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104.我能理解你是不想吃饭,想吃我

安夕颜回头,看着身后正将围裙系在腰间的男人,忍不住担心地问,“你做的饭,会不会很难吃?”

莫向北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径直朝流理台走去凡。

安夕颜跟了进去,见他洗了手,就洗米熬粥,动作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做。

便忍不住问,“你以前经常做饭?”

“嗯。謦”

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因吃不惯国外的快餐,他都是自己做饭吃。

安夕颜在厨房转了一圈,见他拿出食材来,便立马自告奋勇地伸手拿过去,“我来。”

莫向北任由她拿过去,“想吃什么?”

安夕颜一边择菜一边说,“晚饭适合偏清淡点的。”

“嗯。”

接下来的时间,莫向北主厨,安夕颜给他打下手,两人配合默契,有那么一瞬间,让她突然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最后,她依在门边,看着里面忙碌的男人,不自觉犯起了花痴。

深紫衬衫搭配黑色休闲裤,纯手工精良制作,最完美的剪裁,从上到下包裹着他高大的身型,愈发显得修长挺拔。

肩宽窄腰翘臀长腿,一个完美男人该具备的因素,他一一具备;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和强大气场。

此刻的他,衣袖半挽,露出露出小麦色的手臂,腕间的名表散发着低调而奢华的气息。

他正在切菜,修长的手指灵动而性感,看进人的眼里,仿佛他不是在切菜,而是在演绎一种手上艺术,让人只需一眼,便会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

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做饭的男人最性感!

那时,看到这句话时,她还忍不住在心底反驳,写这句话的人,肯定是没进过厨房。

在一个油烟四起锅碗瓢盆混合奏乐的地方,即便是再好看的男人,也演绎不了性感的乐章吧?

但此刻,为什么仅仅只是对着他做饭的一个背影,她都着了迷?

果然是她读书太少!

就在她沦陷在他做饭的背影中无法自拔之际,打麻将归来的老太太一声大叫,彻底唤醒了她的被迷惑的神智。

“我没看错吧?”老太太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某人,“这是我的小三儿?”

安夕颜忍不住笑了,“嗯,如假包换。”

“他会做饭?”

“伯母,您也不知道啊?”

“他从小到大连厨房都不进,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

老太太很震惊很意外啊。

家里的每一个男人,从莫立国到最小的莫小宝,都是只会吃,不会做。

当然,也绝对不是什么都不会做,最起码莫家老四会煮泡面,据说味道还不错。

这也算是一个特例!

但今天,突然看到自己的三儿在厨房里有模有样地做起饭来,能不让老太太吃惊么?

她是惊得下巴都快脱臼了。

听到两人说话的莫向北,回头看过来,薄唇微启,“有这个闲功夫,不如把碗筷先准备了,一会儿就吃饭。”

安夕颜一听,立马颠颠地走了进去,麻利地收拾了碗筷。

而老太太则是转身就朝屋外冲去,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这个震惊的事实说给老头子听

晚饭时,所有人看着餐桌上的饭菜,都惊呆了。

安夕颜将目光从饭菜上调转开,看向身边的男人,如水的眸子里,都是对他的崇拜,还有恨不能直接扑过去亲他一口的炙热。

他怎么能这么完美?

上,可以是商场冷面阎罗,掌控着整个南城的经济命脉,决策于千里之外。

下,可以进得厨房,做得一手好菜。

这样一个男人,是世上多少女人的梦中情郎,但他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

她是何等的幸福?

又是何等的幸运!

从开始,她以不情不愿被强迫的方式接受他靠近她,那时候,她从他身上看到的只有无限被放大的缺点。

而此刻,他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完美的。

她恨不能将他全部拥有,让他填满她的整个生命。

莫向北,她是彻底地爱上了他!

吃着饭菜的莫向北,似乎是感觉到身边女人一直在看他,微微偏头,深邃的眸子微微斜睨着她,薄唇微启,“这样直勾勾地看着,我能理解你是不想吃饭,想吃我?”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一贯的语调,让在座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的眼睛都朝她看来,瞬间,安夕颜只觉得浑身犹如火烧一般,耳根和脸颊红得滴血。

她连忙收回视线,将头垂得低低的,那一副羞到不行的小模样,惹得老太太‘哈哈’大笑。

“小三啊,你这可是明摆着欺负媳妇。”

莫向北没吭声,眸子依旧看着安夕颜,深邃之处,却是让人很难觉察的宠溺。

见她羞得连脖子都红了,莫向北探手过去,将她放在腿上的手悄悄握住,无视她抗议的挣扎,紧紧地握在手心。

被他手包裹住的那一刻,安夕颜的一颗心是又恼又甜。

挣扎不动,也索性任由他握住,感受着来自他掌心的干燥温度,整个人也渐渐从尴尬中解脱出来,拿起筷子吃起了饭。

一直坐在首位不吭声的老爷子,听了莫向北的话,眉头忍不住抖了又抖。

现在这年轻人,还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只有莫小宝,一脸惊吓地看着身边笑得大声的老太太,“奶奶,你在笑什么?莫名其妙地,吓着我了。”

他正吃得欢呢,奶奶突然大笑一嗓子,如果不是他反应够灵敏,手里的筷子早就被惊得甩飞了。

老太太抬手戳了戳他的脑门,意味深长地说,“你还太小,等你长大了,有了女朋友了,自然就会明白的。”

“我现在就有女朋友啊,之前就给你说过的,她叫苏糖糖,和我一个班的,长得还行,凑合,反正估计也只有我看得上她。”

安夕颜,“”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话听起来有些耳熟?

仔细一想,这话不就是前几天莫向北对她说过的么?

长得还行,凑合,估计只有我看得上

果然是父子,连语气和词都一样!

果然是近墨者赤,小宝跟在他身边,也慢慢地变坏了!

饭菜很好吃,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吃了一次,安夕颜就爱上了他做的味道。

晚饭过后,老头老太太带着小宝去散步,安夕颜在厨房里洗碗,莫向北去了客厅看电视。

各行其事,自在又舒适。

将厨房的一切都收拾干净后,安夕颜就出了厨房。

原本想陪他在客厅里看会电视,谁知,见她出来,莫向北立马关了电视,从沙发上起来,大步走到她面前,一把牵住了她的手。

“干嘛去?”

“休息。”

安夕颜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忍不住提醒道,“现在才八点,会不会太早了?”

莫向北径直牵着她走上楼梯,头也不回,“太晚了,我怕时间不够用。”

安夕颜越听越糊涂,“你还有工作啊?”

莫向北猛地停住了脚步,回头,深邃的眸子已经有了温度,“想疼你,算不算是我的工作?”

想疼她?

回房间去疼她?

安夕颜一寻思,立马就明白了。

她使劲地想甩开他的大手,却奈何他将她的手牵得很紧,任她怎么甩都甩不开。

无奈之下,她只能出声哀求,“现在太早了

,能不能再等会?”

她的话,让莫向北的面色一沉,语气中也透着不爽,“世上什么事都能等,就这事不能,我现在就想要,你到底给不给?”

安夕颜咬着唇儿瞪他,“不给!”

她的话音一落,下一秒,就见莫向北弯下腰来,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然后大步朝三楼走去。

安夕颜那叫一个窘啊,她抬起拳头,气恼地捶打着莫向北结实的胸膛,“你爸妈还有小宝都没回来呢,咱们现在还不能睡。”

“我没想睡。”莫向北低头凝着她,唇边一片邪恶,“我只是在床上做做运动而已。”

ps:果然,被金鱼了五年的男人不能惹。

稍后还有一更,五分钟后刷新试试看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