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108.一笑一尘缘108

再低头时,帝和觉得自己的呼吸不畅,双眼的神色不自知的深沉了许多,体内窜动着一团无名的热火,烧着他的心,让他感觉燥热不已。心知非礼勿视,可眼睛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禁不住的粘在了诀衣胸口不该他看的地方。

太要命了!

第二次为诀衣吸出蜈蚣埋下的至毒珠时,帝和尽力轻柔却还是疼得诀衣难以承受。白皙的身子不自觉的朝后仰下,本能的想避开帝和弄出来的疼痛,哪怕痛楚并非因为他的允、吸,而她只想摆脱。

无奈下,帝和伸手搂住了诀衣纤细的身体,不让她后倒,想着长痛不如短痛,用力的允着她受伤的地方。

诀衣是个好强倔强的性子,疼得额头上汗珠不停的滚落也不叫一声,咬着牙死命儿的忍着,疼得太厉害时,身体便轻轻的颤抖几下,纵是如此,也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帝和感觉到她痛得厉害,掌在她后背的手在疼惜中暗暗用了些力。

最疼的时候,诀衣抓着帝和广袖的手插ru了他的发中,两只手抱着他在她胸口的头,目之所及一片模糊,近乎要昏厥过去霰。

帝和从她胸口抬起头后,诀衣感觉自己只剩下半条命了,无力的靠在他的身上,两鬓的发丝被冷汗沁湿得贴在了她的肌肤上,气息轻微。帝和嘴里吐出来一粒金色的圆珠,大小和之前的红色毒珠一般,两颗蜈蚣毒珠飞到了一起,瞧着模样颇为好看,只珠丸里的剧毒让人心骇。若是让这两颗东西融入血中,即便是神仙,仙身亦会被毁得爹妈都不认识,重则腐烂成臭泥。

帝和把两粒毒珠收入手心之后,低头看着贴在他怀中的诀衣,把她轻轻的扶起来,抹开她湿漉漉的发丝,柔声的唤她,“猫猫。”

诀衣无力得连抬头看帝和都没力气,她并非不晓得被红头金蜈蚣咬到的可怕,可她委实想道谢却没气力出声。

见到被蜈蚣咬到的地方还很红肿,帝和低头,朝着受伤之处吹出仙气,原本感觉伤口疼楚的诀衣感到一丝清凉,疼痛逐渐缓和,于他的仙气里伤口愈合复原,恢复成无暇白皙的肌肤。

身体虽然没力气,可心里却很清楚帝和在看着自己什么地方,诀衣无奈不能推开他,甚至连生气都不能。别人好心相救,她若斥责,岂不成了不识好歹的矫情姑娘。可羞色的红,在她的心明气弱里,仍旧爬上了脸颊。

胸口的仙气不再拂上她的肌肤后,诀衣感觉自己不疼了,动了下身体,本是想避开此时的尴尬,穿上衣裳给帝和道谢,却不想他的唇离自己的胸口实在太近,她动了下,竟是将自己的粉红送到了他的唇上。

轻轻的,敏感的诀衣颤了下,急忙退开。可,娇羞来不及避开便给柔软的唇瓣啄住了。

她不知,她无心的一个动作,撩断了某人一直崩得几乎要把持不住的那根弦。于她是意外,于他却是她故意撩拨他,送入嘴里的甜美还要逃走么?

“啊。”

虽是低呼,她的声音里却没有痛苦之意,有的,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惊慌娇媚,女子娇羞,一下软了帝和的硬骨,钻到他的耳朵里,让他越发燥热难耐。

诀衣又羞又气,双手推着帝和的肩膀,上半身朝后躲着,却不料被帝和顺势压倒在了桌子上,越发方便了他的肆意。

“帝和……”

推着帝和时,诀衣想放两句狠话出来,可从未与男子亲密过的身体让她慌恐又无奈,无力且柔软也就罢了,偏偏让她的声音都变得没有威性,“放开我。”

“停,停下。”

声音没有威慑力已让诀衣恼火的很,身体还不停的颤抖,陌生的感觉让她在气恼的时候有着抗拒不了的酥麻舒服,“帝…和…”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虽然老是瞧不起他对众女的博爱和嬉闹,心底却相信他是个君子,嘴皮子不老实,心却是正直得很。但他此时的所为,当真让她想收拾他。

灵秀阁走入两个仙子,手里端着什物到了诀衣房间的门外,刚要迈脚进门,听得帝和的声音传来,“别进来。”随后,两个仙子被一道劲风扫飞到了院中。

仙子面面相觑,听出是帝和的声音,连忙伏地拜礼,“小仙不知麒麟神尊在此,望神尊恕罪。”

诀衣看着身上放开她的帝和,气愤的甩了他一记耳光,他还是神尊吗?君子之风去哪儿了?

