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四章 圣子亲临

王紫看的有些入迷,那边却很快有人发现王紫过来了,先后看了过来,慕千厷身形一闪,红衣在空中掠过,落在王紫身边,揽着王紫的腰提气飞回,靠坐在木凳之上,红袖拢起,将王紫安置在自己腿上。

“小紫紫,你舍得出来看我们了。”慕千厷下巴搭在王紫肩膀上,笑着说道。

“唔,没有很久吧。”王紫动了动,见几人都看向这里,却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慕千厷坐好了,外界的时间过了最多三天吧,慕千厷说的好像她真的离开很久一样。

“三天还不久吗?你在赤灵过了将近三年,三天不见我都这么想你,莫非小紫紫三年都不曾想过我?”慕千厷抱着王紫贴近自己,不依王紫的说法,笑着说道。

“有啊……有想的。”

王紫微汗,慕千厷这话说的,要是她说没想的话不知道会不会被几人集体声讨,有他这么换算的吗?虽然她在赤灵的时间很长,但练功之时往往眨眼变过,况且专心练功哪有时间想别的?王紫眼神晃了晃,干脆不着痕迹的低眸,说谎什么的……她的功力好像实在浅薄的很。

“呵呵,小紫紫你……”

慕千厷趴在王紫肩膀上轻笑出声,见王紫心虚的样子就忍不住笑,明明不会说谎还要尝试,这话一说出来,在场每一个人信的,他也之时开开玩笑,谁让小紫紫从来都这么认真,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弄沟里了。

见王紫的样子实在可爱,慕千厷正想拆穿她,王紫却忽然一转头,直直的吻上了他!慕千厷扬眉,凤眼中闪过光彩,唇上软软的触感和轻轻的呼吸让他有些激动,唇瓣只轻轻相碰便没有了多余的动作。

似乎是因为身上顿时变的强烈的视觉存在感让她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可能太大胆了,刚才只顾着堵上慕千厷的嘴,在她脑袋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吻上来了,她都想不通为什么会用这种办法,王紫舔了舔唇,微微退开,本来是有点紧张的动作,却不知道这完全是在给她的处境雪上加霜。

慕千厷像是被提醒了一般,双手环绕住王紫的腰,将刚刚退开的王紫拉了回来,抱着王紫半转过身体,低头吻了上去,撬开王紫的齿关,缠绵却不是霸道的攻城掠地。

一吻过后,慕千厷面上带着异常妖冶的笑,浅浅的吻落在王紫微微湿润的眼睛上,凤眸变的幽深,任凭王紫鸵鸟一样趴在他肩头躲避其他人多视线,不可抑制的有些得意,毕竟王紫如此大胆的献吻,在座的人似乎没几人享受过……

王紫则是顶着几束强烈的视线不敢动了,低眸想着自己果然是不对劲了,有时候某些大胆的想法是他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不过……她不准备收敛,王紫双手从慕千厷腰侧穿过,自然的抱住慕千厷,这是她的夫,她也不必收敛的、对吧……

“……小紫紫,你是在诱惑我吗?或者是在暗示我?难道你消失的这三天是在的赤灵练了风月宝鉴?不然为何如此热情?”慕千厷一顿,颇有些的诧异,其他几人也彻底停下手中的事情看了过来,王紫面皮一向薄的很,今天确实‘热情’的让几人意外了。

“呵呵,既然小紫紫这么主动,我当然不能让小紫紫失望,现在就去……”慕千厷低笑,抱着王紫作势要起身离开。

“咳,千厷我一会儿还有事啊。”王紫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伸手抓住了八角亭的竹子,阻止了慕千厷带她离开,她发现不管自己进步多少,跟这几个男人比起来都是望尘莫及的。

“有什么事情比我都重要吗?不用管了。”慕千厷虽坐下了,却还是笑着说道。

“不,你最重要,只是我要去审问那个人的……”

王紫顿时觉得跟慕妖孽说话到处都是坑,她好不容易挣扎的跳出一个马上就大掉进另外一个,这太考验她的脑细胞活跃度了,眼神不自在的晃了晃,却正好从侧面看到另一边坐着的穷奇和南阙,穷奇那张只有她能看到的邪肆莫名的俊颜上带着邪笑,颇有些意味深长,一边看戏一边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见王紫看过来,穷奇竟然从怀中拿出一本蓝皮的书,虽然手掌恰好挡住了封皮上的字眼,但是那书分明是化成灰王紫都认得的风月宝鉴!还是绝版!王紫欲哭无泪,却见南阙避开众人的视线朝她眨了眨眼,桃花眼里尽是风情,那眼神似乎在说话,可惜王紫此时实在看不懂。

