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5.你知道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

早上八点的飞机从桐城出发,落地南城恰好是两个小时后,

在机场分别的时候,莫小宝牵着安夕颜的手不舍得放开,“安安,你跟我们坐同一辆车回去不行么?”

安夕颜蹲下身子,与他平视,柔声道,“我朋友过来接我了,总不能让她白跑一趟吧?乖,我夜晚给你打电.话。凡”

“那好吧,别忘了跟我的周末约定。謦”

“不会忘,赶紧上车吧。”

待小宝上了车,安夕颜又跟老太太和莫向西分别说再见,待他们车子离开粥,就转身朝早已等在一旁的苏叶走去。

本想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但对方毫不留情地一把将她推开,柳眉倒竖,“安夕颜,你可以呀,口口声声说不想嫁我家Boss,现在却背着我,连家长都见上了,说,到底怎么回事?”

“你总不能让我在这儿说吧?”

苏叶抬手戳向她的脑门,“本宫暂且饶了你,回去再说。”

从机场到住处,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了家已是午饭时间。

将行李送回楼上公寓,安夕颜就窝进苏叶家,一边吃饭一边将事情的前后经过都说了一遍,听得苏叶一直惊呼不断,

“天啊,你们真的,这缘分,扯都扯不断啊。”

安夕颜抿嘴轻笑,“我也觉得很奇妙呢。”

“何止是奇妙,简直就是命中注定好么?”苏叶一脸不敢置信。

命中注定?

是呵,命中注定了她会是他的妻子,所以,即便是再抗拒,逃得再远,命运的那条线还是会将他们紧紧连在一起,无法分开。

就在她沉浸在甜蜜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又听苏叶说,“那陆立擎那边呢,你打算怎么办?”

心猛地一沉。

安夕颜原本愉悦的心情瞬间被凝固。

在她的世界里,一个让她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去暗恋的陆立擎,她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会是她主动割断这份感情。

三年前,那些最初的美好;

三年后,再次相遇,他对她的爱恋

安夕颜一直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她最喜欢的男人会是陆立擎。

也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她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

这场爱才刚刚开始,她都已经沉沦得不可自拔。

她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好女人!

但这一刻,想象着陆立擎因她受伤的样子,她的心就难受得窒息。

他见证了她青春岁月里那最纯真的悸动,给了她最美的幻想,这样一个男人,她真的不忍心伤害。

但是,既然不能给予他想要的,就应该放手。

对她,对他,还有他,都是最好的!

午饭后,安夕颜回了楼上自己的小公寓,收拾好行李后,她坐在卧室的飘窗前,仰头看着天空中任意舒展的云朵,突然很想莫向北。

那股思念来得极其猛烈,如同洪水般涌来。

没有再犹豫,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电.话响了许久,就再安夕颜想要放弃的时候,那边才接起来。

男人的嗓音,依旧低沉磁性,撩人心弦。

“回来了?”

“嗯。”虽然隔着电.话,安夕颜还是忍不住脸颊发热,“很忙吗?”

此刻,千里之外的的莫氏集团分部,正在进行会议。

莫向北坐在首位,接到安夕颜电.话的时候,他朝分部负责人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起身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安夕颜的声音通过话筒,柔柔地传到他的耳朵里,让连日来的疲劳都消减了不少。

他大步走到一扇窗户旁,单手滑进口袋里,挺身直立,风姿卓越,开口的嗓音已不再是会议上的冷厉威严,多了几分柔和。

“正在开会。”

一听到他在开会,安夕颜微微有些懊恼,“对不起,打扰到你了吧?那挂了,晚点再给你打。”

说完,她就想挂电.话。

莫向北的声音及时传来,阻断了她的动作,“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家。”

“哪个家?安家?”

“不是,”安夕颜连忙解释,“我有套公寓,和苏叶一个小区,我现在住在这儿。”

“嗯。”

见他不再说话,安夕颜就说,“你忙吧,我挂了。”

“我明天就回去,在家乖乖等我!”

