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六十一章 比赛开始,谁是上官无忧?

上官雪妍看着赛场的中间,那里现在放置了上百个小桌子,桌子上都放有医谷人人熟悉的,平时他们晒药的筛子和几碗液体。桌子之间彼此都用低矮的围布分开,那是为了防止其他人偷窥设置的。上官雪妍闻着碗里面味道知道那是熬煮好的汤药,应该是让他们辨别汤药里面药物成分的。她猛呼吸了一下,场上的药药材她就闻了遍,好在没人在那些药材里做手脚。

“比赛现在开始,请这一局的参赛者上前抽取你们的号码,和手中号码牌对应的桌子就是你们的此次要辨识的药材。”那金执事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娘亲,我去了,等我的好消息。”轩辕云墨斗志昂扬的走了出去。

“妍儿担心他吗,这比赛毕竟很重要。”轩辕玄霄看着离开的儿子问上官雪妍,其实他现在都感觉到了紧张。

“不担心,你不要忘记了,那些家族很多都是心思不良之人,这次比赛完之后,我也不打算留他们在医谷了。而他们走之前他们那些祖辈在医谷学到的医学知识,我也不会让他们带走一点。我要让他们知道背叛医谷的下场,是他们无义在前,也不要怪我无情在后了。”上官雪妍看着远方说,自己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自己只不过想通过这个比赛奠定上官家在医谷的地位,也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姓氏的人是和上官家是一心的。

“原来,你都打算好了,所以比赛的输赢其实你不是很在乎。”轩辕玄霄感叹的说,没想到她思量了怎么多,为了医谷她也是煞费苦心,她竟然想好了一劳永逸的方法。

“我讨厌背叛,尤其是恩将仇报的那种。”上官雪妍淡淡的话说,可是语义却有着一丝阴寒。

上官雪妍他们夫妻在这里说着比赛之后的事,那边轩辕云墨已经抽到了自己的号码,也找到了和自己号码对应的桌子。他是淡定的站在那里,等着比赛,可是下面的人却都是议论纷纷。

“怎么还有孩子,我没看错吧?”

“那孩子是谁家的?”

“不亏是医谷里的人,这么小的孩子都参加比赛。”

“可是那也太小了吧,也想和那些可以当他爷爷的人一起比赛,那这不是胡闹,谁家大人这么放心?”

“说不定这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呢,我们还是看比赛吧。”

……

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说什么的都有,就连台上的评委都有点不满了。觉得让一个孩子上台比赛那是对他们自家参赛者的侮辱,于是有人不愿意了。

“金执事,那孩子是谁家的,怎么能让一个孩子参加比赛,他的家人呢,这不是胡闹吗?赶快带下去,不要影响比赛。这场比赛是我们医谷的百年大事,不能让一个孩子毁了。”坐在上官博身后的木长老大声的呵斥着。

“木长老,比赛要开始了,没有赶参赛者下场的道理。”金执事淡淡的说。

“不赶他,难道还要让他比赛不成,这不是荒唐吗?快点、快点,赶他走。不要为了他一个人耽误了比赛。”木长老直接强硬的下命令。

上官博只是坐着喝茶,没说一句,台下的那是自己的外甥,听木长老如此说,心中当然不开心。可是他现在不会说什么,他知道丫头会处理的。

金执事难为的看着不出声的族长,还有上官雪妍一眼,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其他人不知道这孩子是谁,他可是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再说他参加比赛也没违反什么。

“金执事叔叔,今天的比赛可有限制比赛者的年龄?要是有,我立刻离开?”就在大家议论纷纷、金执事左右为难的时候,一个童声在场中响起。

金执事的为难轩辕云墨看在眼里,所以他开口问,然后笑着看着台上的人。不要以为自己小就好欺负,那也太小看他了。

“小少爷,这个、没有年龄限制。”金执事看着台上的几位评委说,他们可是谁也没想到会有他怎么小的参赛者,所以就没限制比赛年龄。

“那就是我参加比赛是你们允许的,既然起初是允许的可是为什么现在要赶我离开,而且还给我扣了一个不走就是破坏比赛的大帽子?这不是前后不一致,为什么呢?哦,明白了。这位老爷爷想赶我走,无非是看我年纪小,万一赢得比赛,让自己家落败的那人面上无光罢了。”轩辕云墨依旧带着浅浅笑意,可是却一句话就让木长老黑了脸,因为他这一句话刚好说到木长老的心中了。

上官雪枫在下面嗤嗤的笑出声,他没想到外甥会说的如此直白,这样那木长老还能怎么说,现在那木长老是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

