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35 要求

他这是在告诉她,以后他的午饭得让她来做?

幼清看着宋弈,宋弈面色如常的喝着茶,好像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

这个人真是要求越来越多了,幼清叹气,点着头道:“好,以后你的午饭我来做!”就看在他找回了钗子,看在他急匆匆赶过去给她撑面子的份上,帮他做顿午饭也不过份,更何况,他一直像个孩子似的,吃饭随随便便几口就糊弄过去了,往后若是她劳心劳力的做了饭菜,他再不好好吃,她也有立场说他,“那你得答应我,往后送去的饭,你得吃完了才成。”虽觉得宋弈要求多,却并未有不满。

这是……在关心他?宋弈喝茶的动作一顿望着幼清,就见她明亮的眸子里,没有不满,没有委屈,如水般平静自然,他放了茶盅,道:“算了,做饭太辛苦,往后等我想吃的时候你再做吧!”

怎么一会儿一个变的,幼清不解的望着他,宋弈扬眉下巴微抬,也不看幼清,带着命令似的重复了一句:“是我想吃的你才可以做!”

什么意思,什么叫他想吃她才可以做饭,难不成她以后就只能做给他吃,还得有他的允许?

幼清皱眉刚要说话,忽然宋弈倾身过来,薄薄的唇瓣微微翘着,望着她低声道:“你大姐的身体如何了?”

“挺好的。”怎么又说起大姐的身体来了,幼清的思路立刻被他带的偏了,“多谢你关心!”话落自己也端了茶低头去喝,宋弈眼底满是笑意,隔着桌子握了她的,就发现她手心湿漉漉的,显然很紧张……就这么怕他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她在薛府时的事情他又不是不知道,那时候彼此说起来她也是坦荡荡的,何至于今天就放不开了。

算了,还是不要问她了,免得让她害怕了自己,宋弈决定放幼清一码,所以微笑着颔首道:“有子寒兄在,自然没有问题。”

幼清心虚的笑着点头,宋弈顺势就回到了前头的话题上,贴着她轻声细语的像是哄孩子似的:“那我刚刚说的事,你记住没有。”

“记住了。”幼清答完,才反应过来猛然抬头看他,不期然的就跌进一汪深潭似的眸子里,里面有着她看不懂的情绪,她的心不期然的就漏跳了一拍,呼吸一窒本能的朝后缩了缩,尴尬的问道,“记……记住什么。”面颊微红。

“小傻瓜。”幼清的紧张和不安他看在眼里,宋弈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便离她稍微远了些,轻声道,“厨房的活又脏又累,往后不许你做!”

原来是说这件事,幼清暗暗松了口气,心头却莫名的觉得很舒坦,像是被熨帖过似的,呼吸前所未有的顺畅,她笑着道:“那是你说的,往后我可得做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悠闲太太。”

宋弈失笑。

“太太。”绿珠隔着帘子道,“门口有位夫人要找您。”

幼清闻言和宋弈对视一眼,起身走到门口问道:“这么晚了,可说是什么人?”绿珠朝里头看了看,压着声音道,“是谢周氏,说有事想要求见您。”

她怎么能找到这里来,幼清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看宋弈,就和绿珠道:“既然来了,那你将她请到暖阁去,再请江泰到门口看看有没有人跟着他。”

绿珠笑着应是,幼清转身走到宋弈面前,有些担忧的道:“谢周氏找到这里来了,说有事要见我!”

“那你就见见她,看她有什么事。”宋弈放了茶盅,并没有和幼清一样奇怪谢周氏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那五个人还关在里面,鲁直一日不定罪,他们就得关一日,“若是有所求,方便的你可以应了。”

幼清点点头,明白宋弈的意思,那五个人如今能求的也不可能是赦免之类的,一来他们没有这个能力,二来鲁直的案子还没审完,她们求了也是白求。

“那我去看看。”幼清说着出了宴席室去了暖阁里,谢周氏比前几天又瘦了一些,穿着件潞绸的对襟比甲,脸色有些发黄,见着幼清忙要跪下来行礼,幼清过去扶着她,“您有什么事尽管说,能帮我尽量帮,你不必如此!”

