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七十章 冒充顶替

夭华有些没有料到,电光火石间尽量不露声色,准备静观其变与以静制动。

只听出现在面前挡住了她去路的乌云接着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管家骂你一事?我已经责罚过他了……”

夭华还是不语,目光不动声色地盯向乌云的一双眼睛,看来他是真的瞎了,她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他竟然还将她认成了其他人。这可真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也会有今日,前些天还掌控一切似的囚禁着她取血,与现在一比较起来真让人忍不住想大笑出声。还有,难道人一旦眼瞎了,其他什么都会随之下降?比方说感觉,再比方说更为重要的智商?而这个“画儿”,与她名字的后面一个字在读音上面还真像,难不成是昨天夜里那个女人?

“好了,还有什么委屈,写给我。有我在,什么都别怕。”说着,乌云朝夭华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

写给他?夭华明显一怔,一时间纵然再怎么灵活应变,也不免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说这个名叫“画儿”的女人,也就是昨夜那个女人,她没办法说话,是个哑巴?仔细回头想想,从昨夜看到那个女人开始到跟着那个女人回去,她似乎还真没听那个女人说过一句话,发出过一点声音。

乌云久等不到任何回应,浓眉不觉渐渐皱了起来,眉宇间依稀透出一丝不耐。

一直目不转睛看着的夭华,自然也将乌云的这一神色变化收入了眼底,暗暗握了握拳后,姑且孤注一掷地试试,大不了豁出去了,反正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也不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就伸手用指尖在乌云的手掌心一笔一划地缓缓写下两个字——没有。

“没有就好,以后有任何事,都直接跟我说。今夜,看来你的心情似乎还是不太好,就先回去休息吧。”得到了回应的乌云,脸上的面色慢慢好转,一边收回手,一边开口,说完后人就转身走出了院门,走回到刚才的地方。

夭华没有半分松懈地继续盯着乌云看,目光不离开乌云的背影半分。

半响后,夭华快速转身退离。

而就在退离了一段距离后,夭华的脚步又猛然停了下来,看着前方的分叉路口略有些犹豫到底是马上回去,还是去一趟昨夜那个女人住的房间,当面问问那个女人,弄清楚心中的那些疑问?可是,要是那个女人事后对当着乌云的面说起呢,她不就暴露了?而就算她直接杀了她,在这样一座山庄中,又是乌云这厮的地盘,绝对马上引起乌云的怀疑。

不过,乌云今夜已经见到了她,还把她认成了那个女人,就算她今夜不去,一旦那个女人与乌云见了面,事前也很快会被揭破。

可以说,她现在去与不去,好像都已经是一样的结果。

想到这,夭华不由拧眉,随即再度重新回忆了一下昨夜见到那个女人后的所有情形,当时就觉得她不是太单纯的话,就是个傻瓜。如今再想想,看来也只能再次孤注一掷的赌一把了,赌那个女人就就属于后者,问完了之后大不了给她灌输“做了场梦”的错觉,与她真的见过乌云,之后再将她给打晕了。对,就这么办,夭华越想越下定决心,不行也得行,希望自己这个赌赌对了,就快速前往昨夜那个女人住的那间房间,之后和昨夜一样绕道从窗户那里悄无声息地进去。

房门紧闭,昏暗不明的房间内——

当夭华进入的时候,昨夜的那个女人正一个人跪在床边,趴在床上哭着。

夭华不紧不慢地一步步走过去,在快走到的时候故意发出一点脚步声,有意提醒提醒对方,让对方转过身来。

趴在床上哭的女人哭得很投入,不管是从哽咽的声音上听,还是从颤抖的背影上看,都相当的伤心,即便房间内突然响起脚步声仍毫无所觉,像极了刚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让夭华不觉想起乌云刚才说的那些话,说什么“被管家骂一事”,还说什么“以后受了委屈都跟他说”。如此看来,她猜得没错,乌云口中的“画儿”指的就是这个女人,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与乌云到底什么关系,除了小奶娃外,没想到乌云竟还会对一个女人这样。

站定脚步,在哭个不停的女人身后两三步处足足看了好一会儿,见对方还是毫无所觉的夭华,忍不住微皱起眉,看来只能选另一个更直接一点的方法了,当即出声咳嗽了几声,“咳咳……”

