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6.莫向北,我好想你(5000)

深夜,安夕颜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她再一次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摁亮屏幕,看着没有任何信息提示的屏保,愈发心烦意乱。

手指轻轻滑开屏保,打开信息,点开其中一条

“我明天就回去,在家乖乖等我。謦”

一颗原本烦躁的心,就好像突然被一只手抚平,安夕颜整个人渐渐平静下来。

她对着屏幕,轻轻地开口,“莫向北,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话音刚落,就像是心有灵犀似的,屏幕一闪,紧接着,铃声响起。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安夕颜原本空落落的一颗心,瞬间被填满。

立马接了起来,不待她开口,那边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来,“还没睡?”

安夕颜强忍着满心欢喜,佯装睡着被吵醒的样子,睡意朦胧地开口,“老早就睡了。”

的确是老早就睡了,但一直没睡着。

“嗯,既然醒了,那就来开门。”

“嗯?”

“开门,我在外面。”

安夕颜愣了整整一分钟,当那头电.话挂断,紧接着响起的敲门声,终于将她从傻愣中拉了回来。

她几乎是从床上跳到床下,连拖鞋都没穿,就冲出了房间。

打开公寓门,看着门外站着的男人,没有一丝的犹豫,直接就扑了上去。

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身,将脸颊紧紧地贴在他胸膛处,感受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安夕颜就像是一片无处扎根的浮萍

终于找到了依靠,前所未有的心安。

一见面,安夕颜就这样扑上来。

对于她突然表现出来的热情,莫向北还有一秒的不适,但很快,他就松开手里的行李箱,一把将她更紧的抱住。

下颔抵着她柔软的发顶,两人许久都没出声,直到身后的电梯打开,隔壁的邻居深夜归来。

一对年轻的小夫妻,见到门口相拥的两人,先是一愣,紧接着捂着嘴偷笑着赶紧进了对面的公寓。

安夕颜羞得不行,立马将莫向北松开,转身就进了屋。

莫向北看着她,伸手拎过一旁的行李箱,也大步走了进去。

很小的公寓,整个面积都超不过国山墅的一个客厅,虽小,但打扫得很干净,到处散发着温馨舒适的气息。

不知道他会来,安夕颜没有准备男士拖鞋,不得已,只好对站在一旁的男人说,“没拖鞋怎么办?”

莫向北收回打量的视线,低头看她,“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光脚。”

“会不会很臭?”

“反正不香!”

莫向北说着,就脱了鞋子,下一秒,他就抬脚朝安夕颜伸去。

安夕颜吓得大叫,连忙朝一旁跑去,却不料,他的大手快速地拽住了她的胳膊,一阵旋转过后,她就被他抵在了墙壁上。

客厅只亮着一盏橘黄的落地灯,淡淡的光晕浅浅地洒在两人紧贴着的身上,散发出暧mei的气息。

他靠得她极近,唇就贴在她的唇边,属于他的气息将她团团包裹。

安夕颜心跳如雷,浑身就像着了火,烧得她脸颊发烫。

他深深地凝着她,低低地出声,“想不想我,嗯?”

最后那一个尾音,微微勾起,就如同一道细微的电流滑过她的心房,不可抑制地引起浑身的轻颤。

她对上他的眸子,有些羞涩地与他对视,水漾的眸子透着氤氲的气息,“想。”

说完,她又觉得一个‘想’字根本不能表达她最近几天对他思念的煎熬,又开口,一字一句地说,“莫向北,我好想你,从小到大,我从来不曾这样疯狂地想念过一个人,我”

眼前黑影一闪,唇瞬间被堵住。

所有未开口的表白,都被他彻彻底底地封住。

这一个吻,炙热而疯狂,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点燃了彼此隐藏又渴望了许久的激情。

从客厅一路吻到卧室,两人一起跌落床间。

湿热的唇火一般在她肌肤上,炙热得仿佛要将她烫融一样,那陌生而愉悦的电波,一波一波在身体内荡漾开去

片刻后,两人的衣衫落了一地,他在她耳边低声道,“准备好,我进来,嗯?”

