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一三回 远行扬州

顾蕴的心砰砰直跳,身在扬州的十四五岁的年轻小姐,会开与自己一样的客栈,想见她一面……难道于二小姐还没死,在得知了便捷的存在后,终于主动找上了她?

可‘穿越女’是什么东西,‘老乡’又是从何说起,她两世都是祖居盛京,前世更是连盛京城都没出过,今生因为与外祖母舅舅们的关系大大改善,得以出过几次盛京,却也只是去过保定而已,别说扬州了,连江浙一带都未踏足过半步,那位小姐的老乡之说究竟是从何说起?

心念电转之间,顾蕴已暗自做了决定,她要尽快去一趟扬州,看一看那位小姐到底是不是于二小姐,若是当然就最好,不管于二小姐肯不肯接受,她都要将便捷分一半给她,没有于二小姐,就没有前世浴血而出的她,也没有今生因有自己的事业,而无比满足也无比有底气的她;若不是也没什么,她至少为恩人尽过心力了,她问心无愧。

只是她小姑娘家家的一个人千里迢迢去扬州,哪怕带了大批的下人和护卫,只怕大伯母与外祖母两边都不可能轻易同意。

尤其是外祖母,她不事先想一个能说服她老人家的理由,她老人家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阻拦她的,纵她终究拗不过她同意了,十有*也会打发了几位表哥中的一位甚至几位护送她,耽误表哥们的学业且不说,她去了扬州后也不方便行事,便捷是她的她可至今都未让外祖母和舅舅们任何一人知道过,届时她要如何解释?

一直到用过午膳回到显阳侯府,顾蕴依然在纠结这个问题。

好在终究还是让她想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来,她完全可以借口要去报恩寺为母亲做法事,并未为所有的长辈亲人们祈福,去城外的报恩寺小住个一两个月的,届时她留几个人在报恩寺里,每逢大伯母和长辈们打发人瞧她,或是送东西去时,设法遮掩一下,不就可以了?大伯母与外祖母总不可能日日都打发人去看她。

唔,这个法子若是操纵得当,还真不是不可行……顾蕴一边想,一边忍不住缓缓点头,整好今年是母亲三十岁的冥诞,自己就说晚间做梦梦见了母亲,醒来后便想为母亲好生做一场法事,再辟了净室独自一人安安静静的为母亲念七七四十九日的往生经,大伯母自然不好拦她,外祖母也不会拦她了。

等去了报恩寺后,自己先领着给母亲把法事做了,然后便从报恩寺直接出发去扬州,若是事情顺利,四十多日足够她来回一趟盛京与扬州之间了。

当然,在出发之前,她还得将自己屋里的人尤其是如嬷嬷先说服,让她届时带着明霞与暗香帮着遮掩,不然一旦中途漏了馅儿,反倒只会让外祖母和大伯母们加倍的生气与担心。

顾蕴心里把什么都计划好了,面上却不动声色,只在次日晚上睡到半夜时,忽然在“梦中”大哭起来,嘴里还一叠声的叫着:“娘亲,您别走,这些年蕴儿真的好想你……您别走,求您别走……”

自然惊动了在外面该班值夜的明霞,明霞忙点了灯进来瞧顾蕴,却一连叫了好多声“小姐”,都唤不醒仍大哭不止的顾蕴,只得忙忙去叫了如嬷嬷来。

如嬷嬷来瞧得顾蕴满头满脸的泪与汗,知道是靥着了,忙上前大声唤起顾蕴来,见也唤不醒她,只得叫明霞端了碗冷茶来,喝了一口后往顾蕴脸上一喷。

她才终于幽幽“醒转”了过来,瞧得如嬷嬷近在咫尺的脸,还一脸的茫然:“大半夜的,嬷嬷不睡觉,来我屋里做什么,我不是说了,以后值夜这些事都交给锦瑟她们几个,嬷嬷上了年纪,就别管了,只管歇息你自己的吗?”

如嬷嬷吁了一口长气,道:“小姐醒来就好,您方才被靥住了,明霞怎么叫您都叫不醒,只得去叫了我来,小姐是梦见什么了,竟被唬成这样?”