“呵呵,有你这句话、就先饶了你,不过,下不为例。”慕千厷笑,凤眸弯起,似乎是被王紫那句‘你最重要’哄开心了,捧着王紫的脸在王紫唇上重重的印下一吻,才算饶了王紫。

“唔……”王紫心里松了口气,想从慕千厷腿上下来,待在这厮身上本来就没什么保障,却被慕千厷一句温柔却略带威胁的“带着别动”给制止了。

“青龙,你知不知道宿雨当初的天极图修炼到了第几层?”感觉气氛隐隐有些缓解,王紫赶紧加把火转移了话题。

“不知道,天极图的内容宿雨并且跟我们提起过,过去我也不曾好奇过,怎么了,你遇到瓶颈了吗?”青龙将手中的黑子放下,看着王紫说道,以为王紫是在修炼上遇到了难题,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

“那倒不是,只是好奇。”王紫说道,天极图中的人影是不是宿雨她也只是猜测,万一不是,说出来岂不是让几人失望?所以这不算是在撒谎吧。

“我虽不知道宿雨修炼到了几层,但一定是比你高出一些的,佛心变我也曾在宿雨的身上见过。”青龙又道。

“那宿雨当初是怎么死的?”王紫顿了顿,也许这个问题会让青龙几人不舒服,但是她还是推测一下啊,宿雨修炼到了九重纵云掌的话,很有可能天极图中的人就是他啊。

“……当初是在跟冷殇和寒巳决战之时,冷殇、寒巳连手攻击,当时我们的人只剩下少数,定是接不下对方那么大的攻击的,宿雨划开轮回将我们几人的灵魂推进去,身体加了封印传送走,宿雨当时是我们的契约主人,我们无法反抗,最后宿雨是生是死我们也并没有见到。”

青龙顿了顿,有些疑惑王紫为什么会想到追究这个,但还是淡淡的说道,看不出沉痛之意,就算心中真的有愧,也不会在王紫面前表现分毫。

“……那他很有可能也是没死的,他也许会自救的。”王紫也想了想后说道,这倒不是在安慰青龙,而是更多的感觉天极图内的人和宿雨的情况很吻合了,就算宿雨身死,魂魄尚在也是留下了一条命啊。

“小紫怎么忽然想到这个?”卫子谦也问道。

“我……掐指算了算,宿雨魂魄尚在,你们不用为他忧心。”王紫装模作样的算了算,然后说道,虽然没有最终确定天极图内的人是不是宿雨,但是她隐隐觉得宿雨的确没有死。

“呵呵,真的吗?”

几人顿时都笑,青龙配合的问道,明知道王紫这是让他们宽心的话,但还是觉得心中甚暖,王紫没有宿雨的生辰八字,也对他没有别的了解,就连他们都不知道,更别说王紫了,也就是说王紫根本无从算起,不过不管宿雨还在不在世间,他们都能接受,只是王紫忽然提起此事,若真能承王紫吉言,当然再好不过。

“真的。”王紫亦很认真的点头。

“影族抓来的那个人醒了没有?”半晌,王紫忽然想起来又问。

“没有,影族既然与巫族有些渊源,虽然九幽的奴隶锁能让他有问必答,但是他也可以给自己施咒,让他的思想陷入假死,感知不到控制和疼痛,从而醒不过来,影族随便一个人都能有如此强的意志力,可想影族整个族落都不是好对付的。”

穷奇卷起手中那风月宝鉴,不知道的人看了还真有几分书生气,柔和他的邪气,可王紫见他一边受伤晃着风月宝鉴,一边嘴里一本正经的解释,违和感怎么都挥之不去。

“我去会会他。”

王紫收回视线,穷奇说的不无道理,但是她心里实在好奇,尤其是已经产生了好奇之后,根本无法压抑住想立刻就去试试的心,影族既然最初是巫族的一脉,她倒想看看影族到底从哪里跑偏了。

