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087 小易失踪,小练醉酒失态

看着要到中午了,“我回去煮个粥,等小易醒了肯定会饿的,你先在这里看一下!”佟秋练俯身在小易的额头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吻,就和安叔一起回去了,而萧寒则是在守在病床边上,中途小易转醒过一次,估计是身子还是有些不舒服吧,喝了点水就继续睡着了。

这个时候萧寒的电话响了,是白少贤的,萧寒示意萧晨看着小易就走了出去,萧寒出去没有多久,突然就有人敲门了,进来的是一个护士,说是帮小易测一下体温什么的,萧晨点了点头就没有在看那边。

萧晨正低头玩手机呢,等到再抬头的时候发现床上面居然空无一人了,萧晨连忙起身,明明刚刚还在这里的啊,人呢,出去检查了?不可能啊,萧晨连忙跑出去,正好迎面撞上了一个护士,护士看了看房间:“小朋友不在么?需要测量体温了哦!”

萧晨的脑子瞬间轰的一声炸开了,萧晨紧紧攥护士的肩膀,“你说什么,你是来测量体温的?”

“对啊,我是啊,小朋友不在么?这位先生……”萧晨连忙奔向了电梯口,有一个电梯正在缓缓下降,而且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萧寒正从楼梯口出来,“怎么了?慌里慌张的!”

“小易不见了!”萧晨这话一出,萧寒的心咯噔一下,“你说什么!”萧寒上去就死死的攥住萧晨的衣领,“你再说一遍,小易哪里去了?”

“小易不见了,找不到了,刚刚有个假护士进来说是要测量体温,然后小易就不见了!”萧晨说完萧寒松开钳制着萧晨的手,直接拨通了电话,“季远,小易不见了,马上彻查刚刚从医院出去的大大小小的车辆,有嫌疑的车辆出现,立刻向我汇报!”

季远正吃饭呢,那口饭含在嘴巴里面愣是没有咽得下去,小少爷失踪了?季远立刻开始拨电话开始彻查车辆,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谁的胆子那么大,居然绑架萧家的人,萧家的人向来都是护短得紧,尤其是萧家一直都是人丁稀少的家族,要是遇到了绑架这种事情,那绑匪被逮着,绝对是死定了啊!

萧晨坐在病房中,低着头,脸上面都是懊恼的,他是怎么都没有想过会在医院发生这种事情的,而萧寒则是站在床边,双手插在裤子里面,脸上面的神色晦暗不明,直到佟秋练和安叔推门进来:“小易呢?醒了么?”

“嫂子……”萧晨懊恼的站起来,“对不起,嫂子,我真的不是……”佟秋练再看看萧寒此刻的神情也是面色凝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佟秋练的瞳孔不断的放大,就像是心脏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瞬间失去了知觉,佟秋练手中的饭盒瞬间跌落在了地上面,滚了几圈,堪堪滚到了萧晨的面前,“嫂子……这个……”

“你要说什么,小易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佟秋练一把拉住了萧晨的衣服,直直的看着萧晨,萧晨只能点点头。佟秋练使劲的摇头,明明一个小时前自己还看见小易的,怎么会没了呢,不会的,佟秋练突然就想到了佟清然,也是这么的突然,然后佟清然就没了,佟秋练突然猛地推开萧晨!

佟秋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萧晨这么大的块头都被退的向后踉跄了几步,佟秋练冲到了萧寒的面前,伸手就攥住了萧寒的衣服,“我和你说过看着小易的,你跟我说小易没有出事情,你和我说啊——”佟秋练最后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小练,对……”萧寒的话没有说完,佟秋练就猛地推开了萧寒,踉跄着要往外面跑,萧寒下意识的拉住了佟秋练的一个胳膊,“小练,你冷静一点,你听我说……”

“小易出事了,你和我说要我冷静,我该怎么冷静,我该怎么冷静,为什么在我意识到想要多补偿他的时候,就出事了呢,为什么命运总是和我开这种玩笑,难道真的要我在乎的人都离我而去么?为什么……”佟秋练被萧寒拉回去之后就使劲的拍打着萧寒的胸口,萧寒的身上面原先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佟秋练这几下都是打得很重的,萧寒只是忍着将几近失控的佟秋练搂紧了怀里面!

