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7.她是他的小管家婆(5000)

直到那天,她突然接到安丁香的电.话,约她在‘蓝调’见面。

安夕颜一点也不想见她,便在电.话里问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很忙,没时间过去。”

“哎哟,还真把自己当成豪门夫人了?”安丁香的声音透着尖酸刻薄,“别说你还没嫁过去,即便是嫁了,你也永凡远

都是安家人,如果没有我们安家,哪来的你?”

一听到她的声音,安夕颜就头疼,“你到底有什么事?謦”

“见面说,一个小时后,我们蓝调见!”

临挂电.话的时候,安丁香怕她不来,又加了一句,“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来,不然,有你后悔的!”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安夕颜犹豫了下,最终是换了衣服出了门。

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安夕颜很快就到了地方。

‘蓝调’是一家咖啡馆,进去的时候,里面没多少人。

安夕颜一眼就看到坐在窗户边的安丁香,一身名媛范,妆容精致,举止得体。

如果她不认识她,第一眼,一定会对她产生惊艳的好感。

只是一切事物,要通过现象看本质。

表象会骗人,但本质不会!

安丁香也看到了她,漂亮的脸蛋上快速闪过一抹厌恶,但紧接着,她就巧笑嫣然,冲她挥挥手,“小妹,这里。”

小妹?

安夕颜吓了一大跳。

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听安丁香叫过她‘小妹’,今天,她到底是在抽什么风?

但看到周围几桌男性都朝安丁香偷去爱慕的眼神,安夕颜顿时就明白了。

看来,还真不是抽风,还真是能装。

抬脚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来,一旁的服务员立马走上来,面含微笑地问她,“小姐,请问需要喝点什么?”

“一杯鲜榨柳橙汁,谢谢。”

“好,马上来。”

服务员一离开,她就听安丁香在小声地讥讽,“来咖啡馆不喝咖啡,喝什么柳橙汁,真是没品味。”

安夕颜装着没听见她的嘲讽,只是淡淡开口,“到底有什么事?”

安丁香看着她,化着精致眼妆的一双眼睛,将她从头到脚一阵打量,末了忍不住低笑出声,冷嘲以为甚浓,“我说,

你现在好歹也是莫向北的女人,怎么还穿地摊货?他就不嫌弃你丢人现眼么?”

安夕颜脸色一沉,语气变得冰冷,“安丁香,我穿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连我家男人都不介意,你又在瞎操哪门子心。”

一直以欺负她为乐的安丁香,根本没料到安夕颜会反驳她,顿时气得咬牙,“小贱人,你竟敢”

“我劝你最好收敛点。”安夕颜直接打断她的话,冷声警告,“这里是外面,不是在安家,不是你可以肆意妄为的地儿!”

轻轻一句警告,竟然让安丁香真的闭了嘴。

但当她意识到被安夕颜吓住的时候,更加怒不可遏,只是,这一次,她变聪明了,刻意压低了嗓门。

“安夕颜,你真是越来越让人厌恶了!”

安夕颜抬眼,淡淡地睨着她,“彼此彼此!”

“你”

“到底有什么事?赶紧说,我一会儿还有事。”

“你有事?”安丁香冷笑一声,“不会是趁莫向北上班,你赶着去跟自己的旧情人约会吧。”

安夕颜神情一冷,“安丁香,饭可以随便吃,但话不能随便乱说,你知道后果!”

“后果?”见她脸色一变,安丁香更加确定安夕颜心里有鬼,愈发有了把握,“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都大祸临头了,还敢威胁我!”

安夕颜一刻都不愿和安丁香待下去,见她一直不说,也没了听的兴趣,直接起身,拎了包就想走。

安丁香一看她要走,也不急,慢悠悠地开口,“你之前绝食抗议死活不嫁莫向北的原因,是因为陆立擎吧?”

安夕颜抬起的脚一

顿,但紧接着,她就好似没听见一般,朝门口走去。

安丁香一看她根本不受她的威胁,立马继续道,“你背着他跟陆立擎见面,这事他一定不知道吧!”