“宋夫人!”谢周氏一脸绝望的道,“妾身得到消息,说我们老爷今天上午病倒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请郎中,妾身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左思右想我们在京城能求的就只有您,您能不能……能不能再帮妾身一回,给他请个郎中!”

原来是谢大人病了,幼清想到了宋弈的嘱咐,颔首道:“你先别着急,他若是真的病了,大理寺不会坐视不管的。你若不放心,我明天就托了人请郎中进去看看他,有什么消息我再让人去告诉你。”

谢周氏感激不尽,朝幼清行了大礼:“谢谢宋夫人,您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说着拿了一锭元宝出来要给幼清,“这是诊金,不能叫夫人破费!”

“银子事后再说,更何况,这点钱我还出的了,你们用钱的地方更多,快收起来。”幼清让她将银子收回去,又问道,“我看你的脸色不大好,是不是病了?”

“妾身没事。”谢周氏点着头:“那天客栈走水,我受了惊吓又着了风寒,已经吃了药了,就是有些咳嗽,没有大碍的。”又道,“就是不知道这案子到哪天才有个结果,我心里实在焦灼的难受,”

“只能再等等了。”幼清请她坐下来喝茶,谢周氏摆着手道,“他们还在客栈等妾身的消息,我得立刻赶回去,更何况妾身还病着,留的久了怕将病气过给您。”

幼清也不强留她,送她到院子里,交代道:“往后像今天这样单独出来的事尽量不要,非常时刻,你们要时刻注意安全才行!”

谢周氏应是,朝幼清行了礼出了院门离去。

幼清又重新回到宴席室,将谢周氏的话的告诉了宋弈:“……说是谢大人病了,想求我帮他请个郎中送进去!”

“病了?”宋弈挑了挑眉,“此事我会和郭大人说,若真是病了,郭大人会另有安排的。”

幼清这才放了心!

“我让人给你送热水去房里。”幼清望着宋弈,“你早点梳洗休息吧,再说下去你又没有时间睡觉了。”

宋弈微微颔首站了起来,幼清就想起宋弈中午在隔壁说的话,问道:“你说将祝腾引荐给陈留县令的事是真的?”

宋弈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自是真的,你不是想让他们早点回去吗。”

原来他看出来了,幼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他们太能闹腾了,大家忍的太辛苦,我瞧不过去……”

“休德也不是不明理的。”宋弈笑笑摸摸她的头,道:“他知道该怎么做。去休息吧,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幼清点点头,送宋弈回房,她转身也要回房,胡泉从一边笑着过来,道:“太太,最近家里也没有大事,反倒是庄子那边正逢秋收,小人想趁着这几天天气好,去看看!”

“好啊。”幼清笑着道,“你一个人忙的过来嘛,要不要请路大哥陪着你一起去?”

胡泉犹犹豫豫的摆着手:“不用,小人一个人忙的过来。”幼清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想了想,问道,“看你的样子是不想和路大哥一起,那你说说看,想和谁一起?”

胡泉脸一红,吞吞吐吐的不说话,绿珠就笑着打趣道:“她想和周芳姐姐一起吧!”

“没有!”胡泉摆着手分辨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幼清轻笑,朝绿珠摇摇头,和胡泉道:“这事儿你去和周芳说,她若是有空愿意陪你走一趟我倒是不反对,若是你说服不了她,那我也帮不了你。”

胡泉闻言眼睛一亮望着幼清,幼清朝他点点头,胡泉顿时笑着道:“成,那小人去准备了,这两日就启程!”高高兴兴的走了。

“我看是白高兴了。”绿珠笑着道,“周姐姐可不是轻易说服的!”

他们之间的事,只要能成幼清总归是高兴的,至于怎么成她也管不了,更何况,周芳也不是小孩子,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她也很清楚。

夜里,幼清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做了一桌子的菜请封子寒吃饭,却被宋弈稀里哗啦全掀翻了,他们大吵了一架……可是奇怪的是,吵架的内容她一点都不记得,却只记得宋弈看着她的眼神……愤恨的,好像一口能将她吃了似的。

幼清从梦里惊醒过来,外头已经大亮了,她惊坐起来喊着采芩:“什么时辰了,老爷起了吗?”