“我是不是就注定了得不到幸福,还是我真的是个多灾多难的人,为什么连我的儿子都不放过,为什么,萧寒,萧寒,你要救救小易,你要去救他……”佟秋练像是在海上遇难的人突然抓住了一块浮板,死死地攥住萧寒,萧寒的胳膊都被佟秋练抓的疼了,萧寒只是笑着安抚着佟秋练。

“别急,我会把他找回来的,真的会的,别担心,我在呢,还有我呢……”萧寒将佟秋练搂进怀里面,轻轻额拍打着佟秋练的后背,因为佟秋练的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而且像是怎么都安抚不了一样,完全失去了她平常的冷静。

“不行,我要去找小易,不行,我要自己去找!”佟秋练说着要挣脱萧寒的束缚,萧寒只能紧紧的将佟秋练搂紧了怀里面,紧紧的抱着,佟秋练挣脱不开,只能不断地敲打着萧寒,“你放开我,放开我,萧寒,你松开……”

“佟秋练,你就不能冷静一点么!”萧寒突然就吼了一句,就是安叔和萧晨都从来没有见过萧寒说话这么大声过,毕竟从小的教育是国外的绅士的教育,而且萧寒的性子也是属于那种看上去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那种,说话的时候也都是嘴角带着笑的,谁见过萧寒说着这么的大声啊!

佟秋练估计也是被吓住了,也不再挣扎,只是抬头看着萧寒,萧寒同样是面色凝重,是那种佟秋练从未见过的冷色,“萧寒,我的爷爷、爸爸、妈妈,都是突然就走了的,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萧寒……我该怎么办,萧寒,萧寒……”

佟秋练就这么看着萧寒,两行清泪就从佟秋练的眼眶中流了出来,萧寒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将佟秋练的眼泪一点点的擦干净,但是佟秋练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点一滴又流了下来,尤其是当萧寒轻柔的帮她擦眼泪的时候,似乎之前那几年的委屈都一下子涌上了心头,眼泪瞬间止不住了!

萧寒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割开了一个大口子,萧寒觉得有些无措,面对佟秋练的情绪失控,萧寒只能笨拙地帮佟秋练擦干眼泪,但是佟秋练的眼泪反而是越擦越多了,萧寒顿时有些慌了手脚,萧寒低头将佟秋练的眼泪吻去,“别哭,别哭……”

“萧寒,小易会回来的,对吧?”佟秋练的手还在颤抖,紧紧的攥着萧寒的衣服。

萧寒只能将佟秋练拥入怀中,任凭着佟秋练的泪水将自己的衣服打湿,眼中瞬间迸发出了骇人的光,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公开的绑人,我定会让他生不如死的,绝对。

而正在家里面打情骂俏的顾氏夫妇,接到了佟秋练的电话之后,顾珊然直接从床上面跳了下去,差点摔倒,还是顾南笙眼疾手快的将顾珊然捞了上去,“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不知道那个混蛋这么不开眼,居然绑架了小易,别被老娘抓住,老娘定要你好看,还不赶紧派人去找啊,谁活得这么不耐烦了!”顾珊然说完,顾南笙也瞬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叫人进来,两个黑大汉走了进来:“帮里面所有人现在立刻出去找萧公子家的小少爷,有什么消息立刻回来禀报!”

“是,少主!”两个人刚刚要出去,顾珊然叫住了他们,“这件事情千万别和干爹说,别泄露出去!”

“明白!”两个人说着立刻就下去了。

“怎么不和小叔说啊,小叔知道的话,按照小叔对佟秋练的紧张程度,肯定会将C市掀过来的,不是更迅速么!”顾南笙说完就被顾珊然敲了一下头部。

“你傻啊,要是干爹知道了,直接冲到了萧家,你让萧寒怎么办?我们默默地将这件事情做好了就成了,人家萧寒和小练刚刚感情稳定,干爹还是别捣乱的好!”顾南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再说了,小练也不喜欢干爹,小易要是真的被干爹救回来,小练又欠了干爹一个巨大的人情,到时候还都还不清!”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小叔那么闷骚无耻,估计会让佟秋练肉偿……”顾南笙说完还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刚刚想要询问一下顾珊然的意见,顾珊然直接扔了个枕头过去,顾南笙利索的接过枕头:“珊然宝贝,怎么了?”

