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五章 暗中维护

王紫稳住了身形,暗道这个变态圣子的实力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高出许多,竟然能悉数接下九重纵云掌,相比之下,她的消耗跟对他的打击完全不成正比,本以为最起码是两败具伤的结局,却不想伤的似乎只有她。

“莫非这就是你全部的实力了?不用巫术跟本圣子过过招吗?或许本圣子还能指导指导你啊……”

那圣子接着说道,见王紫面伤冷然,但相信她现在的静脉内府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刚才那一招的能量太大,王紫几乎用光了所有的灵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正因为知道王紫的状况,那人才肆无忌惮的嘲笑于她。

“影族的功法早已与巫术背道而驰,不要再把你们跟巫术混为一谈,我会觉得很可笑。”王紫咽下喉中的腥田,稳住了翻江倒海的经脉,才开口说道,见那圣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心中更加厌恶。

“呵呵……女人,你好像没有搞清楚,巫族才是被历史淘汰的种族,影族能存在到如今,说明影族才是凌驾于巫族之上的,六界应该心甘情愿的臣服在影族脚下,不过,介于六界犯下的愚蠢错误,影族并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我会让六界的所有人,惊恐的看着、这个可笑的六界boom~崩塌哦,所以,可笑是你才对,站错了地方……”

那圣子忽然笑了笑,血红的唇瓣笑起来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张开魔掌的恶魔,紫眸闪烁着幽暗的光,阴寒的厉害,竟然出乎意料的跟王紫解释了这么多,好像是一个掌控一切的主宰者,向自己的俘虏炫耀他宏伟的计划,只是在王紫严重,想象太美好的他才是那个真正的跳梁小丑。

“你也错了,我没选择队列去站,我代表我自己,不巧的是,你、影族刚好站在我敌对的位置上。”王紫嘴角轻扯,带起冰冷的弧度,关于仙界之内,影族拆散她的父母,让她一家人几百年不得团聚,这比仇恨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化解的。

“呵呵……”那圣子低笑出声,更加兴奋的样子,他发现在短短的时间内,这个刚刚见面时并不怎么样的女子正在快速的刷新他的印象啊,越是意外的东西,越是让人热血沸腾,不是吗?

“本圣子忽然觉得,你也是有点意思的啊,那个没窝囊废要死要活的跟着你也不是没理由的啊,要不这样吧,本圣子带你回去,你太不听话了,本圣子会教教你如何顺从,总是这么忤逆,本圣子会不高兴的啊……你不是也想看看影族?本圣子满足你的心愿啊。”

那圣子接着说道,紫眸闪着兴奋的光,似乎对于自己这个想法很是喜欢,忽然身形一闪,黑色的斗篷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快速的逼近王紫,王紫反应也不慢,同时快速的后退。

却见那圣子双掌一握,两团黑气飞速的凝聚在他手中,紧接着见他挥手扔出,只见那两团能量一个冲王紫面门而去,另一个绕了一个圈,迂回攻向王紫的后背。

王紫身形定住,本来要反击的,却忽然停下了动作,与此同时,几个身形忽然出现,一道血红色的月牙状能量势不可挡的飞向那圣子,王紫腰间一紧,被人紧紧的揽在怀里,不用看王紫都知道来人是九幽,所以才那么放心的没有动,剩下力气去交给九幽。

却见九幽一手伸出,看似轻轻的作出了一个推的手势,却将那从后面攻来的能量稳稳的当在了原地,纵使那黑气带着巨大的能量,也只能在空中渐渐消散,九幽根本没有接这个攻击,而是看似随意实则粗暴的拆了那圣子的攻击!

而那圣子在接下的九幽的攻击后飞身退出老远的距离,紫眸一凝,带着些残忍的毒素,看向忽然到来的人,被斗篷挡住咽喉轻轻滚动,咽下再一次涌起的鲜血,事实上王紫的九重纵云掌就让他能量亏损,防御大减,方才九幽那一挥手,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却是存了杀他的心!