“我被靥住了?”顾蕴一怔,随即便变了脸色,满脸的哀戚:“我刚梦见娘亲了,她说她一个人在那边好生孤单,别人忘了她也就罢了,竟连我这个亲生女儿也将她忘到了脑后去,以后再不会见我了,只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然后娘亲便果真转身走了,我怎么求她她都不肯再回头看我一眼……嬷嬷,娘亲一定是在怪我不孝是不是?不行,我明儿就要去报恩寺给娘亲做法事去,我要让她知道,我没有忘了她,我一直都记着她,只求她千万别不要我,以后一定要时常来看我。”

如嬷嬷听得也是变了脸色,叹道:“算来今年正好是夫人三十岁的冥诞,也许夫人以为小姐忘记了,这才会恼了小姐的?那是该去做一场法事才是。”

“今年竟是娘亲三十岁的冥诞?若是嬷嬷这会儿不说,我竟真不知道,也就不怪娘亲恼我了。”顾蕴心下满意于如嬷嬷的无意配合,嘴上已忙忙道:“那我天一亮便回了大伯母,请大伯母帮我安排一番,尽快去报恩寺,不过只是做法事还不足以表达我对娘亲的哀思之情,我还打算亲自为娘亲念七七四十九日的往生经,想来娘亲定不会再恼我了。”

这是顾蕴做女儿的一片孝心,如嬷嬷自然不会阻拦,点头道:“夫人一定能感知到小姐的心意,不会再恼小姐的。”

说着,后知后觉的想起顾蕴才被靥住了那么久,身上的小衣一定都湿透了,忙叫明霞去打了热水来,亲自服侍顾蕴擦了身子换了衣裳,才服侍她睡下,轻拍起她来。

顾蕴不是真的被靥住了,自然不存在受惊不受惊的问题,却也不会拒绝如嬷嬷的一片好意,闭上眼睛,很快便在她的轻拍中,进入了梦乡。

只是快四更天了才睡,次日起来后,顾蕴的气色便有些不大好,倒是正符合她晚间梦靥了的形象,遂就这样去了祁夫人院里。

果然祁夫人见她青白着一张脸,立时关切的问道:“蕴姐儿你这是怎么了,瞧着气色很不好的样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顾菁也忙道:“最近天气乍暖还寒,四妹妹莫不是着凉了,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倒春寒是最厉害的,比真正的冬日还厉害呢!”

顾蕴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多谢大伯母与大姐姐关心,我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是昨儿夜里叫靥住了。我梦见我娘亲了,说别人忘了她也就罢了,我这个亲生女儿竟也忘了她,她以后再不会见我了,只当没生过我这个女儿……等我被叫醒后,听如嬷嬷一说,方知道再过些时日,便是我娘亲三十岁的冥诞了,可我竟给忘到了脑后去,也就难怪她恼我了。所以我打算即日便去报恩寺,为我娘好生做一场法事,再辟了净室,独自给我娘念七七四十九日的往生经,还请大伯母帮着安排一下。”

祁夫人听见她叫靥住了,忙道:“你也别想那么多,不过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你娘都去了那么多年了,怎么可能恼你?不过给她好生做一场法事,念几日经,却也是你为人子女的本分,我回头就让金嬷嬷替你安排,只是四十九日会不会太多了些?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哪里经得住,要不就念七日,尽到心也就是了,你娘泉下有知,定不会怪你的。”

念经必得日日跪着,还必须吃斋,寻常人三五七日的已是受不住,何况七七四十九日,也难怪祁夫人要劝顾蕴。

顾蕴却十分坚持:“为娘亲尽孝,便是吃再大的苦也是我为人子女应当应分的,何况只是白念念经罢了,我撑得住,大伯母且不必担心。”

祁夫人无奈,只得让人叫了金嬷嬷来,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金嬷嬷便自领命去了。

顾蕴才又请祁夫人帮着备车,“届时我在净室里念经,必定不能回来给长辈们请安,所以我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那里,我且得也禀告一声去,省得他们届时担心。”

祁夫人点头:“很该如此。”又让杏林去吩咐给顾蕴备了车。

顾蕴随辞了祁夫人与顾菁,带着锦瑟卷碧刘大夫妇,坐上了去往平府的马车。

半道上,顾蕴趁机吩咐起刘大尽快准备远行的一应事宜来:“买一辆大些的马车,再买两匹马,到了天津卫后,得取道走水路,那便少不得要恁一艘船……”

刘大一边赶着马车,一边重复着她的话,倒还顾不得质疑她,随车的刘妈妈与锦瑟卷碧却是满脸的惊疑不定,这又是买车马又是恁船,还要去天津卫取道走水路,小姐这是打算去哪儿呢?难道小姐去报恩寺给先夫人做法事念经是假,趁机出远门才是真?