“肉偿?亏你想的出来,是你无耻吧,你还敢说干爹,看我不揍死你!”顾珊然说着直接跳上了顾南笙的身上面,顾南笙则是还在担心顾珊然坐着不舒服,还挪了一下位置,“珊然宝贝,小叔那是真无耻啊,当年想要拆散我们的举动就看得出来了!”

“滚蛋,别污蔑干爹!”顾珊然说着直接将顾南笙扑倒,只是那之后谁扑倒谁我们这里就只能留给大家自行yy了。

而此刻的小易自从被人抱起来之后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处境,因为这个人的身上面的气味是他完全不熟悉的,尤其是这个人抱着自己的时候,完全说不上温柔,小易此刻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只是问了一句:“你是谁?”嘴巴瞬间就被人捂住了,而那人估计是说了什么,但是小易没有听清楚,只是晕乎乎的!

直到小易感觉被人放在了一个地方,昏昏沉沉的,小易睁开了眼睛,周围黑黢黢的,完全是属于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状态,小易想要伸伸腿,发现自己的存在的似乎是个箱子一样的空间,自己完全是舒展不开的,小易伸手摸了摸附近的坏境,貌似真的是在一个箱子里面,只是这个地方真的比较窄。

小易突然想到了自己手腕上面的手表,上面有夜光照明的功能,小易打开了手表,手边的边缘立刻折射出了一道光亮,不是特别亮,但是还是可以让小易清楚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貌似是个车子的后备箱里面,而且后备箱里面还放着别的东西,衣服?

小易毕竟人小,身子也小,后备箱的衣服小易观察了一会儿,却是个护士的衣服,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将自己从医院带出来,小易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失踪之后,会有多少人找自己了,这人的胆子倒是挺大的。

而此刻的白家的兄弟也赶到了医院,随后顾氏夫妇也到了,而医院的院长和一些管理人员则是焦急的站在门外,心里面都在暗暗地咒骂,这到底是谁啊,居然绑架了萧公子家的少爷,只是现在这情况,真的不需要报警么?貌似是不需要的!

因为随着顾氏夫妇的到来,医院的这个楼层已经布满了穿黑衣的大汉,每个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关键是长得都凶神恶煞的,一个个的将整个楼层围住了,这气氛简直是和演黑道电影一样啊!

尤其是顾珊然那一身匪气的出场方式更是吓坏了一群人,当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所有的人就看见了一个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的女人,大波浪的卷发,魔鬼的身材,烈焰红唇,带着一副十分夸张的黑色墨镜,黑色的风衣似乎是自带的有风的效果,走出来的时候就像是黑帮大姐大一样,咳咳……顾珊然却是黑帮大姐大!

顾南笙仍旧是雅痞的跟在顾珊然的身后,最吸引人的自然是那一身的慵懒劲儿,和周围完全是格格不入的,而且所有人都是一身黑色的,唯独顾南笙偏偏是一身白色的衬衫,咖啡色的休闲裤,脚上面也是一双休闲鞋,完全不像后面的一群都是黑色的皮鞋。

顾珊然将墨镜拿下来,冷眼扫了周围一圈,后面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顾珊然直接冲到了佟秋练所在的病房,接着所有人就听见了里面传出了一身大吼:“妈的,谁这么的胆子啊,居然绑架老娘的弟弟,真是活够了么!老娘抓到他不剁了他的!”

其实小易一直想多了,顾珊然却是可以说他是姐姐,虽然顾珊然和佟秋练是闺蜜,但是却是顾北辰的干女儿,而小易也是顾北辰的干儿子,这不是姐弟是什么,小易不知道这层关系,弄得还以为顾珊然是怪阿姨,只是就算是姐姐的话,这个姐姐也是很奇怪的!

“珊然宝贝,你别生气,这不都出去找了么?别生气哈!”顾南笙搂着顾珊然,她这火爆脾气,真是改不了了!

“能不担心么?还这么小,又生病……”顾南笙伸手戳了戳顾珊然的腰肢,示意她看一下佟秋练,顾珊然这次注意到佟秋练明显有些神情恍惚,顾珊然坐过去,半蹲在地上面,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小练……”

“珊然,你们有消息么?”佟秋练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恍恍惚惚的,顾珊然起身将佟秋练搂进了怀中,“别担心,这么多人出去找,很快就有消息了!”