回应他的,是安夕颜双手勾上他脖子的主动

昨晚的疯狂,只有一次,但安夕颜还是很丢脸地昏了过去。

这一觉,安夕颜睡得很沉,迷糊中,感觉到有一双炙热的大手在她身上到处游走,还没睡够的她,有些气恼地一把抓住,不满地嘟囔,“我还要睡。”

见她醒了,莫向北翻身压了上去,唇紧贴着她的,浅浅地亲着,一边亲一边低声道,“乖,一早做运动,有益于身心健康。”

听到莫向北的声音,安夕颜原本混沌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像过电影似的,在她脑子里晃了一遍。

顿时,她羞得不能自制。

不敢睁眼,她伸手摁在他胸膛处,想将他推开,“不要!”

“不要什么,嗯?”

莫向北步步引诱。

安小白痴步步朝坑里爬,“不要你碰我。”

“我压你,算不算碰?”

安小白痴立马睁开眼,义正言辞地纠正,“不是这个碰,是那个碰。”

莫向北佯装不解,“说明白点?哪个?”

“就是昨晚上你对我做的那个。”安夕颜脸颊爆红,末了还不忘狠狠地咬牙,“莫向北,你那玩意到底是怎么长的?又硬又粗,疼死我了。”

莫向北头一次觉得,世上最动听的称赞,不是商场上的常胜将军,也不是与生俱来的雄厚家世,而是此刻,她红着小脸害羞带嗔地埋怨他兄弟的过于粗大。

好看的唇角高高扬起,深邃的黑眸间,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似水。

“除了疼,还有什么感觉?”

安夕颜咬着唇儿否认,“就是疼,没其他感觉。”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明明就快乐得死去活来,还嘴硬。”

安夕颜大囧。

她索性将脸埋进他的肩窝立,瓮声瓮气地抗议,“不准再说了,好丢人。”

“好,不说,那我们光做。”

“莫向北,我不”

晨曦中,一对相爱的男女,做着世上最有爱的事。

这,就是幸福!

害怕她无力承受,莫向北极其克制,只要了一次,就放了她。

待两人从床上起来时,已经十二点多,莫向北在浴室洗澡,安夕颜在换床单。

就在她换上新的,正准备把脏的扔进洗衣机的时候,突然想了什么。

一把将脏床单抖开,一点点搜索着看过去,连翻看了两遍,却依旧没找到她想要的痕迹。

“不可能。”她摇头,“女人第一次都会有的。”

可是,一遍又一遍仔细检查过,依旧没找到她想看到的痕迹,安夕颜原本愉悦的一颗心渐渐低落下来。

怎么会这样?

昨晚的那一次,明明就是她的第一次,她甚至都感觉到了疼痛,撕裂般的疼痛,可为何没有落红?

安夕颜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在她心里,女人的第一次必须是要留给自己未来的丈夫。

更重要的是,在她潜意识里,落红代表着一个女人的纯洁和忠贞。

没有落红,即便是真的是她的第一次,也会让她心情低落难受,感觉特别对不起莫向北似的

莫向北冲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坐在床边手里还紧抓着床单的安夕颜。

见她情绪有些不

对劲,便大步走过来,沉声问道,“怎么了?”

安夕颜一听到他的声音,立马抬头,白皙柔美的脸上既懊恼又伤心,“莫向北,我”

她突然开不了口。

一颗心,有些忐忑。

“怎么了?”

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让莫向北的不解更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犹豫了片刻,安夕颜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将手里的床单直接铺在地板上,然后指着上面,咬着唇儿如蚊子般哼唧着,“莫向北,我没落红。”

她说话时的模样,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此刻,正站在老师面前主动承认错误时的小心翼翼和不安、

她声音虽小,但因为两人离得近,莫向北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微微一愣,很显然,他完全没料到她会突然提这个。

将视线从床单上移开,他看着她,眸底的颜色渐渐变得深沉,深得让人一眼进去,就如同坠入万丈深渊,沉沦沉沦。

他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目光太过莫测高深,看得安夕颜头皮发麻,一颗心愈发忐忑起来。

诡异的安静,让安夕颜使劲地咽了咽唾沫,想要解释点什么,“那个,我真的是第一次。”

“我知道!”

