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四章 和长官同居

在吴谋和吴登两人查到是谁出卖情报的人时,杨父与靳父也找到了他们。

一连几个晚上都没有睡个好觉的他们,正在因为最终的收获喜悦时,听到了敲门声。

躺在床上看书的吴谋和靠在椅子上的吴登两人惊起来,拿起身边的枪。

吴谋从床上下来,拉住要去开门的吴登,让他去门的另一边。

靳藤和杨烈两人等了会儿,抬手看时间,继续敲门。

从猫眼里看到是谁后,吴谋打开门,收起枪。

“靳将军、杨将军。”吴谋在他们进来后,礼遇的叫了声。

靳藤和杨烈没有看房里的布置,直入话题。“你是吴谋?”

吴谋点头,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两。

吴登则转身给他们两泡了杯茶。

“这是成锐让我给你的,你看看。”靳藤在确定房间安全后,把复制的硬盘给他。

吴谋拿到硬盘,坐到电脑前忙碌起来。

靳藤和杨烈这才打量简陋的房间,坐到铺着席子的床上喝茶。

房里没有多余的凳子或椅了,床被他们两位将军坐了的吴登,好歹也是当过几年正规兵的,心里对他们有股敬畏感,所以他没有与他们同坐,站在父亲身后看他读取硬盘里的资料。

得到密码破译后,吴谋看到里面的内容没多大惊讶。“这些只是其中一部份,两位将军,你们过来,我给你们看点有趣的东西。”

靳藤和杨烈两人放下杯子过去,看他点开的视频。

吴谋一边放一边讲:“这是我安装夏海和顾平涛两人家里的监控拍下的,里面他们不仅私下会晤,还相互勾结,利用自己的职务谋取私利,其中与他们密切来往的人当中便有海盗。”

看到这个视频,两位将军都沉默起来,随后杨烈对他讲:“这些事情暂时保密,不要透露给任何人。”

“我明白。”吴谋关掉视频,顺带把刚才那份视频拷贝进硬盘,起身把东西交给他们。“希望这些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非常有用,谢谢你们的帮助。”靳藤看着他和吴登,有些婉惜。

两人都是出奇的优秀,眼光烔烔、光明磊落,本该是前途一片明亮的他们,现在却穿着廉价的衣服,喝着十几块一斤的茶叶,真是造化弄人。“吴谋,我可以为你们安排会见总统阁下,有些事你们亲自去说或许更能让人信服。”

“将军你来安排,我一定全力配合。”

“好,到时通知你。”靳藤跟他握手。

杨烈看了眼站得笔挺的吴登,在回去的路上跟老战友讲:“那个孩子底子不错,就是在军部恐怖再没出路了。”

靳藤新奇的看他。“小杨啊,你这是看上那孩子了?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特别喜欢谁。”

“你儿子不是一个吗?还有赵传奇,那小子出去历练番后,真是不同凡响。”想到那个看着长大的孩子,杨烈叹气。“我们老咯了,是时候该退休,给他们年青人让路了。”

“退了更担心,你看他们现在一个两个都不省心,都还太嫩了。”靳藤发动车子,眼里掩不住的担忧。“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还是多为他们把把关的好,我可不想再出现第二个黑豹部队。”

杨烈沉吟,想到还被关着的宝贝女儿,下定决心。“这次换届,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了,有些毒牙一定要拔掉。”

“嗯。通知他们着手准备吧,别做的太明显。”

**

杨光每过一天时间,就在纸上写一笔,然后吃一小包零食,睡在“高大上”的床上,盖着柔软舒服的被子,日子还过得有滋有味的,而且最让她开心的一点就是,有个人给她调戏,不会觉得很无聊。

林东纯粹是崇敬她爸爸,想着那么一个牛逼的将军还贴心的给女儿买那么多东西,完全被他刚里带柔的作风折服,所以对杨光的态度不像之前那么差,但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把他惹毛了照样朝杨光发飙。

比如说现在。

“林东,你有女朋友了吗?”杨光趴在铁门上,从栏栅里看贴着她这边的值班点。

端正坐在桌后的林栋听到她的话,想了想很自豪的讲:“我有女朋友了,还是大校里的校花。”

“吹牛的吧?就你这样还能追到校花?”