白家兄弟根本就是对这对突然冒出来的夫妇完全陌生的,但是这架势未免有些夸张啊,但是顾南笙却是和萧寒一起上过报纸的,而且顾南笙长得极其精致妖艳,让人看过了就会记得的那种脸,顾南笙走到萧寒的身边,拍了拍萧寒的肩膀:“放心吧,小易一定会毫发无损的被带回来的!”

“嗯!”萧寒现在只是等着有好的消息传过来!

而此刻的小易窝在那狭小的空间里面,估计是药效慢慢的发挥作用了,小易觉得自己的头脑也慢慢的变得越发的清醒,突然后备箱就突然打开了,小易立刻闭上了眼睛,接着小易就感觉到自己被人一下子抱了起来。

“你是猪么,我让你杀了佟秋练,你抓了她的孩子不是让萧寒包括所有人都闻风而动了么……”那个人似乎在打电话,若是平常的话,小易肯定对这个人的声音不会这么的敏锐,但是此刻小易突然就想到了那个人,早晨桌子上面还放着她的结婚请柬呢,老巫婆,果然是蛇蝎心肠,居然想要害死妈咪。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也不需要你指手画脚了!”说着男人挂了电话,使劲的拍打几下车子,“贱人,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想要对我指手画脚的,妈的……”话音未落手机还在不断的震动,而且男子说话的声音在整个空间中不断地发出回声,小易判断这个地方应该是很空旷的,而且让人感觉一阵阴冷潮湿。

不时还会传来车子开来开去的声音,还有车子锁门或者开锁会发出的特有的声音,难道现在是在停车场么,就在这个男人将小易扔到了后座的时候,小易睁看了眼睛,眼睛的余光几乎可以看见周围环境的,很黑的地方,只有远处有些光亮,而且很微弱的光亮,貌似是个地下的停车场。

男人似乎很急躁,直接将手机的电板卸了下来,直接扔到了边上面,嘴上面还在振振有词,接着男人拿出了另一个电话:“是佟秋练么?你的儿子在我的手里面……我不要钱,我只想看着你痛苦!”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病房中的佟秋练刚刚挂了电话,顾南笙手中的电脑还在飞速的运转,“混蛋,虽然通话时间不长,但是应该是这家医院没错,我们都以为他已经出去了,这个人倒是有点小聪明,知道只要出去,现在的监控录像几乎到处都是,只要他露面肯定能抓住他,倒是聪明,虽然没有追踪到具体的位置,不过是这家医院没错的!”

“他带着一个孩子能去哪里!”白少贤坐在沙发上面,“这里的电梯直达一楼,他做了电梯,就不可能中途停下来,而之后萧寒和萧晨一直在这里,他应该没有胆子回到这个楼层,一楼人来人往的,也不可能没有人看见他的踪影啊!”

“还有地下停车场!”萧寒说着拿起衣服就往外走,所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往外走。

而此刻那个男人的则是自己开始换上了衣服,然后打开了车子的排风系统,不一会儿,小易听见了车子熄火的声音,然后小易就听见了车门被打开,本来还以为这个男人会将自己抱出去,但是小易很显然想错了,因为这个男人突然将车子落锁了,小易瞬间睁开了眼睛,心里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小易透过窗户,发现这个车子的贴膜很暗,加上地下车库的光线也是很暗的,外面的人是根本看不见里面的动静的,因为小易此刻就趴在窗户上面,而那个男人则是对着车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这个人小易完全不认识,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是小易还是看见了男子面部似乎有些异常。

尤其是男子花了很大的一部分时间似乎是想要掩盖自己的面部的一些东西,小易注意到了男子的耳侧有着明显的伤痕,这个人的面部曾经整容过!

而正对着车窗整理了一下的男人,名字叫做孙学初,孙学初对着车窗仔细的将自己整理了一下,而眼睛的余光却瞥见了从电梯口下来了一群人,他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这个人,除了佟秋练,因为他穿的再正常不过了,就像是在公司上班的职业一样,一身合体的西装,而且看上去十分的斯文,整个人看上去和平常人没有任何的不同,佟秋练停下回头看着已经快要走远的人,“怎么了?”