“我随你去。”九幽说道,见王紫动了他也打算一起去。

“我也去。”慕千厷不肯放手,便想着也去看看。

“你们别去了,我去试试他的法术,无需这么多人跟着。”王紫拒绝道,不让几人跟着去。

“……好。”九幽看了看王紫,虽然王紫这话有点说他们碍事儿的嫌疑,但王紫自己恐怕都没意识到,反正那人现在也脱不开奴隶锁的控制,九幽便点了点头,让王紫自己去也好,没有了他们在王紫的能力才会发挥的更快。

王紫来到关押影族那人的厢房,门口沃尔夫百无聊赖的坐在台阶上晒太阳,手里拿着根树枝在地上戳,不过看他的样子不知道跟那块地有什么深仇大恨,戳的频率相当高。

“王妃……”王紫刚走进院子沃尔夫就扔了树枝站起来,算是恭敬的唤了一声,这可是他家王的心肝宝贝,他不爽谁都不能不爽她,不然有他受的。

“那个人在里面吗?”王紫微微愣了一瞬,随即问道,对于这个新称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嗯,还没醒呢,王妃要去看他?”沃尔夫道,转身去做好开门的准备,他怎么对他家王就要怎么对王紫,这是他很久以前就得出对真理。

“嗯。”王紫点头,走上台阶。

“那个王妃……能不能问您件事儿?”沃尔夫正要开门,忽然转头问王紫,眼中划过瞬间的不自在,虽然瞒不过王紫,但是王紫也并未在意,只是觉得沃尔夫一向风度潇洒,怎么会有拜托她的时候。

“你说。”王紫道,当作没看见沃尔夫的不自在。

“邪彤……是不是在幽冥地狱?不、我是说您最近有没有见邪彤大打算?”沃尔夫开口,摸了摸那一头金色的短发,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合适,后来干脆直冲冲的说完,只是反而更不自在了。

“有,我会去鬼界。”看着沃尔夫一系列不自觉的小动作,王紫愈发奇怪沃尔夫是怎么了,不过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沃尔夫是九幽信任之人,她信九幽,这些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哦?哦,那就好,没什么了,您请进!”沃尔夫的眼睛明显亮了一瞬,脸上也带了笑,说完就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想见邪彤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叫她过来。”

王紫疑惑的看了看沃尔夫,迈进门内,这才去想沃尔夫为什么对邪彤的消息这么感兴趣,他似乎没有见过几次邪彤啊,不过他那个眼神……好像她在卫子楚的眼睛里看到过。

王紫忽然停下脚步,回头跟沃尔夫说道。

“啊?这个不用,我只是随便问问,王妃您忙啊。”沃尔夫似乎被王紫问的一愣,然后嘴比脑子快的说道,好像忽然被王紫洞悉了他的心事,然后下意识的去掩盖一样。

“真的不用吗?”王紫确定一般问道,去鬼界的话,见到邪彤也不会有时间叙旧的。

“真的不用!”

沃尔夫点了点头,表示他的坚决,金灿灿的头发也跟着晃动,其实沃尔夫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就有点后悔了,但是又不好改口,只能看着王紫一副‘那就算了’的表情转身进门,自己郁闷着,为了一个不男不女的女人,他都不正常了……

王紫进门便看到影族那男子被扔在地上,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衣,面目也被黑色的布条缠了起来,锁骨上穿着那红色的钢圈,还能看到衣服上干涸的血迹,显然从沙漠中带回他之后就没人管过他。

王紫蹲在那人旁边,是这用奴隶锁控制那人,似乎是感觉到了疼痛,那人的眉头看见皱紧,直到身体也开始抽搐,但是那好像只是他的身体反应,一点都没有传达到他的脑子里,他也并没有醒过来。

果然是,除了用咒术让自己陷入假死状态,不可能抵御得了这种程度的疼痛,王紫用了些巫元力,注入那人的气血,在他的气血中过了一周,直到到达他的脑海部分,当真发现了阻塞气血的东西,她的巫元力难以再进。

“甜心……”

王紫刚刚用巫术试着打开那些阻碍,天心就感应到立马出现,有了天心的帮助,巫术的施展顺利了许多,那人虽然假死,但是咒术还在竭力的抵挡着王紫的破坏,但是没有僵持多久,那人身体剧烈的抽搐一瞬,眼睛‘唰’的张开,带着血丝看向王紫。

那眼神似乎是想告诉王紫,不论王紫想怎么做他都不会配合的。

“你反抗不了我,我问你,影族现在来了多少人,分布在六界什么地方,你们的族长有没有下达抢夺五色石之后的指令?”王紫墨眸盯着那人,问出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

那人瞪着眼睛,意外之色顿显,从王紫口中能听到影族这两个字,说明王紫已经知道了很多,影族对于六界来说本身就是最大的秘密,现在却有人知道了!不可能是他说的!虽然之前身不由己,记忆也很模糊,但是这些他还是记得的。

可王紫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秘密?难道在他任务失败之后圣子又派了人来,而另一批人也被王紫俘虏了?影族的事情就是从他们口中问出来的?