趴着哭的女人这才有所反应,一边抹眼泪,一边愣愣地抬起头来往后看,在渗透进房间的微弱光线下一眼看到身后竟然无声无息地站了一个人,还是一个从没有见过的陌生人,顿时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一双通红的眼睛猛然瞪大,并且整个人若受了惊的孩子般不断往后缩。

“你叫‘画儿’?”对上这样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以及如同孩童般受惊的反应,夭华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而她的这一系列反应,无形中已经让夭华肯定自己赌对了。另外,尽管心中已基本上肯定了她确实是个哑巴,但还是有做准备,一旦她出声呼救或是想逃,可以一下子制止住她。

还满脸是泪的女人,颤抖害怕地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忍不住瞄向紧闭的房门,想要逃离。

夭华岂会看不出她的意图,不缓不急地侧身走两步,将女人的目光一下子挡住,整个人挡在女人的面前,阻断女人再看向房门的视线,“真乖,只要你一直这么乖地回答本宫,本宫不会伤你的。那你现在再回答本宫,你是不是个哑巴?”

夭华的动作,其实不仅挡住了女人看向房门的视线,也将阴影都笼罩上了地上的女人。女人止不住越发害怕起来,双手如同孩子般紧抱住自己的双膝,而后更加轻地微点了一下头。

“那你与那乌云是什么关系?最好清清楚楚写给我看。”夭华俯身,将手伸到女人的面前。

女人摇了摇头,在感觉到夭华周身的气息倏然冷下来后,颤抖害怕地一点点伸出手,在夭华的手掌心上面一笔一划地慢慢写出几个字,“乌云是谁?我……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

“那你回答本宫,昨夜在后院外面,那个出声笑的小婴儿又是谁?”夭华的面上喜怒难辨。

女人顿时很剧烈地一抖,快速缩回刚刚在夭华手心写过字的手,看向夭华的目光中明显多了丝戒备,然后想了又想后,在夭华俯视的目光下又畏又怕的再次伸出手来,在夭华的手心小心翼翼地写道:“你不要伤害他,他好小,好可爱的……”

“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本宫,不在本宫的面前说谎,本宫是不会伤害他的。”

“真……真的吗?”女人再写,颤抖地抬头看夭华。

夭华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面前这个女人,说她像小孩子简直是太委婉了,说得难听一点根本就是个傻瓜,还是个不会说话的傻瓜,没想到乌云竟会“喜欢”这样一个女人,刚才在院门口认错她时说的那几句话,怎么听都怎么让人想入非非,他口味还真是要和别人相反着来。只是,不是已经有个小奶娃的娘了麽,都一直将小奶娃当成宝贝来看待,怎么现在又来一个?他可不认为面前这个女人会是小奶娃的娘,一丁点像的地方都没有。不过,男人多花心,有多个女人一点也不稀奇,反正又不是她夭华的男人,与她何干。

女人还有些怀疑的神色,没有完全相信夭华,在夭华手心又写,“你……你能发誓吗?”

“呵……”夭华有些忍不住笑了一声,“好,本宫发誓。”

女人这才开始相信夭华起来,在夭华的手心写道:“小云儿是主人的宝宝,画儿……画儿喜欢跟小云儿一起玩。画儿偷偷跑出去,管家知道了,骂画儿,不许画儿去打扰主人,也不许画儿再去后院外面,画儿好难过。”写着写着,女人就有哭了起来,眼泪一颗颗不断往下掉。

夭华饶有耐心地等着与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写完,心中到这一刻已基本上理清了整件事,那管家可真够没有眼力劲的,哪里是面前这个女人去后院外面打扰乌云,分明是乌云看上了面前这个女人,要这个女人去陪的,难怪要被乌云骂了。从乌云将她认成是面前这个女人,与对她说的那几句话中已经可以很肯定了。

明白了这一切后的夭华,伸出给女人写字的手忽然改为一把扣住面前这个女人的下颚,迫使面前这个女人不得不马上高高仰起头来,倒要重新打量打量面前这个女人究竟有何不同之处。

“痛……”女人的脸上立即露出痛苦色,有些挣扎了起来。

夭华多弯下一分腰,继续发问,“你那主人对你可真不一般。说,你们之间还没有其他关系?比方说他有没有动过你?摸过你身体?”

