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94.爱他的人,是抢不走的(继续甜)

莫向北看了一眼,伸手拿过,深邃的眸子在看到屏幕上闪烁的名字时,倏然一冷。

修长的手指在摁上挂断键的那一刻,莫向北突然改变了主意。

拿着手机,他大步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摁下了接听键凡

自上次他将她送回公寓后,陆立擎就再也没见过安夕颜謦。

他想过主动,但一想起那晚,她苍白无力地对他说,“师兄,我好累,好想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陆立擎就极力压下想要找她的冲动。

他能感受到她的乱。

他害怕他的打扰,让她心生厌烦。

所以,一连几天,他都没联系过她。

今天,他值夜班,急诊室格外的冷清,突然心生一股浓烈的想念。

他想她,想立马听到她的声音。

想着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她也该平静下来了,所以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

听着话筒里‘嘟嘟’的连线声,他在想,这么晚了,她会不会已经睡下了?

这样吵醒她会不会不太好?

要不,明天再打吧!

就再他准备挂断之际,电.话被接起,他心底一喜,刚想开口,却听见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传来。

“陆先生,你打扰到我们了。”

陆立浑身一僵,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不陌生的语调,他听过几次!

“莫向北!”

他的声音,是完全不敢置信的苍白。

此刻的陆立擎,如坠冰窖,俊朗的脸上血色尽失,“我找颜颜,让她接电.话!”

“接不了!”莫向北淡淡开口,“她刚累着了,现在睡得正香,我不舍得叫醒她!”

暗夜里,对方淡淡的语气却透着毫不掩饰的宠溺,就这样,如一把刺刀一样狠狠地扎进陆立擎的心脏。

痛得他拽紧了拳头,额角青筋直冒。

开口,再也维持不了冷静,是心碎的愤怒,“莫向北,你为什么要纠缠着她不放?”

“错,我们是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陆立擎冷笑,“我可记得清楚,她明明说过,她爱的是我,一直都是我,而不是你----莫向北!”

落地窗前的男人,忍不住冷嗤道,“陆先生还真是幼稚得可爱,你难道看不出来,那是我们小夫妻在闹别扭呢,你还真当真了。”

“你会不会太自信了点?”陆立擎咬牙切齿,“颜颜是我的,我绝不会让你抢走她!”

“不爱你的人,抢走了也没用!”

挂了电.话,莫向北随便删除了通话记录,随后直接关机。

转身进了卧室,见小媳妇睡得依旧很香,他便在她身边躺下,然后长臂一勾,轻轻地将她揽进了怀里。

鼻端都是她的体香,莫向北忍不住唇角微扬,将他的小媳妇抱得更紧了。

爱他的人,是抢不走的!

南城,医院急诊室。

陆立擎犹如一只被困的野兽,心痛、愤怒、烦躁又不安。

脑子里,莫向北的话一直在回荡着,“她刚累着了,现在睡得正香,我不舍得叫醒她!”

累着了?

为什么会累?

陆立擎心慌得厉害,她已经把自己给他了是吗?

可是那天,她明明说她爱的人不是莫向北,而是他。

不爱一个男人,却将自己给了那个男人,安夕颜,她是疯了吗?

陆立擎等不到天亮,脱了医生工作服,换上衣服就出了急诊科。

迎面撞上匆匆跑来的值班的护士,“陆医生,你去哪儿?刚接到电.话,有一个病人马上到,和老公吵架一气之下喝了农药,情况很严重。”

陆立擎很想不管不顾地这样离开。

但脚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抬手,狠狠地一拳砸在一旁的墙壁上。

吓得一旁的小护士惊叫一声,“陆医生,你怎么了?”

剧痛袭来,终于让他理智回归。

收回拳头,他摇头,转身返回急诊室,冷静干练的声音传来,“做好洗胃准备。”

“是。”

天刚明,安夕颜就醒了。

当看清自己‘不雅’的睡姿时,她恨不能直接从地球上消失算了。

头枕着他的臂膀,脸就靠在他肩窝处,这些她还能容忍。

但为什么,她的手会在他睡衣里?