安夕颜特别喜欢听他说‘乖乖’两个字,霸道语气中,又透着让人心醉的宠溺。

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的甜,虽然知道他看不见,但安夕颜还是重重点点头,“好。”

挂了电.话,安夕颜依旧沉浸在短暂的甜蜜中不可自拔,直到手机里传来QQ收到消息提示音。

她打开一看,是读者群里的婆娘们在催更。

这才想起,她今天的更新还没传呢,连忙回神,直奔客厅,打开电脑就忙了起来。

思路有些卡,四个小时,她才好不容易赶完五千字。

传上更新后,她休息了会儿,正准备换衣服去附近菜市场买点菜回来做饭,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当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安夕颜的心猛地一沉,微微闭了闭眼,该来的总是要来。

她还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伸手摁下接听键,她轻轻开口,唤了一句,“师兄。”

电.话那头的陆立擎,再次听到她的声音,特别是在她依旧像以前无数次那样,用轻而柔的嗓音唤他‘师兄’时,他心口一阵窒息的疼。

很久,他都没出声。

而电.话那头,安夕颜一直在等,等他的开口。

终于,在心底一声深深叹息后,他说,“晚上有时间吗?出来和我吃个饭吧。”

“好。”

“我来接你。”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立擎的心猛然缩紧。

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是当听到安夕颜说‘好’的时候,他整个人突然放松下来。

好在,她依旧住在原来的地方。

挂了电.话,安夕颜本想着给莫向北发条信息说一声,但又害怕会再一次打扰到他,便作罢。

换了衣服,刚要出门,正巧遇上来找她出去吃饭的苏叶。

见她一身外出的打扮,问,“干嘛去?”

“去见陆师兄。”

苏叶一听,立马拍拍她的肩膀,“去吧,一次性都说清楚了。”

“嗯。”

下了楼,刚到小区门口,一辆白色的路虎就停在她身边,车窗摇下,坐在驾驶座上的陆立擎看着她,开口,“上来吧。”

当车窗摇下,陆立擎朝她看过来时,安夕颜吓了一跳。

不过是十天没见,他怎么会变得如此憔悴不堪。

伸手拉开车门,她坐进了副驾座,扭头看向陆立擎,关切地问道,“师兄,你是不是生病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陆立擎苦笑了下,“我没事,先系好安全带。”

“哦。”

待她系好安全带,路虎便立即驶离了原地。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直到坐在餐厅里,菜都上齐了,陆立擎才缓缓开了口,“你最近去哪儿了?”

安夕颜一点也不意外他会这样问。

她整整离开了十天,期间,她不曾和他联系过。

换做是她,也会产生怀疑。

即便是他不主动开口,安夕颜也会说的,“去了一趟桐城。”

“桐城?”陆立擎微微皱眉,“为什么会去哪儿?”

安夕

颜放下筷子,拿过一旁装着温水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沉默了几秒,然后抬头看向对面的陆立擎。

这个一直温润儒雅的男人,何时这么的憔悴过?

是不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

心微微一阵酸痛,真想就这样放弃,但一想到另外一个男人,她狠狠地咬了咬唇瓣,开了口,“师兄,对不起。”

虽然早已知道了一切,但当安夕颜开口对他说‘对不起’的时候,陆立擎还是会痛。

他看着她,一贯温和的眸子,此刻布满了血丝。

自从那晚之后,他就整夜整夜的失眠,除了将自己灌醉,用酒精麻痹自己,除此之外,他根本没法入睡。

脑子里,一直挥之不去的那句话,“她今天很累,睡得很香,我不舍得叫醒她。”

原以为,她会是他的。

但到了最后,她还是变成了别人的。

他一直在想,到底是哪儿出错了,才会一不小心让那个男人钻了空子夺了她的心。

对面的安夕颜,见他久久的沉默,心有些不安。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安夕颜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原本我只是想去桐城散散心,却没料到,会和他再次碰上。”

“你说过,你不爱他!”

“这对我来说,是一场意外,离开南城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我会遇上他,更没想过,我会”

“不要再说了!”陆立擎突然抬眸,一向温和的眸子此刻一片冰冷,“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过电.话?”

安夕颜一愣,“什么时候?”

“呵,”陆立擎冷笑,“我就知道,他肯定会删了通话记录。”

安夕颜咬唇不语,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莫向北真的会删了那通电.话记录?