安夕颜猛然回头,一贯柔和的眸子,此刻迸发出凌厉的光芒,“安丁香,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安丁香从未见过这样的安夕颜,特别是那双吓人的眼睛,让她整个人都愣了一愣。

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

该死的,她竟然会被眼前这个被她欺负了二十多年的女人给吓住了?

有些恼羞成怒,她的声音也变得尖锐,“你自己干的缺德事,还用我亲口说出来?你心里没数?”

安夕颜重新在她面前坐下来,冰冷的语气中透着不耐,“你到底想怎么样?”

见她上钩,安丁香立马笑了,“很简单,主动离开莫向北!”

“你想干什么?”

“我当然是想得到他!”

她的话,让安夕颜忍不住嗤笑出声,“我看你是疯了!”

“是,我就是疯了!”安丁香表情一变,一脸阴沉,“他本来就该属于我的,是你,你这个贱人抢走了他。”

安夕颜无言以对。

见她不吭声,安丁香只当是她承认了所说的事实,愈发地恨她,那一双化着精致妆容的眸子,充满了恨意。

“你跟你妈一样,都是狐狸精,天生长着一双勾.引男人的眼睛,所以,莫三哥才会一不小心着了你的道。”

安夕颜皱眉,忍不住出声,“安丁香,我看你真是疯了,你怎么能这样说咱妈”

“咱妈?”安丁香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低低笑出声来,“你真的确定我的妈妈就是你妈么?”

安夕颜一愣,“你说什么?”

安丁香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只是冷嘲着道,“真不知道是说你蠢还是天真?”

“安丁香,你把话说清楚!”

此刻的安夕颜,有点急切。

她已经从安丁香话里听出问题来。

再加上,她突然想起,一个月之前,莫向北送她回家的那天晚上,安丁香也说过同样的话,唯一不同的是,当时爷爷

在场,安丁香的话刚出口就被他打断了。

当时,她并没有做深想。

但,同一件事再一次被提起,安夕颜即便是再笨再迟钝,也听出了问题。

再结合从小到大,爸妈对她冷淡得几乎无视的的态度

安夕颜心猛然缩紧,她一把抓住安丁香的手,急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被她突然一把抓住手的安丁香,吓了一大跳,立马使劲地甩开她的手,气急败坏地低叫出声,“安夕颜,你抓我干什么?”

“把话给我说清楚!”

“没什么好说的!”安丁香有些害怕,连忙转移话题,“我劝你还是乖乖离开莫三哥,别妄想当莫家少夫人,我手里

可是抓着你的把柄,你要是不听话,信不信我立马把照片发给他!”

“什么照片?”

“给你看看也无妨,反正我已经做了备份。”安丁香说着,就将手机递了过去。

安夕颜伸手接过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照片是上次她见陆立擎时被偷.拍的,虽然他俩什么都做,但安丁香抓拍的角度非常巧妙,从照片上看,竟然让她和陆立擎看起来十分的暧.昧.不清。

微微皱眉,她抬手,将手机扔给安丁香,有些愤怒,“安丁香,你真是卑鄙!”

怪不得那天,她总觉得有东西在眼前闪过。

只是当时心情很低落,根本没做其它想,原来

“我再卑鄙,也比不过你的不要脸!”安丁香收起手机,从位置上站起身,“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乖乖从他身边离开,不然,我就将这些照片发给他,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安夕颜从咖啡馆回家,已是傍晚时分。

刚到脚,她就接到莫向北的电.话,“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有个饭局。”

“嗯,记得喝酒前先喝份酸奶,护肝养胃。”

自从两人住一起之后,安夕颜知道他应酬多,也免不了总是会喝酒。

所以,每一次饭局前,她都会提醒他先喝盒酸奶,酸奶有很好的解酒作用。

电.话那头的莫向北,听着她细心的叮嘱,性感的唇角不自觉上扬,“知道了,小管家婆。”

安夕颜佯装生气,“怎么?听烦了么?那我以后不管你了!”