林东穿着冬天的西装,因为人比较矮小,感觉他穿起来很重,有点、非常有点挫的样子。

“我怎么就不能追到校花?你这是*裸的歧视!”林东“蹭”的站起身跟她理论。“我以前好歹也是班干部,班里成绩我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杨光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他,严肃的摇头。“我这不是歧视,是合理的分析。你瞧你这塌鼻子小眼睛的,人家校花又不是瞎了眼,会看上你这个连别人一巴掌都挨不起的书呆子。”

“你!……”林东被她气得吐血,在外面走来走去,挠头抓发的似要开门进去揍她。

杨光看他急得像只猴子,咧嘴笑得格外开心,越加的欺负他。“我怎么了?你还不服啊?你要是真有个校花女朋友,改天就带她来见一见。”

“见一见,你以为这里那么好见啊!”林东无语。这地方他就算真有校花女朋友,也不让她来。

那个校花女朋友,是真有这回事,不过那都是曾经,自他进来这个鬼地方后,就闪电般的拜拜了。

一想到这里林东就情绪低落。想想他大学时代多风光,又是班长又是学霸,女朋友更是从来没缺过,毕业时想着当个公务员,以后当个官什么的,没想到被分配到这种地方,虽然见到的都是些大人物,可都是落马的,管严了怕被他们阴,不管又觉得憋气。

看别人难过,杨光有种莫名的快感,出主意的讲:“怎么不能了?让你女朋友扮成男的混进来,这里那么多人,没人会注意到这么多的。”明白一点说,就是你这里那么冷,不会被人看到。

“杨小姐,让你进来这里,可不是让你来改造别人的。”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人走进来,吊在脖子上的蓝色胸卡晃荡的厉害,可见他们有多意气风发,高高在上兼优越感十足。

林东看到他,立即低眉顺眼叫了声科长。

男人点头,没有过多说什么。“林东,把这边的门打开。”

林东掏出钥匙开门,速度快得连杨光都咂舌。这人果然是有无限潜力的。不过他们找长官做什么?

就在杨光伸长脖子瞧时,一个被推出来的男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个中年男人看起来非常落魄,像是灵魂被抽离了一样,别人推一下走一下。

杨光再三回忆,确定那个男人是夏玲的父亲,夏海。

他怎么被关进来了?!

“靳成锐,出来。”那个科长没进房间,而是直接叫他。

靳成锐走出来,微扬着下颔瞧他。

科长要比他矮一点,被他这一瞧,就有种被人轻视了的感觉,顿时不爽了。“看什么看?你以为能出去了?别做梦了,进来这里的人,没一个能正常的走出去!”

要么就直接交给军事法庭,要么被革去一切职务,大半辈子的努力毁于一旦。

科长一个眼色,便有人推了靳成锐把。

看他平静的脸没有一点情绪,科长呵呵的笑着讲:“靳大少,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就请你跟隔壁的杨小姐共住一间。不过听说你们是一个部队的?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靳成锐看了他眼,便走到隔壁的门口。

林东把那边的门锁了后,看他们这阵式,又立即跑来开这边的门。

而里边听着看着的杨光,听到自己要跟长官同住,顿时嘴巴咧得更开了,笑嘻嘻的对那男人讲:“科长,这是过年福利吗?能不能把我的其他几位战友都接来?”

科长嘴巴抽了抽。“老实呆着吧你们,还想团聚!”

当然想呀。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杨光还是笑得合不拢嘴。这样算不算和长官同居呢?

靳成锐看她那傻样,进去就把人往里拖。

倒退的杨光一个没留神,栽倒他怀里。刚脸红想自己怎么这么笨,后一想她刚好可以趁机占便宜,就大方的干脆把头埋他胸膛里,吸取他身上熟悉另人安心的味道。

外边的科长和他的大帮手下还没走,靳成锐看她迫不及待的样,宠溺又无夺的把她拉起来。“站好。”

杨光反射性的立定,撇见门外的人瞬间羞红了脸。

科长看她一脸娇羞,想着他这一招是不是正中他们下怀?怎么看都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不过现在再把人调出来是不可能的了。叮嘱林东两句,便带着人走。

林东低头哈腰的,送他的顶头上司走,直到消失才吁口气,转身锁门看到里面那对,暗想科长这是要干什么?这男女混室,不怕弄出点什么事来?

其实那科长就是想整靳成锐的,让他这个二十七的老男人跟一个十八岁的如花美眷关一起,并且这个美眷还是杨将军的女儿,让他看得着吃不到,谁想他阴差阳错,倒给他们两个创造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等人全部出去,靳成锐低头看她头顶的发旋,和她长长睫毛下酡红的小脸,在她扭捏不时偷看门时,抬起她下颔搂住她纤细的腰,吻住她柔软的唇。

杨光的长官两字还在嘴里,面对他突如期来的袭击,被惊得呆愣原地。

掐住她尖细的下巴,靳成锐迅速的攻城掠地,将这个吻加深加重。

仿佛整个人都要被他吞噬的杨光,回过神来便觉得魂都要被他吸走了,大脑缺氧的嗡嗡响,直到肺都快要炸开时,终于想起去推他。

感到她的挣扎,靳成锐渐渐放松了力道,抽回时贴着她甜美的唇瓣来回摩挲,像依恋水的鱼。

在这种迤逦氤氲的醉人气氛里,杨光想到了葬礼上那封遗书。他说自己是他的光,那么贪恋却无法拥抱。

杨光伸手圈住他脖子,将自己紧紧贴合着他。一直以来,他都是她的信念,一个没有什么人能摧毁的支柱,直到他与战友的牺牲,离开她的世界。

“长官,我有件事要跟你坦白。”

靳成锐静静的紧紧的抱着她,沉沉沙哑的嗯了声。

杨光深呼吸,决定把结婚的事告诉他。“长官,其实……”

“碰碰!”林东非常不爽的喊:“你们两个还要歪腻到什么时候?快出来拿饭!”