然而容不得他想通原委,浑身的剧痛加上有些东西身不由已的想说出口,那人抽搐着,死死的咬着嘴唇,鲜血透过面上的黑布印了出来,那人紧闭上眼睛,似乎想故技重施给自己施咒,可是王紫却事先有准备,先行切断了他的咒术。

“你最好马上说,影族的族长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你们的人是怎么分布的?”王紫皱眉,再一次问道。

“咕噜咕噜……”甜心有些怒意的低吼了一声,爪子一挠,划去了脸上黑布,顺便在他脸上留下四道深深的爪印。

那人别破睁开眼睛,见王紫的墨眸中尽是蛊惑,配合上奴隶锁的控制,他的思想已经越来越失控,最后划过脑海的想法是,眼前的女子摄魂的能力竟然如此可怕!

“分布在鬼……鬼界……仙界……还、还有圣子有令,先呃……”

那人痛苦的断断续续,王紫也努力的听着,可他只刚刚开了个头,忽然眼睛暴突,脖子一歪再也没了动静!王紫急急查看,却见那人的耳中快速的钻出一条黑色巫蛊,那巫蛊抖了抖身体,忽然长出一对肉翅,以几块的速度夺窗而出!

王紫快速的看了一眼已经死透的那人,身形一闪顺着那巫蛊飞出的方向追了出去!

“王妃?你去哪?”

沃尔夫正在外面坐着,看到王紫就这么忽然冲了出去,心想王紫有门不走怎么偏偏走窗户,可他的声音估计都没有传道王紫的而中,王紫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沃尔夫‘噌’的起身,踢开了门去看,却见地上那影族的男子早已死透,沃尔夫低咒一声,闪身出门,必然是先去报告九幽了。

话说王紫身形立在高空,四周群山环绕,不知不觉已经飞出百里有余,忽然不见了那巫蛊的踪影,那东西本来就小,而且速度极快,她好不容易才循着气息跟过来,现在却跟丢了!

而且王紫隐约有些危险的预感,警惕的看着四周,并没有人,也许是藏着并未出现,但是这样就让她警惕的人、一定不会是跟刚才死去的黑衣人一样的层次。

不可抑制的想到刚才的巫蛊,那巫蛊应该是早就种在那黑衣人体内的,刚才她用巫元力在他气血内找了一圈,却根本没有发现这只巫蛊,这只能说明,种蛊的人巫术绝对远高于她!

可是在那人刚刚被她抓住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催动巫蛊,却是在这个时候催动了?种蛊之人明明有很轻的控制性,也许他根本就是故意的,留下一个线索,而事实上她也并未从那个人口中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只要任务失败,那人或许有几百种方法能够死的干干净净!

倒是放了一个没有让他们察觉到的探子进来,不知道从她这里听去多少消息?

想到这些,王紫对影族对认识不觉又深刻了一层,他们从上倒下的控制力太严密了,残忍的毫无理由,也许在他们族内,能够掌握自己性命的就只有最高的统治者、族长了!

其他人都是一层比一层低下的爪牙,可在他们的认识中,可能这就是秩序,他们只会服从上面下达的命令,即便是花式死法,也不能对他们构成丝毫威胁,当一个人不怕死的时候,他的战斗力会成倍的增加,当一个族群都不怕死的时候,那后果堪称可怕……

王紫缓缓的看向四周,没有动静,很久都没有,就在她都快开始怀疑自己都直觉的时候,一阵强烈的能量波动在周围出现,毫无征兆,王紫眼神一凛,凝眸看去,却见周围十几里的地方,竟然都被笼罩在了领域之下!

而且这领域根本不是王紫认识中的领域,能量波动在一瞬间爆发之后就隐藏了起来,而这样一个领域,完全不输于一个天神期巅峰的修士布下的领域!或许还可能更加坚固!