而且,更让她想死的是,正摸着他健壮的胸肌

安夕颜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纯洁无暇的妹子,但她今天发现,一切都是表象,她的内心深处其实一直都是邪恶的。

只是,一直没机会罢了。

害怕莫向北突然醒来,安夕颜悄悄地将手拿出来,然后再悄悄地起身,下床,连鞋子都不敢穿,溜溜地逃进了卫生间。

解决了生理需求,换了姨妈巾,原本不想再睡,但看了眼时间才不到五点。

犹豫了下,她又上了床。

只是,这一次,她远远地躺在另外一边,再也不敢靠近他半分。

安夕颜微微闭着眼,想要再睡一会儿,恰这时,床另一边的男人似乎在翻身,就在她想回头看一眼时,突然感觉炙热的气息在靠近。

不等她转过身,整个人就再一次抱进男人的怀里。

“离这么远,怕我会吃了你,嗯?”

他的嗓音很好听,透过刚醒的慵懒,就如同一根羽毛轻轻滑过她的心房,再加上,他的唇就靠在她的后颈处,随着他说话的气息,尽数喷洒过来,如同过了一道电流,从脚心到头顶,整个身子都又酥又麻。

安夕颜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声地辩解,“我只是害怕会吵醒你。”

“真的?”

“嗯!”

“我的小东西,真乖!”

他说着话的同时,大手已经探进她睡衣里,然后捂住了她的柔软。

安夕颜一惊,连忙挣扎起来,“别。”

“吃不了,连摸都不行?”

“莫向北!”安夕颜一把将他的手扯出来,转过身子,小脸板着,义正言辞地说道,“你能不能正经点?”

他缓缓睁开眸子,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性感得让人怦然心动。

“男人在床上还假装正经,那就是禽兽不如!”

安夕颜,“歪理!”

“不让我摸你也行!”莫向北一把抓住她的手,“我允许你对我肆意地不正经,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安夕颜被他无赖又下.流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一把揪住他腰间的肌肉,狠狠地咬牙,“这就是我的不正经,还想再试?”

面不改色,莫向北勾着唇笑,“你确定不是在给我挠痒?”

“”

安夕颜完败。

索性闭上眼睛,她不想再理他。

见她不吭声,莫向北也没再继续,双臂一收,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柔软的发顶。

一室宁静。

许久,就在安夕颜昏昏欲睡之际,突然听到他说,“我八点的飞机回南城。”

安夕颜猛然睁眼,这才想起昨天听他在讲电.话的时候提到过,心一沉,忍不住开口道,“我也跟你一起走。”

“老四办事不靠谱,老太太和小宝在这里我不太放心。”

安夕颜明白他的意思,“嗯,我留下来陪他们。”

莫向北亲了亲她的发顶,“辛苦了。”

刹那间,心底涌起的不舍和失落让安夕颜忍不住伸手,环住了他结实的腰身。

将脸埋在他宽阔的胸膛间,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自己去机场吧,我不送你了。”

莫向北似与她心意相通,低声问,“舍不得?”

安夕颜没说话,而是更紧地环住了他。

两人紧紧相拥了一会儿,莫向北就将她微微扯开一些,然后低头,攫取了她的唇。

彼此间的不舍,只有通过这样,才能表达得更完整强烈。

片刻后,莫向北起床,安夕颜也跟着起来。

他在洗漱,她就在房间帮他收拾行李。

他的东西不多,安夕颜很快就整理完了,然后她就去了客厅,叫了早餐送上来,便去了另外一个卫生间洗漱。

待她出来,就见莫向北站在全身镜前系领带。

她立马走过去,接过他的动作,“我来帮你。”

莫向北由她来,双手放在她的腰间,轻轻地抚摸着,“你会?”

“嗯,学过。”

她学过,而且是在很早之前。

大学有门选修课,叫商业礼仪,她当时在选课的时候,对一切的选修课都不感兴趣,最后不得已,选来选去,就选了它。

原本只是想玩玩,但没想到,还真的学到了一些东西。

比如这打领带,也是有学问的。

不同场合,可以打不同花样的,一般而言,男人都习惯选择最经典的打发,也是最简单的打发---平结。

平结简单,却也死板,安夕颜觉得不好看。

在所有的领带打发中,她最喜欢的,要数温莎结,英文名WindsorKnot。

温莎结,象征着一个男人身份的高贵不凡,特别适合莫向北。

于是,安夕颜就决定给他打温莎结。

她站在他面前,微仰着头给他打着领带,柔美的脸上透着迷人的光彩;

他低头看她,黑眸深深,棱角分明的脸上,是罕见的柔情。

晨曦中,她与他,宛如一对恩爱夫妻,化不开的浓情蜜意,让人忍不住心生眷恋。

终于,安夕颜还是打好了领结,她牵着他的手走到全身镜前,笑着问,“好不好看?”

