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三章 凶手初步画像

“圣上初登基那几年,朝局不稳,江北匪祸连年,其中有一匪帮,帮众身上皆刺青蟒,江湖人称青蟒帮。此帮无恶不作行事狠辣,三年便吞并了上陵和越州的匪帮散众,凶案都做到盛京百里外了。我那时到西北从军,行经越州,顺路便杀上了青蟒帮的总寨,一日夜杀了他们数百匪众,取了他们帮主的首级,下山后顺手扔进了越州的州衙。青蟒帮的帮主一死,匪众顿散,越州剿了半年的匪便将此帮清剿得差不多了。我到了西北后又率军在西北剿过匪,这些年来江北的匪祸不重,青蟒帮更是多年没在江湖上听说过了。”

元修进屋坐到暮青身边,伸手便倒了盏茶,刚要喝,暮青便一巴掌拍在他手上,转头对杨氏道:“上一壶水来。”

元修的手背火辣辣的疼,笑容却如烈阳,“你别总把我当病人,我这几日总来都督府里跟着你查案,你瞧我不也没事?”

暮青不理他,继续问许氏:“既然青蟒帮无恶不作行事狠辣,为何他当时没有杀你们母子?”

听许氏之言,这青蟒帮的匪徒应该就是杀老多杰的凶手了。他那夜没有当场将许氏母子杀了,理由很简单——灭门案乃大案,会太过惹人耳目。

郑郎中因给勒丹大王子医过牙疾,近身与他们相处过,因此不得不灭口。

老多杰是勒丹大王子的人,那与勒丹二王子勾结的幕后之人想杀大王子,因此才要解决老多杰。

这两人皆是不得不杀之人,且尸体抛进了井里,而那户人家的屋主已经病死,若非那孤老妇人的远房侄子来争屋宅,郑郎中的尸体浮了上来,想必也不会被人察觉。

但左右邻居家里就不一样了,巷子里的人家皆知道这两家人还活着,若是一夜之间被灭门或者两家人都失踪了,必定会引起官府的注意和百姓的恐慌。

那幕后之人不想在盛京城里做些无谓的案子引人注意,因此才命人去威胁两家人,意图在两家人搬走的路上杀他们灭口。

这些缘由暮青都推测得出来,问许氏此话是因为她搬去许阳县的途中并未遇到杀手,她想知道这是为何。

果然,许氏欲言又止。暮青见她脸上有羞愤神色,不由心中一沉,寒声问:“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想有所隐瞒?”

“不不!”许氏深知暮青是她和独子的救命稻草,因此再羞愤之事也咬牙说了,“那夜,那凶徒见民妇家中没有汉子,便……便生了色心!正当他欲行不轨时,民妇被一人所救!”

“被人所救?”元修眉峰一压,眉宇间顿时如罩阴霾,目光霸烈压人,如西北的风刀。

许氏心胆惧惊,只觉坐在面前的男子恍若杀神,市井传闻里的那爽朗男儿似乎与眼前所见不符,瞪人一眼便如此吓人,何处亲和爽朗了?

“此事的来龙去脉,你一一道来!”这时,暮青的声音传来。

许氏惊魂未定,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夜,民妇已哄着稚子入睡了,因孩儿尚在襁褓中,民妇夜里睡得浅,迷迷糊糊里感觉床头站着一人!民妇睁眼一瞧,那人身量高壮,手里提着把刀,直直盯着民妇,吓得民妇险些昏死过去。民妇的惊叫吵醒了孩儿,那人、那人目露凶光,民妇怕他行凶便抱着孩儿跪地求饶。那人问这些日子可听见隔壁那宅子里什么动静了,民妇摇头,那人又说若敢将那院中的事说出去,哪怕是搬了住处,他也会将我们母子找出来杀了。民妇以为他威胁完了就会走,哪知他生了色心,欲行不轨……民妇、民妇怕他杀了我的孩儿,不敢反抗,以为……哪知那人的心口忽然便透出一把血淋淋的刀子!”

“杀人者是何人?”

“民妇不知,那人罩在一身黑斗篷里,那时屋里没点灯烛,因此没有瞧见容貌。”

“那人的身量呢?”

“中等,比民妇高些。”

暮青闻言沉默了一会儿,问:“后来呢?”

“后来那人便走了,他身后跟着的两人将那凶徒的尸体抬了出去。外头似乎停着马车,天色黑,又隔着院子,民妇没瞧见,但听见了马蹄声。”

“你还听见了什么?”