待顾蕴终于吩咐完刘大后,卷碧先就忍不住将三人共同的疑问给问出了口,“……小姐,您索性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罢,横竖您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顾蕴却只是道:“等到了时候,我自然什么都告诉你们,这会儿却还没到时候,你们记得管好自己的嘴巴,若让第五个人听了去,我只惟你们是问!”

三人闻言,就知道眼下是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的了,只得悻悻的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说。

一时到得平府,顾蕴在二门外下了马车,便径自去了平老太太的松鹤居。

平老太太正与贴身的嬷嬷念叨顾蕴呢:“那没良心的小坏蛋,以前一月里倒有半个月在我眼前晃,直晃得我头晕,好容易如今我习惯了,她偏又不来了!”

可巧儿顾蕴就进来了,立时喜得无可无不可,抱着她便狠心拍了几下,恨声道:“这么久都不来瞧我老婆子,是等着我老婆子亲自去请你呢?”

顾蕴忙告饶:“实在是正月里忙得抽不开身啊,这不一得了空就来了吗?”抱着平老太太撒娇卖痴了一阵,总算哄得老人家高兴了起来。

很快平大太太与平二太太妯娌母女也知道顾蕴来了,都来了松鹤居,平沅与平滢因说道:“听说城南的平靖桥一带都种满了梨花,一到春日便跟下了雪似的,是盛京城的一大盛景,去年我们错过了,今年你可得带了我们好生去观赏一番才是。”

顾蕴闻言,神色却渐渐凝重起来,与平老太太道:“不瞒外祖母,我今儿来其实是有一件正事禀告您和二位舅母,我昨儿夜里被靥着了……”

把先前对着祁夫人那番说辞又说了一遍,末了沉声道:“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都不能过来给外祖母和舅舅舅母们请安,也不能带两位表姐去赏平靖桥的梨花儿了,还请外祖母与二位舅母千万恕罪,两位姐姐千万见谅。”

若说这世上还有谁会时时惦记着平氏的,也就只有平老太太了,自然也惦记着平氏若还在生,今年也该三十岁了,——还是那句话,父母之爱子与子女之爱父母本就不一样,这世上也惟有父母的爱,才会不搀杂质,至死不变。

却没想到,顾蕴竟也记着这件事,还说要去寺里为女儿做法事念经,虽然她是被女儿提醒了之后才想起的,也总比一直想不起的好……平老太太当即湿了眼,哽声道:“你有这份心,也不枉你娘辛辛苦苦生你一场,只是四十九日也太多了些,我怕你身体吃不消,要不缩短一点时间罢,只要心意尽到了,你娘泉下有知,一样会很欣慰的。”

顾蕴也红了眼圈:“子欲养而亲不待,如今除了能为娘亲做场法事念念经,我也没有什么旁的可以为她做的了,缩短时间算什么,对母亲尽孝岂能打折扣?外祖母不必担心,我身体吃得消的,只是我不在京中这段时间,您千万要保重身体,我一回来便来给您请安。”

平老太太含泪点点头:“你既吃得消,那我也不多说了,总之一切以身体为重,我这里你不用担心,自有你舅母表姐们呢。”

当下祖孙二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平老太太触景伤情,心里不受用,说要进屋躺躺去,遂命大家都散了。

顾蕴却坚持留下,一直陪了平老太太几个时辰,待交申时,才辞了平老太太,坐车回了显阳侯府。

次日一早,顾蕴便领着如嬷嬷并锦瑟卷碧明霞暗香四个,连同刘大夫妇卓妈妈母子并罗镇二人,总之就是她的人倾巢出动,赶往了报恩寺。

报恩寺那边已提前打点妥了,顾蕴入住了提前备好的厢房以后,便将所有的人都召齐了,把自己打算后日一早去扬州之事与大家伙儿说了,末了与如嬷嬷道:“我会把卓妈妈母子留下,届时帮着嬷嬷跑个腿儿传个信儿什么的,平时大伯母与外祖母舅母们不打发人来便罢,一旦她们打发了人来,嬷嬷可得领着明霞暗香替我遮掩好了,不能露出我们马脚,让大伯母和外祖母舅母们担心,记住了吗?”

