们得尽快杀出一条退路来才是。

念头闪过,黑衣人正要继续与宇文策对话,争取再拖延一点时间来想对策,不想双腿之间的关键部位忽然就传来一阵钻心似的刺痛,而此时此刻,能伤到他那个地方的人,除了被他挟持在身前的那个千金小姐,再不可能有别人了。

黑衣人当即勃然大怒,本能的一掌将顾蕴给拍飞出去后,便弯腰捂住自己的关键部位,满脸痛苦的蹲了下去,妈的,不是千金小姐吗,看年纪也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样子,怎么就知道这么阴损的招式,别的地方都不踢,只踢那个最关键最脆弱的部位,这世上哪个千金小姐会这样!

与此同时,慕衍已飞快掠出去,在空中将顾蕴给接住了,就见顾蕴已晕了过去,脸色煞白如纸不说,脖子上还一圈清晰分明的青紫掐痕,立时心疼得直哆嗦,不免就想到了那次自己掐顾蕴脖子的情形,自己当时想着对方只是一介弱女子,已然手下留情了,事后想来都后悔心疼得什么似的,如今那可恶的黑衣人竟当着自己的面儿如此伤害自己心爱的姑娘,简直不可饶恕!

念头闪过,慕衍已恨声冲已与黑衣人们战成了一圈的宇文策吼道:“方才那个与我们谈条件的,务必留活口!”他不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就不姓宇文!

宇文策没有回答他,对阵黑衣人时却越发的狠戾了,不过只一炷香的时间不到,所有黑衣人便都躺在地上,死得透透的了,只除了慕衍点名留下的那个。

慕衍这才怒气稍减,打横抱起顾蕴往她的马车走去,走出几步后,想起自己不方便事事都亲自服侍她,只得顿住朝一旁早已被眼前修罗场一般场景吓住的锦瑟卷碧沉声喝道:“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难道要我服侍你们家小姐吗?”

锦瑟与卷碧虽因跟的主子不似寻常大家闺秀般打小儿便娇养在深闺,经过见过的事也不算少了,可几时见过眼前这样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的场景,又恐惧又恶心,早吓懵得连发抖都不会了,反倒无比的顺从,慕衍让她们跟上去服侍顾蕴,她们就下意识跟了上去。

疾步行至马车前,将顾蕴抱上车躺平在了锦瑟与卷碧听命铺好的褥子上后,慕衍才握了她的手,给她把起脉来,不用说脉像极乱,纵慕衍于把脉上只是半吊子,也知道顾蕴受了内伤,而且还不轻。

慕衍满腔的心疼与后悔无处排解,只得重重一拳砸在了马车上,砸得整个车身都摇晃起来。

冬至讪讪的凑到了马车前,小声说道:“爷,先给四小姐吃一粒八珍丸罢,前面还有几十里地才有集镇呢,总不能让四小姐这样一直伤着,我们却什么都不做。”

慕衍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倒是依言自他手里接过了丸药,却让冬至的心越发沉到了谷底,爷不管是拿恼怒还是冰冷的目光看他,只要爷还肯生他的气,就说明事情还有回圜的余地,可如今爷这样不怒不愠的,看他就跟看一个陌生人一样,难道爷已打算彻底放弃他了吗?

轻轻掰开顾蕴的下颌,将那粒八珍丸放至她嘴里,再阖上她的嘴巴一使巧力,顾蕴便“咕噜”一声,那将丸药吞了下去,慕衍这才小心翼翼的抱起她,让她整个靠到了自己怀里,省得待会儿马车发动后,颠簸得她内伤越发的严重。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后,宇文策将残局都收拾完,没受伤或是只受了轻伤的马匹也已清点出来了,一共只剩下四匹马还能用,于是两匹拉车,车上不止慕衍抱着顾蕴,刘妈妈受了伤正昏迷着也不能颠簸,就由锦瑟与卷碧照顾着也坐车,宇文策和刘大一起驾车;另两匹则给了冬至和另一个随行的侍卫用,让他们先快马加鞭赶去最近的集镇,将食宿和大夫药材都提前安排好,如此顾蕴一到,便能立刻得到救治。

至于其他人,虽然才激战了一场,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可徒步赶个几十里地的路依然易如反掌,宇文策自然不会管他们。

如此赶了两个多时辰的路,马车总算顺利抵达了前面的集镇,冬至早已打马等在镇口,给宇文策见过礼后,也不敢问慕衍这会儿是不是还生他的气,引着他们便去了客栈。

早有大夫侯着了,得亏此处离天津卫已只得二三十里地,还算富庶,大夫的水平也还算不错,隔着床帐给顾蕴把了一回脉后,与慕衍道:“小姐是受了内伤,虽有些严重,只要能将淤血吐出来,再仔细加以调养,不出三五个月,也就有望痊愈了,公子不必担心。”

慕衍闻言,方稍稍松了一口气,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大夫道:“我这就开一剂药给小姐服下,想来天黑以后,应当就能醒过来了。”

