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9.他总是嫌弃她,却又偏偏对她爱不释手

她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莫向北正好将早餐摆上桌。

他抬头,看着朝他走来的女子,深邃的眸子渐渐起了波澜。

虽然两人早已亲密无间,但被他这样盯着看,安夕颜还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极了,甚至连路都感觉不会走了。

好容易走到他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一把搂进怀里,紧接着,他的唇就覆了上来,直到感觉有些窒息,才被他放开謦。

他眸间含着淡淡的笑,低声问道,“这么在意,嗯?”

安夕颜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好看吗?”

“凑合还能看。”

他说着,牵着她的手在餐桌前坐下,“反正我不嫌弃,怎样都无所谓!”

安夕颜朝他瞪眼,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从来都吝啬夸夸她,就连在床上,他的手滑过她的身体时,他还会说,“你的青春期都拿来干什么了?该长的都没长!”

他总是嫌弃她,却又偏偏对她爱不释手!

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无视她的瞪眼,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多吃点,午饭你可能会吃不饱。”

“为什么?”

“据调查,丑媳妇第一天见公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会紧张。”

“嗯嗯嗯。”

安夕颜猛点头,觉得这个调查还真的挺靠谱,她现在就紧张得不行。

莫向北看着她,轻轻挑眉,“都紧张成这样,你还能吃得进去?”

安夕颜更是觉得有道理,立马捧着粥碗,打定主意要喝上两三碗,就算是中午不吃,她也饿不着吧

莫小宝最近的心情特别不好。

自从桐城回来之后,他就处于一种‘亲爹不疼,后妈不爱’的悲惨境地。

他无数次试图去找安夕颜,每次都被爷爷阻止了,用他老人家的话说,“去什么去,这还没过门呢,大的也就罢了,你得给爷爷坚守阵地,不能随随便便就缴械投降了!”

莫小宝弱弱地开口,“爷爷,我能说我早就缴械投降了么?”

老爷子两眼一瞪,“大的没出息,小的更没出息,我的这一张老脸哟,都被你父子俩给丢光了。”

莫小宝一脸无所谓,“爷爷,我觉得丢脸事小,还是我爸丢媳妇的事要大一些,为了保证他能顺利的把安安娶进门,我觉得,你还是得做点什么?”

“做什么?”

“叫安安来家里啊。”

“她一个小辈,不麻利地主动来,还让我请不成?”

“爷爷,安安脸皮薄,你要是不出声的话,哼哼,我觉得她可能不敢。”

“都胆小成这样?”老爷子显然不相信。

“也不是她胆小的原因,我觉得最大的原因吧,还是因为你的气势太过于吓人,连我爸都害怕你,更何况是她?”

老爷子一听,两眼猛地一亮,“你说你爸怕我?”

怕?

怎么可能呢?

但莫小宝依旧点头,“您可是德高望重不苟言笑严肃冷酷的莫大将军,谁能不怕?”

老爷子一听,认真地思考了下,在亲孙子一顶又一顶的高帽下,他自信心完全膨胀起来,然后一冲动,就主动给莫老三打了个电.话。

但,打完之后不到五分钟,他就后悔了。

他凭什么主动打电.话给那个臭小子?

那感觉就好像是他多么期盼地见到他们似地。

但转念一想,那姓安的小姑娘还真是不懂事啊,家里人除了一些小辈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见了,就是没见他!

这让老爷子心里头是特别地不舒服!

在等待莫向北带着安夕颜回来的这段时间,他一刻也坐不住,一会儿书房一会儿客厅,最后溜达到厨房。

今天家里佣人都放假一天,老太太亲自下厨,正忙得很,听到有人进来,便扭头看了一眼,见是莫立国,很意外地来了一句,“哎哟,今天是吹了什么风,竟

然把你都吹到厨房来了。”

莫立国几乎不进厨房!

用他的话说,就是“厨房是属于女人的战场,一个老爷们进去,像什么样子!”

但今天,他好像是失忆了!

背着手,在厨房各个角落溜达一圈之后,站在了老太太身后,问,“做什么菜?”

老太太一边麻利地切着菜一边说,“小宝说颜颜爱吃鱼,我准备给她清蒸一道石斑鱼,再弄一道香煎鲤鱼,这可是我的拿手菜,她肯定爱吃。”

“爱吃也不至于两个菜都是鱼吧,我想吃红烧肉了,给我整一道。”

老太太手也不停,头也不回,直接给他一句话,“昨天中午才吃过,天天红烧肉,你腻不腻,不做!”

“那不行,没红烧肉我吃不下饭!”

“你爱吃不吃!”

老爷子一听,气得两眼一瞪,直呼老太太名字,“秦小芬,你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该有的态度吗?”

老太太猛地一转身,手里举着菜刀,两眼比他瞪得还大,“怎地?年轻时天天跟个佣人似得伺候你,现在我都快七十了,你还妄想我什么都听你的?”

“你是我媳妇,不听我的,还想听谁的?”