如嬷嬷自听了顾蕴的打算后,便一直处于目瞪口呆的状态,这会儿终于回过了神来,忙道:“小姐,扬州千里迢迢的,您一个弱女子,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您就算要去,也得先回了侯爷或是两位老爷,让侯爷或是两位老爷安排人送您去啊,不然万一路上出了什么岔子,不是闹着玩的!”

顾蕴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若是这事儿能告诉大伯父和舅舅们,她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的借着给母亲做法事念经的名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不是根本不能让大伯父和舅舅们知道吗?

她只得板下脸来:“我既这么做,自然有我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嬷嬷且不必再说,只管记住我的吩咐即可,当然若是嬷嬷不愿意,我也可以立刻打发人送嬷嬷回去,只是一点,嬷嬷回去后也必须管好自己的嘴巴。”

顾蕴话说到这个地步,如嬷嬷自来知道自家小姐言出必行,决定了的事便绝不会更改的,还能再说什么,只得道:“我听小姐的吩咐便是,还请小姐千万别送我回去,再就是一路上千万保重自己,别忘了盛京城还有您的亲人们和奴婢们等着您回来。”

“嬷嬷放心,我会加倍小心,定不会出任何岔子的。”顾蕴被如嬷嬷最后一句话触动了心肠,语气免不得缓和了许多,何况她本就不是真恼如嬷嬷,不过只是在吓唬她而已。

于是翌日顾蕴给平氏做过法事,在母亲灵前告过罪,请她千万原谅自己打着她的名号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后,第三日一早,便带着刘妈妈与锦瑟卷碧,由刘大和罗镇杨桐护送着,快马加鞭赶往了扬州去。

从盛京城到天津卫是走的陆路,一路上自是晓行夜宿自不必细说,好在罗镇与杨桐都是久走江湖的,日日将投宿的时间与地点卡得正正好,事先也不忘先去一个人打点安排食宿,所以连日来顾蕴除了累些,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这一日,眼见已近黄昏,罗镇便在回了顾蕴后,又先行打马往前面的集镇打点一行人的食宿去了,余下杨桐骑着马,刘大驾着车,继续护送顾蕴往前面不疾不徐的赶路。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抵达了前面的集镇,罗镇早已包好镇上最大一个客栈的一个清净的院落,连热水都让小二提前准备好,只待顾蕴一行入住了。

顾蕴见那客栈条件虽远及不上便捷,但胜在院子清净,屋子干净,还算差强人意,也就满意的点了点头,与罗镇说了一句:“罗大叔辛苦了。”由锦瑟卷碧簇拥着进了屋,更衣梳洗去了。

刘妈妈则在四下里查看了一通,做到对整个院子的布局都心中有数后,往厨房瞧客栈给准备的菜色去了。

一时刘妈妈回来了,顾蕴也已梳洗完,在瞧着锦瑟卷碧布置屋子,拿出自家一路带着的被褥在铺床了,瞧得刘妈妈进来,顾蕴因笑道:“妈妈也下去梳洗一番罢,待用过晚膳再过来也不迟,我这里有锦瑟卷碧服侍足够了。”

刘妈妈却神情古怪,道:“小姐,我方才在回来的路上,遇上慕公子了,他就住在我们隔壁的院子,据说是去扬州公干,还说等会儿就要过来拜访小姐呢……我们要去扬州,慕公子整好便也要去扬州公干,这也未免太巧了罢?”

慕公子不会是打上他们家小姐的主意罢?什么公干,这分明就是借口嘛,还想糊弄她,别忘了她好歹也是过来人!

刘妈妈话音未落,顾蕴已是沉下脸来,也不知是该生慕衍的气,气他又背地里监视自己,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巧她要去扬州,他也要去扬州公干,呸!

还是该生自己的气,气自己方才闻得慕衍就在隔壁院子时,心里竟然有一抹她怎么也否认不了的惊喜闪过,实在是可恨至极!

“卷碧!”顾蕴忽然冷声说道:“你不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归还慕公子送的那对夜明珠吗,如今机会可不就在眼前了,你即刻把东西送过去,旁的话,一句也不必多说,快去!”