许氏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没了,人抬出去就走了。民妇回过神儿来,插了院门,抱着孩儿在屋里躲了一宿,直到天亮了,那些人没回来,这才放了心。后来怕那些人再来,民妇便想要搬走,但这屋宅卖不出去,民妇便收拾了家当,将嫁妆拿出来当了银子,去衙门里使了钱财,办了迁去许阳县娘家的路引和文书,抱着孩儿离开了盛京城。”

一晃十几年,她原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想到许阳县的家中会突然来了几位军爷将她带回了盛京,也没想到她怕报复严守当年的事,却还是在路上遇到了劫匪。定是那些人得知她到了都督府,以为她和盘托出了当年之事,才要杀她灭口的!

“当年你在家中,可有听见隔壁院子里有人说话,说些什么?”暮青还有话要问。

许氏却摇了摇头,“民妇身子不好,孩儿又在襁褓中,因此一日里多数时辰是与孩儿在屋里歇着,孩儿睡时,民妇便做些女红手艺,贴补家用。”

“你总有去街上买菜之时吧?”

“有是有,但隔壁院子里白天几乎没声儿,夜里有时民妇起身给孩儿喂夜奶,能隐约听见有马车来去。那些人白天不走动,只有晚上才出去。”

“他们在那院中住了多久?”

“半月左右。”

暮青闻言便沉默了,许氏等了许久也不见她再问,心想她是问完了,但不敢出声,只跪在地上等着。不知多久,暮青起身道:“你歇着吧,你儿子不日便会从许阳县接来府中,你可放心。”

许氏忙叩谢暮青,抬头时见她和元修已出了西厢。

两人去了花厅,刚坐下,暮青便说道:“凶手身份尊贵,年纪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身量约莫五尺二三,不会超过五尺四寸,也就是中等身量。其母常年卧病在榻,他对生母颇有感情,且对元家心怀怨恨。速在盛京城里查找符合上述特征的士族公子,嫡庶不论!”

元修听得发愣,好半天才问:“你怎知?”

“速查!”暮青皱眉道。

元修一噎,但知道她的性子,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出了花厅派人办差,回来后才问:“这回可以说了?”

暮青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盛京天气干燥,她问了许氏不少话,嗓子干得难受,待喝了半盏茶,她才道:“首先,幕后凶手身份尊贵,这点毋庸置疑,否则他难以与勒丹人勾结,也没有能力驱使青蟒帮,更无可能出现在相府别院。”

“其次是他的年纪,那个救了许氏的人应该就是幕后真凶。”

“为何?”

“因为许氏母子在回许阳县的路上没死。”

“听不懂!”元修没好气地道,行军打仗,他战无不胜,从未觉得自己笨,但跟着她办案,总觉得脑子不好使!

“他救了许氏,你不觉得很奇怪?”暮青问。

元修道:“当然奇怪,但他杀了那匪徒未必是为了救许氏,那匪徒一路陪着勒丹人进京,又杀了老多杰,他身量显眼又知道得太多,注定是要被灭口的。那人杀了那匪徒,兴许只是接了上峰之命灭口,而非是为了救许氏。”

那人当时正对许氏欲行不轨之事,男人在行这等事时,最是疏于防范,因此那时正是杀他的机会,凶手便趁机下了手。元修觉得这猜测很合理,但这句他却没明说,她毕竟是女子,尚未出阁,这些事还是能不听就不听。

暮青一心在凶手的心理画像上,没在意元修的神情,继续分析案情,“你说的有道理,那匪徒知道得太多,定会被灭口,但我不认为他会在许氏家中就被灭口。他是青蟒帮的人,青蟒帮是匪帮,事后要将一个匪徒灭口还需在盛京城里?在盛京城里杀了人还要埋,那人身量又高,你不觉得此举甚是麻烦?要将那人灭口,待他回了帮中后,在帮中杀了便可,无声无息,尸体或埋或弃,绝无人管,在盛京还要冒着尸体被发现的风险。”

元修一听,眉头拧起,这才觉出了古怪之处。

“那夜,那人杀那匪徒必是私自行事!假如,他只是个杀手,那么他必不敢不遵主子之令私自处置人。假如他就是一时犯了糊涂救了许氏,你觉得许氏母子活过了那夜,能活着到许阳县吗?想想那另外一家人的下场,幕后真凶只是担心他们在那些日子里听到了什么,在他们举家搬迁的路上便将人灭了口,而许氏那夜亲眼见到了青蟒帮的匪徒被杀,尸体被抬上了马车,你觉得幕后真凶可能会留着她的性命吗?”

当然不可能!

元修沉声问:“那夜救许氏之人真是幕后真凶?”

暮青道:“自然,除了幕后真凶,还有别人能饶许氏母子不死吗?”、

若那夜救许氏的只是个下人,回去之后必受处置,而幕后真凶该杀许氏还是会杀的,没有杀只能说明那夜现身救了许氏的就是幕后真凶。

“只是我也没想到,那幕后凶手当时年纪竟那样小,至多是个少年。”暮青道。

“少年?”元修不解,“许氏说过,那人身量比她高些,怎会是个少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