这能量不是灵力,近似巫元力,却带着别的气息,王紫心中明了,今天竟然遇上影族高层的人物了啊,算是她运气不错吧,虽然危险,但是这样一场对决不是她期待的吗,能早点见到对手,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不打算出现吗?”王紫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道,实则已经做好了攻击和防御的准备,她深知影族功法藏匿的本事,她看不出来,索性先叫战了。

可在王紫一句话说出之后,并没雨人回应他,声音在领域内快速的消散干净,好像真的没有人一样,但王紫的神经却绷的更加紧了,忽然,王紫的身形极快的一转,手中裹着灵力向身侧打去!

只一瞬间,或许连一秒钟都不够,两人竟然完成了一次交手!王紫紧握着拳头,可那拳头上却滴答滴答的留着鲜血!王紫屏气凝神,一瞬间的交手让她更加确定了,暗中的人实力远高于她,她不能用巫术,因为那人很有可能比现在的她更清楚巫术,也不能用同样的隐匿跟他周旋,因为那人隐匿的功夫更加*,她是不是隐去身形也对对他根本没有影响!而她也没有时间去冒这个险。

方才交手的一瞬间,那人五爪在她臂上划过,像是锋利的匕首,在她胳膊上留下深刻坚固的伤口,那人的速度太快了,身形也太诡异,王紫根本无法在瞬间做到万无一失的防御!

王紫用星魂力强化了身体,继续搜索者那人的动静,然而又是很长时间过去,那人没再有动静,王紫亦没有办法。

又是半晌过后,耳边风声微动,王紫身体一侧,手握成爪朝着右侧抓去,又是几乎0。01秒的交手,两人以旁人根本看不清的速度过招后又分开。

这一次那人没有继续隐匿,而是现出了身形,一件黑色的斗篷加身,同样是捂的严严实实,斗篷下的脸上没有缠着黑布,但是带着一张遮住了整张脸的银灰色面具,全身上下陆出来的地方就只有血红的唇和一双惨白的手。

那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极好看的手,只可惜带着病态的惨白,此时指腹上还带着鲜红的血液,那人红唇勾起,似乎在笑,但确实有些变态的笑,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上的血,那血红的唇更加鲜艳,让人不自觉的想到,这人是不是每日饮食人血,才叫这唇瓣染上如此猩红的色泽。

脸颊上火烧一般的疼,王紫用气血修复脸上的伤,只见三道伤痕快速的复合,恢复了原本的白皙无暇,王紫放手,扔去了指尖的一缕墨发,刚才一交手,她拿到的是那人的头发,那人却是伤了她的脸。

莫名的、火大啊,虽然只是很小的伤口,但是伤在脸上,若是叫九幽他们见到了,不知道又该如何担心了,这个人、已经成功让她厌恶上了。

“啧啧,为什么要抹去?如此美妙的痕迹,这可是本圣子给你的见面礼呢,别人何曾得到过本圣子的如此大礼啊……”

那人缓缓的说道,明明说着是可惜,但看着品尝着鲜血的味道,语气分明是有些变态的兴奋的,那一双泛着紫光的眼眸幽幽的盯着王紫,好像真的很遗憾那血痕被抹去。

“你就是影族的圣子?”

被那道似乎带着毒素的紫色眼眸看着,王紫无视了那人变态的话,抓住那人的自称问道,刚刚才从死去的那个黑衣人口中得知影族有一个所谓的圣子,现在却已经遇上了,她的运气、似乎真的好的很啊。

“味道也美妙极了,除了这美妙的鲜血,还算有些姿色,可惜这副脸色如何让男人喜欢得起来?修为也只是一般,那个窝囊废是怎么喜欢上你的呢?还爱的死去活来的……”

那人砸了砸嘴,嘴角一直保持着变态的笑,此时语气更是多了几分鄙夷,低低的语气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王紫却皱了皱眉,他在说什么?她应该是没有听错的啊,可是为什么他的话拆开来她都听得懂,合在一起却如此意味深长?什么窝囊废?什么爱她爱都死去活来?

“胆子也不小,或许说是蠢更贴切一点,竟然真的敢跟着我的蛊只身前来,那你猜猜,那几个正在赶来的人,能不能在我放干你的血之前、赶来救你?”