“老爷早走了。”采芩挂了帐子笑着道,“说让奴婢不要喊您起来,让您多睡会儿。”

幼清皱眉,这是他们成亲近一个月来,她第一次早上没有送宋弈出门,她有些懊恼的下了床:“那他走的时候用早饭了吗,官服穿的是干净的还是昨儿那套?”

“吃早饭了,喝了一碗清粥呢。”采芩笑眯眯的服侍幼清梳洗,“官服穿的是干净的,按着您的意思,熨烫的平平整整的才送去的。”

幼清就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还是决定给宋弈做午饭,不管大事小事,这个家是他们两个的,她总不能真的什么事都不做吧。

幼清随便吃了几口早饭,就和周长贵家的一起去了厨房。

“太太想做什么菜。”灶上的婆子姓王,是薛家的带来的婆子,擅长做淮扬菜系是吴越菜系,幼清看到灶台上摆好了鸡鸭鱼肉和一些素菜,开口道,“炖个八宝菌菇鸡汤,放在灶膛里煨着,老爷不爱吃鱼,那就做个鱼片吧,先把刺剔出来。”她观察了几次,发现宋弈不爱吃鱼,似乎是不愿意吐遇刺,“等鸡汤好了再炖个青菜就成了,把米饭用泉水蒸成七分熟就好了,这样送过去饭刚刚好。”在衙门里吃饭,饭菜也是讲究,尤其像宋弈这样官阶不高家世不显的,饭菜就不能做的太过张扬!

大家纷纷应是,幼清则挽了袖子和众人一起忙活起来。

周长贵家的则拉着采芩在一边说话:“太太怎么突然亲自动手做饭了?是不是老爷说了什么?”

“没有!”采芩也觉得奇怪,昨晚幼清和宋弈在房里什么她并没有听见,“约莫是太太心疼老爷每日中午都吃不好,所以才想到了这个法子,她亲自下厨,老爷总不好吃几口就丢了筷子吧。”

周长贵家的眼睛一亮,照这样下去,到明年太太及笄,圆房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啊……现在最怕的,就是两个人感情太好,哪一日情难自禁!

周长贵家的决定往后将家里的事多让蔡妈妈打理,她自己则要多跟在幼清后面才是。

上个月是十八那日太太来的初潮,今儿已经是初十……周长贵家的在心里头默默的算着日子。

幼清忙了近两个时辰才将宋弈的三菜一汤装盘让江淮送走,香气自食盘里飘散出来,江淮吸吸鼻子一边走一边嘀咕道:“爷的日子过的越发好了,现在连午饭都要送,可怜他们还在外头吃。”现在他看到阿古的做的饭菜,就想吐!

“江大哥。”绿珠笑盈盈的道,“您看到另一个江大哥了吗?”

江淮回头看着绿珠,还从来没有谁这么称呼他们兄弟两个:“说过几日会下雨,他现在在后院修房顶呢,你找他有事?”

“有啊!”绿珠点头道,“我要上街买东西,想找江泰大哥陪我一起去!”

江淮差点将手里的东西丢在地上,他惊出一身冷汗,望着绿珠道:“让他陪你买东西?”他们兄弟十几年,江泰都没有陪他买过东西,而且,江泰的东西也都是他买的,“他肯定不会愿意吧。”

“愿意啊。”绿珠笑眯眯的道,“上次就是他陪我一起去镖局的!”

江淮觉得自己顿时没了话,张口结舌的点着头:“你……你自己去找他,他在屋顶上呢。”说着一溜烟的跑了!

绿珠则蹦蹦跳跳的去了后院。

幼清一身油烟味,回去换了衣裳吃过午饭,又进房歇午觉,刚躺下她忽然想起来什么,喊采芩道:“老爷今晚是不是要在西苑值宿?”前晚和昨晚宋弈都回来的,今晚估摸是要留在西苑了。

采芩点了点头,幼清又重新躺了下来,咕哝道:“早知道,把他的晚饭一起做了!”