尽数化解了九幽暗藏巨大能量的攻击让他的能量再度剧烈的耗损,隐在斗篷下的双拳渐渐握紧,惨白的手指露出些鼓起的青筋,几秒钟过后才缓缓的张开,平复了体内的能量的冲撞,这才抬头仔细去看,斗篷下的面具泛着阴冷的色泽,虽然身体受创,那血红的嘴角却牵起玩味。

似乎是因为来人让他很感兴趣,身体的伤反而不会让他在意,王紫离开时九幽几人就都在一起,等沃尔夫的消息到了之后几人自然是一起赶过来的。

“消息,果然都是真的啊,本以为六界进化到现在,上古的一些老古董早就没了,事实上不见得啊,凑都听齐整啊。”那圣子笑着说道,于于其中带着异样的兴奋。

“影族这么老的种族都还在,别人没理由消失啊。”

青龙从王紫那里收回视线,看向罩着斗篷的那人,嗤笑着回敬,影族的人这么快就找上来还真是胆子大啊,而且是对方一个人前来,方才有领域的隔离让他们没有及时捕捉到王紫的方位,所以才来的晚了些,至于这人是什么身份,看他与其他影族不一样的穿扮,还有高出许多的修为,想来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这么快就派高层的人前来试探王紫,影族的还真是雷厉风行、有恃无恐啊。

“这样最好,这场游戏不至于玩儿的太单调,不然影族十几亿年的准备岂不是白费了?”那圣子说道,毫无顾忌的说出影族确实是准备已久来灭六界的,王紫已经拿到了五色石,也知道了影族和巫族的恩怨,对于这几个人来说,这些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小公主,这下你满意了?”

九幽低头看了看王紫,有些无奈的说道,红眸中有心疼却无责备,王紫总想要亲自动手,不愿假手于人,这是她怎么都改不过来的,他心疼,却没有理由组织王紫,这是她想变强的方式,他就算知道也无从干涉。

“我知道你们会来啊,我没事的。”王紫揪着九的的衣服,嘴角露出一丝不甚明显的弧度,但放在王紫脸上却很好分辨,那分明是在笑了,还是有些讨好的笑。

“……小公主,你这样一点都不好。”

就有一顿,被王紫有些撒娇的女儿太给迷了一瞬,笑的宠溺,却更加没有办法,王紫现在能很容易分辨众人的情绪,然后对症下药,变得越来越让人没办法了,九幽在心里跟自己说不能惯坏了王紫,却在买对这样的王紫时继续说教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看来这次或许会比十几亿年前更加热闹啊,血族难道也看上了六界这块肥肉?想分一杯羹?”

这时,那圣子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竟然也认出了九幽的身份,事实上影族比六界之内的所有人更加清楚六界外的大环境,对于血族和西方界面的存在是很清楚的,但是西方界面的修炼体系跟六界完全不同,所以并没有给予太多的注意。

“小公主,把他也给你抓来吗?奴隶锁、我还有很多。”

九幽却根本没有抬头看那圣子,而是继续跟王紫说道,那样子好像是在说、那什么劳什子圣子还没有资格跟他说话,而抓他来也是轻而易举的。

“好。”王紫不假思索的点头。

“哼,女人,今天放你一马,但是记住,这才刚刚开始,等着本圣子之后给你们备的大礼吧!”

听到九幽和王紫旁若无人的这样侮辱他,那圣子紫色的瞳孔一沉,毒气森森,终于也不再跟王紫几人多说了,直接放下了狠话,说罢便黑影一闪,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原地。

几人眼看着那圣子消失不见,都没有去追的打算,虽然刚才九幽让那人内伤了,但是影族功法仍然是诡异的很,来无影去无踪,那圣子敢来就一定有把握轻松离开,这只是彼此打招呼的一次见面而已,几人清除这一点,所以都没有去追。