“还想打吗?”帝和轻声问。

啪。

诀衣毫不客气的再打了帝和一巴掌。

“再来。”

啪。

“来吧。”

啪。

“别怕,打到你消气。”

他知道自己混蛋了一把,对她做的事,有***份,见不得人。

诀衣扬手连着打了帝和好几个巴掌,啪啪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响,看到他两边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五指印,扬起的手扇到了他的脸颊边,停住了。气恼的握成拳头,捶了他一下。粉拳的力道,显不如她扇出的巴掌。

帝和拿住诀衣的拳头,放到嘴边轻轻的吹气,“以后发火拿着别个东西打,不然手疼。”

放开诀衣的手后,帝和温柔的将她从桌面上抱起来,明知门外的霏灵山仙子看不到什么,仍旧很小心的将她掩护在怀中,广袖覆着,遮住了她半身的春光。

“何事找天姬?”帝和出声问院中的两个仙子。

“回神尊,霏灵山夜里十分清凉,我们担心仙子受凉不适,特地送了床厚些的被褥过来。”

诀衣道:“我不怕冷。”

“山中晚上确实冷,是她们顾虑得周全。”

诀衣辩道:“我昨晚就不冷。”昨晚还是在霏灵山的水边,若是冷,岂不是早就冻到了么。

帝和看着诀衣,她昨夜是不冷。不冷并非霏灵山的夜里不冷,而是他抱着她睡了一晚,人在他怀里怎么会冷到她。

“别人一番好意,让她们送进来,嗯?”

诀衣还没说话,让人送被子进来,她也得先把衣裳都穿好了才能让人进来吧。帝和忽然用仙法将她身上其余的衣裳除尽,抱起一丝不gua的她朝安寝的房间走去。

“啊!”

诀衣一声惊呼,一双手不知道护在哪儿好,“帝和!”

帝和抱着诀衣转身,让她看那些地上的衣裳,竟然从里面爬出密密麻麻的金色红头大蜈蚣。诀衣惊得目瞪口呆,她的衣裳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毒物的?

帝和双眼微眯,地上的大蜈蚣和诀衣的衣裳一起化成了灰烬,只留下桌上一只被他用结界锁住的大蜈蚣。

诀衣一手护着上面,一手遮着自己的下身,“你以后事前能不能告知我一声?”特别自以为是的做事,她发火后,他就用那种’本尊如此为你着想,你竟然不感恩戴德‘的无情目光鄙夷她,烦他这样。“还有,别动不动就……”停了停,“就……”禁她的法术,还趁人之危的脱她衣裳。她不拘小节,可到底是个女子,女战神杀敌是真,莫非连女子的娇羞和清白就不要了么?

“就如何?”

诀衣没好气的道,“你自己知道。”

“知道什么?”

“明知故问。”

“你不说,我怎知?”

“你那么聪明,会不晓得我是何意?”

帝和扬起嘴角,哎哟,夸他聪明,看来她生气的时候,倒容易说真话嘛。

抱着诀衣放到床上后,看到她翻身钻到被子里,帝和轻轻的笑了,转身走了出去,让仙女把被褥送了进来。

仙子入房内,没过寝房与垂帘间的佛缘折页屏风便给诀衣叫住了脚步。

“不用送进来了,放在那儿吧。若凉了,我自取便是。”

“是,天姬。”

仙子出了房后,帝和吩咐她们送上浴桶和洗澡水来。诀衣听到帝和交代仙子的话音,微微蹙眉,谁洗澡?她么?