卷碧见顾蕴脸色难看得紧,似是什么都明白了,又似什么都没明白,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她家小姐动了真怒,当下也不敢多说,屈膝应了一声:“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便往箱笼里将那对夜明珠给找出来,却行退了出去,同时心里不无庆幸,幸好她想着那对儿夜明珠晚间一拿出来便亮如白昼,他们出门在外,指不定就有用得上的时候,所以给小姐收拾箱笼时自作主张给带上了,不然这会儿她上哪儿拿东西归还慕公子去?

这里顾蕴方余怒未消的冷声问刘妈妈:“是你问慕公子此行要去往哪里的,还是他主动告知你的?你可有告诉他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

刘妈妈忙道:“是慕公子主动告知我的,我并没有告诉他我们将去往哪里,小姐没发话,我不会乱说的。”

顾蕴这才面色稍霁,点头道:“你做得很好,让小二传膳罢,我饿了。”

“是,小姐。”刘妈妈忙应声而去。

一时晚膳来了,因有罗镇的事先安排,刘妈妈方才也去瞧过,小二送来的四菜一汤简单归简单,却都极合顾蕴的胃口,顾蕴倒比素日吃得多些,一筷子接一筷子的,也不知是嚼菜,还是在嚼某人的肉!

而慕衍在隔壁院子看着卷碧的背影,再看着桌子上才被卷碧不由分说放下就走的黑漆戗金匣子,却是忍不住苦笑,看来小丫头比他想象的还要生他的气啊……不过如今人已近在咫尺了,且接下来二人还要共行很长一段时间,若这样自己都搞不定小丫头,那自己也别再死皮赖脸了,趁早买块豆腐来撞死了是正经!

这般一想,慕衍的苦笑立时都化作了势在必得的决心,小丫头,等着接招罢!

宇文策在一旁见他一时苦笑一时咬牙的,不由揶揄道:“都被这般明显的拒绝了,你还坐得住,你不是该立时巴巴的跑到人家面前去甜言蜜语痛哭流涕的求得人家的原谅吗?所以我不想娶老婆呢,看你娶个老婆多困难,都这么久了,八字竟然还没一撇,我这么怕麻烦的人,这辈子索性还是别娶老婆了!”

慕衍冷冷睨他一眼:“你才痛哭流涕,我能做那么没品的事吗?倒是你,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就等着打一辈子的光棍儿罢!”

“乐?”宇文策凉凉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多早晚乐过?你这样都叫‘乐’了,那我还是悲一辈子罢。”

慕衍还待再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又笑了起来,不耐烦的与宇文策道:“行了,别废话了,说正事,早些把正事说完了,你也好早些滚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省得我看了碍眼。”

说着压低了声音,“等到了天津卫上了船后,你便带了人取道往福建走,等上岸后,东亭必定与你沿路留了记号的,你便循着记号找过去便是,等找到了地方后,你就……”

宇文策的神情也郑重起来,凝神细细听起他的话来。

却是慕衍眼见自己又大了一岁,也是时候该渐渐“病愈”了,不然异日自己“痊愈”后,就算占着大道正统的名分,因为没有做过什么利国利民的大事,也难以服众,且以平顾两家长辈们对顾蕴的疼爱与看重,也定不会同意她嫁给自己一个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的“病秧子”。

所以在权衡了一番后,慕衍决定就在今年年末最迟明年年初便“痊愈”,然后以全新的形象出现在文武百官和天下万民的面前,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不仅仅只是个病秧子,而是实至名归。

只是在那之前,他必须要先做一番铺垫工作,而做这番铺垫工作,首要少不了的便是银子,如此福建那边银矿的开采也必须提上日程了。

慕衍倒是想亲自走一趟福建的,不过娶老婆非他不可,银矿开采却完全可以让其他人代他走一趟,他索性又将宇文策一并给弄出了京,于是才会有了他二人紧跟着顾蕴离京这一出。

兄弟二人足足说了大半个时辰,才把正事说完了,然后草草用过晚膳,各自睡下了。

次日才刚交五更,顾蕴便起来了,草草用过早膳后,便带着刘妈妈锦瑟卷碧三个,轻手轻脚去到客栈的后院上了马车,打算趁这会儿慕衍还没起床,先行一步,余下的路程也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想来应当能早慕衍一步在天津卫上船,只要上了船,他自然就追不上他们一行了。