“一会儿不见而已,我的主人,你真不让人省心。”穷奇抱着双臂说道,跟其他人一样的神色,有无奈,有气,无奈是对王紫的,气是气自己的。

“其实我没事的,而且我在用他试我新招式啊,我刚才也有重伤他的,是他隐藏的比较深。”王紫底气略不足的解释,她这个样子,却是不好跟几人交代,习惯性的理亏。

“看出来了,你的新招式还不错啊……”卫子谦顺着王紫的话说,但没有多少为王紫高兴的意思,毕竟王紫是背着他们跑出来打架,对手还是个棘手的人物。

“我们……我们先回去吧。”

王紫也看了看四周几乎面目全非的群山,还好这里是远离人群的深山老林,不然这么大动静不知道要引起什么样的恐慌呢,王紫不由得心想,要快点转移影族的视线和不知凡间界的防御了,不然影族的目标要是选择在凡间界,造成的危害将是毁灭性的。

几人打道回府暂且不提,且说影族那圣子离开之后,披着斗篷的身影出现在空中,寻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下调整内息,不知过了多久,那双紧闭的紫眸忽然睁开,直直的向前方看去,有帽沿的遮挡只看见一半的人影,缓缓抬头,终于看清了忽然出现的人。

那人穿一身休闲服,碎碎的短发,除了那身有些天然的高贵气息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好像只是一个并无特点的凡人而已,但是这人忽然出现在这里,就算不用脑子也知道绝非善意、更非善类。

“你、走错路了吗?”

那圣子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人问道,那人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眼光下反射着一层薄光,让他看不到那人的眼神落在何处,那圣子略的轻蔑的问。

“世间的路有很多,找影族圣子的路就这一条,让你失望了,我没走错。”那人淡淡的说道,似乎在打量那圣子。

“呵,知道本圣子身份的人已经不少了,本圣子却容不下你也知道,既然你送上门来,我许你交代一下遗言,然后亲自送你一程。”

那圣子笑的有些残忍,虽然在王紫和九幽手里吃了亏,但不代表谁都可以挑战他但耐性,这人来的突然,还知道他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并没有这人的信息,这样未知的状态才是让他起了杀心的真正原因,而没有立刻动手是想让他交代一下他的身份而已。

“你确定你有说这话的资格吗?”那人却淡淡的问,这样不慌不忙的态度更让人火大。

“看来你不打算留遗言了。”那圣子说道,手中凝聚黑气,身形展开顿时攻去,两人瞬间交手,却在交手之后立马那圣子忽然退开,紫眸带着些明了的笑意,但轻蔑仍然不减,冲着那人说道:“魔界的人,你也是为那女人而来?”

两人一交手,那人用的是魔气,修为还不浅,那圣子稍稍一想就想通了这人来的原因,上下看了看那人,嘲笑的说道:“那女人有什么好,你也是其中一个护花使者?这么,还没上位?想悄悄在这里给那女人报仇?”

“影族的圣子,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啊,也许我只是看你不爽,来找你的不痛快呢。”那人说道,不意外的,这用魔气之人正是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简修文了。

“正巧,本圣子也不痛快呢,送来门来的靶子,不打说不过去啊。”那圣子说道,不管简修文说不说实话都不重要了,一定跟王紫脱不了干系,说罢再次飞身攻上,两人再度战在一处。

那圣子越打越暗自惊讶,简修文的实力藏的实在深,他竟然一时半会儿摆脱不了他,若非之前跟王紫和九幽已经有过交手,这会儿也不会跟简修文纠缠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胜负。

两人你来我往走了几十招之后,看似难分高低,但是那圣子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不能再打下去了,紫眸泛着些冷光,这个人他记住了,日后一定算总账!

那圣子寻了一个空隙,闪身要离开,虽然他的速度已经快的不可思议,简修文也确实没有追上来,可忽然,一根血红色的藤蔓飞速窜向那圣子,并且快速的滋长着,一瞬间将那圣子几乎包成一个蚕蛹,还在快速的收紧,更加诡异的是,那藤蔓之上忽然扎出无数根尖刺,刺进那圣子的身体!