“黄口小儿,休得无礼,老朽怎么会有那种心思。”木长老白着脸,指着下面的轩辕云墨大声喊道。

“就算我说错了,我道歉成了吧。我们身为医者都知道怒伤肝,老爷爷你还是消消气吧。既然我没违背比赛规则那就只好继续比赛了,老爷爷要是在纠缠下去那就是真耽误大家的比赛时间了。”轩辕云墨说完就底下头,一副我不和你纠缠的样子。

“你……好,我就看你能取得什么成绩,无知小儿。”木长老竟然被轩辕云墨说的气的想跳脚,却不能说什么,只能看着他继续比赛。

“比赛开始,你们不但要辨别那些药材,还要记录在纸上,限时一个时辰,燃香。最后以你们辨别的多少,准确度为依据评判这一局。”金执事看着事态“缓和”立刻乘机宣布比赛开始。

金执事的声音落下以后,赛场寂静无声只有他们翻动药材的声音,和他们书写的声音。

上官雪妍看着那在人群中的儿子,他在那些青年、中年甚至是老年人中,是那么的显眼。他的动作不慌不忙,每一种药材他都认真的去辨认,品尝,思索记录。上官雪妍笑意绽放在嘴边,她知道他是好样的,没人能比她了解儿子。面对这种大的场面竟然一点也不怯场,而且好像是心有成竹的样子。他生来就是耀眼的,他生来就身份荣耀,可是也算是多灾多难。

他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事,自己不打算对外说出去,那样对他的名誉不好,自己宁愿当他一辈的“继母”,也不愿他遭人诟病。无论在哪个时空婚生和非婚生的孩子总是有差距的,放在这封建的背景下,那非婚生的孩子地位更加底下。即使现在他是圣世子,可是只要被人知道他的出生其实并不怎么美好,那些人即使面上不说什么,行为上也会有作为的,那是自己不愿看到的。所以现在就很好,他知道真相,对自己也还依赖,至于外界把自己当他的继母,自己也坦然接受,就算是弥补不在的那两年对他的愧疚。

“大姐,墨儿能赢吗,我看他的速度不快呀?”上官雪枫的问话打乱了上官雪妍的思绪。

“他只要保持在前十就好了,要那么快的速度做什么,你没发现他一直都很稳吗?”上官雪妍看了他一眼说,墨儿只要不出意外赢是能赢的,现在比赛才开始,要什么速度。

“是哦。”上官雪枫看着人群的外甥,点点头,他就是太稳了自己才会担心呀。

“雪添,你知道哪一个是我们那三叔的人吗?那里可没有雪鹰在呀?”上官雪妍看着一眼赛场,她怎么没看见雪鹰,那假三叔的第一场是谁参加的比赛。

“那个,那个,外甥身后的第五个就是那人的参赛者,好像是他收的什么徒弟,以前就在他府中谁也没见过,比赛的时候就突然冒出来了。”上官雪添也看着赛场,用眼光告诉上官雪妍是那个人。

上官雪妍顺着他的目光,看到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看着和雪枫他们差不多大小。他正在弯腰辨别药材,可是上官雪妍却觉得他身影有些熟悉。她略微想一下就明白了那人是他们曾在树林里见到过得人,就是他接了那些孩子。

上官雪妍又看了一眼假的上官益一眼,看来他们关系非比寻常,要不然那人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一场比赛交给他。

“那人,不就是我们我们在树林见到的那人?”轩辕玄霄也低声的说,他也认出来那人了。

“是他,你一会儿多注意他一点。”上官雪妍看到那人对轩辕玄霄说,他一定是个关键人物。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金执事再次敲响钟声,就有人上前收走那些比赛者的记录的纸张交到那些评委面前。轩辕云墨他们还在原位等着比赛结果。

由于事先知道都是哪些药材,所以那些评委只要对着看一下他们的记录就行了,短短的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看完了那些,上官博看着其中一份答卷满意的笑出声。

“这些,你们还有什么异议?”上官博拿着那一张纸给身边的评委看,那纸上写的是这一局比赛胜利者的名字。

“没异议。”

“公布吧。”

“没异议。”

其他几位长老看着那张纸,摇摇头说。

“金执事,这是前十,你宣布吧。”上官博把手中的纸张递给金执事,然后看着台下的上官雪妍点点头。

“是。”金执事捧着那张纸离开。

金执事捧着那张纸站在他们前面,展开,按着从下往上的名次一一报读。一直读到第四名,轩辕云墨都没听到自己的名字,他有点紧张有点不开心了,他在想难道自己的成绩不好。

“第三名,宋成;第二名上官无忧;第一名上官豪。”金执事报读前三名的时候,声音明显大了一些。他那是激动的,第一局前十名,他们上官一族有四名,第一和第二都是他们上官家的。

