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8.咬着咬着,就出了事.....

公寓中,安夕颜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正在码字;厨房的炉灶上,缓缓熬着醒酒汤。

汤味清淡舒心,萦绕在鼻端,安夕颜忍不住想:一会儿她也要喝上一碗。

当她码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公寓门也恰好响起来,她立马放下电脑,连鞋都顾不得穿,就跑过去开门凡。

门开,看着外面站着的男人,安夕颜很自然地伸手想去接他拎着的西装,但在看到他另外一只手上拎着的东西时,眼睛一亮,“蛋糕!”

“给。”莫向北顺手递了过来,然后进屋謦。

安夕颜伸手接过,仔细一看,立马高兴起来,“还是香园的呢,我好久没吃了,正想着呢。”

莫向北换好拖鞋,回头看她一脸高兴的模样,唇角忍不住勾了勾,“少吃点,会发胖的。”

“才不怕呢,我是属于天生吃多少都不会发胖的体质。”说完她又补上一句,“大姐都说了,让你没事多给我补补,胖点好。”

莫向北一把将她抓到面前,也不说话,低头,就亲上了她的唇瓣。

他的唇齿间还带着酒香,亲得安夕颜好一阵迷醉。

很快,他就将她松开,用额头轻轻抵着她的,嗓音沉沉,“还有一句话她可能不好意思说。”

“什么?”

“胖点更好生养。”

安夕颜瞬间脸色爆红,连耳根都在发烫,她一把推开他,一脸嫌弃地催促道,“快去洗澡,一身酒气,熏死了。”

莫向北用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小东西,你敢嫌弃我!”

“哎呀,快去,我给你盛醒酒汤去。”

莫向北没再继续逗她,将手里拎着的外套扔在一旁,一边单手解领带一边朝卧室走去。

看他走开,安夕颜喜滋滋地关上公寓门,然后拎着蛋糕放在一旁餐桌上,然后就去了厨房。

醒酒汤她是用小火熬了足足一个小时,味道刚好,盛了一碗出来,放在餐桌上,然后就进了卧室。

莫向北已经进了浴室,透过磨砂玻璃,看着里面晃动的人影,安夕颜忍不住一阵心神荡漾。

身材不要太好啊,每次见了,都让她有股子想要喷鼻血的冲动。

忍不住看了又看,最后害怕血逆流而亡,连忙拾起他脱了一地的脏衣服,逃似地冲进了隔壁卫生间。

莫向北的衣服,从里到外全都是纯手工定制的大牌,自两人在一起后,他的衣服,她都一直坚持手洗。

莫向北从浴室走出来,听到隔壁卫生间有动静,便抬脚走了过去。

卫生间很小,勉强只够一个人在里面,莫向北依在门框上,看着正将衣服放进木盆里的安夕颜,开了口,“明天跟我回国山墅。”

正在浸泡衣服的安夕颜,并没感觉到莫向北的靠近,此刻,他突然开口,还把她吓了一跳。

回头,看着依在门边的男人,又忍不住红了脸,“莫向北,你这个暴.露.狂,赶紧去穿衣服!”

看着她害羞的模样,莫向北心情极好,唇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我以为你想看。”

她想看?

安夕颜瞬间就明白过来,突然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一想到刚刚她在外面对着正洗澡的他猛咽口水的样子,被他发现了,安夕颜真的恨不能来阵滚滚天雷,将她带走算了。

她又窘又羞的模样惹得莫向北更想逗她,特意上前一步,作势就要解开缠在腰间的浴巾,安夕颜一看,立马大叫着捂上眼睛,“莫向北,你敢!”

“真不看?”

“不看,你出去!”

“小东西,就爱口是心非!”说完,他也没再强迫她,转身出了卫生间。

安夕颜缓缓挪开双手,见莫向北真的离开了,这才放下心来。

将衣服浸泡在木盆里,她就走了出去,在经过卧室门口时,恰好莫向北也换好了睡衣走出来。

安夕颜还有些脸红,不敢正眼看他,正要从他跟前走过去,却被他一把牵住了手。

他低头看着她,声线很迷人,“还在害羞,嗯?”

她会承认吗?

当然是,“没有。”

他的手指突然勾上她的下巴,强迫她将头抬起来。

深邃如海的眸子盯着她嫣红的脸颊,勾唇反问,“那你在脸红什么?”

被他当中戳穿,安夕颜有点生气,一把就拍掉他勾着她下巴的手指,朝他瞪眼,“要你管!”

莫向北唇角弧度更大,“凶婆娘!”

安夕颜立马对着他呲牙咧嘴,“我不光凶,我还想咬你!”

“好啊。”他立马在她面前半蹲下身子,将唇靠过来,“咬这里!”

濒临抓狂的安夕颜,看他一脸的得意劲儿,索性就直接张嘴就咬了上去。

咬着咬着,他俩就从门口滚到了床上

几乎一夜未停!

客厅里,那一碗醒酒汤和那一香软蛋糕,早就被彼此的主人遗忘得干干净净

安夕颜又累又困,恨不能一觉睡到天荒地老。

但迷糊中,她又感觉到一双大手在身上到处作乱,真心不想理他,但摸着摸着,她就有些情难自禁。

一转身,她就勾住了他的脖子,眼睛微微睁开,不满地抗议,“莫向北,我快要累死了,你让我好好睡一觉好不好?”