这变化发生的太快,几乎一秒钟的时间都不到,那圣子挣了挣,却没有挣脱,一瞬间的思考后,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周身黑气涌动,那黑气遇上那些藤蔓之后,藤蔓上发出呲呲的声音,快速化为乌有!

那圣子晃了晃身体,即便是发生在一瞬间事情,那藤蔓也可恶的伤了他的根本,这是他防不胜防的!在王紫和九幽那里只是皮毛之伤,简修文给他来这么一下才是致命的!

那圣子的紫眸中毒素涌动,收回了周身的黑气,紫眸计划变成了黑色,可想他现在的愤怒的程度,简修文是真的激怒他了。

“你、是、谁?”那圣子一字一顿的问到,血红的唇瓣勾起阴毒的笑,似乎立刻就想撕碎简修文。

“影族不是无所不知吗?这样的问题还需要圣子亲自打探吗?”

简修文忽然也笑了笑,却莫名的带着邪气,从口袋中掏出一方手帕,摘下眼睛来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抬眸看那圣子,此时的简修文,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魔性的样子完全不想是那个气息内敛贵气十足的简修文。

“有意思……”那圣子拇指擦过唇瓣,拂去嘴角血,意味不明到说道,说完身形一闪,这回是真的消失了。

简修文站在原地,看着那人消失,那人以血养蛊,刚才血藤吸收了他的精血,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了,影族总有不死之发,别说是影族的圣子了,他能给他点警告,却不能真的杀了他,最起码让他知道,影族的短处,不是没有人知道,以此给王紫争取一点时间。

嘛……最大原因还是、他惹的人是王紫,而他不许呢。

简修文看了看远山的方向,终究是没有去,忽然笑了笑,那几个人不喜欢他呢,真是棘手……半晌,简修文戴上眼镜,闪身往来时的方向而去。

……

“我真的没什么,你们要一直盯着我吗?”

王紫看着一屋子的人,颇有些哭笑不得,打坐都无法安心了,他们这衣服不相信她的眼神,真把她当成说了就忘的小孩儿了啊,还要这么多人眼镜一眨不眨的盯着。

“……那个圣子已经跑了,不会去而复返的。”见几人都是一副就打算待在这儿不走的样子,王紫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无奈了,她的信用度似乎真的快降到负值了……

“我去赤灵,你们会不会放心一点?”无法,王紫又道,把自己软禁在赤灵,这态度够诚恳了吧。

“小主人,不要太相信天极图,把我们带在身边,比那本书管用多了,你怎么这傻,不想让我们担心就把自己放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好吗?”几人都不开口,最后还是青龙说道,反正不管怎么样,妥协的都会是他们。

“小紫紫,天极图再厉害,不还是没有救下宿雨。”慕千厷也道。

“唔,我知道了。”王紫点头,又点了点头,看她现在这么乖的样子,几人却怎么都相信不起来,互相看了一眼,在这一点上,几人的心情定然是一致的,此时该为有人能懂彼此的无奈而高兴啊吗?

那日的事情便就那么过去了,王紫该修炼的时候修炼,该布局的时候布局,一切都进行但井然有序。

这天,王紫从冥想中醒来,起身下床倒了杯水,坐在窗前,脑海中漫无边际的整理这些天的事情,又想起了那天逼问影族那个手下时,那人死之前最后说的,鬼界、仙界、圣子……

她问的是他们的人分布在哪里,他说了鬼界和仙界,为什么会有鬼界?难道他们另有打算?他说的太少了,她根本无从整理。

王紫趴在窗边,无意识的看着外面扫地的僧人,又想那圣子曾两次提起的人是谁?什么爱她爱到死去活来……她有些不愿意相信这句话到意思,难道她周围真的存在一个人、他跟影族有些密切的关系?或者干脆就是影族的人?

这是离间之计、还是当着存在……

虽然她很想追根问底,但终究没跟其他人提起,如果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她只希望,他最好不要作出无法挽回的事情,否则、她会不心软的,真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