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33.坑深134米:慕晚安就是偷偷……约会盛西爵的

坑深132米:

晚安蹙了蹙眉尖,手指始终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机,“好。”

搭乘电梯到字楼,职业西装男领着她去了最后一个房间,到门口的时候晚安看着他摁开密码,打开门,里面漆黑一片。

她站在门口没有进去,只是扬起脸问道,眼睛盯着对方的眸,“不是说在等我吗?西爵好像不在呢。”

玄关的按钮被打开,满室明亮的灯光,晚安随意的扫了一眼,里面是堪比五星级总统套房的层次霰。

“盛先生过来有桩生意需要谈,所以可能要您等半个小时。”

晚安纤细的手指把玩着手里银白色的会员卡,抬脚走了进去询。

职业西装男坐了个手势让晚安坐在沙发上等,然后又泡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略为恭敬的道,“慕小姐,请您在这里等一下,我过去问问盛先生什么时候到。”

晚安觉得,慕小姐这个称呼,似乎别有一番意思。

套房里很快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晚安看了一眼那杯氤氲的茶,没有伸手去碰,眼神流转,手指在手机的屏幕上很快的动着,给唐初和江树发了两条短信出去。

唐初秒回:乖,在你的竹马哥哥到之前,就坐着等就行了,水和饮料之类的先忍会儿,尤其是女人过了什么什么时候就不要吃东西了。

江树没有回。

晚安没多想,可能是有事没看到。

手臂搭在沙发的扶手上,身子慢慢的往后靠,垂首思考。

西爵提前回来了。

他已经结婚了。

唐初来之前就跟她说过,这个俱乐部的高级会员全都是安城里最富人中的富人,贵人中的贵人,背后的老板如果不是顾南城和薄锦墨这种级别的商人,那就势必牵扯到不可告人的权利中心。

无声无息的困意阵阵来袭。

晚安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呵欠,脑袋慢慢的往手臂上枕去。

因为姿势的问题脑袋一下失重,然后她整个人都从瞌睡中惊醒了过来。

一时间有些茫然,晚安下意识的去摸手机看时间。

已经差不多过去半个小时了。

晚安想站起来走走,还没起到一半,身子一软重新跌回了沙发里。

她抚摸着自己的额头,一阵阵的眩晕袭来。

额头好烫,一股说不出从哪里蹿出来的热意在她的身体和血液里流淌着。

好热,好像房间的温度被调高了很多,她抬手作势扇着风,只想把衣服脱下来。

手撩开领子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半只脚行走娱乐圈,因着她的身份没有人敢在她身上打主意,但是混在这个行业没有经历过她也听说过。

脑袋晕得厉害,晚安几次想站起来还是倒进了沙发里,她最后放弃了,一只手摁着自己的眉心,拿着手上的手机想打电话出去。

迷迷糊糊间想着,他好像在谈很重要的生意……会马上过来找她吗?

找到号码拨出去她才发现,房间的信号被屏蔽了。

晚安咬住唇,滚烫的脸蛋苍白得厉害。

怎么办。

她的脑袋在热气蒸腾中逐渐成为了一团浆糊。

似乎有门开的声音,晚安扶着脑袋努力的想看清楚走进来的是什么人,只是混沌的意识致使她的视线也跟着模糊了。

唯一能判断清楚的就是耳边油腻腻的男人的声音,“哎呦……可真是个美人啊。”

以古语来形容,肤如凝脂,尤其是此时脸上透着异样的潮红,虽然脸上似乎是化了很浓的妆,但看上去却是漂亮得接近妖冶。

晚安晕得厉害,但是翻腾的恐惧和反感更加的深,所以当那看不清模样的男人越凑越近压上她的身体就要亲下来的时候,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脚踢了下去。

毫无防备,被踢了个正着。

没有力气打开眼睛,只是半阖着,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手里拿着的手机,俏媚的脸蛋面无表情,渗着沙哑的嗓音显得很冷漠,“我不管你是谁的人,也不管你是谁叫来的,你敢动我,我明天就杀了你。”