采芩轻笑着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幼清睡了个午觉,醒来就看到绿珠哼着小曲儿在房里忙来忙去,她坐起来狐疑的看着她,问道:“你怎么这么高兴,捡到荷包了?”

“没有!”绿珠说着献宝似的端了个碗过来,“奴婢突然想吃肠粉,就趁着您睡午觉的空档儿去了趟城隍庙,不但吃到了肠粉,还买了好多小东西呢。”

幼清没说话而是朝采芩看去,采芩点着绿珠的额头和幼清道:“她本事越来越大了,为了吃口肠粉特意跑去城隍庙也就罢了,竟然还请江大哥陪她一起去,真是了不得!”

“你和江泰一起?”幼清穿衣服的动作一顿,打量着绿珠,绿珠天真的道,“是啊,城隍庙人多我一个人不敢去,就请江大哥陪我去了,我还请他吃东西了,不过他回来也帮我提东西了。”说着将装着肠粉的碗递给幼清,“小姐,您尝尝,真的很好吃。”

幼清满脸的无奈,采芩将碗夺过来,啐道:“小姐的身子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吃坏了,看老爷怎么罚你!”

绿珠讪讪然的笑着,将肠粉藏在柜子后头,打算回来再吃。

幼清梳洗了一番去看望薛思琴,还是王婆子在门口迎着她,见着幼清热情的将她引进去,边走边主动将家里的事情告诉她:“老爷早上去衙门了,太太还躺着的,一早上骨科的郎中的已经来过了,原本要贴膏药的,可太太这会儿身子不大方便,就约了明天再按一次!”

“知道了。”幼清穿过影壁,院子里丫头婆子忙碌穿梭着,见着她纷纷停下来行礼,祝大奶奶自房里掀了帘子出来,远远的就喊道,“姨太太来了。”很热情的打招呼。

幼清有充分的借口不理她,敷衍的道:“大奶奶好。”说着就进了宴席室,祝大奶奶站在后头瞠目结舌,没想到方幼清的脾气还挺大的。

薛思琴正躺在穿上和春银说话,见着幼清她笑着道:“刚才还提到你,中午可歇觉了?”

“歇了。”幼清在薛思琴身边坐下来,“觉得好一些没有,腰还疼吗?”

薛思琴摇摇头:“不疼了。”又失笑,“就是有些想豪哥了,也不知道他好不好,有没有想我!”现在也不好将人接回来,她身体没康复,豪哥接回来也没有人照看!

“等你好些让人过去将他抱回来给你看看。”幼清安慰道,“家里人多,你别担心了,先把身子养好再说。”话落,又放低了声音,问道,“姐夫没有察觉什么吧。”

薛思琴笑着摇摇头。

幼清放了心,就想起钗子的事情来,昨天闹哄哄的那么多事情,她也没有来得及和薛思琴说:“……已经找回来了,你和姐夫也说一声!”

“阿弥陀佛。”薛思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子我连做梦都梦到那只钗,如今可总算心落到实处了。”

幼清失笑,指了指外头:“后来还消停吧?我进来的时候瞧见房门修好了,是姐夫找工匠来修的吗。”

“昨晚太平的很,大嫂还当着你姐夫的面来看我了,倒是老太太没有露面,估摸着还在生昨天的气!”薛思琴又道,“门是家里的小厮修的,先凑合着用几天,等过些日子再换扇新的。”

幼清毫不在意祝老太太是生气还是高兴,她昨天要是不甩脸子,祝老太太还不知道怎么欺负到她们姐妹头上来呢:“这样的,就该请二姐过来,要不然我将二姐悄悄接过来?”

“你别闹了。”薛思琴噗嗤笑了起来,道,“你这哪是为难老太太,你这是为难你姐夫,你二姐那边你半个字都不能露!”

幼清也只是说笑罢了,既然她们答应走了,无仇无怨的她也不想把事情闹的太难看!