很快,仙子们送来了浴桶和腾飘着热气的洗澡水,待人退下去后,帝和朝浴桶里面放入了两棵新鲜的祛障草,又从袖中取出了一粒仙丹放入水中,一股悠悠的萨灵香飘散开来。

帝和从寝房偏阁走入室中,诀衣抓着棉被瞪着他,一步步的看着他走近,“你别碰我,小心我不客气,我……啊。”狠话还没说完,光溜溜的身子就被帝和拽出了被子,抱着走进偏阁,放入了浴桶之中。

“洗好了叫我。”

诀衣斜觑着帝和走出偏阁,叫他?叫他来又看光她的身子吗?这人是帝和吗?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是她当初看走眼了么?还是,这些年他对其他女子也是如此,自己早已不是他第一个那样……的女人?

想到在桌子上被帝和那般对待,诀衣双手捂脸,心里嚎叫得要崩溃了,坐在水中的身子摇得像个筛子,把帝和翻来覆去的骂了几次。最后捂着脸潜入水中,吐着泡泡。

没脸了她……

帝和到房中把诀衣的床整理了一番,又把仙子送来的被褥为她铺展好,好听力让他听到了隔壁传来的水中泡泡声,忍不住轻轻的笑出声来。

“呵……”

走出寝房坐到桌边,帝和将桌上的金色红头大蜈蚣拿了起来,这东西在霏灵山很常见,可在天殿的时候,猫猫是有法术的,这畜生爬进她的衣裳不该没有知觉才是。若说她睡的太沉了,故而没发觉有东西爬进了衣裳呢?

她睡着了,珀洛不是在她身边吗?以他的修为,还能察觉不到这东西钻进她的衣裳?

若是他在天殿里面,这东西定然是不可能伤到她,可此时说什么也无用,白白的让她受了痛。

看着结界里面的大蜈蚣,帝和微微眯眼,咬了猫猫……思绪不受控制的想到了在桌上对她做的事,她胸口的春光像是魔障,浮在他的脑中,清晰无比。

静心,他需要静心……

“嗬。”

帝和轻微的呵出一口气后,默念心诀,在脑中挥开诀衣的样子,平静的看着红头大蜈蚣,不管它是无意爬入猫猫的衣裳,还是闻香识了女子,审美太好在此时绝非是件好事。破开结界后,帝和一只手抓着大蜈蚣,另外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摸摸它的头。

“你晓不晓得,本尊其实很不想杀生的。”像他这样的美男子,杀戮太多有损神威,天界太多的神女仙娥爱慕他,若是让她们看到他欺负小动物,便不俊俏了。

帝和忽然果断的拔掉了大蜈蚣的一只脚,疼得它不停的扭动。拿着一条蜈蚣腿,帝和放到蜈蚣的眼前晃了晃,“这是什么?”自问自答,“你的腿。”

说完,又拔掉了蜈蚣的一条腿,拈在手指间抡了几圈把玩,“我说,你没事长这么多条腿是为了什么?为了给人玩的?”

又去了蜈蚣身体另一边的一条大长腿。

“猜猜,猫猫洗完澡,我能不能把你的腿拔光?”

大蜈蚣虽然听不懂帝和在说什么,可也晓得是他在伤害它,两只眼睛看着帝和,恨不得将他咬死。奈何它的毒珠之前埋入了诀衣的身体,此时便是想攻击帝和都无能为力。

“放心,我不会戳瞎你的眼睛的,我要你看着自己的腿被烤熟。”

言出必行。

帝和自认为自己是个一言九鼎之人。一道仙光闪现,当真在房中变出一个火炉,把大蜈蚣的腿一条条的放到上面烤,坏心的是,他拔掉一条它的腿,先在它的眼前晃几下,再让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腿被烤熟,焦糊味儿飘在房间里,不甚多好闻,却不改他继续如此。

把蜈蚣的腿拔掉一半之后,帝和觉得光烤似乎还不够,拿着蜈蚣腿,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大长腿里的肉香从房间里飘了出去,没多久便听到有翅虫扇动的声音。

大蜈蚣听到声音,在帝和的手指间扭动的越发厉害了。

看到门外飞进来的东西,帝和勾了下嘴角,把手中的蜈蚣腿扔到空中,黑色的大翅蚂蚁冲飞过去,一把咬住大蜈蚣的长腿,嘎吱嘎吱吃得很香。

“你看,你的腿,它们多喜欢啊。”

大蜈蚣看着自己的腿被吃掉,发出唧唧的叫声,又着急又气愤,想着等它逃出去,一定要复仇。

帝和拔腿拔得顺手,听蜈蚣叫也听得舒服,一直到留下四条腿在蜈蚣的身上,拿着它抛了几下,笑了。

“你该不会以为我会放了你吧?”