她不知道是谁设的局,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头脑去分析。

恐慌到极致,除了冷静没有别的反应能有用……她有预感,她清醒的时间不多了。

那样沙哑冷艳又妩媚的声音。

偏偏最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在这种地方么,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爱好都有,陌生男人重新凑了上去,略小心的避开她可能袭击的手脚,有些重的身体压上她的,手拍了拍她的脸,笑得一脸愉悦的满意,“啧啧,这么漂亮的***,还这么够味,你老公也真是舍得。”

那只手来扒她的衣服。

晚安不明白,她什么都没有吃什么都没有喝,为什么也会像被下了药一样。

用力的咬住唇只想让那疼痛维持她的清醒,可是即便是清醒了她也丝毫没有力气阻挡身上男人步步入侵。

那股伴着酒还带着香水味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加上本身就有的抵触情绪,晚安几近呕吐。

她拔高声音,断断续续的道,“滚……”

脑袋眩晕,仿佛随时都会晕死过去,晚安还是用力的去推——身上忽然轻掉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忽然被撤去了重量。

一阵声响,直接被拎起来扔到了一边的地板上。

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寒意凛冽的冰冷刀锋就这么架在他的脖子上,同时响起的还有男人的声音,“你敢动,或者敢出声,我立刻切了你。”

抬起头,入目的是一张年轻男人的脸,俊美,阴郁,冷漠,眼睛里寒意森森,却又平静。

让人毫不怀疑,他说到做到。

晚安感觉到有男人靠近她,但是已经不是刚才的气息和让人反感的味道了,一直凉而带着糙感的手抚上她的脸颊,“晚安,没事了。”

晚安想睁开眼睛,但是太困又太无力。

三分钟,将躺在地上的男人身上穿的衬衫脱了下来,用刀子准确的隔成条,将他的手反剪到身后绑了起来,在嘴巴被捂住之前恶狠狠的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冷如寒霜的嗓音有条不紊,“我对你是谁不感兴趣,不过我想你应该也不想外边儿的人知道你是谁。”

随即把剩下的布料揉成团,直接塞进嘴巴里。

转身,将房间里所有的窗户打开,让外边的风透进来。

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伸出窗外才勉强有两格信号,才刚显示有服务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接通,江树的声音在手机的那端很急切,“大哥,他们已经上电梯了,你马上把晚安带出去。”

带出去?

他转过身看着半躺在沙发里的女人,冷静淡漠的道,“来不及了,你拖着他们,拖一秒是一秒。”

说完不等江树恢复就迅速的挂了电话,转而拨通了另一个,“来4110,马上下来。”

“我和顾南城还没谈完。”

“马上下来,”他的语气很自然,低沉,却又带着一股命令的味道,明明是很急迫的事情他说得有条不紊,“谈生意谈合同你在他身上占不到半点便宜,下来,下次我替你谈。”

米悦这一次没有犹豫,很快的答应了,“好。”

跟顾南城这种人说话她已经快被转晕了,从头到尾半点她谈条件的余地都没有。

她挂了电话回到桌前,就看那看似英俊儒雅的男人朝她淡淡的笑,“米董,你身后的智谋团给你出了什么新的主意吗?”

他慵懒低沉的笑,“不如,让他亲自来跟我谈好了,不然显得我欺负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子。”

米悦扬了扬下巴,倨傲的笑了笑,“很抱歉顾总,今天的合作我们没法继续了,我有点急事要走。”

顾南城也丝毫的不意外,不疾不徐的笑,“米董,虽然我很想和米氏有进一步的合作,不过如果贵公司实在看不起我们GK的话,那么……”

这话里的意思米悦听出来了,她不顾坐在一旁拼命朝她是眼色的经理,回了他一个笑容,“下一次,我会代表米氏先表现我们合作的诚意,很抱歉。”

说是说抱歉,但是她的神情里实在是没有多少抱歉的诚恳。

被父亲养得骄纵而无能的大小姐,一夜之间失去了最大的庇护。

呵。

温淡而没有温度的眼神漫不经心的目送她的离去,手指把玩着签字的钢笔,转而朝对面一脸冷汗的经理闲适的笑笑,“看来,跟为公司鞠躬尽瘁十多年的忠诚员工相比,米董还是更加信任她的新婚丈夫。”