杨光:……

把林东不好意思送进来的晚饭拿进来,杨光掩饰的张罗吃饭。

这里的饭餐虽然不是很丰盛,但是绝对比外卖好。

杨光把椅子让给他,自己盘腿坐地上。

“你刚才要说什么?”靳成锐把椅子并排放菜,和她一样坐到地上。

“没什么,长官我们快吃饭吧,等下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靳成锐看她眼里慌乱的神色,没有再追问。

“饭桌”一下变得有些沉默,杨光夹起块鸡腿时讪笑的讲:“今天的菜好像比平常要丰盛许多。”

“今天过年。”

杨光:……

“长官,所以这是团圆饭?”还真贴切啊!

吃了团圆饭,第二天就是去拜年,以往这个时候杨光都要和赵传奇去亲戚家窜门,现在别说出去窜门,就是来窜门的都没有。

想到反正起来也没事干的杨光,睡得特别沉,尤其是在长官的怀里,她都想一辈这样不起来了。

不过她料错了,一大早就有人来给他们拜年,等她被敲门声惊醒,刚好感到长官将自己放“床”上,起身穿衣服。

杨光舒服的不想起来,仿佛这些年没睡好的觉都跑来找她了,特别充实与满足,而且头发、身上、被子上到处都是长官的气息,她才不要这么早起来。

靳成锐看了眼卷成团的女孩,走去门边。

大年初一还在值班的林东,看到他起来了便开门,让探亲的人进去后就去做自己的事了。实际他值这个班,就是看被关的人有什么需求,和给探亲的人开门,其他没啥事,反正又不担心他们会跑了。

来给他们拜年的还是杨烈和靳藤,他们两人提了许多东西,想是过年了,给他们两置办的礼物。

两位老将军放下东西,打量没什么可看的房间,然后一至看向“床”上的女孩。

杨光迷迷糊糊听到长官喊爸和杨叔,但她以为那是做梦呢,大年初一的,爸爸他们才不会来这里。

瞧到还在睡的女儿,杨烈没有生气,走过去拽了拽被子。“杨光,冰糖肘子要被赵传奇吃完了。”

“什么!”

杨光唰的坐起来,看到面前的父亲和房中的靳家父子两,懵了头。

“啊!爸,靳伯,你们怎么来了?!”

看她迅速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双大大的眼睛,房内几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藏什么藏,大冬天的你还脱光了不成。”杨烈把袋子里的新衣服拿出来给她。“把这个换上,你这衣服都多少天没洗了。”

杨光把新衣服拖过来,不在意的讲:“不久,也就两个月吧。”

把新衣服换上,杨光出去找林东,去洗漱了好准备吃大餐。

林东一脸幽怨的看她,才不看今天是不是初一,她的将军老爸是不是来探亲了,把她带到洗漱间就不耐烦的讲:“快点快点,就你们两个最麻烦。”

杨光教育他。“有人来看我们,说明我们人气好,受宠爱,你应该多巴结巴结我们。”

“呸,指不定哪天进号子的人,巴结个屁。我只求你们快点走,走去哪里我都无所畏。”平时这个时候他们都是放假的,今年因为关了几个人,就不得不留人看守,他这个没有干爸的毫无悬念的被留了下来。

“呸呸呸,大吉大利大吉大利,什么进号了?大过年的不能说点好听的。”

“呵,你们军队的人还信这些。”

“军队的人怎么了?怎么了?我告诉你……”

杨光从洗漱开始说到洗漱结束,林东觉得他快要被她说死了。

这整天没个人说话,杨光自然也憋得慌啊,所以逮着他有事没事的调戏一下,是件非常另人愉快的事。

回到房间,看到他们已经把菜都摆好就等她了,立即迫不及待的冲进去,像只饿狼似的。“爸,你是怎么瞒过妈跑来的?还给我们带了这么多好吃的。”

“你爸自有你爸的办法,别问这么多,快老实坐下吃。”杨烈把筷子给她。

杨父和靳父把外边值班的桌子搬了进来,拿着筷子准备吃的杨光突然明白林东刚才为什么那样看自己了。

杨光想了想,想把林东叫进来一起吃,可又一想,父亲和靳伯肯定有话要跟他们说就放弃了。

这时洗漱回来的靳成锐,恰好看到她狼吞虎咽的在啃冰糖肘子,吃得满嘴油,亮晶晶的想让人亲一口。

“成锐,还傻站着做什么?快来吃。”杨烈叫门口的靳成锐。

走过去的靳成锐看眼里充满笑意的杨烈,想如果他知道他刚才在想什么,会不会直接掏出枪嘣了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