女人痛苦地摇头,双手一起努力去掰夭华扣住她下颚的手。

“他既然允许你靠近那小奶娃,逗那小奶娃玩,说,你知不知道那个小奶娃的娘是谁?现在在哪?”

女人再摇头,下颚真的好痛,都要快被捏碎了,一时间只觉面前的夭华好坏,好想有人快来救救她。

夭华再又问了几个问题,最后如来时想的那样,有些催眠似的对面前这个满脸是泪,充满恐惧的名叫“画儿”的女人催眠道:“你现在只是在做梦,记住了,这是梦。如果说出去的话,别人会笑话你的,你那个管家也会再骂你……记住,不许和任何人说一个字……”待所有的话说完,夭华反手一刀砍向女人的后颈,直接令女人睡了过去,之后转身离去,一边思忖一边返回独孤系与薛三所在的房间。

独孤系与薛三所在的房间内,一如既往,寂静无声,好像里面根本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似的。

“你去了这么久,这次有何收获?”还是独孤系率先开口询问,看向推门进来与关上房门的夭华,早在夭华还没有推门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声音了。

“如你所说,确实是他,也确实眼瞎了。不知你呢?你可有何收货?”夭华不信在她出去的这段时间,独孤系会没有出去过,关于今夜发生的事除了这么几个简单的字外,并不想多说,发问一句直接将问题反丢给独孤系。

“庄外四周把守得十分严密,出去并不容易,不过也不是完全出不去。另外,今日又有狠多新的药材送进来,我怀疑有船只靠岸,明晚我想办法到岸边去查看查看。”独孤系说出自己的决定。

夭华不反对,“这样也好。”

对面的薛三在这时轻声笑了笑,有种苦中作乐的感觉,“已经在这里今天了,家里怕是已经担心坏了。”

“所以下次像这种外出收购茶叶之类的事,古公子还是不要亲力亲为的好,不然当真赔上自己的命,就太得不偿失了。”夭华笑着回了一句。

“多谢红姑娘的好意,我会将红姑娘的话放在心上,好好考虑的。”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夭华不再说话,在位置上坐下来,开始闭目休息,一来确实有些累,都已经好几夜没有闭上眼睡过了,二来必须得想想后面怎么做。眼下,乌云将她认成了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而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又是个心智不全的人,她完全可以等到晚上的时候先一步打晕了那个女人,然后冒充那个女人靠近乌云,从而想办法夺到乌云手中的小奶娃。只要小奶娃一到手,一切就又回到她的手中了,尽管这一做法有些相当冒险,可今夜乌云不是没有发觉嘛。

这般想着,夭华不觉越想越觉得可行,接下来就是事先谋划好具体的步骤了。

日次一早,天空开始放晴,阳光普照。

入夜,月明星稀,几天来难得的好夜色,点点繁星密密麻麻的交织在浩瀚夜空。

夭华比前两日更早一步的出门,直接先前往了那个名叫“画儿”的女人的房间,一下子将其打晕,之后如进去时一样悄无声息地出来,前往后院。

名叫“画儿”的女人,浑然不知乌云将夭华当成了她一事,心中只记得管家对她的那些警告,让她不许再踏入后院与出后院半步,所以一直闷在房间里也不敢出去。而对于昨夜发生的事,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真的感觉就像是一场梦,庄内的人都当她是傻瓜,从来不会认真看她想对他们说什么,她也没有人能去说,怕又被管家骂,就只能闷在自己心里,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做那么奇怪的梦,梦里那个一袭红衣的女人好凶,好可怕,问了她狠多奇奇怪怪的问题。

后院,夭华打开院门走出去。

明亮的月光下,夭华一眼就看到了花丛后面的那抹白色。

花丛后面的那抹白色身影,显然也察觉到了夭华的到来,如昨夜一样吐出两个字,“过来。”

夭华红唇微勾了勾,一边似笑非笑,一边缓步走过去。几十米的距离,可以说,夭华走了有一会儿时间,直到走到那处草丛后面,只见乌云这厮躺在一张竹椅上面,白衣如雪,而小云儿就趴在他的身边,还是那个白白嫩嫩像团白色糯米团子似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