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208.这一夜,他留在了那个女人的身边。

徐长河狠狠掐了他一下,高崇元嗷的叫了一声:“徐长河你掐我干什么!”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赵景予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宋月出站在露台窗子边,一抹袅娜身影里,满满写的都是寂寥。

岑安低着头坐在赵景予身边,却拉开了一段距离,呼吸都不敢大声,高崇元这会儿终于明白过来,讪讪的闭了嘴,小声嘀咕:“长河你咋不早点掐我啊……”

“三哥,不如我先送宋小姐回去吧。霰”

徐长河心知这样下去也不是事,虽然他不敢妄自猜测三哥到底心里想的什么,但却隐约觉得,三哥既然带了太太过来,那说明,他是想让宋月出彻底明白现在的境况,别再闹腾了。

但没料到宋月出却是这般执拗,三个人这样僵持着,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儿。

宋月出闻言一下回过头来,那一双点漆一样耀眼的双瞳里含满了泪光,她咬着嘴唇,怔怔的望着赵景予,那样的神色,简直要让高崇元心疼死了……

三哥这心也太狠了……月出这不是都主动低头了嘛,三哥却还是不搭理人家,高崇元最看不得美人流泪了,正想帮宋月出说话,一抬头却又看到呆呆坐在一边的岑安。

那小姑娘一双大眼里都是透彻的清明,又含着说不出的懵懂,高崇元心里不由得又怜惜起岑安来,这可真难选,两个他都舍不得看着她们伤心啊!

“三哥。”

宋月出瞧着赵景予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兀自坐在那里吞云吐雾,容颜冷峻的男人,有着这世上最阴沉难测的双眸和最冷硬的一颗心脏。

宋月出饶是知道,这世上怕是没有女人能将他化作绕指柔,却还是不甘心,七年,她总归是最特殊的一个不是?

她痴痴的望着他,飞扬入鬓的长眉,高挺的鼻梁,菲薄却锐利的唇瓣,鬓如刀裁,黑发纹丝不乱,惯常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却把这干净的白穿出了隐约的戾气。

他的长臂展开,随意的搭在沙扶手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檀木的扶手,他的表情闲适,脸上却没有笑意,只在袅娜升起的烟雾之后,能隐约看到他不能称作完美,却男人味十足的锋利五官,宋月出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被那辛涩的滋味给侵蚀的千疮百孔了,她太想念他。

想念的快要发疯了,她想念他强势霸道的亲吻和拥抱,想念他在床上像是猎豹一样凶悍猛烈,想念他欢好之时的下.流和恶劣,想念他扼住她的下颌,粗砺的中指戏耍着她的小舌,一下一下狠狠干她的狂野……

她不能没有他,这一个月的不见,不理睬,宋月出整个人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如果赵景予让徐长河送她回去……

那么,是不是说明她和赵景予就彻底的完了?

“三哥……”

宋月出已经忍不住的又唤了一声,眼泪却是缓缓淌了下来。

岑安有些搞不明白状况,愕然的望着哭泣的宋月出,赵景予终是掐灭了烟,缓缓坐直身子。

他看了宋月出一眼,已然彻底明白她的心防已经全然崩塌,他并没有和宋月出彻底分开的打算,毕竟,他看重的是她的红色背景。

他首先是个商人,而商人,自古都以利益为重。

他尤其如此。

宋月出对他而言,还有很重要的价值,那么他就不能放弃这一枚棋子。

要知道,赵景予如今事业重心在宛城,那么京里的一些事情和交际圈子的维持就需要人来帮他。

虽然有徐长河高崇元这些发小,但有些事情,却还是女人做起来更容易。

“长河。”

赵景予站起身,笔挺的西裤,包裹住他修长结实的长腿,他向前迈了一步,宋月出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抽搐了一下,紧张无比的盯着他。

“三哥,您吩咐。”

徐长河与赵景予之间关系特别铁,但因着几岁的年龄差距,徐长河待赵景予一向特别的恭敬。

“帮我把太太好好儿的送回去。”