“那个人……”佟秋练指了指孙学初的背景,“他的身上面有一种味道,很熟悉的味道!”其实是因为小易刚刚到医院流汗换洗衣服的时候,佟秋练给萧易身上面擦一些香粉,这种香粉是国外进口的,味道不是特别浓,但是粘上一点也会很香。

“那个……”白少言听着就转身追上了已经越走越远的男子,手刚刚触碰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转身,从口袋中拿出了一把匕首,匕首瞬间抵在了白少言的喉咙处,白少言整个人都愣住了,脑子都是傻掉的,完全停止了正常的运转。

但是佟秋练在见到了男人的那一双手的时候,就明白了:“你是逃走的那个劫匪?”

孙学初只是一笑,紧紧的抱住在自己胸前的白少言,孙学初比白少言稍微高出一点点,正好可以牵制住白少言,也是白少言完全是手无缚鸡之力,加上白少言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抵在自己喉咙处的匕首在一寸寸的进入深入。

突然一阵刺痛,白少言感觉到了匕首已经刺进了自己的皮肤之中,并且感觉到了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你这是在做困兽之斗,我们这么多人,你逃不掉的!”

“就算是困兽之斗,拉上两个人也不错!”所有人的面色都是瞬间变得冷凝,尤其是萧氏夫妇,佟秋练的脑子嗡的一声,满脑子都是小易的身影,“你到底把我儿子怎么了?他在哪里?”更何况小易还在生病,佟秋练真的不知道小易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处境,但是只要想到早晨小易难受的样子,佟秋练的心里面就阵阵揪痛!

萧寒从后面搂住佟秋练,因为从后面看,佟秋练的身影晃动了几下,几乎是是那种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看得萧寒一阵心惊,“你别误导我们了,你从未出过这个地下车库,孩子肯定还在这个车库里面,我们人这么多,难道会找不到一个活人么?”

“哈哈……”孙学初突然大笑,只是这声音实在是有些怪异,因为他大笑的原因,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表情的异常,面部肌肉极度不自然,佟秋练和白少言是知道他的面部被划花的,所以心里面已经猜到了这个人肯定做了面部的整形和修复的手术,但是别的人不知道啊,都觉得这个人笑起来实在是狰狞,因为整个面部似乎都在扭曲!

“那也要是活人啊!”孙学初大笑着,看着周围步步逼近的黑衣大汉,还有一些类似保镖的人,孙学初说实话,换做以前他是怕的,但是此刻孙学初知道自己已经是无路可退了,更何况自己手上面还有一个人质呢,“你们别过来了,不然我可不能保证匕首会不会瞬间刺穿他的喉咙哦?”

而此刻的顾氏夫妇已经在研究怎么将这个人直接射杀了,周围完全是空旷的,全部都是车子,而这个人后面是靠近墙壁的,他的视线很开阔,几乎可以看见这周围的全景,相对的,他们这边的局面就会变得有些被动。

尤其是这个人看上去完全是一副,他不怕死的样子,若是只有他一个人,顾珊然早就一枪崩了他了,但是偏生他把白少言拉着死死的挡在自己的面前。

“你把小易怎么了?”佟秋练看着白少言喉咙处的鲜血正顺着脖颈慢慢的往下流,白少言的表情很痛苦,而且因为是被劫持的缘故,白少言的上半身是被向后拉住的,整个身子也显得十分的不舒服。

“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被抓住,我又怎么会在牢里被那些人毒打,都是因为你……”那然突然将匕首在空中比划了两下,白少言看着明晃晃的匕首在自己的面前晃动,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而就在这一瞬间……

“崩——”的一声,白少言整个人都是愣的,他只能看见那匕首从他的手中滑落,“哐啷——”一声掉在了冰凉的水泥地面上面,白少言感觉到那个贴近自己身体的男人身子慢慢的下滑,直到“砰——”的一声,男子躺在地上面,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而他的胸口鲜血枕在不断地往下流。

“珊然,你……”而此刻顾珊然的手中正拿着一把枪,佟秋练直接冲到了孙学初的面前:“小易在哪里,你说啊,小易在哪里……”

“哈哈……哈哈……”孙学初只是在一个劲儿的笑!

萧寒直接走过去,一脚就踩在了孙学初的手上面,孙学初的面部瞬间变得十分的扭曲,从他的嘴巴里面也在慢慢的往外渗血,佟秋练一看这情形就知道他若是不施救的话,很快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萧寒,你让开,小易还没有找到!”