那人掏出一张黑色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上残留的血,完了之后还仔细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留下一点血迹才扬手扔了手帕,口中缓缓的说道,他竟已经知道九幽他们很快就能赶来,却好像仍然有恃无恐得的样子。

“你今天来只是来杀我的吗?”王紫冷冷的问道,这人只短短的说了几句话,却给她造成了不少的疑惑,他若是影族的圣子,今天亲自出马就只是为了来杀她吗?

“也不一定啊,要看你的表现了,本圣子只是想亲眼看看被巫族选中的人是个方的圆的,看看你有没有资格代表巫族来跟本圣子玩儿啊,可是初次见面,本圣子并不是很满意呢……

竟然是一个女人,巫族真是越来越喜欢开玩笑了啊,若是本圣子出手,女人,你会不会吓的在战场上哭?”

那人笑出了声音,却是嘲笑的,仍旧漫不经心的样子。

“正巧,我也想看看巫族的圣子是圆的扁的,若是我出手,希望你被自己狼狈的样子吓的尖叫。”

王紫冷声反唇相讥,那双病态的手和充满毒素的紫色眼眸,都让她看着如此不喜,明明机械兽那双紫色的眼睛那么美,这双眼睛却这么毒。

说罢,王紫手屈成掌,灵力顿时在四周疯狂的涌动,见那人只带着轻蔑的笑站着不动,王紫心中冷笑,就盼着你不动呢,莫非他真的以为她出什么招式他都能游刃有余动化解吗?

他以为影族的功法真的永远压灵力一头吗?以为她做什么都会是跳梁小丑吗?圣子?可笑啊,一个如此暗黑的种族,如何当得上‘圣’之一字,越是邪恶的人,越喜欢给自己戴高帽啊。

王紫用的是九重纵云掌,能出其不意的压制那人的招式,她想不到别的了,刚刚学会的九重纵云掌,却是正好现学现卖了,忽然想到是不是天极图预知她有此一战,才忽然让她学了九重纵云掌?要真是这样,天极图可真邪乎了……

一瞬间的自我放松后,王紫双掌快速的变化着,轮海内的灵力疯狂的涌进经脉之中,领域内的气息也快速的发生着变化,渐渐紧绷起来。

远远看着王紫动作的那圣子紫眸动了动,红唇微勾,露出些感兴趣的神色,此时已经知道王紫酝酿的招式非同凡响,但是也并没有多少担心的样子,反而很期待,就好像他之前说的,他想亲眼看看王紫是个什么实力,有没有资格让他认真对待。

巫族虽然不能不出面,但谁说影族怕呢?说不定影族更想让巫族来跟他们再较量一番呢,而由王紫出面的话,他必然要检测一下她有没有这个资格,若是有,那就走着瞧,若是没有,留着也无用。

却见那圣子惨白的双手猛然张开,浑身涌动着黑气,在周围形成一圈能量罩作为防御,另外掌中还在快速的凝聚着黑气,看起来也是极大威力的能量攻击!

在八十四手变化快速的演变完成之后,王紫猛地出掌,一个巨大的掌印夹杂着浩瀚的能量向那圣子袭去,那圣子酝酿好的能量也脱手而出,在空中与王紫的掌印相撞!

“轰!”一道巨大的轰鸣声,两个可怕的能量撞在一起,直震的山崩地裂,领域也晃了几晃。

那圣子紫眸更亮,是兴奋的,似乎对王紫这一掌很满意,然而就在眨眼的功夫,另外一掌跟着就来!而他也很快发现,这根本没有结束!接下来的攻击才是重头戏!

那圣子化解了七道掌,在第八道和第九道的时候略有些力不从心,因为王紫掌来的太快了,几乎没有间隔,这么快的掌法练发竟然没有削弱,反而一掌更比一掌强!

“轰……”

最后一掌几乎夷平了这里所有山脉,余威不减的能量还在继续扩张,领域剧烈的晃动着,竟然不堪重负的轰然崩溃!王紫的实力根本还没有能够打开这个领域的程度,可一个招式却让领域崩溃了!

那圣子紧握着拳在尘土漫天的空中站定,胸腔震动了几下,唇间溢出些猩红,却被他咽了回去,嘴角高高的勾起,紫眸闪烁则华彩,看向王紫。

“女人,确实让本圣子看到了惊喜啊,这个掌法,对付别人绰绰有余了,可是对付本圣子,还不够啊……而且看你现在的样子,还能继续打吗?”

那圣子笑着说道,不知道是兴奋还是遗憾,看着王紫微微晃动的身体,不知心中到底做何想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