“好看!”

莫向北的视线根本没落在领带上,而是看着她的笑颜,“只要是你为我做的,什么都是好的。”

安夕颜忍不住抬头,绯红着脸颊,小声揶揄他,“莫大总裁也会说甜言蜜语?”

“还不够,我需要多学习。”

安夕颜点头,“嗯,好好学,等我回去,我会检查的。”

莫向北深深地凝着她,突然将她拥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呢喃,“要不,跟我一起走吧。”

“莫向北,你是在承认舍不得我么?”

“嗯。”

他什么时候舍得过她?

以前舍不得,现在更舍不得。

一想到有好几天都见不到她,莫向北就很烦躁。

一烦躁,他就想亲她。

想到就做到,安夕颜再一次在他霸道的深吻中不断沦陷

老太太的血压稳定下来,住院七天后,终于在她的坚持下,出了院。

临别前,老人家请蓝家人吃了顿饭,并拉着蓝花的手不放,一个劲儿地想要把她收了,给莫向西当媳妇。

莫向西直接丢给她一句,“她是我小姨的孙女,我是你儿子,这不乱套了么?你就不怕我小姨从地下爬出来找你算账?”

“又不是亲的不乱套!”

蓝花连忙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感情很好,目前还没有分手的想法。”

不得已,老太太这才遗憾地放弃。

几天的相处下来,蓝爸妈特别稀罕安夕颜,将桐城的土特产给她准备了一份又一份,一个大包都被塞得满满地,还要往里塞。

蓝花在一旁幽怨得死去活来,“我肯定是你们捡来的吧?”

“哎哟喂,我家花花终于开窍了,你的确是我们捡来的,现在我们找回了亲闺女,你可以goodbye了。”

“安夕颜,我要和你决裂!”

“花花,爸妈的决定,真的和我没毛钱关系啊。”

自从莫向北离开之后,安夕颜依旧住在酒店,只不过是换了普通套房。

从蓝花回到酒店,先将小宝哄睡着,她就拿着手机去了客厅。

自莫向北回南城之后,他们几乎是断了联系。

莫向北很忙,偶尔也会打电.话过来,但时间都是在半夜,那个时候安夕颜都睡着了。

白天的时候,她一直想给他打电.话,但又害怕打扰到他的工作,只能忍着。

每次快要忍不住地时候,她就会给他发条信息,上面只写上一句话,“我们都很好,你也要好好的,按时吃饭,早点休息!”

每次都是发出去很久,他才会回,往往都只有一个字,“嗯。”

书上说,恋爱中的男女,每时每刻都想黏在一起,即便是不能在一起,也是无时无刻地不在想念。

安夕颜觉得书上说得对,她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他还没离开,她就已经开始想念。

待他离去的那一刻,她就开始掰着指头算,离他们相聚还有多久?

难熬的四天,虽然有小宝陪伴,但安夕颜还是觉得度日如年。

恨不能时间飞逝!

恨不能下一秒,她就能回到南城见到他。

有时,思念到了极致,她就忍不住会想,此时此刻,他是不是也会如她思念他一般地在想着她?

ps:来来来,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下周一,继续一万字加更(额滴神啊,这是要累煞寡人的节奏啊啊啊啊)

周二,八千字加更(我家美美哒编辑,对我绝对是深爱啊)

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么?

关了电脑,可以直接倒床,眼睛一闭,根本不带缓冲滴,直接就能睡着。

昨晚就睡了不到五小时,今天又赶了一整天,现在已经凌晨了。

下面,大姨妈还在流~

好在,明天可以喘口气,我要一口气睡到中午十二点,谁都别叫我啊,叫了也听不见。

晚安,我的女人们,给点鼓励吧,不然,哭给你们看!

上一章
下一章