“大姐,墨儿赢了,第二是第二哟,太好了。”上官雪枫一直没听到轩辕云墨的名次,他也是紧张的,以为他在不前十,他还想着怎么去安慰外甥呢,没想到他的成绩这么好。

轩辕云墨听到自己的名次也很开心,他没辜负娘亲的信任,也没给娘亲丢脸,虽说不是第一可是他很满足了。

上官雪妍看着他报以微笑,自己就知道他能行,只是想着他能进前十就好了,没想到他竟然拿个第二。毕竟和他一起比赛的大多都是几十岁的人,再说这里有些药材是医谷自己培育的,外人也不知道,他也就是这几天才接触的。有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了,看来他以后的医术也不会太差了。

台上的评委也都听到了那前十的名字,其中上官家占了大部分。

“恭喜谷主了,这第一局上官家赢得好呀。那其他几人我倒是都听过,不知道那上官无忧是哪位,上官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人?”水长老皮笑肉不笑的对着上官博说。先是恭喜,然后打探那上官无忧是谁,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的是木长老。

木长老正在生气这次他们家族比赛的人只有一人进去前十,那他们要争夺谷主之位就险而又险了。听到水长老的话,他心思微动,那上官无忧自己也没听过,只要证明他不是上官一族的人,那就可以剔除前十,后面的人补上来,那第十一好像就是自己家族的人。

“等等,我有一个问题想弄明白。今天比赛的都是我们医谷里的人,也是大家认识的,那你们谁能告诉我上官无忧是谁,要是没人知道他是谁,那是不是说明他的成绩不作数?”木长老突然站起来对着大家问。

木长老突然说的话,让在场的人都迷惑了一会儿,然后有人发现他们根本回答不了木长老的话,因为他们也不知道那上官无忧是谁。他们听到这个陌生名字的时候,都没怎么在乎,可是要是有人冒充他们医谷里的人,那就不行了。

“对呀,这人是谁呀?没听过。”

“你知道吗?”

“不知道,哎,你是上官家的人,你知道吗?”

“这……我也不清楚。”那个被问的上官族的人,他也不知道那上官无忧是谁,所以回答的有点支吾。

“没人回答,那就是没人认识他了,我们可以不计较他冒充上官家的人参加比赛,可是那名次可不能给他,取消吧,让后面的补上来。”木长老看着赛场的众人笑着说。

“木长老,你这做事可是有*份呀,为了给自己人一个名额,你这可是无所不用其极了。那我就告诉你上官无忧是谁,墨儿过来。”就在木长老笑意深深的时候,金执事想说什么的时候,赛场寂静的时候,上官雪妍说着话走了出来,她伸手把轩辕云墨招到自己面前。

“娘亲,我拿了第二,嘻嘻。”轩辕云墨走到上官雪妍身边高兴的说,比他上一次在四国赛上赢得第一为国争光还开心。

“娘亲早就说过你可以的,这次信娘亲的了。娘亲的儿子当然是最好的,但是不要骄傲,以后好好学习医术,不能丢了医谷的名声。来,先喝口水。”上官雪妍拿出锦帕给他擦擦他那刚刚拨动药材的手,然后接过随墨手里的茶杯给他。

“都是娘亲教的好,放心吧娘亲,我会好好学习医术的。”轩辕云墨接过上官雪妍递给茶杯,喝了一口说。

“好了,先去你爹爹那边去吧。木长老他就是上官无忧,是我上官雪妍的儿子,我爹的外孙,不知道我说的可仔细。木长老不会在怀疑我这个大小姐也是冒充的吧?要是那样你可要拿出证据了,要不然恐怕我这就不是那么好过了。”上官雪妍先是打发走儿子,甩着衣袖然后对着评委席上的木长老问,这时的她还是那个上官雪妍可是又让人感觉到她不是那个上官雪妍。

上官博看着下面突然不一样的的女儿,一时有点不适。他在心里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她,配得上她身份的样子。

“原来是大小姐的儿子,大小姐早说不就没事了,老朽可不敢怀疑大小姐是假的。”木长老看着下面给自己压迫感的上官雪妍憋红了脸说,他生气的坐下。既然是大小姐的孩子,那他还能说什么,他们这些人的徒弟都能参加比赛,那大小姐的儿子更能参加比赛。

“那就好,金执事比赛继续吧。”上官雪妍淡淡的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