赵景予漠漠说着,目光却是落在岑安脸上,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就站了起来,赵景予注意到,她的脸上那一种情绪,分明就是整个人忽然就放松下来了的意思。

赵景予眸色微

微沉了一下,却并未再开口说什么。

“嫂子,我送您回去吧。”

徐长河心里叹了一声,却是走到岑安面前轻声说了一句。

宋月出听得他叫的一声‘嫂子’,直刺的她心口一阵疼,忍不住的掐紧了掌心。

岑安点点头,到底还没忘记自己的身份,看向赵景予道:“那我先回去了。”

赵景予只是‘嗯’了一声,岑安随即就转身跟着徐长河向外走了。

“崇元,我喝的有点多,你替我开一段。”临出门的时候,徐长河又叫了呆头鸭子一样不知道走的高崇元一声。

三个人离开,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宋月出再也按捺不住,一下扑到赵景予怀中:“景予……”

她哭的哽咽,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一脸的泪痕,将浓重妆容冲的乱七八糟,一向那样精致优雅的宋月出,此刻却是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只是趴在他的胸口不停哭泣。

赵景予却并没有开口安慰一句,只等着她自己哭的差不多了,方才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宋月出捂着脸不肯抬头,带着哭腔的嗓音却依旧甜腻:“你别看我,我这会儿一定特别丑……”

其实,她心里是有些懊恼的,演员要上镜,妆容总是格外的浓一些,她方才就是再着急见他,也该卸了妆的好,男人们骨子里,其实还是喜欢看女人清清爽爽的样子,特别是他,最讨厌碰满脸脂粉的女人。

“我明天回去宛城。”

赵景予摸了摸她的头发,因着戴了一天的头套,宋月出的头发还没来得及去做保养,就有些毛躁,他莫名的想起那天掌心里细滑微凉的触感,手指就从宋月出的头上移开,然后,将她推离了自己的怀抱。

“景予……”宋月出实在是舍不得,这一个月,她一面都没能见到他,她想他想的实在是受不了:“我跟你一起……”

赵景予薄凉的眸光落在她此刻有些狼狈的小脸上:“月出,如果你还不能清醒过来,那以后,我不会再见你。”

“景予!”宋月出大惊,细白的手指死死攥住他的衣袖不肯放开:“我听话,我乖乖听话,我都听你的……不要离开我,别离开我,景予……”

“我如今有太太,所以,你记住,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依旧不能见光。”

宋月出只觉得喉间吞下的苦涩快要将自己给溺毙了,但她不敢再反驳,只是乖顺的点头。

“今晚陪我,好不好?”

她扬起脸看着他,目光痴痴的哀求。

赵景予抬手,在她眉间轻轻抚了一下:“我只能陪你两个小时。”

宋月出的眼泪忽而又落了下来,她低头,苦笑着落泪:“景予,我以后,是不是连在你怀中醒来的可能都没有了?”

赵景予没有回答,他放开她的手:“去洗个澡。”

宋月出抬头对他一笑,那笑,却含着浓的化不开的凄凉。

没有女人会不在意,尤其是,面对的那个男人,是自己爱的快要入骨的一个。

宋月出洗了澡出来,只在身上裹了一条小小浴巾,她本就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身材更是出了名的好,有胸有腰臀又翘,两条长腿纤细笔直,却又不失丰盈,骨肉停匀的年轻女人,洗完澡出来的样子,更是蛊惑人心。

赵景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在情事上也从来不会亏待自己。

宋月出被他睡了七年,他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知道她的任何一处敏感,但饶是如此,他们每一次会面上.床,他也甚少觉得没有兴致。

可今晚,当她款款走过来,柔顺的在他双.腿.之.间跪下来的时候,他依然感觉到那里硬了起来,可整个人,却好似不再那样容易被点燃。

ps:男主就是个渣,所以不能接受他脏的亲们可以抛弃我了……这个月要冲月票榜了,亲们可以支持一下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