帝和用手指戳了一下蜈蚣的肚皮,“小可爱,男神虽然很俊,但男神也不能没有原则呀。”让它死得痛快了,他今夜如何睡的着。放了他,他日后不单单睡不着,恐怕白天都要担心某只小家伙了。

帝和用仙术把火炉变成了一个透明的罐儿,将剩下四条腿的蜈蚣放到里面,吹了一口气,在罐儿上面盖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看着它在里面疯狂的爬行想逃出来。

“……帝和。”

轻轻的,帝和似乎听到诀衣在叫他,连忙走进偏阁。

诀衣整个人沉在浴桶里面,青丝飘在水面上,不像是出声叫过帝和的样子,帝和慌忙把手伸到水中,将诀衣捞了出来。

“啊!”

诀衣双手抱胸站在浴桶里,极为不悦的看着帝和,“你!”

“别装了,我听见了。”

诀衣皱眉,噗通一声坐进了浴桶里,怒色浮现她的脸上,“听见什么?”她刚才什么都没说,他能听见什么。

帝和再把她拎起来,“泡了这么久,要泡掉皮了。”

“我喜欢。”

诀衣还想再坐到水中,帝和一把将她抱了出来,“泡了这么久,若是还有毒在你体内,那便……”

帝和故意不把话说完,惹得诀衣疑惑的看着他,被他放到床上后,忍不住好奇的问,“如果我体内还有毒,那便怎样?”

帝和俯首,凑近诀衣,四目相对,近在咫尺的看着她,“那便……我亲自给你解毒。”

“……”

温柔的低语,近得能听见他呼吸的俊颜,诀衣有刹那的恍神。帝和,是他吗?

盖上被子的诀衣看着床边的帝和,他给她准备的洗澡水里放了祛障草,水中的香气也是萨灵香,想必他定然也是放了东西助她祛毒。这些,不算他亲自给她解毒么?

“你安心睡。我今晚守着你。”

“啊?”

诀衣道,“你解开我的禁术便是了。”

“在天殿的时候,莫不是我禁了你的法术?”若是说来,当时天殿里,又有几人的修为比她更高?一只愣大个儿的红头蜈蚣爬进了她的衣裳,居然毫无察觉,不若蜈蚣咬了她一口,她可是想和蜈蚣在这张床上睡上一晚。

想到自己如不送她回来,那只畜生恐怕会爬上她的床,帝和心里忽然慌了下。这丫头睡觉太沉了,睡着之后便迷迷糊糊的,不放在身边,委实不放心了。

诀衣自知理亏,在天殿他确实给了她颜面,只可惜,她着实没感觉那只畜生是如何爬进她的衣裳的。

“睡吧。”

帝和转身去了偏阁,不一会儿,诀衣见到他取了一勺洗澡水出来,好奇的坐了起来。

拿了诀衣的洗澡水后,帝和把洗澡水倒入装着红头蜈蚣的透明罐儿里,看着四角蜈蚣在水里划着爪子。

“本尊待你不薄啊。”

九霄天姬的洗澡水能大方的给它游泳,天地间能享受如此清香澡水的,独它一只。

“太变tai了吧。”

帝和转身,看到诀衣裹着被子站在了他的身后,看着罐儿里的蜈蚣,知道是咬伤自己的那一只,可腿居然被他拔得只剩下四条,让它生不如死的,还不如给它一个痛快的死。

“呵……”

帝和伸手拉住诀衣的手,想把她拉到身边,不想他的手被她不客气的甩开。

别碰她!

“呵。”

帝和也不恼,笑了,“你看它游得还挺欢呢。”

诀衣凑过来,“能吃吗?”

帝和:“……”

女神,你口味也忒重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