“他压根就不会自己告诉我们的,我不知道你的背后是谁?但是我会让你知道你会后悔你所做的一切的!”萧寒直接将佟秋练拉开,“带他去治伤,别让他死了!”说着两个黑衣人就直接将他架起来,孙学初的眼中满是震惊,为什么不杀他,为什么要给他治伤,为什么……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萧寒直接捏住孙学初的下巴,“带下去吧!”

而这边顾氏夫妇已经开始寻找小易了,这里的车子太多,而且光线很暗,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总不能每个车子都把车窗敲碎吧,保不准还会伤到小易,况且小易人比较小,也许是藏在别的地方了,或者是后备箱了,若是每辆车子都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未免太浪费时间了。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时候,萧晨突然看见了某处车子里面发出了一丝光亮,连忙跑了过去:“是这个车子,肯定是这个,里面有亮,你们看见没!”

“让开一下!”顾南笙这话刚刚说完,两个黑大汉立刻上前,直接将车门直接就撬开了,里面的小易脸色已经很不好了,面色潮红,而且就那一瞬间就使劲的呼吸着空气:“小易!”佟秋练直接扑了上去,一把将小易抱了起来!

“你先别动,让他好好呼吸一会儿!”萧寒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小易,将小易放在一边的车子上面,小易这才算是好好地顺利喘息了一会儿,面色这才有所缓和,“爹地……”萧寒那颗心这会儿才算是终于落下了,“我的头好晕……”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没事了!”佟秋练过去就把小易紧紧的搂到了怀里面,终于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怀抱里面,小易死死地攥住佟秋练的衣服:“妈咪,你可算来了……”

“妈咪在这儿呢,妈咪在呢……”佟秋练轻轻拍打着小易的后背,试图安抚小易的情绪。

而白少言也在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楼上面进行包扎,伤口不深,只是因为在脖子处,其实简单的包扎就行了,白少贤担心自己的弟弟,就让别人给弄了一个护颈的,白少言看到自己的脖子后真是哭笑不得:“大哥,我就是轻伤而已,你让人给我弄成这样,还以为我脖子扭了呢?”

“这样保护有利于你的伤口恢复!”白少贤其实觉得也有些小题大做了。

“那个……”根本不利于恢复好么?就好像是明明只是一根针在你的手指扎了一下,结果你的手被缠绕成了一个粽子的道理是一样的。

“小叔叔,幸亏你送我的这块手表,不然我肯定会被憋死的!”小易现在在病房里面,笑着对萧晨说,这块手表其实真的是儿童表,除了夜光的功能之外,里面还能调整光线,比如红外线了,紫外线啦,小易试了几种光线,终于找到了可以直接穿透车窗的贴膜,可以射到外面的一种光线。

萧晨哪里乐呵的起来啊,这事情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出动了这么多人,说到底还是自己疏忽了,要不是自己一时大意,小易也不用遭这份罪了。

说起来这人也真是丧心病狂,这车子里面的空间本来就比较小,本来地下车库本来是阴暗潮湿的,但是他停车的位置正好处于楼上面大楼的排风口,所以进来的气体都是灼热的,弄得整个车厢的温度都陡然升了好几度,加上铁质的车身根本不向外散热,小易在里面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小易只觉得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小易算是安全回来了,但是小易向所有人透露的信息却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我就说那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老娘分分钟崩了她!”说着顾珊然就把枪往桌子上面一拍,正在给小易清理身上面细小伤口的小护士差点吓尿了。

“珊然宝贝,你还能温柔一点么?”顾南笙刚刚伸手过去想要搂住顾珊然,顾珊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真是活腻了,老娘现在就去解决她!”

“珊然,这事情你就别插手了,我有办法解决的!”佟秋练笑着伸手按住了正打算暴走的顾珊然,顾珊然瞧着佟秋练那一脸诡异的笑,直觉告诉她,佟秋练这次用的是损招!

大家因为这事情忙活了一天了,晚上萧寒做东请客吃饭,佟秋练本来在家陪着小易的,这不就接到了白少贤的电话,“嫂子,小易要是睡着了,您也过来喝几杯吧,反正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佟秋练心里面想着也对,在家也安全,而且萧晨和安叔两个人陪着,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问题在乎佟秋练过去之后,白家的兄弟和顾氏夫妇像是约好了一样的猛灌她喝酒,佟秋练本来也是不想喝的,加上今天的事情让她却是松了一口气,实在拗不过就喝了几杯,佟秋练的酒量实在是太差了,几杯酒下肚之后,佟秋练就面色潮红了,萧寒搂着佟秋练就要离开。

顾珊然鬼鬼祟祟的塞了个东西进了萧寒的口袋,“别看,回去再看,嘻嘻……”季远已经在外面等了,萧寒喝了些酒自然是不能开车的,季远看到萧寒扶着佟秋练出来也是觉得有些怪异,夫人喝醉了么?