姐妹两人在房里说着话,就听到外头常妈妈和祝大奶奶说话的声音,祝大奶奶道:“我们东西多,两辆马车定是不够的,还有船也要租的大一点,后天要保证一早就能启程的,不要耽误了我们时间!”他们明天一早往通州赶,约莫到入夜时分能到通州,在通州住一夜,后天一早就走。

常妈妈应是,又道:“京城的土仪老爷已经吩咐人买好了,今天下午就会送到府里,到时候奴婢一起装好。”又道,“算着时间,中秋节那天我们应该还在山东境内!”

祝大奶奶不关心这个,她见宴席室没了声音,就拉着常妈妈走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常妈妈脸色一变望着祝大奶奶。

“你怕什么,事情有我担着呢!”祝大奶奶道,“今晚我会让大家早点歇着,她身边的几个丫头我来想办法把人制了,你只管带着人搬东西,捡值钱的搬!”若是能知道她银票放在哪里就更好了,也省的这么费事。

常妈妈惊心动魄的点点头,没有想到祝大奶奶要让她做这个事!

“我去看看腾哥,怎么睡到这个时候还没有起来。”她说着就朝房里喊了一声,祝腾没有应她正奇怪,却忽然间看到祝腾从她的房里走出来,祝大奶奶一愣,问道,“你什么时候去我房里的?”

祝腾眼神闪烁不定,拢着袖子道:“我来找你,发现你不在就出来了。”说着打了个哈欠,“我还没睡饱,接着去睡觉了,你不要吵我!”话落,径直回了自己房里。

祝大奶奶奇怪的看着自己儿子,忽然就想到了堆在妆奁匣子上的那些首饰,她提着裙子飞快的进了房里,等看到那些钗簪都好好的摆在桌子上,她立时就松了一口气。

幼清在祝家待到祝士林下衙,和他们打了招呼就要回去,祝大奶奶拦着她说话,她也不理昂着头怒气冲冲的出了门。

江淮回来说宋弈晚上不回来,幼清仔细问了情况,便一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梳洗上床躺着看书……祝大奶奶亲自下厨做了十几个菜,每样菜端了三大碟,她忙活了一个下午,祝士林看着她满头大汗,问道:“大嫂,这些事让下人做就好了,你不必亲自动手!”

“明天我们就走了。”祝大奶奶伤感的道,“以后再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也没有空回家去,大嫂也没有别的本事,就只会做菜做饭,就当大嫂给你们赔罪了,这些日子给你们两口子添麻烦了。”

“大嫂!”祝士林惭愧的不知道说什么,“往后……我和思琴一定会带着豪哥回家的。”却没有再提请他们到京城来。

祝大奶奶也不在意,含着眼泪笑道:“你们能回去当然好,家里的人都念着你,你大哥也想着你呢,若非生意上脱不开身,他这次就要和我们一起来了。”

祝士林应是,祝大奶奶就道:“走,把饭菜摆上桌,我们吃饭去!”

丫头婆子们把饭菜都摆好,一共三桌,祝大奶奶吩咐常妈妈:“让家里的下人一起坐着吃,今天不分里外,都要尽兴了才是!”

常妈妈应是,笑着招呼大家落座。

薛思琴在宴席室里听着外头的动静,常妈妈就进来请春银:“姑娘一起去吃吧,太太这里我来守着!”

春银看看薛思琴,薛思琴笑着道:“去吧,这是大奶奶的一片心意。”春银欲言又止,薛思琴朝她摇摇头,春银这才出了门和大家都落了座。

祝大奶奶亲自招呼大家吃饭:“今儿是老太太请客,你们不要拘束,尽管放开了吃喝!”

众人应是道谢!

祝大奶奶就端着杯子一个桌子一个桌子的敬酒,大家喝了几杯也都放松下来,祝士林见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得自己一个人坐在一边喝闷酒。

“老爷!”常妈妈笑着过来,“太太说有点不舒服,请您过去一趟!”说完,很无奈的朝祝大奶奶打了个颜色,太太要请老爷,她总不能拦着啊。

祝士林一惊忙放了杯子去了宴席室,望着薛思琴急切的问道:“哪里不舒服,可要请大夫来。”

“没事。”薛思琴笑道,“就是听着外头热闹的很,我一个人有些着急,可惜又不能出去,就想让夫君进来陪我说说话!”