慕衍忙引了他至一旁开药,想起刘妈妈也伤得不轻,待药方开好后,又让锦瑟领着大夫去了刘大与刘妈妈的房间。

慕衍这才亲自自冬至提前买好的各色药材里,按大夫的方子捡了一剂出来,让卷碧立时熬药去,他自己则坐到顾蕴床前,握着她的手守着她来,才经历了差点儿就失去她的惊险,这会儿除了自己,谁守着她他都不放心。

于是等到卷碧端着热气腾腾的药碗回来,看见的便是慕衍握着自家小姐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家小姐的画面。

卷碧脑子虽仍木木的,却也觉得慕衍此举委实不妥,孤男寡女的,且又非亲非故,慕公子怎么能这样乘人之危占她家小姐的便宜?

“咳……”假意咳嗽了一声,卷碧正要说话,慕衍已看见她了,淡淡道:“药来了?端过来罢。”

说来也怪,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卷碧一眼,就让卷碧已到嘴边的话莫名咽了回去,乖乖将药碗端上前递给他,看着他喂起顾蕴吃药来,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慕公子方才也没疾言厉色啊,她怎么偏就怕他怕得快喘不上气来了?

很快慕衍便将一整碗药都喂顾蕴吃下去了,又轻柔的给她拭净了嘴角,捻好了被角,才淡声与卷碧道:“守好你家小姐,但有事立刻叫人。”

他虽一刻也舍不得离开顾蕴,到底没忘记还有正事要问宇文策,至少也得弄清楚了先前那群黑衣人的来历,再就是是谁幕后指使他们的,小丫头被伤成这样,这笔账他总要与那幕后主使算的!

“是,慕公子,奴婢知道了。”卷碧忙应了,慕衍这才目不斜视的出了顾蕴的房间,径自去了宇文策的房间。

宇文策已经换过一身衣裳了,一见他进来,立刻问道:“怎么样,顾四小姐醒了吗?大夫怎么说?”

慕衍行至屋子当中的桌前坐了,才沉声道:“还没醒,大夫说得晚间才能醒,而且得将养三五个月,才有望大愈。那个挟持她的混蛋死了吗?还剩一口气就好,可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问清楚是谁指使的了吗?”

宇文策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得紧,片刻方道:“说来此番都是我连累了你,更连累了顾四小姐,——是我那位好母亲指使的,人是通过平国公府找来的,目的自然是要我的命,既为她儿子年前吃的那个大亏报仇,也让我以后再威胁不了她儿子的世子之位!”

慕衍不由有些意外:“我是说不像我那些仇人的手笔,我那些仇人至少也得派豢养的死士来,且她们至今分明什么都不知道,原来是她的手笔!可你不是已当着王叔的面,明白告诉过她,从来就没想过要争世子之位,也对王府的家业不感兴趣,你想要的,你都会凭自己的本事去挣来吗,她还想怎么样,定要取了你的性命,她才称心如意?她想得倒是挺美!”

原来年前让宇文竼名声彻底跌到谷底的那件事发生以后,荣亲王果然立时怀疑到了宇文策头上,将宇文策叫至了跟前儿盘问。

宇文策却也敢作敢当,既是自己做的,他自然不怕承认,连犹豫一下都不带,便直接承认了事情是自己做的,并把他何以会这么做的原因都与荣亲王说了。

不用说荣亲王当即大怒,对着犹自哭个不停,定要荣亲王为他们母子做主的荣亲王妃便吼道:“果然是慈母多拜儿,教出这样一个恬不知耻,敢做不敢当,出了事便一味只会陷害自己兄长的混帐东西来,你竟还有脸哭,我荣亲王府的爵位与家产岂能传给这样一个混帐东西,没的白堕了荣亲王府的名声,堕了我宇文家百年的威望!”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要废世子。

荣亲王妃哪里受得了这个打击,当场寻死觅活起来,又要与宇文策拼命,说什么‘早知今日,当初我就该一把将你摁死在血盆子里’,疯疯癫癫的,闹得十分的不堪。

宇文策厌烦至极,索性当着荣亲王的面儿,向她放了话,说自己从没想过要当那劳什子的世子,也没想过分宇文竼的家产,他想要的,他只会凭自己的本事去挣来,总算让荣亲王妃消停了下来。

却没想到,这消停只是暂时的,她已然是不要了宇文策的性命誓不罢休!

宇文策冷笑道:“她既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如今我还非当这个世子不可了,她就等着以后他们母子二人都得看我的脸色过日子,我让他们生,他们才能生,我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罢!”