“嗯?”

看着她一副小白痴的模样,莫向北没忍住,伸手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的第一次,我知道。”

安夕颜在他怀里委屈地说,“可是,怎么会没有落红。”

听着她委屈的声音,莫向北很想将五年前的事说出来,但一想到有一些事还没调查清楚,现在说出来,并不是个好时机。

索性,直接将她抱起来,大步朝客厅走去。

安夕颜一把紧搂着他的脖子,急问,“抱着我干嘛去?我还没洗漱呢。”

她说话的时候,莫向北已经抱着她坐在了沙发上,拿过一旁的手机,滑开屏幕就点开了百度。

安夕颜好奇地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问,“你要百度什么?”

莫向北没回答她,而是直接在搜索栏输入‘女人初夜为什么没有落红’,一点开,五花八门的答案都冒了出来。

安夕颜一看,立马羞得捂住了脸,“莫向北,你搜这个干嘛。”

莫向北抬头看她,唇角微勾,“我担心你会因此觉得特对不起我!”

安夕颜满脸通红,“你少臭美!”

不过他还真猜对了,

在没看到落红的那一刻,她第一时间冒出的想法就是,没有传说中的落红,就像是不能将最完整的她交给他似的。

她真的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答案五花八门,其中一条网友的回答,差点没让莫向北当场摔了手机。

上面是这样说的,“第一次没有落红,就说明你根本不行啊大哥,不是太短就是无力,我劝你先别想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治好病再说吧。”

原本捂着脸无颜以对的安夕颜,突然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松开捂着的手,朝他看了一眼,吓了一跳。

一张脸,又冷又臭!

“谁惹你了?”

莫向北抬头,板着一张大冰块脸,冷硬地出声,“我的长不长?”

“什么长?”

安夕颜刚好就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莫向北使劲一顶,“长吗?”

作为一名小言情写手,安夕颜绝对是秒懂啊。

她通红着一张脸,挣扎着想要从他腿上下去,却被他搂得更紧,“长不长,嗯?”

他是铁了心想要知道答案,而她又挣脱不了,只能老实地点点头,“嗯。”

原以为他这样就能放过她,谁知,他又顶了顶,“硬不硬?”

安夕颜快要疯了,她一把揪住他的大腿,羞恼得咬牙,“莫向北,你够了。”

知道她害羞

了,莫向北也没再继续下去,而是一把将手机扔到安夕颜怀里,“乱七八糟的,胡说八道!”

安夕颜看他一眼,随即松开揪着他大腿的手,然后拿起了手机。

看了一眼,她就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什么呀这是,太好笑了。”

莫向北看着她笑得开心,脸色更不好了,“很好笑?”

“嗯。”安夕颜老实地点头,一双含着笑意的眸子溜溜地看着他,有些害羞地问,“真有这样的男人?”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安夕颜轻挑眼角,“除了你,我又没试过其他男人啊莫向北唔唔”

这次之后,安夕颜打死也不敢再随意挑衅这个霸道的男人,如果不是她身体实在承受不了,安夕颜想,她恐怕得死在沙发上了。

之后,安夕颜也了解到一些关于没落红的知识,但让她一直疑惑的是,她记忆中,没有摔倒或撕裂的经历啊

自那以后,安夕颜的小窝俨然成了两人的小家。

每天早上,她会比他早起一会儿,为他做好早餐。

他上班之后,她就会去附近的菜市场,买最新鲜的食材和水果,慢慢地散步回来,然后开始打扫卫生和码字。

午饭通常都是她一个人,偶尔莫向北会回来,要么在家待一会儿,要么他就会把工作带回家。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在房间码字,他会在客厅忙工作,各自忙着,又感受着彼此的气息。

很美好的感觉,安夕颜完全沉醉其中,觉得世上最大的幸福,也莫过如此。

岁月静好,与子到老。

这是她最美的心愿!

直到那天,她突然接到安丁香的电.话,约她在‘蓝调’见面。

ps:还有一章,大约五分钟后,刷新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