经理这才抬起头,“这个……毕竟是米老先生亲自嘱托的对象。”

米悦走了,没有了能做决定的人,合作案自然谈不下去只能散场,顾南城将剩下的事情交给章秘书,正准备起身站起来。

搁在手边的手机忽然跳进来一条短信。

他一眼瞟过去,英俊的脸一下就变得阴鸷暗沉。

4110。

晚安被从头顶漫下来的凉水刺激得一下清醒了不少。

抬起被花洒里的凉水打湿的睫毛,模模糊糊的看清楚了将她扯进浴室淋了一顿冷水的男人。

他身材高大颀长,跟顾南城有的一拼,但是肤色显得更黑,尤其完全不是顾南城那种恰好好处翩翩贵公子式的短发,简单而利落的板寸头,配上英俊硬气的轮廓,男人味十足。

等终于看清了五官,晚安喃喃的念道,“……西爵。”

“房间里有催—情成分的熏香,虽然药剂的效果不是很足,但是你待了半个小时,抱歉,天气凉让你冲冷水,但是没办法。”

门铃声已经响起,晚安混沌的大

脑被冷水刺激得清醒了一点,懵懂不解的看着他,“我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盛西爵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方不温不火的淡淡解释,“有人借我的名义骗你过来,顾南城,薄锦墨,或者其他人,我会查清楚的。”

“敲门的人……是谁?”

门铃声已经停止了,晚安听不到,但是盛西爵已经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了。

他转过身打开浴缸上方的水龙头,放水,“别管,在浴室里待着,如果不舒服就冲会儿凉水,我会解决。”

说罢,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带着几个黑衣西装男走进来的两个年轻女孩一进门就看见一边解着衬衫的纽扣,一边踱着步子走出来的男人。

大抵是入狱服刑过的原因,他的头发比囚犯的板寸头稍微长一点。

也就是长一两厘米的板寸头,皮肤比小麦色更深一点,轮廓硬朗分明,流畅完美的线条勾勒出一股浓烈的成年男人的味道。

民间传说,检验一个男人颜值的标准就是板寸头。

他就只是站在那里,便浑身充斥散发着一股令女人怦然心动的雄性荷尔蒙气场。

堂而皇之进来的两个女人都愣住了,缓了十几秒才回过神。

“盛西爵,”其中一个染着黄发的女人得意洋洋,“呵,你果然是出现了,把陆姐姐交出来。”

男人坐进沙发里,因为被花洒打湿的衬衫被他抬手解开了三颗,露出古铜色的胸膛,很随意的姿势,从容又性感,未曾抬眸瞧过她们一眼,倒是抽空点燃了一根香烟,“叫你们主子来,我不跟低智商的人谈。”

那理所当然似是不外露又着实高高在上的态度惹恼了两人,双手环胸不屑的冷笑,“盛西爵,你还真的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了不起的盛家大少吗?回国了也不敢吱声,是强女干坐了牢不敢见人呢,还是吃女人的软饭不敢见人?”

尖酸刻薄笑一起附和着,在这个空间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然而沙发上冷漠泰然坐着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反应。

两人莫名的觉得自己像小丑,更是恼羞成怒得厉害,当即冷冷一笑,吩咐带进来的手下,“既然盛大少不屑跟我们说话,那就直接带盛大少走吧。”

盛西爵吐了一口烟雾,“这种小猫小狗是谁的手下,薄锦墨还是顾南城?”

“盛西爵,”其中一个女人大怒,“你知道这件房间和这个俱乐部的外面埋伏了多少人吗?”

情绪太激动,被身边的另一个人拉了一把稍微冷静了一些,她冷笑着模样有几分狰狞的影子,“慕晚安就在里头吧?你不就是抓了陆姐姐吗?她一天没有回家,慕晚安就一天别想出这道门。”

盛西爵勾起唇角,笑意绵长阴郁,“是吗?”

