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65.29淤泥里爬出的小人精儿

月影清浅,月光下身着灰色僧衣静静伫立的身影就更加清淡。仿若是一抹轻烟,随时可以被夜风吹走,被月影融尽。

这本身倒也没什么,出家人追求的也是这样的境界,可是偏偏这个人从前却一向不屑如此,这个人从前偏偏是这个天下最最浓丽的男子,浓丽得便连女子都自惭形秽。便更觉此时萧索,让人心头都跟着积了霜,飘了雪。

兰芽提了一口气,轻轻唤:“藏花。”

彼时在正厅里与韩致礼叙话,对着那些人,尤其是当真是从固伦身上挪不开眼珠儿,她那乍见他一身僧衣出现在眼前的震动,才没叫她惊呼出来询。

三年半,一千多个日子没见,他怎么竟然就洗尽铅华,披上僧衣,尤其剃去了头发?!

也想过他是假扮的,西厂的人四出去办差,时常要变换身份以易于隐藏。可是那从来都不包括他啊。

他在相貌上的执念,便连大人都比不上。他是宁肯死,也绝不改换形容,绝不卸下他的满身浓丽的。可是今日……他竟然就这么淡若轻烟地来了,重新出现在他们的灵济宫,出现在她眼前,如何能不叫她也那一瞬间跟着一起地,心念成灰了?

若他当真剃度了,那她必定是最大的罪人霰。

藏花肩头微微一动,略作犹豫,终于还是回过头来。

头上戴斗笠,替他遮去半幅夜色,也挡住半边面容。

“你来了?”

兰芽点头,仰头深深望他:“这几年,你过得可好?”

他素然一笑:“好。从未有过的满足。”

他微微歪头,斜望月光:“因为身边有个一时一刻不会安静下来的小家伙,等她终于累得睡熟了,我自己也早累得睁不开眼了。”

她含笑点头:“这几年……辛苦你。”

“不辛苦。”他垂眸望来,那目光竟然是叫她陌生的温暖:“倒要多谢你,那么信任我。”

他想着忍不住勾起唇角:“若是当年初相遇的时候……你自己也绝对想不到竟然有这样一天,你能将自己最放心不下的女儿交给我来带。”

两人都是感慨不已。

兰芽心下坠着那个担心,此时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你怎会剃度为僧了?”

他目光微漾,里头星月闪烁:“你别悬心,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兰芽还是摇头,心下终是愧疚:“……因固伦是女孩子,你自觉在她身边不方便,所以才会如此。”

“我……”他垂眸凝望她,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又或者说,他有些享受这一刻她为他而心痛的感觉,于是不想说出实情,不愿打破这一刻的虚幻。

却忽然——咯咯咯,一串清甜如玉钟相撞的笑声漫过树影传来。

兰芽一怔,循声望去,却见竟然是固伦拖着月月的手,鬼精鬼灵地从树影里钻了出来。

就连藏花都吓了一大跳:“你怎么进来的?”

月影一漾,照见了她那黑一道白一道跟小狸猫似的脸儿,兰芽跟藏花相视一眼,便都明白是怎么进来的了。

月月也有些不好意思,却被固伦掐得死死的,甩不脱手。

兰芽哼了一声走过去,上下闻着她们两个身上的味道:“啧啧,虽说中秋了,可是这淤泥还是恶臭的。两位小姑娘就从残荷淤泥里爬进来,可真是味道独特。”

神殿墙外是花园,园子里有小小荷池。池水于院墙两边相通。

前些日子双宝带人将池水都放干了,好挖出藕节来,再换上活水。池子本就不大,里头的淤泥也清得差不多干净了,这就叫这两个小丫头得了机会,从墙底下的藕池空隙钻了过来。

月月毕竟从小是在兰芽身边的,又时常进宫,于是身上已经有了大家闺秀的气度,于是很是有些不好意思。

倒是固伦只拍了拍掌:“那又怎样!我爹说,莲出淤泥而不染……我现下就是鲜灵灵一株莲花哪!”

兰芽一怔,随即噗地一声笑开,忍不住跟藏花嘀咕:“这谁家的女孩儿,这张小脸皮哟,啧啧。”

藏花就也笑。

兰芽拍拍掌:“淤泥里钻出来的莲,是吧?那正好,叫了庖厨来接过去,斩段炖汤。”

固伦也吓了一跳,便赶紧摆手:“哎,我说了我是莲花,不是莲藕呀!”