祝士林松了口气,给薛思琴倒了杯茶,自己则在床边坐了下来:“大嫂说明天要走了,所以想亲自做顿饭菜请大家。”

薛思琴看出了祝士林眼中的愧疚和无奈,她能理解,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觉得祝士林人品可贵,她握着他的手道:“夫君,明天把豪哥接回来吧,妾身也想豪哥了。”有自己的孩子在,祝士林也会分心一些不至于一头栽在愧疚中。

祝士林微微笑着颔首。

外头推杯换盏喝的热闹不已,等到亥初时分,已有好些人不胜酒力醉倒在桌子上,还有几个丫头早早的回去歇了,院子里这才又安静下来,祝大奶奶便去了宴席室,嘱咐祝士林早些歇着:“明天还要去衙门,别累坏了身子,我和娘都要心疼!”

“你们先歇着吧,我今晚就在这里陪着思琴!”祝士林说着送祝大奶奶回去,“大家都醉了,院子明天再收拾不迟!”

祝大奶奶笑着应是,扶着祝老太太回去休息。

祝士林也洗漱一番和薛思琴一起躺在罗汉床,他笑着道:“这床睡着可真是咯人。”就帮着薛思琴轻轻按着腰……薛思琴让祝士林熄了灯催着他早些睡,祝士林也确实累的很,沾了枕头便睡着了,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薛思琴轻轻推着祝士林,“相公!”

祝士林惊醒过来:“怎么了。”满眼的惊恐未定。

“您听!”薛思琴指了指外头,“妾身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今晚家里的下人都吃了酒,大半夜指定是没有人起来走动的,他凝神听了一会儿,果然就听到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似乎还有人低声说话的声音,不那么近却肯定是在院子里。

难道是哪个小厮趁着今晚没人值夜,所以偷偷进了前院幽会?祝士林掀了被子:“你先睡,我去看看。”说着披了衣服轻手轻脚的开门出去,薛思琴望着祝士林的背影,重重的叹了口气。

祝士林刚关了宴席室的门,就发现影壁那边站了一个人,他惊了一跳又觉得那人的身形有些熟悉,他一动不动的静默看着……

“搬的差不多了。”那个人影走了出来,“再去把我们的东西搬过来压在上头,别叫人看见了!”

祝士林愣住,这是大嫂的声音。

子夜时分,大嫂不睡觉在做什么?即便是收拾东西也不必要夜里不睡觉赶着时间,他没有多想喊了声:“大嫂!”

祝大奶奶惊的跳了起来:“二……二叔。”她回头看看停在门口的马车,提着裙子飞快的往祝士林这边走,企图将他拦回去,“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我听到声音,出来看看。”祝士林指了指门口,问道,“您这是做什么,东西可以明早再收拾,不用这么着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常妈妈带着另外一个婆子从后院抬着一个箱笼出来。

祝士林奇怪的看着她们。

祝大奶奶收拾出的行礼都堆在暖阁里面,后院并没有她们的东西。

常妈妈和婆子和也看到了他,怔怔的抬着箱子站在院子里,又慌乱又不知所措!

祝士林皱眉,转目朝祝大奶奶看去,祝大奶奶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在嗓子眼跳动,她干干的笑着飞快的想着措辞,可她总是比不过祝士林的聪明,不等他说话祝士林已经想到了什么,带着怒气大步朝常妈妈那边走了过去。

常妈妈朝后退了一步。

祝士林停在她面前,一字一句道:“把箱子打开!”常妈妈摇着头,求救的朝祝大奶奶看去,祝大奶奶紧跟着赶过来,“二叔,你这是做什么!”