见她似有不信,陆立擎心底的怒火更盛,伸手,越过桌子,一把抓住了她放在桌边的手腕,声音有些急,“你是不相信我说的?”

安夕颜一愣,下意识想要抽回,却被陆立擎握得更紧。

他从来不曾这样对过她,一直以来,他对她都是温柔而温暖,即便是牵着她的手,都是轻轻地捏着,力道很好,生怕弄疼了她。

而如今,他想必是气坏了,才用了很大的力道,疼得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嘶,疼。”

她的痛呼,让几乎丧失理智的陆立擎微微一个闪神。

当意识到他对她做了什么时,猛然将手松开,原本愤怒的眸子带着几分歉意,“颜颜,我抱歉,弄疼你了。”

安夕颜收起手腕,轻轻摇头,“师兄,你别这样,我没事。”

冲动过后的陆立擎,突然之间冷静下来,原本充斥在心底的愤怒和不甘,也在看到被他抓得淤青的手腕时,慢慢地消散了些。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他现在做这些,又能挽回什么?

除了给彼此留下最后的不愉快,什么作用都起不了。

最终,他敛起了所有的情绪,淡淡地道,“吃饭吧。”

这一桌子的饭菜,两人都没吃几口,结账的时候,安夕颜想掏钱,陆立擎一把摁住了她的手,“你真就打算以后和我分得这么清?”

“我不想!”

陆立擎深深地看着她,嗓音很低,“颜颜,不要一开始就把我推得那么远,我真的很痛!”

刹那间,一阵酸痛袭来,安夕颜忍不住想要流泪。

结完账,陆立擎走在前面,她走在后面,沉默着离开。

却不知,餐厅内,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一餐桌前,安丁香手里拿着手机,正对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身影快速的抓拍着。

坐在她对面的女伴,不解地问她,“丁香,你一直拿着手机拍什么呢?”

安丁香收回手机,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好东西,以后再告诉你。”

陆立擎将安夕颜送到小区门口,待车停稳,安夕颜解开完全带后,抬头,看向一旁的陆

立擎,轻声道,“师兄,我走了。”

原本两眼看向正前方的陆立擎,缓缓收回视线,看着她目光坚定,“颜颜,我现在的放手并不代表是我对你的放弃,若你有一天过得不好,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一直等你!”

安夕颜眼眶泛红,她使劲地摇头,“师兄,你别这样,我真的不值得。”

陆立擎并没有接她的话,而是问道,“颜颜,你知道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

安夕颜不语。

“我最后悔的,就是三年前的犹豫,如果那时我就紧紧地抓住你,现在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人生没有后悔药,更没有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

错过就是错过,除了心痛,还能留下什么?

安夕颜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找了苏叶。

一进门,就直接倒在沙发上,不管苏叶怎么问她,她就是不吭声。

苏叶叹了口气,“能理解你,毕竟对陆立擎,你曾经是真的动了心的,之所以走不到一起,也不过是有缘无分。”

“叶子,我觉得自己好坏!”在好友面前,安夕颜索性不再掩藏自己的情绪,刹那间,就泪流满面。

“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不适合谁。”

安夕颜抬起被泪模糊的双眼,看着苏叶,一阵迷茫,“那我和莫向北呢,是不是就真的合适?”

苏叶在她身边坐下来,“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什么?”

“从前有一个书生跟他的未婚妻很相爱,他们约定了终身,但最后他的未婚妻还是嫁给了别人,书生为此一病不起,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就跑去问佛,佛就给了他一面镜子让他自己看,他在镜子里看到一片大海还有一个遇难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边,这时走过来一个人看了看摇摇头走了,接着又有一个人过来,他脱下衣服给女子盖上就走了,最后有个人挖一个坑小心翼翼地把女子埋了。佛曰:此女子就是就是你的未婚妻,而那个帮她盖衣服的人就是你,上辈子埋她的那个人,就是她现在的丈夫。”

安夕颜听了,长久的沉默。

如果说,陆立擎是上辈子给她盖衣服的那个,那挖坑把她埋了的那个,是不是就是莫向北?

ps:明天,继续一万字更新,更新时间依旧是零点十分左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