“还说不是莲藕?”兰芽两步跨过去,摸住她的小胳膊,将衣袖翻转过来对着月色:“啧啧,这白白的几段,可不是莲藕?”

她说着笑话逗女儿,也更是趁机瞧她衣服底下的秘密。这一掀开,可不得了,里头硬生生戴了一串九层的金钏子!

小孩儿本就笑,给那九层的金钏子给箍得登登的,恨不能一根胳膊上都是金子了!

兰芽猛然回头瞪藏花:“也不能都这么由着她!小小的手臂,还不都给坠坏了!”

藏花被骂得脸红,急忙解释:“掏空了的。”

原来那金钏就是薄薄一层金,里头都掏空了,省得坠。看着老长一串,实则没多少分量,说白了就是哄小孩儿的。

兰芽这才松了口气,可是固伦可火了,瞪着藏花:“小爹爹,你再说一遍!”

藏花却闭了嘴,怎么也不说了。

固伦便恼了,指着藏花的僧衣,拽住兰芽便道:“公子公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小爹爹穿僧衣剃头发都是假的!他说他才不会看破红尘……他说他这样,一来为了掩人耳目,二来——也想看人家会不会心疼!”

“固伦!”藏花惊得一跺脚!

固伦眨眼咯咯地坏笑,拍掌拉下兰芽的头来,凑在耳边低低地说:“我爹说,不准公子为旁人心疼。就算是小爹爹,也不准!”

原来是这样……

兰芽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也顾不得固伦一身污泥臭味儿,捉着她的小手,忍不住逗:“那你爹有没有告诉你,你除了叫我公子之外,还能叫什么呀?”

这话用足了力气,想要说得轻松,可是说出来后,还是疼了心,酸了眼眶。

她捉住固伦,多么多么期盼孩子能叫一声“娘”。

固伦盯着兰芽,忽地嫣然一笑,认真点头:“爹嘱咐了。只是爹说不准别人听见,只给公子一人听。”

她说着软软趴过来,先凑在兰芽耳畔清清丽丽叫了一声:“娘~”

兰芽的心便登时抖成了一团,一把抱住固伦,便要流泪。

可是固伦却从兰芽的怀里又拱了出去,凑到兰芽另一边耳朵,又绵绵长长喊了一声:“娘——子~”

夜空里,那皎洁的明月恍若淘气地眨了个眼。

兰芽拢住小固伦,腿一软,竟都蹲不住,而是跪倒在了地上……

她的女儿;

她的……大人啊。

终究要何时才能一家团聚,终究还要付出多少,才能换来全身而退?

固伦愣愣看她,伸手帮她抹掉眼泪,认真说:“爹说,叫我告诉公子,不要落泪。”

兰芽急忙用手背去抹脸:“好,我听固伦的,更听你爹的。”

固伦嫣然一笑,便朝兰芽福身:“那固伦告退。”

这么快就要离开?

兰芽舍不得,上前又抱着。

固伦却柔声细语地说:“爹说,便是在灵济宫里也不能放下警惕。爹说方才的话我只能说一遍,说完了就不准再缠着公子。爹说,再忍一时,只为一世。”

兰芽只能松了手,用力用力地点头。

幸好孩子还小,纵然也许能明白些,可是贵在还能懵懵懂懂,所以才能来的了,也离得开;若孩子再大些,知道了她们的关系,也许就离不开了。所以大人算计着这个时候叫固伦来,正是此意。

兰芽在固伦耳边认真道:“好,娘答应你,会尽快回到你身旁。娘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要哥哥,要你爹。”

固伦也认真点头。

月月看得有些难过,也走过来伸手抱住了兰芽:“公子从来都只抱月月,今天怎么不抱月月,只抱着固伦?”

兰芽心下也是难过。月月没有爹娘,从小对她格外依赖……今天真是忘了月月了。

她伸开手臂,将两个小女孩儿都抱在怀里,用力用力。

陡然间,藏花却忽地转头望向后门处,森冷一声:“谁?!”

兰芽急忙松开了手,还没等回过神来,藏花已然身形一长,身如轻烟窜出了后门去。

藏花身影如鬼魅,眨眼间已是奔到了那人身后,伸手便搭住了那人肩头——

中秋月色,天地宁静。红墙碧瓦之间,还有秋虫呢喃。

就在这样怡人的夜色里,那人转身过来,一脸惨白。

【今天一更,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