“呵,”莫向北知道她是装的,“恨不能被你管一辈子。”

犹如吃了一颗甜枣,安夕颜原本还有些低落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争取早点回来,我等你。”

“上次那个解酒汤不错,我还想喝。”

“知道了。”

“嗯,挂了。”

“好。”

收起电.话,安夕颜满心愉悦,

想起安丁香的威胁,她顿觉有些好笑。

她和莫向北之间的感情,岂能是几张照片就能破坏的么?

只是,她的好心情只持续了一小会,就再次变得沉重。

安丁香的话再一次回响在她耳边,“你真的确定我的妈妈就是你妈么?”

‘御膳房’,VIP至尊包厢

酒过三巡之后,莫向北便拒绝了任何人的敬酒,坐在他身边的是南城一把手,见他这样便打起趣来,“家里也没有人管着,多喝几杯无妨,你们这些年轻人可不像我这些有老婆的,只要在外面喝得多一点,回去准挨说。”

他的话一出,立马有几个人附和起来,“可不是,我家那口子是成天唠叨,这烦得呀都快想离了。”

“都一样都一样啊。”

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埋怨声,莫向北勾了勾唇角,突然开了口,“她也很唠叨,不过,谁让她是我老婆,唠叨是自然的!”

他话一出,原本热闹的酒桌一下子变得安静。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满眼的迷茫和不解。

终于,一旁的那个男人开了口,“莫总啊,你结婚了?”

整个南城人都知道,莫氏集团总裁有一个儿子,但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老婆。

久而久之,人们都在传,那孩子肯定是他私生子,至于孩子的妈妈怎么没被莫家接受,肯定是两人感情破裂,私下协议秘密分了手。

这么多年了,大家都以为莫向北是单身,但他刚刚的话,犹如一颗炸弹直接在众人心底炸开了锅。

很意外啊!

听了他的话,莫向北微微点头,“还没结,不过快了。”

“哦,怪不得呢,之前可一直没听说你有女朋友呢,莫总这保密工作做得够好的呀。”

“她不喜欢被人过多关注,我也就随她了。”

莫向北说这话时,那张原本冷淡的脸上,在灯光的照射下,竟是一片温柔。

这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要知道,莫向北给他们的感觉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冷漠疏离!

对谁都如此,不会因为你地位高低,职位大小就会对你另眼相待。

当然,整个南城,不管是政界还是商界,没人不是看着他的脸色行事。

谁让他是商界的王者,而他的父亲,则是政界的王者。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很不屑借自己父亲这一层关系,但只要他还一天是莫立国的儿子,他就摆脱不了他带给他的影响力。

在座的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认定了一个事实:莫向北很疼他的小媳妇!

又坐了片刻,莫向北便离开了。

小黑开的车,他坐在后座,用手抚着额角,微微眯了眼。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之后,他突然睁开眸子,对着小黑沉声吩咐道,“一会儿在香园停一下。”

“好。”

香园,是南城最有名的蛋糕房。

里面的蛋糕入口即化,味道非常好,有很多外地人慕名前来,只为了吃这一口。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香园’门口,因为生意太火爆,它一直营业到夜晚十点半。

莫向北下车,大步走了进去,值班的营业员立马迎了上来,“先生,需要一款什么口味的蛋糕?”

“最近是不是新出了一款带了点栀子香味道的?”

“是,今早刚新推出的,口味非常好!”营业员立马将他引到橱柜前,指着其中一个只有五寸大小,是一朵白色栀子的造型小蛋糕,“就是这个,今天的最后一个,先生,您真是好运。”

“包起来。”

“好,还需要其他的吗?”

莫向北原本想说‘不需要’,但视线扫过一旁的一块巧克力蛋糕,抬手指了指,“这个,也包上。”

“好的,稍等。”

结完账出来,回到车上,莫向北将其中一个放在副驾驶座上,“给小宝。”

“小少爷肯定很高兴,我今下午接他放学时,他还念叨着想吃蛋糕呢。”

“让他少吃点。”

“一定带到。”

ps:一万字更新完了,明天继续八千。

闹书荒的亲们,没事的话也可以看看茶花的其他几部完结文。

只要点击‘落茶花’三个字,就能出来我的所有作品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