慕衍点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早该这样了。”

“只是没想到会连累了顾四小姐。”宇文策歉然道,“不过若不是你定要死皮赖脸的跟着人家,她今日完全可以免于这场无妄之灾的,她本就恼着你,等回头醒了,还不定恼你成什么样呢,你自求多福罢。”

其实那群黑衣人自二人出京起便一直远远的跟着了,皆因慕衍忙于追赶顾蕴,他们本就比顾蕴迟出发了两日,天津卫离盛京又只得那点距离,不快马加鞭昼夜兼程,等他赶到天津卫时,指不定顾蕴早上了去扬州的船了。

也所以,他们才没能及时发现那群黑衣人。

等到他们终于与顾蕴一行会合了以后,慕衍忙于讨好顾蕴,两伙人等同于并作一伙,目标那么大,又有谁会不自量力的去招惹他们?所有人便都不知不觉放松了警惕。

而那群黑衣人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原本慕衍与宇文策连同他们带的六个人,一共才八个人,听起来人数是不多,可个个儿都是练家子,那群黑衣人就算以多敌少也没有太大的把握,所以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但忽然多出了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眷来就不一样了,宇文策及其手下难免顾此失彼,那他们的胜算自然也会大上许多。

他们唯二没算到的,便是慕衍及其手下的战斗力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强得多,顾蕴的护卫也远远出乎于他们意料之外的强,以致他们连对方一个人都没杀死,便已全军覆没。

慕衍没有说话,他巴不得顾蕴能立刻醒来恼他呢,只要她能恢复生气,要他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宇文策又道:“不过顾四小姐也真是有够、有够特别的,寻常女孩儿家谁遇上那样的情况不是唬得半死,她倒好,瞧着娇滴滴的,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竟能从头至尾都那般冷静,我还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将时间拖延得足够长,长到那挟持她的混帐东西放松警惕,然后我们出其不意的救下她呢,不想她已先开始自救了……哎,你说她怎么想到踢那混帐东西那里的,是故意还是巧合?她一个十来岁的千金小姐,哪里知道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一定是巧合罢?”

这会儿再想起顾蕴沉着冷静,出其不意用脚后跟踢上那个挟持她的黑衣人的关键部位时的画面,宇文策都还觉得叹为观止,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特别的姑娘?难怪堂弟会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呢,以往他是没有亲见她的特别还不觉得,今日亲见了,方知道的确有够独一无二举世无双,若不是兄弟妻不可欺,他都忍不住要动心了。

叹为观止之余,又忍不住好笑,那个挟持她的混帐东西当时脸上的痛苦与难以置信之色,他可都是看见了的,那货当时一定也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千金小姐?!

慕衍当时满心都是心疼与担忧,倒还不觉得顾蕴之举有什么,这会儿经宇文策一提,他也忍不住哭笑不得起来,整好宇文策故意看着他的下面凉凉道:“啧,你也千万要小心了,咱们男人头可断血可流,雄风不能丢!”

他立刻没好气道:“你才千万要小心了,不过你倒是想不小心,也得有那个机会,等你什么时候有了想娶的姑娘,再小心也不迟!”

说着不免又想到了当时的凶险,幸得那个黑衣人看小丫头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纵挟持了她,也没有时刻保持警惕,小丫头才能侥幸得手,也幸得小丫头先重创了他最脆弱的部位,让他吃痛之下,力量也大打了折扣,不然小丫头这会儿就不止是受内伤那么简单,只怕要生死命悬一线了!

兄弟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冬至不掩喜色的声音忽然自外面传来:“爷,四小姐醒了。”

慕衍一听,脸上立时也爬满了喜色,连招呼都顾不得与宇文策打一声,便已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走去。

宇文策见状,忙也要跟出去,却只走出了两步,便摇头自嘲一笑停下了,那是堂弟的心上人,堂弟这么上心还情有可原,自己也跟去,算怎么一回事,白让人误会吗?而且指不定顾四小姐这会儿正因白日他那番冷酷无情的‘死贫道不如死道友’说恼着他,他何苦去自讨没趣?

彼时慕衍已奔至顾蕴房里了,果见顾蕴已醒过来,正有气无力的靠在锦瑟的肩膀上,由卷碧一勺一勺慢慢的喂她喝水。

只是也不知是不是伤得太重,还是药效的原因,她喝了几口水后,便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连斥责慕衍竟不请自至闯她的房间都顾不得。

慕衍将她的虚弱样儿看在眼里,又忍不住心疼悔愧起来,忙让卷碧去隔壁大夫暂住的厢房将大夫请了来,又给顾蕴把了一回脉,得知她的脉象已稍稍平缓了些,之所以这般疲惫,不过是伤了元气兼药里本就有一味安神的药后,才放下心来,让锦瑟与卷碧都退下睡觉,他一人守着顾蕴即可。

只锦瑟与卷碧如何敢放心让他与自家小姐独处一整夜,他的司马昭之心,都到这会儿了她们若还看不出来,她们就真是瞎子了。

遂只退到了外间,然后悄声议定,待会儿两人若困了就轮换着睡,万不能让慕衍占了她们家小姐的便宜去!

------题外话------

黄凌波1亲亲,你是昨天第八个订阅最新章节的亲亲,也就是昨天的幸运读者哈,给我留言,好让我给你520小说币哦,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