却没想到,马车才刚驶出客栈的门,就听得前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刘大叔,你们也这么早就出发赶路啊,真是好巧。”

不是别个,正是慕衍的声音。

顾蕴立时恨得牙痒痒,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所以真不是她的自制力退步了,而是敌人实在太不要脸太可恨。

念头闪过,她已一把撩起了车帘,就见客栈门口墙上戳灯发出的昏暗光芒下,一身深色箭袖的慕衍正站在他们马车前不到一丈的地方,一脸的轻松写意,实在让人恨不能一拳把他的脸打花,看他还怎么笑得出来。

偏慕衍犹不知死活,见顾蕴出来了,还笑着给她打招呼:“蕴姐儿,好久不见,不想会在这里遇上,真是好巧,更巧的是我听说你们此行也是去扬州,我们整好可以结伴而行了。”心里还在想着,也就才一个月不到没亲见蕴姐儿而已,怎么她又漂亮了?

顾蕴皮笑肉不笑,“原来是慕大人,的确好巧,竟在这里遇上慕大人,不过是谁告诉慕大人我们要去扬州的,倒是慕大人您,此行是去扬州吗?真是可惜了,我们不去扬州,不然倒真可以结伴而行,一路上彼此也要有个照应了。”

好嘛,连慕大哥都不肯叫,又开始叫回那劳什子的‘慕大人’了,自己这是前功尽弃,一切又要从头来过了吗?果然气得不轻哪!

慕衍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笑道:“都是自己人,蕴姐儿你还是叫我慕大哥吧,慕大人听得我瘆的慌,若是二三品的大员也就罢了,偏又只是个不入流的芝麻小官儿,没的白叫旁人笑话儿。”

避重就轻不谈自己是如何得知她此行要去扬州之事的,反正彼此都心知肚明。

顾蕴却不依不饶:“我还是叫您慕大人的好,劳您也叫我顾四小姐,省得不知道的人听了去,还以为我与慕大人您多熟呢,我总不能逢人便解释,其实我与您真不熟,仅限于点头之交而已?好了,慕大人既有公干在身,我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您好走不送!”

慕衍当然不肯就走,忙道:“蕴姐儿你听我解释,我此行真是有公干在身,不信你问十一爷,喏,十一爷就在那里,我总不能让十一爷也陪着我撒谎,——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罢?”

顾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晨光中,果然看见宇文策骑着马立在几丈开外,虽光线不大好,让她看不清宇文策的脸,但那身形与那浑身的气势,的的确确的属于宇文策特有无疑的。

她心里总算不那么生气了,也许慕衍此行去扬州,真如他所说是去公干呢,毕竟“无巧不成书”嘛,不过她的语气依然不好:“我自然相信慕大人是真有公干在身,所以我就不耽误您了,您请罢。”

且她也不打算与慕衍一行人同行,已经做了决定的事,再这样拖拖拉拉下去,除了让彼此越发意难平以外,又有什么意义!

慕衍还待再说,那边宇文策忽然沉声说道:“既然顾四小姐不与我们同路,慕大人,我们且先行一步罢,省得误了正事。”

说着打马上前,趁顾蕴不注意时冲慕衍猛使眼色,平日里挺精明一人啊,这会儿怎么蠢成这样了,果然是色令智昏吗?人家明着不让他跟,他暗地里跟着不也一样,就这样僵持下去,指不定僵持到明日都出发不了,反而会让顾四小姐更生气,这不是得不偿失吗,倒不如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看来三十六计真个都白学了!

慕衍自然猜不到宇文策正想什么,不过见他冲自己猛使眼色,也知道定然有异,到底没有再与顾蕴多说,只说了一句:“那我就先行一步了,蕴姐儿你路上小心。”然后几步行至自己的马前,翻身上马,与宇文策几人打马自去了。

顾蕴这才松了一口长气,总算把某牛皮糖甩脱了,不然以他的厚脸皮,两人指不定能僵持一整日,到明日的这时候都未必出发得了,她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却知道自己的时间每一日都很宝贵,实在陪他浪费不起,幸好人终于走了!

遂吩咐刘大:“我们也出发罢。对了罗大叔,你知道从这里还有旁的路可以通往天津卫吗?”