他抓着她的手,一路向下,摁在某蓬勃之处,嗓音透着晨起的慵懒和磁性,“他想。”

安夕颜顿时无语凝噎。

她使劲地抓了一把,在男人似愉悦似痛苦的声音中,安夕颜心情大好,“整天就知道欺负我,再乱来,看我呜呜”

救命!

老天似乎真的听到她的呼救声,就在他准备提枪上阵之际,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莫向北不想管,连看也没看,直接一把嗯掉。

正准备继续,手机又响了起来。

安夕颜赶紧伸手推他,“一定是有急事,快接吧。”

莫向北挫败地低咒一句,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接起,不待他出声,话筒里就传来莫立国中气十足威严十足的声音,“今天周末,你把她带回来,吃个饭!”

原以为他又想找借口不回,莫立国都已经做好了发火的准备,但意外的是

“好!”

收起电.话,莫向北毫不犹豫,直接就压上了她。

完事后,安夕颜正想要睡死过去,莫向北却在她耳边低声道,“很困?”

“你让我直接睡死过去算了!”

“我怎么舍得你死?”莫向北一把将她抱起,大步朝浴室走去。

安夕颜没动,任由他抱着,走近浴室。

每一次完事后,他都会抱着她冲一下澡,浑身的汗水加上体液,让有洁癖的他根本不能容忍,安夕颜也习惯了。

但洗完后,他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将她抱回床上,而是拉开了衣柜,拎出那条紫色裙子,“一会儿穿这个。”

安夕颜一直眯着眼趴在床上,听到他的话,回头看了一眼,立马拒绝,“不穿!”

此刻的安夕颜,还不知道要回老宅,还以为莫向北让她在家穿这个。

在家一向讲究的是舒适,穿那么正式干嘛?

“你确定不穿?”

莫向北拎着裙子走过来,站在她身边低声反问。

安夕颜索性钻进被子里,闭上眼睛不说话。

她现在就想睡觉,其余的,什么都不想做。

但很明显,美梦落空,莫向北的一句话,直接将她从被窝里炸了起来。

“刚老头子打来电.话,让我们今天回老宅一趟。”

一秒的安静过后,安夕颜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什么?”

看着她吃惊

的模样,莫向北挑眉轻笑,“不过是见公婆而已,反应是不是太大了点?”

安夕颜一把抓着他的胳膊,可怜兮兮地哀求,“能不能暂缓几天?我还没做好准备。”

“除了老头子,该见的你也都见了,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可是。”安夕颜一脸紧张,“小宝说,你家老头有点恐怖耶。”

恐怖?

莫向北忍不住点头,“嗯,的确是有点。”

安夕颜一听,立马吓得‘哇哇’大叫,“不去不去,我怕。”

莫向北一把将她抓进怀里,“怕什么?有我呢,他不敢对你怎样。”

安夕颜勾着他的脖子,一双干净的眸子里满是担心,“你说,他万一对我不满意该怎么办?”

虽然莫家人,她已经见了不少,据说,都对她印象不错。

特别是老太太,已经认定她是莫家未来儿媳妇。

但莫向北的爸爸,那个传说中在京城任职的位高权重者,他才是莫家真正的大Boss。

他对她的看法,在安夕颜看来,直接关系到她以后能不能顺利嫁给莫向北。

她深爱着莫向北,莫向北也同样深爱着她。

她也肯定,不管莫立国怎么看她,莫向北一定会娶她。

但,这份婚姻,她充满了幸福的期待,她很想得到所有人的祝福,特别是来自莫向北父母的。

她的担心和不安,都被莫向北看进眼里。

他勾唇浅笑,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头,“我好不容易才找个媳妇带回家,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满意?”

“真的?”

“嗯,”

安夕颜还是不放心,“那你爸妈平时喜欢什么?咱们一会儿去买好不好?”

今天是她第一次去老宅,礼物是必不可少的。

“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莫向北将她从床上拉起来,“先去洗漱,我去做早餐。”

安夕颜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带我回去了?”

不然呢?

礼物为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

看着自己好不容易聪明一回地小媳妇,莫向北微微扬唇,“你难道不想?”

这一回,安夕颜直接红着脸冲进卫生间,抓紧时间洗漱起来。

她怎么可能不想?

她早就想见正式见公婆了好么?

快速地洗漱之后,安夕颜就将化妆包给拎了出来。

她很少出门,更很少化妆。

不知是不是少化妆的原因,安夕颜的皮肤一向都很好,又加上平时她很注意保养,所以,即便是只搽点润肤霜,也好看得很。

但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她可不敢马马虎虎,给自己化了个很精致的淡妆。

柔顺的长发直接扎成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让人一眼看上去,只有两个感觉:干净,舒服!

她皮肤白皙,恰好衬得起深紫的颜色,又因为裙子巧妙的设计,将她白皙漂亮的蝴蝶谷都露了出来。

配了一双细高跟的红色浅帮皮鞋,安夕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本忐忑的一颗心,终于缓和了不少。

她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莫向北正好将早餐摆上桌。

他抬头,看着朝他走来的女子,深邃的眸子渐渐起了波澜。

ps:还有一更,五分钟后刷新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