“是不是,”带着挑衅的笑,“你看看就知道了,你们还不……”

高跟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在没有铺地板的位置,声音就显得特别的明显,让人无法忽视。

及腰的长发卷成大波浪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进来,身后惯例的跟着两个身材高大的西方男人做保镖。

听到声音的两个女人转过头,看着走进门来的漂亮美艳气场混着英气和妩媚的女人,相视一笑。

米悦看了她们一眼,又扫了周边几个男人一眼,红唇开口,却是对着沙发上的男人,“你叫我来,是为了给我看这些阿猫阿狗的吗?”

那毫不彰显高傲的语气,带着混血味道的张扬美丽的五官,女人有时候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天生带着一种敌对感,尤其是当对方摆出高姿态之后。

两人的脸色都难看了些,却还是很快的镇定下来,反而笑语盈盈的问道,“米小姐也是过来捉奸的吗?”

捂唇,掩嘴而笑,“捉了个正好哦,不过老公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跟其他的女人鬼混……啊,反正也只是养了一只长得好看的小白脸,像这种喂不熟的再换一只就够了——”

“啪!”

响亮的巴掌声。

以至于波澜不惊的男人都抬眸看了过去。

被打的女人几乎是不可置信自己被打了,瞳眸睁得溜圆。

米悦十指染着的丹寇,透明的钻石在光线下发出流光溢彩的光芒,长发垂落而下遮住她的半边脸颊,精致高贵,睁着一双美眸淡淡的笑着,“谁家养的狗在别人的地盘上也叫得这么欢。”

被打的女孩虽然家世在安城不算数一数二的显赫,但从小也都是娇生惯养都在哪里都被吹捧的主儿。

什么时候被另一个女人堂而皇之的扇过巴掌。

就算是上次去找慕晚安的茬也就都只是被讽刺奚落了一顿而已。

几乎是立即炸毛了泼妇一般的要朝米悦扑过去。

那架势使得穿高跟鞋的米悦往后退了一步,正准备叫一边的保镖,腰被一只手臂搂住,整个人又被迫往后退了几步,跌进后面男

人的胸膛。

那只反手要甩回来的巴掌也被利落的截在半空中。

男人唇角噙着冷笑,手上微微的使了力气,剧痛立即的蔓延开,他的力道似乎不重,但是都是巧力,锥心刺骨的疼,一个年轻的女人根本承受不住。

当即就痛得眼泪水掉了下来,尖声叫着两边的保镖。

“盛西爵,”另一个听着这叫声都觉得疼,在一边手忙脚乱的喊道,“你马上松手,再不松信不信我告你故意伤人……”

男人对她们的叫嚣无动于衷,倒是循着门口的脚步声掀起眼皮看了过去。

儒雅淡漠的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矜贵温和得一丝不苟,和英俊完美眉眼五官相得益彰。

顾南城眸色相当淡的扫了一眼他们一眼,随即不紧不慢的开口,“大男人何必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动粗。”

站在一旁着急又畏惧盛西爵的女孩看到顾南城就宛如看到救星一般,只差没有扑过去冲到他的怀里,“顾公子……你快救救小茹吧……她的手都被断的。”

盛西爵缓缓徐徐的笑,“是顾公子啊。”他的眉宇铺陈开一层嘲弄,“我还以为……来的人应该是薄锦墨。”

说话间,他已经松开了着急的手,垂落了下去。

顾南城淡色的眸扫了他和米悦一眼,随即又看向两个哭得泪眼朦胧几乎花了妆的女人一眼,“在干什么?”

两人瑟缩着肩膀,有些埋怨的道,“慕晚安趁着你谈合作案不会回家……偷偷的来见盛西爵……我们本来打算跟着她过来逮住盛西爵好盘问出陆姐姐的下落……可是……”

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听不出情绪,“你说你们跟着晚安来的?”

“是啊,她大晚上的来和盛西爵私会……我们早就说了绑架陆姐姐肯定有她一份,她和盛绾绾从小就看陆姐姐不顺眼。“

——6000字更新毕,美人们晚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