“我听我自己的!”老太太菜刀一挥,“莫立国,我可事先给你打声招呼,一会儿子带媳妇回来,你要是敢给我没事瞎瞪眼,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要是合我心意,我瞪什么眼!”

“那姑娘乖巧懂事得很,全家人都满意,你要是不满意,那就是你的问题!”

“你”老爷子完败。

“赶紧出去,别在这挡路。”

就这样,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进一次厨房的莫家大Boss,就这样灰溜溜地无情地被赶了出来。

一气之下,老爷子直接进了书房,打算着一会儿没人请绝不出来

一路上,安夕颜一直在紧张。

离老宅越近,她就越紧张。

当车子缓缓驶进大院,她原本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自觉缓缓握紧,娇俏的小脸紧绷着,整个身子都处在僵硬的状态。

莫向北停下车子,解开完全带,然后看向她,“到了,下车。”

安夕颜一把扯住他的衣袖,轻声道,“我还是很紧张,怎么办?”

“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

安夕颜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吧,下车。”

看着她一副战场上的大义凌然的样,莫向北扯了扯唇角,推开车门下车,安夕颜也跟着下来。

莫小宝一直在院子里带着萨摩玩,看到爸爸的车进来,立马就牵着萨摩跑了过来。

见到安夕颜下车来,立马高兴地叫到,“安安,你终于来了。”

见到小宝,安夕颜紧张的心情稍稍好转,她迎上几步,一把牵住了小宝的手,“最近乖不乖?有没有想我?”

见到她原本很开心的莫小宝,一听到她这样问,立马板起了小脸,“哼,现在你和爸爸都不管我了,我要是再不乖,连爷爷奶奶都不管了,我还活不活了。”

安夕颜听得冷汗直冒,“小宝,我怎么会不管你呢?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莫小宝斜着眼睨着大步走来的莫向北,“再喜欢,也比不上某人来得重要,天天腻在一起,根本就是没把我放在心上。”

“生气了?”

“哼,我生不生气你会在乎?”

“当然会!”这一刻,安夕颜觉得真有些对不起小宝,“你和你的爸爸,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你要是心情不好,我也会不开心的。”

小眼睨着她,“真的吗?”

“嗯,真的!”

“那以后还过不过二人世界了?你们还要不要我了?”

“如果你愿意,一会儿你跟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莫小宝一听,原本很

高兴,很想立马点头。

但一想到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就想傲娇一下下,于是就选择了沉默。

他原本只想沉默个几秒钟,然后就答应下来,但

“他要跟着去哪儿?”

莫向北拎着东西大步走过来,视线在莫小宝身上停留了一下,然后看向安夕颜。

安夕颜抬头看他,“我想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回去。”

莫向北一听,似有些不认同,“就你那巴掌大的地儿,能住得下?”

莫小宝一听他这话,立马就不乐意了,“你都能住得下,凭什么我去了就住不下,我比你小,比你占的地儿少,再说了,你都黏着安安这么久了,是不是也该换我黏黏了?”

安夕颜在一旁听着,觉得小宝这孩子以后绝对是个可造之材。

五岁而已,说话条理清晰,思维敏捷,而且还句句在理,至少是让她找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话来。

但她忘了的是,莫小宝再厉害,他也只是莫向北的儿子。

俗话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但这也是要分浪头的。

翻起的小浪花始终是抵不过滔天骇浪。

只见莫向北立马板了脸,“再跟我多啰嗦,信不信我直接把你送去大西北放羊?”

莫小宝欲哭无泪,完全没了之前的气势,“莫老三,你就知道拿羊威胁我,有本事咱就单挑!”

这一次,莫向北直接没说话,将一只手里的礼物扔到安夕颜手里,然后大手一拎,直接拎着小宝大步朝屋内走去。

莫小宝在他手里气急败坏地嗷嗷大叫,“莫老三,我肯定不是你亲生的,我是不是你从垃圾桶捡回来的?”

“你是从羊堆里捡回来的!”

“啊啊啊,你存心想恶心死我,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哦,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爹!”

莫向北没理他,拎着他大步地走着。

见他不搭理他,莫小宝就嗷嗷大叫起来,“爷爷,快出来,你儿子欺负你孙子了!”

此刻在书房里的老爷子,正拿着报纸装模作样的看,眼睛盯着报纸,但耳朵一直听着外面。

听到有车驶进来,然后又听到小宝兴高采烈地的大叫,他立马就猜到,肯定是来了。

但他依旧没动,等着有人进来请!

只是左等右等,等不来请的人,倒等来了自己乖孙的呼救。

虽然很想绷住,但老爷子心疼孙子啊,那老三对孩子从来都没个轻重,万一伤着了孩子,他不得心疼死啊。

这下子也没敢再耽误,直接站起来就出了书房。

一出来,就见到莫向北拎着莫小宝,一点疼爱都没有,就这么地甩到了沙发上。

看到孙子这样被对待,莫老头那叫一个心疼哟,一个箭步冲到小宝身边,将他抱起,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确定没伤到一根毫毛的时候,这才朝罪魁祸首瞪去,“一回家就想造反是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