祝士林不理他们,亲自上前察看,见箱子的搭扣上了锁,他眯着眼睛望着祝大奶奶:“大嫂,我看看里头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就是我和娘的一些衣裳什么的。”祝大奶奶心急如焚,她没有想到祝士林会出来,现在正好对面撞上,她要怎么解释这件事,祝士林那么聪明,普通的谎言根本说服不了他。

其实不用说服,祝士林认识祝大奶奶不是一天两天,他只当现在家里的日子过好了,不缺钱花,她的行事作风和以前也不相同,没有想到……祝士林压着声音,咬牙切齿的望着祝大奶奶,问道:“大嫂,你随我来。”话落,转身往院子的另外一边去。

祝大奶奶朝常妈妈打着手势,自己跟着祝士林走了几步,祝士林停下来回头看着祝大奶奶,一字一句道:“大嫂,箱子里的东西,是不是思琴的陪嫁?”

“不……不是。”祝大奶奶摆着手,“他二叔,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思琴的东西是思琴的,我拿她东西做什么。”

祝士林紧紧攥着拳头,因为羞愧他满脸通红,浑身颤抖着站在祝大奶奶面前,他怎么能相信,他不可能相信,祝老太太和祝大奶奶的东西收拾好正堆在暖阁里,她即便要搬东西也不可能从后院搬出来……

难怪今晚突然要亲自下厨做饭,还请了一家人吃饭,开了三桌喝了那么多的酒,他以为祝大奶奶真的只是临别不舍,没有想到……他朝祝大奶奶冷笑了一声,大步朝后院走去。

祝大奶奶跳着脚的朝常妈妈打首饰,常妈妈立刻放了箱子喊道:“老爷……”上去要拦着祝士林。

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祝士林压抑着喝道:“滚!”他转过身来,指着祝大奶奶一字一句道,“大嫂,您知道不知道您在做什么,今晚您若是将这些东西搬走,明天思琴知道了,我便是一头撞死在她面前,也抹不去我这一生的耻辱。”又道,“您到底想做什么,想做什么!”

祝大奶奶是知道,祝士林是真的生气了,她有些害怕的后退了几步,指着箱子结结巴巴的道:“二叔,你怎么能冤枉人你,我怎么说也是你大嫂,你这样太叫我寒心了。”

冤枉,是不是冤枉大家心里都清楚明白的很,祝士林实在懒得和祝大奶奶说话,嫌恶的道:“您把东西送回去,立刻,马上!”说着目光阴冷的盯着常妈妈,常妈妈有些害怕的弯腰去抬箱子,祝大奶奶心里却觉得不能白忙了这一趟,就拦着常妈妈,和祝士林胶着不下,“我为什么要送回去,就算我拿了她的东西又怎么样,我们是一家人,她的东西不就是你的,我作为大嫂,拿你一点东西难道也不可以。”

这是拿?这是偷,是抢!祝士林被气笑了,反而说不出话来,祝大奶奶就接着道:“你当年要不是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我这么多年在祝家吃了多少的苦,原指望你飞黄腾达我们能沾点光,现在倒好,我们不但没有沾到光,来趟京城还被你赶回去,你让我如何不心寒。”又道,“这些东西不是我为自己拿的,我是在给你做面子,我和娘空手回去,乡亲们知道了会怎么看,还以为你在京城过的多落魄呢,我带了这些回去,那就是我们祝家的脸面啊!”

“不要再说了。”祝士林无力的摆着手,“趁着大家不知道,趁着思琴没有察觉,你们把东西送回去,我也只当没有看见,等天一亮就送你们出城!”

祝大奶奶暗怒指着祝士林道:“祝休德,枉费娘骂你的时候我还替你说好话!一个媳妇你都压制不了,你还算不算男人!”祝士林撇过头去,飞快的在脸上抹了一把,强势的上前,自常妈妈和婆子手里夺过箱子,他发了狠一般,头一回将这么沉的箱子抱着就往后院去。

祝大奶奶跺脚着,可又不敢真的和祝士林争执,若是将家里人的都吵醒了,她就真的白忙活了一趟!

他追过去,祝士林停下来,一双眼睛血红的看着祝大奶奶,咬牙切齿的道:“我祝休德无用,可也是个男人,我这一生便是穷死,也不可能去动思琴的嫁妆,你们若敢打这个主意,休要怪我与你们翻脸无情!”话落大步走着。

箱子很沉,里头是他们挑拣的贵重的东西,塞了整个箱子,常妈妈和婆子两个人抬着都觉得吃力,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祝士林呢,他走了几步便有些吃力,可依旧咬着牙一步一步往后头挪!