萧寒扶着佟秋练上车之后,佟秋练突然就一把抱住了萧寒:“萧寒,萧寒……”萧寒直接将前面的挡板拉了下来,季远摸了摸鼻子,我还没有偷看好么?萧寒伸手想要将佟秋练扶起来最好,佟秋练突然呵呵一笑!

萧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佟秋练突然就从萧寒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我看到了,是珊然塞给你的……嗝——我看到了……”

当萧寒看清了这个盒子是什么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难怪小练说这对夫妻不靠谱,这都是什么啊,还有啊,这风骚的盒子又是怎么回事啊,还是豹纹的,佟秋练拿着盒子双眼迷离,倒腾了半天愣是没有打开,“萧寒,帮我……”

“乖,做好,东西给我!”萧寒试图从佟秋练的手里面将盒子抢过来,但是佟秋练却突然将盒子抱在了怀里面,佟秋练回家后已经换了一身V领的衬衫加裤子,这刚刚又拉又扯的,萧寒似乎都可以看见那衣领下面的无限风光!萧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乖,给我……”

“我不要,肯定是好东西,我才不给……嗝——不给……”佟秋练想要将盒子塞到胸前的口袋处,但是怎么塞似乎都塞不进去,“萧寒,帮我……”佟秋练的的脸蛋微醺,小脸红扑扑的,身上面混杂着自身的香味和酒的香味,在萧寒看来就是最好的发酵剂,因为萧寒此刻的想法就是想立刻,马上,把她扑倒……

佟秋练此刻完全不知萧寒心里面所想的,还在使劲的想要把盒子塞进自己的口袋里面,塞不进去就直接拿起了萧寒的手,“帮我啊……”萧寒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距离佟秋练的胸口越来越近,萧寒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了,这样真的好么?

“你好坏,都不帮我……”就在萧寒的手要触碰到佟秋练胸口的瞬间,佟秋练直接甩开了萧寒的手,萧寒心里面说不出的失落还是不甘,都是自己老婆了,难道自己还要做柳下惠么?

“这到底是什么啊!”佟秋练不知道怎么把盒子打开的,里面的东西瞬间落了一地,佟秋练弯腰想去捡,但是头晕目眩的,整个人都栽在了萧寒的腿上面,萧寒瞬间整个身子都僵了,“咯咯——”佟秋练却突然笑了。

难怪顾珊然这个女人要一个劲儿的给小练灌酒了,这怎么喝了酒还喜欢折腾人啊,“萧寒,你的身上面长了个棍子,什么时候我给你切了吧,肯定很难受,嗝……”

季远在前面十分不客气的笑了,噗——长了个棍子,好吧,夫人,你果然是最厉害的!

萧寒觉得他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直接将佟秋练拉着抱到了腿上面,佟秋练则是十分顺从的搂住了萧寒的脖子,在萧寒的脖子处一直“咯咯……”的笑着,笑得萧寒心里面都麻酥酥的,这个小妖精,他不知道他真的会化身为狼的么?

“别动了,再动我就在车上面吃了你!”萧寒故意说得恶狠狠地,结果佟秋练只是定定的看了小寒几秒钟,直接张嘴就冲着萧寒的嘴唇狠狠地咬了一口,“嘶——”萧寒疼的差点跳脚,这小女人怎么喝醉酒了这么疯啊,还咬人!

“让你吃我,我先吃你!”小练此刻就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萧寒只能自己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被咬破的嘴唇,好疼啊,“很疼啊?”佟秋练有些害怕的问了一句。

萧寒看到佟秋练那突然有些惊慌失措的模样,只能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没事,不疼的!”

佟秋练却突然上前,直接吻住了萧寒,萧寒愣住了,佟秋练舔了舔萧寒那被咬破的嘴唇,“等会儿就不疼了,乖哈……”

哈——他是小狗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