罗镇忙道:“有倒是有,只是路很不好走,而且得绕行很大一圈,至少得比现在的路多五六日才能抵达天津卫,还要防着路上有剪径劫道的,小姐三思。”

顾蕴闻言,就不再说要改道的话了,只吩咐刘大出发,心里则暗暗祈祷,只盼慕衍是真信了她的说辞,宇文策也能约束住他,不然以后指不定还有的麻烦。

一行人于是很快出了镇口,继续朝着天津卫方向赶路。

行了约莫两三个时辰后,顾蕴觉得有些累了,见锦瑟与卷碧也一脸的疲惫,也就刘妈妈因为是习武之人,瞧着精神还好,遂吩咐刘妈妈:“让刘大叔找个僻静些的地方,大家歇会儿再继续赶路罢。”

刘妈妈应了,撩帘把顾蕴的话与刘大一说,刘大便选了前面一处树林停下马车,然后跳下马车,自与罗镇杨桐作伴去了,以便顾蕴与锦瑟卷碧主仆三人好撩起车帘透透气,或是解决一下某些问题什么的。

“小姐,您喝茶。”

顾蕴舒展了一下筋骨,才伸手接过了锦瑟奉上的茶,低头正要吃,余光就看见慕衍竟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正冲自己笑,她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正要骂自己鬼迷心窍什么呢,不想抬头一细看,就见竟真是慕衍在自己视线以内,当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只能恨恨的收回了视线,暗骂老天爷,你老人家是耳朵聋了吗,没听到我的祈祷,还是听到了,却故意与我对着来?

她看见了慕衍一行人,刘妈妈与锦瑟卷碧自然也看见了,刘妈妈见她脸色不好,立刻自告奋勇道:“小姐,让我去赶他们走!”说完不由分说跳下了马车。

顾蕴本想叫住她的,想也知道以某人的厚脸皮,定会说什么‘这路又不是你们家的,你们走得,我们自然也走得’,何必与他白费口舌,可刘妈妈速度极快,眨眼间已走出老远了,顾蕴只得打消了把她叫回来的念头,想着纵然赶不走某人,能让他知道他们不欢迎他,刘妈妈这一趟便也不算白走。

很快刘妈妈便回来了,而慕衍的态度也果然不出顾蕴所料:“慕公子说‘这路又不是我们家开的,难道就因为我们要走,就不许别人走了不成?’,小姐,我们该怎么办?”

顾蕴连气都懒得生了,能怎么办,自然是他走他的,他们走他们的。

于是接下来两日,顾蕴主仆与慕衍一行,简直可以称得上出同行入同住,不知道的,都要当他们是一伙的了,亦连罗镇杨桐都因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冬至几个一味的殷勤,端不住架子与他们偶尔会说笑几句了,弄得顾蕴很是气闷,虽然这气闷细究起来,实在有够莫名。

如此又赶了一日路,眼见离天津卫只得几十里地,明日便可以在天津卫的码头上船了,顾蕴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届时她只让罗镇杨桐恁一艘仅能容下他们主仆的船,看慕衍还怎么厚着脸皮日日在她面前晃荡!

这日中午,两拨人照例择了一处僻静的林子稍事歇息,慕衍也照例厚着脸皮凑到了顾蕴跟前儿,与顾蕴说话:“蕴姐儿,我真不是故意要监视你的,实在是你一直不肯理我,眼见就快与我生分得回到最初了,我才会出此下策的……小心……”

话没说完,忽然一跃上前便将顾蕴扑倒在地,还原地打了个滚儿,将顾蕴护到自己身下后,才大叫道:“有刺客!”

顾蕴被他压在身下,又羞又慌,双颊发烫的正要推他,就听得他的大叫声,眼睛也正好看见一支锋利的箭头从斜后方挟风飞过来,立时便没了大半到给自己拉车的马的屁股里,马立时嘶声惨叫起来。

她这才意识到,方才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慕衍并不是要占自己的便宜,总算停止挣扎,安安静静的窝在慕衍身下,不再挣扎了。

------题外话------

瑜决定以后每张更新后都设一名幸运读者,按每日的日期来,比如今天是8号,今天第八个订阅最新章节的,奖励100520小说币,以此类推哈,币币虽不多,却是瑜的一点小小心意,希望亲们都能有机会当幸运读者哦,么么大家,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