祝大奶奶被祝士林的话惊在当场,和常妈妈对视一眼,常妈妈劝着道:“大奶奶,算了吧,这样闹下去又是一顿难看!”她也觉得这事儿办的不光彩,可是太太让她跟着老太太,大奶奶回去,她已经没有了选择……

祝大奶奶气怒不已,上前照着常妈妈的脸上就抽了一耳光:“没用过的老货,留着你做什么用!”说着,拂袖往祝老太太房里去,她忙活了一个晚上,又是做饭又是灌酒的,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祝士林都说那样的话了,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走,现在必须走!

可转念一想,那天宋大人说的写信和高县令的事情还没有落实,姨太太那边也没有点头,这个事儿要怎么办,原本她还指望祝士林帮忙,现在闹成这样祝士林肯定也不愿意帮她们了。

这是大事,不落实了她这趟就真的是白来了,心里转了几遍可她就是想不出对策来,就在这时祝老太太从房里走了出来:“老大媳妇!”又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娘!”祝大奶奶愤愤不平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边,祝老太太闻言皱眉道,“走,我们去找休德!”

宴席室中,薛思琴静静的躺在罗汉床,春银从外面悄无声息的进来,薛思琴望着她,春银就道:“太太,她们真是太过分,幸好老爷看到了,要不然那箱子东西就真的搬走了。”又道,“里头有一个装着您首饰的妆奁匣子,一只前朝的春瓶,一对玉狮子,两只金葫芦……”她零零总总的说了一遍,越说越气愤,“奴婢真恨不得去报官才好。”

薛思琴拍了拍她的手,道:“若是要把事情闹大,我们又何必忍到今天,我有许多法子,能让她们灰溜溜的离开,但是我们不能亲自动手。只要我和老爷还是一天的夫妻,只要我们还想好好过日子,我什么都不能做,不但不能做还要劝着他……”一时痛快谁都会,可痛快过后呢,她和祝士林的日子还要不要过?!

“她们拿不走的。”薛思琴淡淡的道,“你去看看,腾哥是不是已经不在房里了。”当她是傻子不成,便是东西搬上车,她也会让她们乖乖的送回来。

春银一愣飞快的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脸色很难看的回来,点着头道:“大少爷真的不在房里,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不用想也知道,祝腾肯定会跑出去的,他不见到那个什么姑娘,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走:“你去告诉老爷一声吧!”薛思琴摇了摇头,这个祝腾比十个薛潋还要不省心,小小年纪就往那种地方跑,往后便是祝家再多的家产也要被他败掉了。

“奴婢这就去告诉老爷。”春银急匆匆的跑去了后院,薛思琴凝着躺在床上听着外头的动静,不一会儿就听到祝大奶奶跑回来,确认祝腾真的不在房中,立时就站在门口嚎哭了起来,薛思琴厌烦不已索性闭上了眼睛。

祝士林进了宴席室:“思琴。”他边穿衣裳边和他道,“腾哥不见了,我出去找找他,你先休息!”

薛思琴应了一声,祝士林真的没脸将祝大奶奶拿她嫁妆的事情告诉她,胡乱的说了几句夺门而出,带着人就往牡丹阁去……

幼清睡的迷迷糊糊听到了院门被人拍的砰砰响,她惊坐了起来含着采芩:“去看看,什么人在拍门,是不是老爷回来了!”这大晚上的,她怕是宋弈出了什么事,说着自己也披了衣服起来。

等采芩回来的时候幼清已经站在门口,见着她问道,急着问道:“是什么人?”

采芩回道:“来人是牡丹阁的小厮,说祝少爷在牡丹阁和锦乡侯的徐三爷打起来了,好像是为了个姑娘……”又道,“徐三爷把人扣着,说……说祝少爷打伤了他的小厮,还说让您亲自去赎人,要不然就把祝少爷送衙门里去。所以牡丹阁的小厮就直接找到咱们家来通知您。”

------题外话------

我吃元宝的《重生之嫡女不善》已经完结了,大家闲了可以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